雨润破产重整方案高票通过,前“江苏首富”祝义财写感谢信

历时一年多的“雨润重整案”在虎年春节前尘埃落定。

文|野马财经 蔡真

编辑|高岩

1月29日,雨润集团官方公众号“雨润”发布消息:南京雨润等44家公司重整方案以接近全票的高票率获得债权人表决通过(投同意票的优先债权金额占比超过99.7%),并由南京中院裁定正式生效。

雨润集团实控人祝义财以“感恩、感激、感谢”为主题发文感谢各方支持:“这是历经七年磨难的雨润,从绝境迈向重生的转折点。渡尽冬寒,终有晴朗。”

2001年祝义财首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53位。2004年,祝义财排名来到41位,以2.3亿美元身价成为江苏首富。

2014年前后,雨润集团年销售额达到1500多亿元,拥有员工13万人,综合实力曾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7位,是江苏省首批冲击世界500强的重点企业。但自2015年开始,祝义财被多次监视居住和逮捕,雨润集团也因此直转直下,最终不得不走向破产重整之路。

雨润破产重整方案高票通过,前“江苏首富”祝义财写感谢信

来源:雨润官方公众号

祝义财仍掌控,对赌2027上市

去年末,雨润集团破产重整方案出炉。

据新华社江苏报道,近日雨润集团重整案“二债会”以网络形式召开。此次重整方案中,“雨润系”275家公司股权调整至“雨润精选”证券化平台。转股完成后,122家公司债权人将持有证券平台37.29%股份,华融江苏分公司作为战投方出资约30亿元持股7%。

据多家媒体报道,祝义财通过其控制的雨润控股以零对价持有证券平台33%股份,另外23%股权为预留股权,雨润控股对这部分股权有100%表决权。这意味着雨润控股拥有56%的表决权。

“雨润精选”证券化平台承诺,于2026年度实现不少于50亿元的净利润,于2027年内申请IPO上市,届时重整投资人将从平台退出,债权人将从资本市场获取更高的收益。

对债务的具体清偿方案为:普通债权30万以下重整计划获批后一年内现金清偿;300万以下5年内现金清偿;300万以上按每股17.8元“以股抵债”,对应市盈率35倍,相当于债权人的650亿元债权按照未来的1750亿元估值转股。

雨润的破产重整方案有两个特别之处:其一是创始人祝义财并未出局,而是继续掌控公司并大比例债转股;其二方案中设置了净利润和IPO对赌承诺,如果上市失败,证券平台将在此后的十年中分期偿还转股债务。

平安、华融都有意

根据审计结果,所有纳入雨润重整方案的总资产估值约为1270亿元,净资产约90亿元,其中包括雨润控股100%股权、中央商场(600280.SH)、雨润食品(1068.HK)两家“雨润系”上市公司的全部股票以及其他体系外的优质资源,用来确保重整计划和债务清偿顺利推进。

根据雨润食品年报数据,2015年-2020年公司累计亏损额高达180亿港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总资产11.17亿元,总负债13.15亿元。

中央商场2017-2019年每年总营收都在80亿元以上,去年受疫情影响降至31.83亿元。不过公司在2020年扭亏,而2018、2019两年归母净利-9.28亿元。官网显示,公司在全国有16家商场,且有12个在建商业地产项目。

此外,雨润集团还有建筑、地产、物业、酒店和农产品等多领域布局,资产规模可观。

华融并非唯一对雨润有意的战投方,今年6月召开的雨润集团旗下122家公司破产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平安信托和华融两家入围。这一定程度上说明雨润集团虽然流动性枯竭,资金链断裂,但资产相对优良。

值得注意的是,另一家江苏老牌民企巨头三胞集团于11月30日通过了重组方案,华融江苏分公司亦有纾困,为其提供了80亿元资金支持。

中国华融(2799.HK)此前公开表示将以四大措施应对巨额亏损,其中之一即为“维持推进回归主业、化险瘦身发展战略”。成为三胞、雨润两大民企重整战投方,合计投资超百亿元,或是回归AMC主业的体现。

而雨润的重整方案如果未获通过,接下来就只能走法院破产程序。但高票通过的最终结果说明了各方对方案的认可。

雨润危机始末

回顾雨润债务危机,主要源自公司创始人祝义财长期失联,引发金融机构短时间内从雨润“抽血”150多亿元,造成企业流动性枯竭、资金链断裂、经营迅速恶化。

2001年祝义财首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53位。2004年,祝义财排名来到41位,以2.3亿美元身价成为江苏首富。

2005年10月3日,雨润食品完成港股IPO,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祝义财通过连续举牌,成为上市公司南京中商(中央商场前身,600280.SH)实际控制人。一举控制两家上市公司,“雨润系”正式形成。

一年后,雨润集团成立,并先后进入地产、物流、旅游、金融等诸多领域。据《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榜单显示,2012年,雨润集团整体营业收入达到1061亿元,位列全国第112位,雨润千亿帝国迎来巅峰。

但是,这一切却随着祝义财被监视居住而迎来重大转折。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消息一出,市场震动。

一方面,各家机构开始收紧对整个雨润体系的借款。诸多雨润集团债权人要求法院冻结祝义财个人财产以及所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另一方面,公司裁员,动荡难安。

2018 年1月18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祝义财涉嫌行贿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2018年1月12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不构成挪用公款,以行贿等罪移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2019年1月10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回行贿等罪的指控。

2019年1月22日晚间,雨润食品、中央商场双双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经回到家中。

“回家”后的祝义财面对的,是陷入泥潭的“雨润系”。

实控人长期失联,公司多元化失速,雨润的资金链危机在多种因素综合下爆发。

消费品专家肖竹青向野马财经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战略上不够专注,后期的人才和资金都跟不上扩张速度,而中国猪肉价格市场本身波动水平较大,’不专一’的雨润缺乏行业产业链上的全方位支持,极易在行业跌势中出现问题”。

有胆识、爱冒险是外界对祝义财的印象。而在雨润陷入低谷的7年间,中国民营资本系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明天、海航、AB等分崩离析,大跃进式的收并购和高杠杆运作已不适用于当下环境,行稳致远成为大型企业发展主题词。

祝义财在感谢信中也做出反思:“雨润这几年很艰辛,企业从巅峰时的13万名员工降至如今的3万余人,大批员工无奈离开,给家庭、生活带去很多压力和负担,对此我感到很内疚……我还想感谢这段苦难的历程,感谢那些不看好雨润的人甚至是对手,正因为有你们,让雨润的每一步都走得更加的小心、更加的审慎、更加的稳实。”

拉锯多时,从最新的重整方案可以看出祝义财兜底挽救雨润的决心,你觉得雨润可以重新崛起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重组未完,雨润离春天还有点远
雨润有了新故事
ST海投:海航资本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终止向其收购华安保险7.74%股权
破产重组:这一次,雨润能否绝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