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前,她搞定了人类史上最大的半导体买卖

绝不肯失败的女王。

文|华商韬略 杨 倩

2012年,美国加州桑尼维尔,AMD总部,43岁的高级副总裁苏姿丰坐在木质办公桌后,深褐色的桌面上,一个白色马克杯是最醒目的摆件。

但杯子上的蓝字更醒目:

“Failure is not an option。(绝不失败)”

临危受命

这是苏姿丰加入AMD的第一年,是公司最惨淡的一年。

她拥有了宽大的办公室,洒满著名的加州阳光,但这并不让人松弛。

摆在前IBM高管、麻省理工学院博士苏姿丰面前的,是一家连续亏损五年,从2008年到2011年,走马灯般换了四任CEO,核心人才不断流失,茶水间里充满怨声、流言的公司。

只有那些资格够久的员工才记得风光往事,公司在CPU市场上一度占有近40%份额,几乎和英特尔平起平坐,曾经把英伟达列入收购名单。

这是抱怨的好理由。

随后开启的大举并购,成为了AMD的拐点。2006年,公司耗资42亿美元现金,将走下坡路的图形芯片厂商ATI收入囊中。这没有换来预期的业务协同,反而换来了巨额债务,酝酿出一场财务危机。

在市场上,老对手英特尔正在咄咄逼人,高性能的酷睿双核处理器问世,打得AMD满地找牙。

华尔街的基金经理、分析师们从每周造访,变成了按季探望。直到连科技媒体都无兴趣的时候,公司IR部门的担心成为了事实。在2012年6月,AMD的市值缩水到英特尔的3%左右。

这看起来像是个抄底时机,但追涨杀跌并不只是中国特色。

9700名员工,AMD最结实的权柄,在2012年交到了苏姿丰手里,但AMD的复兴,随时可能像一杯热水,操持不当,一落而空。

绝地反击

老员工人人心知肚明,苏姿丰需要一场扭转乾坤的胜利。

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同。

在总部大楼里,黑色套装、头发悉数向后梳的苏姿丰,多少会令人联想到军人,这和蓝色衬衫、休闲裤、肚子微凸的硅谷作风,并不一致。但的确让总监们开始在楼道里小跑了起来。

不必要的差旅、头等舱和五星级酒店,成为了被砍掉的开支部分。同时还有14%的大裁员,随之而来的架构重组。

但这些变化,都比不上新增长点醒目,针对游戏的定制芯片业务,抽走了最好的工程师、产品经理和销售。

2013年下半年,AMD一举斩获索尼PS 4的订单,完成对全球三大游戏主机厂商的完整拼图,这为AMD开辟了新的增长曲线,逐渐摆脱对PC业务的依赖。

两年后,AMD非传统PC业务的贡献占比由10%提升到40%,而增长主力正是她看好的游戏业务。

2014年10月,苏姿丰升任CEO,业绩,给了董事会最好的换帅理由。

对那些壁上观火的老员工而言,这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更大的改革如雷霆而至。

用大手笔投入前沿技术,开启多元化策略。在会议室里,苏姿丰面对一屋子的高管,宣布了三句话的工作纲领。

“打造伟大产品,深化客户关系,简化业务流程。”

“5%”原则,被来推动公司持续优化和进步——所有员工,并不需要50%的提升,但必须每次都比上一次优秀5%。

2015年5月,经过一年多的深度调查与思考后,苏姿丰最终决定,将AMD的未来聚焦于三大持续增长的高性能计算领域:游戏、大数据中心和沉浸式平台。

为此,苏姿丰发起了基于ZEN架构的旗舰产品Ryzen(锐龙)芯片项目。按计划,该产品将用于PC和企业级服务器,与英特尔针锋相对。

2017年3月,首批Ryzen芯片上市,性能比英特尔的同类产品高出16%以上,价格却不到后者的一半。凭借这一巨大优势,AMD的CPU市场份额很快飙升到11%。

整个公司也因此重新焕发生机,扭亏为盈。

AMD的服务器芯片EPYC(霄龙)也成功上市,并对英特尔的垄断地位发起冲击,在数据中心业务的激烈竞争中再开新局。

苏姿丰当年布局的游戏业务,也持续畅旺。2015年以来,索尼、微软成为AMD的前两大客户,而PC时代最大客户惠普的影响力却日益式微。这也再一次验证,苏姿丰加强的游戏定制芯片业务对于AMD的重要性。

其最新一代Ryzen处理器,凭借高性能成为“世界第一游戏CPU”,这帮助苏姿丰获得了游戏玩家的选票,“苏妈”,成为了苏姿丰的新绰号。

全球X86处理器市场份额 图片来源:Mercury Researsh

在苏姿丰执掌AMD五年后,AMD跃升为人工智能、企业云、游戏等高性能产业的强大支柱,合作伙伴包括苹果、索尼、戴尔、联想、思科、惠普、华为等科技巨头,谷歌、亚马逊、腾讯、阿里也都使用了基于AMD处理器的云服务。

行最难事

苏姿丰有一个标志性的动作,用戴着硕大钻戒的左手举起最新的芯片。

在这样的时刻,她的身上,总有一套剪裁利落的套装,配合面部的刚毅线条,一丝不苟的发型,以及冷静、缓慢,但不容置疑的语气。

她是商界领袖,是管理专家,是技术派出身的CEO,是华人,也是女性。这些标签,自有来历。

在2017年麻省理工大学(MIT)博士授予仪式中,苏姿丰成为了演讲嘉宾,她用自己惯用的语气,讲述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题是:“家人的爱和教育是决定人生成功最重要的两大因素”。

苏姿丰1969年出生于中国台湾,2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在纽约皇后区长大。

苏姿丰的父亲苏春槐曾是一名统计学家,在父亲的引导启蒙下,她7岁就开始进行乘法倍增表的测试。她的母亲罗淑雅也是女强人,辞去会计工作开了一家公司。

父母奋斗历程的耳濡目染,让苏姿丰从小对事物运行的原理充满了好奇心。10岁时,她就把弟弟的遥控汽车拆开并重装,展现了极客天赋。

进入著名的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后,苏姿丰的竞争天性被激发,数学和科学是她的强项。

大学时期,她来到麻省理工学院,攻读最难的电机工程专业,8年本硕博连读,25岁就取得了博士学位。

大一在半导体实验室实习时,苏姿丰就见识了芯片的威力,“在硬币大小的面积中承载超级复杂的功能”,并自此“爱上了半导体”,其博士论文则专注于硅绝缘技术(SOI)研究,虽然如今SOI已经是主流技术,但当时还非常不成熟。

毕业后,她则相继在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IBM半导体研发中心,以及飞思卡尔(Freescale)工作了18年。从这个意义上说,苏姿丰也算是行业先驱之一。

靠着过硬的基础研究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她26岁就进入了IBM半导体研发中心,仅用5年就蹿升为IBM高管。

期间,她带领团队使用铜替代铝作为芯片连接材料,用三年解决了铜杂质污染的问题,使芯片运行速度提升近20%。即便铜对她而言是个陌生领域,但她依然迎难而上。

当这种铜芯片量产后,苏姿丰成了IBM总裁郭士纳(Louis Gerstner)的技术助理。

在此之前,她就曾十分困惑,“为什么那么多麻省理工博士在为哈佛MBA打工?为什么这些人做的决策这么蠢?”

在近距离观察总裁及CEO的管理和思考方式后,她开始挑战管理决策者的职位,主动向上级请缨管理新兴产品部门,并得到批准。

但很不幸,她领导的这个内部创业项目组,第一项业务就以失败告终,业绩仅完成50%。在常人看来,这是相当糟糕的事,但苏姿丰很快就再次出发。

“就像做实验搞砸了一样,你需要从失败中学习,调整下一步。”据苏姿丰回忆,当时老板很生气,自己也相当懊恼,但24小时之后,她就恢复了冷静。

此后,苏姿丰全程参与了索尼的游戏主机PS 3的Cell芯片项目,创造性地采用8核APU(融合了CPU与GPU的加速处理器),运行速度超过了同行1000倍,这让索尼前CEO久多良木健(Ken Kutaragi)十分满意。也为之后她在AMD游戏芯片的全力以赴埋下伏笔。

苏姿丰坦承,在工作的头几年,她常常犯错,但恰恰是那些最挫败的时刻对她的职业生涯贡献最大。而要获得成功,就必须“找到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解决它们,这样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正给世界带来改变”。

因为有这样的信念,当年她才会把入主AMD当作人生中最好的机会,无惧旁人雪片般的质疑。

她深信,自己在行业摸爬滚打20年练就的十八般武艺,就是在为领导这样一家公司做准备。

她做成了

2022年2月14日,一个震动全球芯片产业的大消息尘埃落定:

AMD收购FPGA龙头企业赛灵思(Xilinx)的交易终于完成,近500亿美元的交易规模,成为全球半导体并购史上之最。

这笔收购的主导者,便是53岁的苏姿丰,AMD现任CEO,曾被《财富》杂志评为“2020年全球最有权势的女人”。

收购完成后,AMD将全面布局CPU、GPU、FPGA和自适应SoC产品线,成为英特尔的劲敌。

2021年4月发起这次大手笔收购时,苏姿丰便自称“野心勃勃”:吞下FPGA (现场可编程门阵列)龙头Xilinx,是基于对未来五年风口的预判,这将帮助AMD夺取云计算、自动驾驶、人工智能、5G等高性能计算领域的话语权,掘金千亿美金赛道。

与标准芯片不同,FPGA芯片广泛应用于航天、航空、电子、通信等高端领域,具有实时性、灵活性、安全性等显著优势,且开发门槛极高。

事实上,Xilinx已是NASA火星探测任务的老搭档,承载着成像、遥感、通讯、图形处理等核心功能。2021年2月18日,NASA“毅力号”成功登陆火星,便搭载了它四个型号的FPGA芯片。

颇为戏剧性的是,六年前,市场便有对Xilinx和AMD整合的传闻,只不过当时的剧本是风头正盛的Xilinx要收购低迷的AMD,以对抗英特尔+FPGA老二Altera的组合。

那时,所有人都想不到,最后竟是AMD反过来收购Xilinx。就是苏姿丰让AMD扭转乾坤,掌控了话语权,让双方角色最终互换。

如今的AMD已今非昔比,它业绩稳健,股价涨幅远超Xilinx,市值超过1300亿美元。Xilinx的表现则相对弱势,如今的市值不到AMD的一半。

虽然在CPU、GPU领域,AMD分别面临着英特尔、英伟达的强势碾压,但也依然保持着行业第二的地位。收购Xilinx,它将赢得更多筹码,大幅缩小与两大巨头的差距。

截至发稿,英特尔、英伟达的市值分别为1834.03亿美元、5910.50亿美元。加上Xilinx后,AMD的市值为1849.32亿美元,首次超越英特尔,股价2021年涨幅近57%。

就在AMD收购大好消息传来之时,压在它头顶多年的英特尔却进入多事之秋。

2017年起,英特尔在10nm芯片研发上多次“挤牙膏”,CEO也频繁变动。2021年8月,在多次推迟7nm工艺进程后,英特尔不得不宣布5nm和6nm工艺的显卡由台积电代工。

或许是仗着PC市场80%的市占率,英特尔可以一直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直到被对手们抛在身后才追悔莫及。至2020年,英特尔已经连续两年没能将最新技术应用到芯片制造上。

资本市场也对二者给出完全不同的评判:2020年,英特尔市值蒸发15%,AMD却上涨了80%。

2021年,AMD还交出了史上最好看的一份财报:营收164亿美元,同比增长68%;净收入为32亿美元,同比增长28%;毛利率为48%,比2020年增长超过3个百分点。

曾经濒死的AMD,至此已完全脱胎换骨,其势力范围遍及数据中心、游戏、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电信、国防等,并对英特尔、英伟达形成威逼之势。

绝不失败

在芯片的世界里,台积电张忠谋、英伟达黄仁勋,一直被认为是最有权势的华人。

现在,这个名单里,多了苏姿丰。

据美联社报告,2019年,苏姿丰以5850万美元(合3.8亿元人民币)的年薪,成为美国最赚钱的CEO。

2020年,她荣登《财富》年度人物榜第二,仅次于马斯克,老对手黄仁勋屈居第三。当年,她还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被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授予最高等级的Robert Noyce奖。

坊间曾经,流传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是苏姿丰的表舅,但被苏姿丰否认了。在AMD的财报上,明确把英伟达列为GPU领域的头号敌人。

荣誉、名声和业内权重纷至沓来,但时至今日,芯片领域的军备竞赛仍在继续,苏姿丰的弯道超车也依然在继续。不过,巨头们拔根汗毛都比AMD的腰粗,让她越是往前就挑战越大。

仅以2020年的营收来看,英特尔相当于4.6个英伟达或8个AMD。英特尔雇员数量是AMD的10倍,英伟达则是其2倍之多。

芯片三巨头Intel、NVIDIA、AMD 2012-2020年营收图片来源:公司财报

芯片行业需要能预知未来5-10年趋势的判断力。7年前,苏姿丰便将数据中心作为战略核心,无疑走在了正确的航道上。但要持续领先,依然更需小心掌舵。

2022年,苏姿丰53岁,在AMD的新总部里,她拥有了更宽的办公室。但她的发型、套装、手指上的钻戒、缓慢但不容置疑的语气,许多东西,似乎一如往昔。

加州的阳光斜射入室,照在她的办公桌上,一个白色的马克杯已经脱釉,但杯子上的字体还清晰。

新的秘书应召走进办公室,她飞快地记录下苏姿丰的安排,顺便瞥了一眼那杯子上的蓝字。

“绝不失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拥有12代酷睿的英特尔vPro, 仍难甩开AMD
拥有12代酷睿的英特尔vPro, 仍难甩开AMD
英特尔又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两位华人,正在颠覆科技巨头英特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