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店5000家年入超百亿,水果真的是一门难做的生意吗?

百果园再不上市,就不“新鲜”了。

文|东文财经

生鲜是一门难做的生意,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近3万亿的水果行业市场,至今没有一家上市公司。

如此之大的蛋糕,并非没有拥趸者,反而多如牛毛,再加上近几年乘着互联网的风口,不少玩家前赴后继涌入这一赛道,也曾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盛况。

但即便如此,这么多年过去,最终能经过市场验证的却寥寥无几,我们见证了太多的创新生鲜模式从被资本追捧到最后的资金断链潦潦收场,关店潮频现的市场现象。

归根到底,皆是因为水果产业高度分散、市场形态不一、损耗成本巨大,零售商们要想做成生鲜连锁的生意,必须迈过多道坎,这些都导致了水果注定是一门难做的生意。

诚然,没有王者,大师还是有几个的。

在水果零售市场,素有“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之称,其中百果园堪称“国民水果店”,上班或回家的路上,总有一家在你身边。

如今,21岁的百果园,很有可能打破这一僵局,正式向“水果连锁第一股”的王座发起冲刺!

01

百果园即将上市的消息再次传出。

近日,证监会对外披露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交“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相关材料,一旦获得受理,意味着百果园或将4约份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有望成为国内“水果零售第一股”。

其实,百果园早已确立上市目标,尤其2015年后资本的疯狂加码注定了百果园“上市”的必然性,而问题仅在于何时上市、在哪儿上市,怎么把故事讲得更动听(拿更多的钱)。

于是,近几年百果园变得冒进、疯狂,不断加快融资、开店、并购、种植基地、供应链的步伐,为了弥补单一的水果零售业务还进军大生鲜等领域,开启多元业务布局。

最后,百果园为“上市”这事儿,前前后后忙活了不下两年。

据了解,早在2020年4月,百果园完成股份制改革。同年6月,百果园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审批”材料,拟赴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不过当年百果园并未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其于当年9月10日获得发行核准(有效期12个月),已失效。

此后,2020年11月,百果园与民生证券签订辅导协议,拟深圳创业板IPO,并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

如今其上市进程又有新进展,兜兜转转一圈后,百果园似乎放弃了深交所上市计划,回到了最初的赴港上市道路上。

可以说,如今的百果园,似乎离“上市”仅一步之遥。

02

可这一步,却宛如天堑一般!

因为不仅是百果园,国内水果三巨头的上市之路都多有坎坷。

鲜丰水果在2019年底和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助协议后不了了之,2021年转而选择中信建投证券成为辅导团队,并完成了A股上市的第一期辅导工作,但至今仍未有正式IPO的消息;

在水果行业中唯一一个接近上市的,便是做2B供应链的洪九果品,在2019年冲刺A股未果后,去年9月份转战港股,如今业已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总之,导致百果园几次上市未果的的具体原因暂时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疫情之下,内忧外患的百果园经营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内部经营方面。

去年预期营业额未能实现,高价难高端又屡遭消费者诟病。即使有水果销售巨头的身份加持,百果园想经营线上电商,流量仍成问题;

拓店困难,原本百果园2020年实现万店计划已落空,截至2021年8月,百果园只有5000多家全国连锁门店。

另一方面,是来自异业对手们的挤压。

在百果园企图依托线下零售网络开展新业务时,互联网巨头入局,生鲜业务和社区团购竞争激烈,百果园压力不小,不少社区生鲜品牌开始暴雷、收缩。

最重要的是,某种程度上,上市之于百果园而言,早已不再是乘胜追击式的野望,而是转变为了不得不为的续命之举。

百果园谋划上市的背后,是资本的不断加持!

据“天眼查”披露,百果园已历经8轮融资,估值超600亿,投资者包括先驱投资、金雅福投资、知春资本、基石资本、中金公司、天图投资、广发信德和前海互兴等。

03

当前竞争对手多如牛毛的市场环境中,百果园需继续借助资本的力量来维持扩张,最主要的是,在历经8轮融资之后,百果园急需给近20家VC/PE提供一颗“定心丸”。

否则,即便是贵为头部的百果园,也仍有可能倒在黎明前夕。

百果园1997年在深圳起步,那时候还只是余惠勇的一个普通水果档。

直到2001年12月,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方才开启公司化运营,是水果连锁经营的第一人。余惠勇的妻子徐艳林选择夫唱妇随,两人现分别担任着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店”。

2002年,百果园第一家水果特许连锁专卖店在深圳开业,而且只用了2年的时间,百果园就迅速加盟扩张至70多家门店。

2005年开始,百果园开始在供应链端发力,成立了果品供应链管理公司,深度参与到了水果采购、水果生产等基础环节。

为了与扩张战略协同,百果园不得不出资并购或合作本地水果零售企业。

2015年,百果园收购了当时北京最大的水果连锁零售企业“果多美”,业务线从高端精品水果到大众消费水果一应俱全;2016年,百果园收购水果电商“一米鲜”,多年的线下布局之外,又开始进军线上。

据统计,百果园先后并购或合作北京水果连锁企业龙头果多美、南京鲜时代、生鲜电商一米鲜、重庆头部果业企业超奇达等。

随着供应链和零售网络完善,百果园的门店也快速增长。

公开资料显示,百果园在2015年就已设立超1000家连锁店,建立100多个水果种植基地。2017年时,百果园在全国43个城市的连锁门店数超2800家,销售额达84亿元,成为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水果连锁企业。

04

截至目前,百果园已在全国超100座城市设有5000余家门店,另建有28个仓储配送中心,全球范围内的特约供货基地超200个。

为了调控成本,百果园曾作出过许多尝试,包括将纯加盟模式调整为直营合伙制,通过和店长分摊成本、共担风险来调动门店积极性及回笼现金流。

按照这一策略,百果园总部和店长投资额为六四开,回本前按照比例抽佣,回本后利润是四六开,店长占据大头。

采用加盟策略的百果园虽能迅速拓店,但店长本身也背负着巨大的回本压力。

以2019年百果园共计131亿营收数据来看,百果园单店单日营业额为8219元,总利润率低于5%,属实是本大利薄。

百果园虽然通过直营合伙制降低了加盟店长的前期成本,但为了维护其高端产品、服务定位,特别是“三无退货”政策,在日常运营中总部其实给店长施加了不少额外压力,就难免出现质量问题的隐患。

截至3月17日,黑猫投诉平台有关于百果园的投诉量多达1198条,大多都指向了“水果质量差”、“霸王条款”等。

插上资本的羽翼,百果园显然有些好高骛远、急于求成,从水果到生鲜再到食品的野心渐显,殊不知,一旦本业不精、基本盘不稳,等待它的将是全面溃败。

05

中国水果市场可以用“鲜活”和“繁荣”两个词来形容!

从线下到线上的融合,国内国际链接,从北方能吃到南方的热带水果,到农村也能吃到进口的稀罕水果……

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我国水果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7460.1亿元左右。

可以预见,未来水果连锁品牌赛道竞争将愈发激烈,中国“水果连锁零售第一股”最终花落谁家,仍未可知。

在消费者没有强品牌认知的基础上,鲜丰水果、洪九果品等都将分流百果园的市场份额,而来自生鲜电商、中大型商超乃至菜市场个体摊贩的竞争压力,同样不容百果园小觑。

另外,由于定位较高,百果园给人价格偏高的印象。最主要的是,它错过了上市的最佳时机。

如果百果园早两年、赶在生鲜电商爆发前上市,它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说不准还能重塑生鲜行业。

现在生鲜电商集体发力,行业被资本耕了一遍又一遍,内卷非常严重。

百果园这个时候才上市,未来就变得不明朗了。

参考资料:

《百果园上市,不能再拖了》,未来消费APP

《百果园欲戴“水果连锁第一股”王冠》,零售商业财经

《百果园要上市:速开5000家门店,年销售额超百亿》,产业科技

《百果园再传上市,“老大难”的水果业没有新故事》,凤凰网科技

《百果园被传4月向港交所交表,门店超5000家,布局下沉市场》,消费记

《百果园计划4月向港交所交表:门店数超5000家,2020年全渠道销售额超100亿》,IPO早知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加盟模式存隐患、变质水果店内卖,百果园跌倒在自家“果园”
急求上市的百果园,四面皆敌
百果园,等待IPO的困兽
百果园水果周期长,出现变质,包装也大有“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