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头再启航,字节教育盯上了新赛道

或许,快速商业化不该发生在一款偏向工具化的教育软件上,但字节跳动并没有多少选择。

文|有牛财经 黑桃与长剑

曾被字节跳动寄予重望的“大力教育”,正悄悄调转船头。

据多家媒体报道,大力教育此前打造的在线教育四大支柱业务——一对一英语教育品牌“GOGOKID”、直播在线小班课品牌“你拍一”、中小学生网络互动教学平台“清北小班”以及英语学习&交友软件“汤圆英语”均于近期发布了停运公告,其中汤圆英语还为付费用户提供了补偿窗口。而早在去年年底,这几款应用就已经实质上停止服务。

这不是字节跳动在教育赛道上的第一次尝试,考虑到它旗下教育板块目前的近况,这也必然不会是最后一次尝试。将时间拨回到今年年初,我们便可以看到它新推出的教师服务平台“潭水源”。更早之前,字节跳动还推出过另一款教师发展平台“不倦课堂”,其对教培市场的野心可见一斑。不知这回,字节跳动的探索之旅又将以何种结局收场?

字节跳动,重回教师培训赛道

去年3月字节跳动以小程序为载体推出“不倦课堂”时,笔者曾短暂体验过该产品,时至今日它也未做出多大改变。就体验而言,不倦课堂内有大量面向教师的课程,包括名师讲堂、特色课程、政策讲解等。其中较多的品类是线下教师转线上教学的课程,例如线上教学班级管理、微课制作与开发、直播课堂细节、甚至包含了最基本的电脑操作、软件培训等。同时,不倦课堂还设有微信社群入口,便于教师同僚们相互交流。

可以看出,这款小程序几乎囊括了每一名教师需要了解的行业细则,通过对课程的研究,再加上快捷参与“教师圈子”讨论的功能,新手教师们很快就能熟悉自身业务并迅速投入到教学工作当中。有意思的是,这倒是非常符合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高效,且充满实用主义。

作为字节跳动在教师培训领域的“试水”作品,不倦课堂从未推出付费板块等项目,整体仍偏向工具化,而且用户量和内容数量均不算太多。翻看内容列表,其观看人数最多的“如何高效实现课堂教学目标”等课程也仅有万余播放量。

当然,既然“潭水源”已粉墨登场,那么不倦课堂的使命也就到此为止了。在其首页上,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迁移指引”、以及“不倦课堂正式升级潭水源”的公告。为了留住老用户继续使用潭水源,字节跳动还在公告中打出了“更优质、更专业的教学教研资源”等宣传语。

就笔者的使用体验来看,潭水源的教学资源似乎确实更加丰富。

在线下转线上教学、题型讲解等基础教培资源之外,它还上线了历史、哲学、文学、自然等细分领域的视频资源,在使用体验上仍主打工具化,与不倦课堂几乎没有差别。值得注意的是,潭水源中新加入了直播功能,目前内容主要以讲座为主。可以猜测,若是潭水源的用户量增长至一定规模,字节跳动未尝不会加入直播付费课程等商业化内容,开辟新的营收来源。

或许,快速商业化不该发生在一款偏向工具化的教育软件上,但字节跳动并没有多少选择。

“钱要花在刀刃上”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将不倦课堂App化推向前台或许只是不得不为的举措——若是瓜瓜龙英语、清北网校、汤圆英语这类主流在线教育业务发展良好,它可能还会让不倦课堂继续在小程序中试运行一段时间,以培养更多的忠实用户。话虽如此,但在双减政策带来的教培行业寒冬中,字节跳动和大力教育未来的选择远远没有去年那样多。

早在去年11月,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大力教育旗下有多个业务开启了裁员,包括瓜瓜龙、清北网校等双减重点涉及业务。再往前看,去年8月份瓜瓜龙也有过一次大裁员,据称8000人的辅导老师团队有一半被裁撤。据晚点LatePost统计,整个字节跳动教育板块在2021年初还有大约15000人,到11月只有不到10000人在职。

有幸拿到裁员“大礼包”的不止有受政策影响的员工,那些未被政策直接影响的业务——例如为抖音知识达人提供上课工具的学浪、去年年初刚刚合并新石实验室(原锤子科技)的大力教育硬件部门,以及面向公立学校提供技术系统、内容服务的校园合作业务。

一位字节跳动硬件业务中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裁员一部分是政策原因,但公司内部的“去肥增瘦”战略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接下来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将视野放大到整个字节跳动来看,这一策略并不难理解。

此前,这家互联网新兴巨头曾将投资部门作为开路先锋,再以高举高打、多路并进的策略对新行业展开大举攻坚。但在基本盘增长放缓甚至停滞的情况下,强如它也只能暂缓扩张——此前,字节跳动曾在2021年商业化产品部召开的全国大会上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已经停止增长。今年1月,字节跳动整体裁撤战略投资部门的消息也得到了承认,原因则是“加强业务聚焦、减少协同性低的投资”。

可以预见的一点是,字节跳动今后的扩张风格无疑将从大手大脚转为谨小慎微,对新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商业化能力也将更为重视,无论是在教育赛道还是其他领域都是如此。不过,教师培训,以及它身后的职业教育赛道,真能成为字节教育的下一片蓝海吗?

如何抢夺这一蛋糕?

教师培训这一赛道的兴起,还要从四年前说起。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提出课外培训中心从事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等学科知识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同年11月,教育部等三部门又联合下发文件,要求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资格证以及相关详细信息在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对教师上岗资格进行严格要求。

彼时,诸多K12课外培训机构对教师资格证这一点并未做出严格规范,导致大量“无证上岗”教师出现。花旗分析师Mark Li等人曾因此下调中国教辅板块评级,并表示新东方、好未来近50%的K12教师可能都没有资格证。政策下发后,许多较大的线上培训机构都开始对旗下教师进行统一考试要求,这催生了一批主打教师培训业务的新机构,例如悦客、学天等。此外,包括中公、华图、粉笔公考在内的一批职教选手也涌进了这条赛道。

双减政策来临前,各大互联网品牌的K12教师岗位是教师培训这一市场的主要推动力。而在这之后,市场需求也从未消减半分——随着互联网相关职业不再吃香,越来越多的年轻群体开始涌向考公这条路,由此催生的培训需求使得市场更为火爆。

当然,教师培训仍然是教育行业的无数细分赛道之一,其规模还处在“沧海一粟”的状态。根据智研资讯发布的《2021-2027中国教师培训行业市场全景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我国教师资格考试培训市场规模已达6.5亿元。智研咨询在报告中预测,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这一市场的规模将逐渐恢复增长,2023年或将突破10亿元大关。

从目前的行业局势来看,中公教育、华图教育两家老牌职教机构仍牢牢占据着线下市场,但它们并未及时发力互联网,导致猿辅导旗下粉笔公考快速崛起,其练习功能“粉笔模考”还曾屡次冲上微博热搜榜单。字节跳动若向这方面发力,与它们的冲突在所难免。届时字节跳动能否持续投入大量营销费用抢夺用户心智,或许是决定它胜利或失败的关键。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实施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