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再战春节档表现低靡,奥飞娱乐战略摇摆

人们喜欢为情怀买单,但情怀不能一直被消费。

文|猎云网 吕鑫燚

时隔七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再战春节档。根据灯塔专业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早9.50分《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总票房仅为7992.7万,还未破亿,票房占比为2.5%,排名第七。同此前灯塔预测总票房的1.32亿-2亿相比,相差较远。另外,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曾有关于喜羊羊突破5亿票房的说法。由此看来,喜羊羊近期的票房表现不足预期。相较于同类可比熊出没系列IP超4亿的票房,喜羊羊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经典国漫IP回归,本是一件让大众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对于《喜羊羊与灰太狼》而言,IP再也无法回到当年的巅峰时刻,其背后母公司也困难重重。

将时间拨回2013年,那一年上市四年的奥飞娱乐以5.4亿元的价格收购“喜羊羊”品牌及制作团队。奥飞娱乐出手收购喜羊羊,是意在打造国内最具价值的大动漫文化企业。奥飞动漫表示,将以经典动漫形象为引擎,激活奥飞构建的动漫价值链。

当时的喜羊羊IP确实可以承载奥飞娱乐对其的期待,那一年凭借《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开心闯龙年》大电影,在春节档拿下1.66亿票房,喜羊羊IP迎来巅峰票房时刻。

但天不随奥飞娱乐愿,故事的发展并未走向预期。

收购当年的大电影《喜气羊羊过蛇年》首次出现了票房下滑的情况,最终以1.33亿的票房败走春节档。奥飞娱乐也开始转身将重心移到游戏业务,2014年,奥飞娱乐的泛娱乐业务借助游戏实现快速增长,已经上升为公司第二大营收板块。

接下来故事的走向更为波折,喜羊羊大电影挥别春节档,母公司奥飞娱乐股价接连下跌,甚至在今年Q3财报中利润骤降2385%。面对如此一波三折的故事发展,七年之后喜羊羊能否承载公众对其国漫经典IP的期待,仍是个未知数。但毋庸置疑的是,母公司奥飞娱乐正在面临重重困境。

01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

“那时候她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断头王后》中的这句话,放在奥飞娱乐的发展史中颇为贴合。

将喜羊羊系列IP纳入麾下后,奥飞娱乐好似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不受控制地开启了自己的买买买之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2016年,奥飞娱乐先后进行了超10次并购,耗资超20.00亿元。

奥飞娱乐这条疯狂“买买买”之路,不仅数量多且涵盖面非常广泛。收购喜羊羊后,奥飞娱乐并未专注在动漫IP运营上,而是急于通过收购打通商业闭环。2014年,成立奥飞影业,起初也是通过参与投资的形式,从国内外电影项目的制作环节切入,随后发展电影业务,投资制作电影项目。几乎同时,奥飞娱乐又出手6.92亿元,收购方寸科技、爱乐游两家游戏公司100%股权。这两家游戏公司为移动网络游戏开发商和休闲游戏开发商,旗下拥有《魔天记》《雷霆战机》《水果武士》《英雄OL》等爆款手游。

至此奥飞娱乐围绕IP运营,通过收购整合IP+游戏+电影的商业闭环逐渐形成,但是奥飞并没有停下投资的脚步。

2015年奥飞再向IP进军,奥飞创造了当时动漫产业最高收购记录,以9.04亿元的交易作价,收购国内头部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的母公司四月星空100%股权。这次收购,象征着奥飞娱乐不再局限儿童动漫产业,逐渐向成人动漫产业进军。

为了更近一步运营IP,扩大IP商业价值,奥飞也在内容IP上下游产业布局,先后投资了,北美领先婴童出行品牌Baby Trend、东莞金旺儿童用品、收购广州市执诚服饰有限公司51%股权等。除公司动作外,董事长蔡冬青还以个人身份投资了A站、斗鱼等互联网公司。

2016年奥飞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了公司全年总营收,奥飞疯狂并购的脚步也被冻住了,2016年之后奥飞娱乐再无当年并购的气势,随之而来的是爆雷迹象逐渐显现。2016年,奥飞净利润3.393亿元,2018年出现上市后首次亏损,净亏损达到16.3亿元,2018年6月,奥飞娱乐的负债规模达34.76亿元,占净资产比重71.08%,短期借款17.18亿元。2019年至2020年,其净利润分别为7345万元和-4.676亿元。至2021年前三季度,再次亏损9327万元。

大肆拓张、疯狂并购使得奥飞娱乐的成本居高不下,财务费用的上升亏损也一同到来。并购业务线过于复杂,被收购的子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2019年,奥飞发布公告称,在奥飞娱乐投资的8家子公司中,共有六家游戏子公司面临核心团队解散、游戏上线失败等问题。而其余两家子公司也出现债务缠身、资金短缺的困局。2021年末,奥飞娱乐发布公告称,将旗下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100%股权以6亿元出让给B站。

1月29日,奥飞娱乐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1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8亿至-3.50亿。子公司亏损、有妖气卖身B站、游戏上线失败...,当年疯狂并购的雷已经爆发,奥飞娱乐正在“为命运馈赠的礼物”,清算账单。

02 频繁换定位,奥飞娱乐到底是什么公司?

疯狂并购埋下的雷,并不足以导致奥飞娱乐持续低迷,除此之外还有业务线不清晰,重点混乱等原因。

奥飞娱乐以玩具制造起家成立于1993年,2003年奥飞首次尝试动画领域,推出首款动画《火力少年王》,逐渐形成“动漫+玩具”的IP运营模式。随着《火力少年王》迅速风靡大街小巷,奥飞娱乐也看重了动漫产业的发展,大手笔收购国内多家动画制作公司,开始由下游制造端向上游内容端转型。

但奥飞娱乐最初就是以玩具起家,并没有足够多的内容基因,来支持其并购后的庞大IP矩阵。

2013年,奥飞娱乐提出向泛娱乐产业转型,收购有妖气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平台旗下的《雏蜂》进行影视游改编。可这次改编辜负了奥飞的期待,根据《雏蜂》改编的手游只上线6个月、《雏蜂》动画播出六集便停止制作、真人大电影也再无后文。

急于商业变现使得有妖气系列IP踩下刹车,错过了国漫发展的最佳时期。同样停滞不前的还有游戏业务。

2013年奥飞娱乐的《雷霆战机》迅速爆火,带来了巨大的营收,2014年奥飞游戏业务收入3.08亿元,毛利率高达85.09%。但2015年游戏类业务收入开始下滑,对此奥飞表示原因在于“未推出市场人气突出的游戏所致”,2016年《雷霆战机》游戏收入减少,导致游戏类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同比下降39.46%。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此时奥飞娱乐高举泛娱乐业务,但其主要营收仍来自“老本行”玩具销售。2015年—2017年,玩具销售营收比重分别为62.42%、57.5%、53.67%。换言之,在外尝试的众多业务,并未给奥飞娱乐带来过多的营收,反而重资本的运营模式,为其带来了营收隐患。2018年奥飞方面表示,“游戏和电影的投入很大,我们之后会采取轻资产的方式做游戏,减少成本风险。”

就在游戏和电影这条路仍处于摸索期间时,奥飞娱乐又在2015年为自己立下了新的目标--打造具有中国特色风格的迪士尼。

目标提出两年后,2017年底奥飞娱乐首家“奥飞欢乐世界”开业。彼时奥飞娱乐总裁蔡晓东表示,将在3年内开出50家儿童室内乐园。但这50家儿童乐园还未如期而至,2020年9月奥飞娱乐又计划在36个月的时间内分三批建设50家“奥飞欢乐世界”。2020年底,奥飞娱乐累计门店不超过30家。根据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奥飞欢乐世界等线下乐园收入为3318.23万元,成本为3426.7万元。简单来说,线下乐园带来的营收还不及成本投入。

中国的迪士尼还未建立,多次调转业务方向的奥飞又将目光放在了盲盒市场,但目前还尚未激起水花。

纵观奥飞娱乐这几年“我全都要”的发展,不难发现如今越来越难精细化定位奥飞娱乐。通过投资全面布局,上下游产业迅速拓张后,留给奥飞娱乐的似乎不及预期。面临如此多的困境,喜羊羊系列IP重战春节档,能为奥飞点燃新的曙光吗?

03 重战春节档,喜羊羊回得去巅峰时刻吗?

时过境迁,卷土重回的喜羊羊已经不是当年的喜羊羊了。

由于奥飞自身发展受阻,喜羊羊系列IP也未迎来腾飞。曾许下做出十二生肖系列,但也因种种原因而暂停。从2013年的《开心方程式》起喜羊羊IP的作品质量开始下滑,到了2015年,喜羊羊IP10周年的时候,剧情质量回升的大电影《羊年喜羊羊》最终6800万票房惨淡收官,甚至还未达到第一部电影《牛气冲天》的水平。

从喜羊羊系列IP自身来看,前些年因作品质量和传递价值观等问题引起争议,2021年末推出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胜利》系列动画片播出后,再度引起热议,不少观众表示质量明显回升,今年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也是同一题材。前期动画片外加经典IP积累的流量,似乎能帮助喜羊羊IP打好春节档这一战。

然而喜羊羊缺席院线电影这几年,正是国漫院线电影腾飞的几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超50亿票房收官,创造了国漫票房新纪录。和喜羊羊同属一个赛道的熊出没IP中的三部大电影也分别斩获5、6、7亿票房,从票房记录来看,喜羊羊系列错过了太多。

喜羊羊再战春节档对于其日后的发展,定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否能回到巅峰时刻仍需要观众做出决定。对于母公司奥飞娱乐而言,眼下面临的营收困境,急需喜羊羊IP带来新的故事。

人们喜欢为情怀买单,但情怀不能一直被消费。急于商业变现的奥飞娱乐,似乎也该停下脚步,仔细思索未来良性发展的道路。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国产爱情片的“一锤子”买卖应该换个模式了
五一电影档,悬了
今年清明档,影院静悄悄
影视寒冬背后的“新老更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