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出行为何启用“败将”周航?

网约车元老周航出山,是否能带领曹操突围并弥补自己在易到时的遗憾?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出行赛道,风云再起。

雷达财经注意到,近期有传闻称,滴滴将要收购曹操出行。传闻的依据是曹操出行频繁出现高层人员变动,滴滴专车事业部总经理龚昕已在曹操出行担任CEO。外界认为,滴滴有意在适当时机并购曹操出行。

不过,这一说法被曹操出行相关人士否认,称公司无任何与此相关的意向或举动。

与此同时,曹操出行内部管理层也大换血。包括阔别出行市场5年之久的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近期加盟曹操,出任董事长兼任法人。

而原董事长、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刘金良在曹操出行的职位从董事长变为董事,吉利控股集团CEO李东辉、曹操出行原总经理董凯楠、董事张毅也已全部退出。

对于曹操出行组织上的变化,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这或是公司为适配新时期的发展方向而做准备。

因为易到时期的周航,曾因拒绝补贴烧钱、大额融资而使公司在竞争中掉队,相反他更关注司机群体利益和专业化服务,这些回归服务行业本质的观念,或许正是曹操出行所需要的。

但周航时隔近五年再回到出行领域,行业已不复当年。在相关部门对滴滴启动网络安全审查之际,美团打车重出江湖,T3、享道出行等加大拉新力度。曹操出行自身,也处在重资产模式转型的关键期。

网约车元老周航出山,是否能带领曹操突围并弥补自己在易到时的遗憾?

管理层大规模换血

工商资料显示,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曹操出行开启新一轮人事变更。

根据天眼查资料,2021年12月15日,曹操出行运营公司杭州优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行科技”)已完成工商登记资料变更,创始人刘金良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曹操出行CEO龚昕接任,同时龚昕“接棒”董凯楠出任总经理一职。

资料显示,龚昕曾在滴滴工作超过6年时间。2015年3月,龚昕加入滴滴,历任产品、用户运营负责人,2016年任代驾事业部负责人。2018年,龚昕被任命滴滴任专车事业部总经理,负责代驾、专车和区域网约车业务,向时任滴滴网约车CEO的付强汇报。

据凤凰网科技,2020年,龚昕离开滴滴后加入支付宝,又在不久后离职。2021年5月,龚昕出任曹操出行CEO职务。

在2021年9月曹操出行38亿元B轮融资发布会上,龚昕作为曹操出行代表和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一起出席,并发表演讲。

根据公开资料,曹操出行创始人刘金良1995年加入吉利。2015年,这位吉利元老创建了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平台曹操出行。从此,刘金良在吉利科技集团总裁的身份基础上多了曹操出行董事长的头衔。

在卸任曹操出行法人后,刘金良又在吉利集团内部开始了新一轮创业。去年12月,重庆幸福千万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刘金良出任董事长。

据悉,该公司主要为网约车司机、出行流量平台以及运营商服务。同时在线下打造“幸福家园运力服务中心”,为司机提供车辆销售、车辆租赁、充换电补能服务以及维保服务等。

股权穿透显示,吉利系企业在其中持股占比为60%。刘金良向媒体透露,公司今年的目标是,希望通过租赁+买卖的方式,向市场推出5万辆EV Pro汽车。

这意味着在曹操出行之外,吉利希望打造更多自营运力,并对第三方相对优质的合规运力提供商开放。至此,吉利集团在移动出行领域已拥有曹操出行、礼帽出行、耀出行、幸福千万家4个子品牌。

而对于曹操出行人事更迭的做法,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这可以看做是曹操出行管理团队从创始团队向专业化人员调整的标志。

他表示,对曹操出行而言,现在是个好机会。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在这时候用更专业的人去管理企业,抢占市场的成功几率就会更高。

实际上,除了创始人刘金良离开,同一时间曹操出行原总经理董凯楠、董事张毅也相继退出,新增陈国平为公司董事。

天眼查显示,今年3月31日,优行科技再次发生工商变更,董事李东辉、财务负责人臧珞琦退出;新增周航、张权分别为公司董事长和董事,赵轲代替臧珞琦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

数日之后,曹操出行方面确认了周航已到任董事长。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从人事变动的节奏看,曹操出行的管理层震荡往往与面临的危机有关。去年5月份龚昕加入时,曹操出行正面临市场份额、用户体量被T3出行超越,以及被传存在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而目前,曹操出行走到了重资产模式转型的紧要关口。

为何是周航?

周航首次进入网约车领域,还是在10多年之前。

根据周航在一篇文章中自述,19岁时他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读了一年大学就退学,来到舅舅公司打工,销售音响器材。不过干了一年多之后,他又回学校读书了。

1994年,21岁的周航和哥哥创办了佛山天创电子企业有限公司,从广州向全国各地销售专业级别的音响。启动资金来自周航的姨夫,5万块钱。

首次创业,周航哥俩第一年就赚了60万。“觉得赚钱太容易了,就不知天高地厚,大肆扩张。”

扩张的结果是公司陷入了亏损的泥潭,连续亏了三年,“年纪轻轻就背负几百万的债务”。最艰难的时候欠着房租水电费,还被债主拉着训话。

好在后来周航的公司出现转机,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音响公司。到2000年左右,一年下来净利润就两三千万,2003年的时候周航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此后的7年时间,周航都在寻找下一次创业机会。经过多方调查研究,他发现城市公共交通仅仅靠出租车已经满足不了愈发膨胀的出行需求,而互联网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不过2010年易到成立时,移动互联网还没兴起,投资者怀疑易到提供的高端专车服务有没有市场,同时政策风险也如影随形。

但易到成立的3个月后,Uber上线运营,彼时国内投资人和创业者习惯于“Copy to China”。易到和Uber模式有相似之处,很快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10年至2014年获得了5轮超10亿元融资。

到了2014年,Uber进入中国,滴滴、快的先后推出专车服务,整个行业进入了超级白热化的状态。年初时,易到还占据着着市场上80%的份额。

然而,接下来的网约车烧钱大战中,周航和团队选择了谨慎融资,规避烧钱。当时 ,红杉资本的周逵找到周航谈了3个小时,但红杉的投资被拒绝了。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补贴不断加码,而易到没跟上,也就错失了机会。

媒体曾报道,周航坚持将补贴政策下网约车的市场繁荣称为泡沫:“如果不发券,用户就不来了。”而一旦红包补贴的潮水退却,裸泳者将显出身影。

同时周航不看好出租车约车的商业模式,因为觉得没需求,他还认为补贴导致的出租车价格混乱将会引发监管风险。

因此,一段时间试水之后,易到固守在了客单价及服务质量都高于同行的专车服务领域。

“今年我才想明白一点,共享经济最重要的就是必须得便宜。你光靠品质的提升,聚焦在一个相对小的市场,指望着市场慢慢长大这是不行的。”2017年,周航反思易到战略上的失误。

后来,贾跃亭的乐视向易到投入7亿美元,乐视汽车获得了易到70%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但是好景不长,乐视陷入资金链困境,直接影响到易到用车资金链断流。再之后,深陷危机的乐视将易到卖给了韬蕴资本。

周航也在与贾跃亭发生一系列纠葛之后黯然出局,并离开网约车行业,选择加入了雷军的顺为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

从2017年离开到现在回归,阔别行业5年之久的周航,能给曹操出行带来什么?

在网约车行业分析师卢布看来,周航对于网约车行业有自己的理解,一直坚定地反对低价策略,认为低价专车没有出路不可持续。周航空降曹操出行之后,内部大概率会有大的变动。

丁道师也表示,周航此前对出行行业的思考与看法,在今天看来反而成为行业追求的方向,比如更注重司机群体利益、专业化服务、赋能传统出租车等等,相信吉利高层也是看重了这点。

在界面新闻报道中,曹操出行CEO曾表达了类似的反补贴观点:“补贴不会对市场带来爆发式增长,我们选择在已有城市进行深耕。”这样反对补贴、谨慎扩张的观点,似乎和周航的想法不谋而合。

曹操出行的焦虑

去年7月份以来,行业龙头滴滴“失语”后,包括曹操出行在内的网约车平台掀起了一轮市场争夺战。

据悉,去年7月9日,仅在滴滴App下架之后的第五天,下架400多天的“美团打车APP”突然在各大主流应用商店重新上线。与此同时,美团打车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公开招募司机,并提出“新司机首周内3天额外提成20%”的福利。

美团之外,高德打车、曹操出行、阳光出行也在第一时间面向司机和乘客推出优惠。

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主要网约车平台数据,去年7月份,曹操出行订单量环比增长32.2%,8月订单量略有下滑,但9月继续恢复增长。

同年9月,已是曹操出行CEO的龚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三个月,其订单量已翻了一倍。在一些较大城市,曹操出行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接近20%。

尽管订单增加了,但曹操出行的重资产模式,让盈利变得遥遥无期。

据了解,曹操出行自上线之初就采用“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重资产运营模式,车辆采用吉利新能源车,司机统一招募培训。

这种重资产的自营模式,优势在于企业对车辆及司机的统一管理,出行的安全性、乘客服务方面有保障。但运营成本的高昂造成了盈利困难,因为曹操出行每年要为每辆车年检并上交运营险,而以滴滴为代表的C2C模式并不存在这样的支出。

于是从2019年2月起,更名后的曹操出行开始尝试扩展顺风车、代驾等业务。但在滴滴常年占主导地位的C2C领域,曹操至今没有存在感。

与此同时,去年3月之后,曹操出行陆续上线了多款换电车型,希望通过这种运营效率更高、运营成本更低的定制车型来抢占市场份额。

但换电模式背后还是高投入风险,尤其目前换电站的建设成本并不低。有业内人士认为,换电服务并没有改变曹操的重资本投入现状,甚至还背负了为吉利推销车型的重任,更难说做到运营端成本的改善。

在业内看来,如何在滴滴留下的窗口期内,找到一条可行的商业模式,这是周航和曹操出行亟需要解决的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做国民专车,曹操出行够“资格”吗?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出任曹操出行董事长
曹操出行的游击战
曹操出行一天内被罚8次、导航不准屡遭投诉,合规问题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