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

这次贾跃亭身上还能再发生奇迹吗?

文|连线出行 周雄飞

法拉第未来再次收到退市通知。

近日,据法拉第未来(以下称为“FF”)发布公告称,已收到来自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通知信函,该信函提到,FF未在规定时间提交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0-K年度报告表格,违反纳斯达克上市规则。

FF收到纳斯达克通知的公告,截图自公告

信函中所提到的“10-K年度报告表格”,就是FF上市以来的业绩数据,在延期提交财报上,FF和其CPUO贾跃亭已是轻车熟路。

早在去年11月,FF就因未准时提交上市后的第三季度财报,收到了来自纳斯达克的通知,被告知如果不在指定时间内提交业绩数据,FF可能会被摘牌和退市。而之后,FF以内部调查为由,并未提交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

加上此次被纳斯达克警告退市,意味着FF上市后还不到10个月的时间内,就已收到了两次退市通知,距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

而在这些事实背后,是贾跃亭和FF的一次次画饼和欺骗。

今年2月底,FF在其美国汉福德工厂召开了一场准量产车下线发布会,在发布会上贾跃亭和其CEO毕福康虽然介绍了FF 91的生产进度和最终量产时间,但就量产车型性能和配置等细节方面均未介绍,以至于在业内看来,那场发布会是FF完成的又一次“画饼”。

像这样的画饼,FF和贾跃亭已进行过多次。无论是通过所谓的“未来主义日”发布FF 91量产时间、还是中国总部的落地、亦或者是销售网络的建设,最后均未实现。

再到上月底,据21世纪经济报道,FF发布公告称其某些管理团队成员和员工因涉嫌向投资者发布不准确信息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传唤,公司正在全力配合SEC调查。

这一消息被报道后,并未引起行业内的太多重视,毕竟早在一个月前,FF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称通过调查发现,在FF发布的FF 91预定订单量和贾跃亭在FF内部的参与度等方面存在欺骗行为。

FF自2014年开始走上造车之路,虽然起步很早,但这之后遇到了创始人贾跃亭出逃美国,其首款产品FF 91也接连“跳票”,上市之后股价跌跌不休,而到了现在FF 甚至已经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基于这一切事实,FF退市的可能性有多大?贾跃亭的造车梦会就此窒息吗?

1、两度“难产”的财报

贾跃亭的造车梦,正在坠落。

上周7日,FF发布公告表示,其已在2022年4月4日收到来自来自纳斯达克的通知信函,通知中表明由于其尚未及时提交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0-K年度报告,违反了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第5250(c)(1)条。

FF会收到这一通知,并不令人意外。上月底,FF就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一份名为“提供有关申请和调查状态的最新信息”的公告,在公告中其表示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提交2021年第三季度及全年财务数据。

对于原因,FF表示是由于需要额外的时间来完成由公司独立董事组成特别委员会的额外调查工作和补救工作,以及完成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和2021年全年财报并披露相关信息。

FF发布的“提供有关申请和调查状态的最新信息”公告,截图自公告

面对FF给出的解释,纳斯达克交易所在通知信函中表示,如果在2022年5月6日前,FF未能提交去年第三季度及全年财报数据,其将向FF发出股票退市的通知。

这一通告,在业内看来算是对FF和贾跃亭的“最后通牒”,但FF也做好了暂缓提交财报数据的准备,它在公告中也表示有权就这一通知向纳斯达克听证会小组提出上诉,并要求在上诉期间继续暂缓执行。

FF对于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会如此淡定,因为这已不是其第一次被警告了。

去年7月22日晚,FF正式以股票代码“FFIE”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许久没有露面的贾跃亭在当日与毕福康一同驾驶FF 91前往纳斯达克交易所参加上市仪式。

上市敲钟仪式准时开始,不再是CEO身份的贾跃亭,只能在台下与其他到场嘉宾一起鼓掌见证六位FF合伙人共同敲钟的重要时刻。

作为FF的CEO,毕福康在上市仪式上表示“今天是FF历史上一个全新的篇章,也是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先生7年前在加州创造公司的崇高愿景和使命的阶段性成就。”

彼时贾跃亭的心情,应该也很激动。就在FF上市的次日,他在其个人微博中不仅写下长文表示祝贺,同时也认为“FF 91会尽快交付到用户手中,以便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和宾利等传统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然而,股市和投资人对这些却表现得十分冷静。

上市当天FF美股发行价为13.78美元/股,盘前涨幅一度高达50%,最终开盘报16.8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了22%。但不到半个小时后,FF盘中股价就跌破发行价,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最终报13.98美元/股,总市值45.11亿美元。

FF之后的股价走势延续了上市当日的颓势。连线出行通过查看其上市后的股价走势,可以看到是处于一直下滑的趋势之中,股价已经从上市当日的13.98美元/股下滑至目前的4.47美元/股;市值也从45.11亿美元跌至14.5亿美元,几乎蒸发了30多亿美元。

FF上市以来股价走势,截图自老虎证券APP

这也意味着,FF虽然登陆美股,但股市和投资人或许对其并不看好,而在FF上市仅4个月后就收到了首次退市通知。

去年11月底,FF发布公告表示已收到纳斯达克发来的警示通知信函,在信函中后者认为FF由于未能按时提交当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数据,被指控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

对于这一指控,FF把未提交财报数据的原归结为在当月受到了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发布做空报告的影响,正在对于这一做空报告展开独立审查。

此外,FF还对收到退市警示通知进行澄清,其认为“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是否意味着纳斯达克要求FFIE退市,这是错误的解读。纳斯达克警示函仅仅与FF公司推迟提交Q3财报相关,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

纳斯达克在当时通知信函中也表示,建议FF在60天内提交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季报,遵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最迟不能超过180天。

事实证明,截至目前FF不仅没有提交去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数据,而且也未及时交出去年全年财报数据,以至于在FF上市仅10个月的时间内,就收到了来自纳斯达克的两次退市通知。

在业内看来,FF凭借财报数据的两次“难产”,一年内就被点名两次,甚至走到退市边缘。而需要注意的是,这仅仅是贾跃亭和FF荒唐事的“冰山一角”。

2、画饼与欺骗

“FF 91完成了又一里程碑。”

今年2月底,在FF的准量产车下线发布会上,贾跃亭这样公开表示道。在他看来,FF 91准量产车的下线意味着FF已进入到了第四个重要里程碑——批量制造用于最终工程验证和认证的预量产车(Pre-production)阶段。

毕福康(左)与贾跃亭,截图自FF 91准量产车下线直播画面

在FF的计划中,FF 91的量产被分为七个阶段,分别为完成支持预量产车生产制造的设备安装;获得最终使用许可,为预量产车批量制造铺平道路;启动其余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批量制造用于最终工程验证和认证的预量产车;全部机械、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开始运转,以支持最终的设备安装;在车辆主制造区域完成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最终量产交付。

贾跃亭彼时也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内,FF 91会进行量产前的进一步验证及合规性测试,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投产并在第四季度可以提供试驾。除了FF 91,FF第二款车型FF 81会由韩国明信集团代工生产制造,预计将在2024年发售。

虽然透露了这些信息,但对于量产车型与此前发布车型有何区别和配置方面有何变化等关键信息贾跃亭和FF并未提及,再加上整场发布会仅有短短20分钟时间,以至于当时那场发布会也被业内视为贾跃亭画的饼。

而对于FF和贾跃亭而言,画饼一直是“专业”的。

2017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FF发布了旗下的首款车型FF 91,由于这款车型相较于彼时的特斯拉Model X也显得更为突出,这款车也成为了彼时业内关注的焦点。

彼时,站在镁光灯下面的贾跃亭曾自信地对外宣布:两个月后,会发售300辆梦想合伙人版本,普通消费者已可以在官网上预定该车型,预计将会在2018年实现发售和交付。

这之后,消费者等来的并不是FF 91的量产上市,而是车型的一次次“跳票”、以及“跳票”后的继续画饼。比如在2018年跳票后,毕福康表示会在2020年9月前完成交付;等到2020年9月FF 91再次跳票,FF曾表示会尽快安排FF 91的量产。

这样一等就等到了去年,FF依然没有让FF 91上市,而是把自己送进了纳斯达克大门。或许是为了让上市时的股价好看一些,FF在其招股书中继续画饼——表示“已收到了超过14000份FF 91的预定订单”。

FF上市,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上市的两个月后,FF又举办了一场名为“未来主义日”的活动,在活动上FF中国团队首次进行了亮相,同时对FF 91的生产计划、中国区总部落地等方面进行了简单介绍。

虽然那场活动中透露的信息显得FF 91的量产正在走上正轨,但就FF 91具体生产情况、中国区如何落地等问题均介绍得模棱两可,以至于那场活动依旧被认为是FF和贾跃亭给投资人的画饼,连线出行曾在《贾跃亭又给投资人“画饼”了》一文中对此进行过详细诠释。

不可否认,在这样一次次的画饼下,贾跃亭和FF所营造的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虽然从外表看晶莹剔透、但很难能看清泡沫里面具体有什么。

直到去年11月,这个泡沫开始被戳破。

当月,一家名为J Capital Research的机构发布了一份长达28页的做空报告,在报告中他们认为FF无法卖出哪怕一辆车。因为据这一机构调查,FF所公布的FF 91订单可能是虚假的,并不属于真实的消费者预定。

此外,该机构还通过走访工厂情况和调查技术积累方面也论证了FF无法生产和制造FF 91的观点。

对于这一机构的指控,贾跃亭很快在其社交平台账号上回应称“冷饭热炒,无稽之谈”。随后,FF也宣布会成立一个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来调查做空报告中的指控。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该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有了答案。今年2月,该团队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称通过调查发现,FF投资者发布的声明中存在某些与事实不一致的地方,以及公司治理和合规性方面存在某些问题。

其中,所谓“不一致”的地方主要有两处,一则为“此前FF曾宣布已有1.4万辆FF 91订单”,但据调查发现“这一订单的数量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这些订单中仅有几百单是付款的,其余都是没有付款的。”

调查报告中对订单造假的描述,截图自报告

其二,该调查报告指出“低估了贾跃亭对FF的参与程度”。早在2019年,贾跃亭就宣布辞去FF的CEO职务,转任FF的CPUO(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但据调查发现,贾跃亭通过在FF管理层内部安插亲属来掌握着FF的发展,在FF内部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不过,除了以上两点之外,这一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也表示“对于此前做空机构提交的做空报告中提到的其他指控,均未有证据可以证实”。

虽然通过FF内部独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一番调查,表明此前做空中的很大部分指控没有证据可以支持,但就FF 91订单量和贾跃亭在FF内部的话语权两方面确实“自曝”存在撒谎的事实。

贾跃亭自2014年创办FF开始造车之后,截至目前已过去8年之间,在这8年中不仅让FF 91一直处于未上市阶段,同时还在一次次的画饼和欺骗消费者和整个行业,甚至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由于未及时提交财报被两次退市警告。

经历了这些后,FF之后的命运成为业内众多人关注的问题。

3、FF会退市吗?

FF之所以会在去年选择借壳上市,业内普遍认为就是为了找钱,以便来挽救自身的困境。

按照彼时FF向SEC提交的上市文件,其2019-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分别达到了1.42亿美元、1.47亿美元和0.76亿美元。截至去年3月31日,其现金储备仅有4752.5万美元。

这样一番数据曝光后,在业内看来FF 91之所以会连续跳票,或许正是因为FF没有足够的钱来支撑生产和制造。也正因如此,缺钱的FF在上市计划中也写明会借此融资10亿美元。

虽然通过上市拿到了融资,但就目前情况来看,FF依旧很缺钱。

据FF最新公告披露的数据显示,净亏损方面,其预计去年全年亏损会达到5.1亿美元-5.5亿美元,反观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47亿美元,这就意味着FF去年的净亏损同比扩大了247%。

2019-2021年FF净亏损变化走势,数据来源于公开资料,连线出行制图

在现金储备方面,FF预计截至2021年12月21日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限制性现金仅有5.3亿美元。或许是看到了这样的事实,FF管理层曾在近期向SEC提交的文件中表示“FF能否还能再持续经营一年存在重大疑问。”

面对FF如此的现状,在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张君毅看来,FF应该会尽力在最后期限之前提交合规文件和财报数据,确保自己不退市。毕竟如果退市了,FF就会再减少一个找钱的融资渠道,这样间接对其创始人历史的债务重组和偿付产生不确定性。

但在张君毅看来,FF即使不退市,之后的挑战也很大。

对于FF而言,想要改变自身的困境,还是要依靠旗下产品获得销量,但就目前FF的资金情况来看,先不要说上市后获得销量,就连上市后的量产或许也很难能实现。

再加上随着劳动力成本、电池及芯片等原材料的短缺和价格的增长,以及关税和供应链限制等其他宏观经济挑战,FF 91项目上肯定会再增加一定的成本,而这些增加的成本对于缺钱的FF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此外,即使FF 91能实现量产,其羸弱的品牌力也很难能支撑起销量。

虽然贾跃亭和FF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下,将FF的定位与迈巴赫、法拉利等超豪华汽车品牌等同,在FF的官网上连线出行也看到了同样的叙述。但在张君毅看来,FF很难能与迈巴赫、法拉利等品牌相比较,毕竟后者这些品牌已有上百年的发展时间,而FF仅有短短几年,远没有这种超豪华品牌的积淀。

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除了没钱造车、较弱的品牌力之外,在一次次未兑现的画饼和欺骗之后,FF和贾跃亭的可信度也在快速地被稀释。

连线出行向多位业内分析师及投资人询问他们对FF的看法,得到的答复基本是一致的——很多人已经不再相信FF能造出车和FF 91能实现量产交付,还有投资人表示在资本市场中已经没有多少人关注FF这个项目了。

连线出行也曾在多篇文章中对于“还有多少人相信FF和贾跃亭”等话题进行讨论,得到的答案也是相似的——无论是消费者市场、还是汽车行业、亦或者是投资圈,几乎没有多少人选择相信FF和贾跃亭。

就目前而言,虽然要确定FF最终是否会被纳斯达克勒令退市,还要看下个月FF能否交出去年第三季度及全年财报数据。但可想而知,即使能交出来,财报的数据不会太好看,而FF的困境也将继续延续,贾跃亭的造车梦圆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FF不符合纳斯达克继续上市规定,贾跃亭要为造车“窒息”了?
因收盘价连续30日低于1美元,达内科技再收退市警告
FF累计亏损约28亿美元,预计未来将产生重大经营亏损
法拉第未来造不出车?市值跌去一半,美股面临摘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