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发超5000亿,“宁王”见底了吗?

持续下跌,宁德时代到底有没有被低估?

文|侃见财经

4月11日收盘,被誉为“宁王”的宁德时代股价重挫7.27%,市值一天便蒸发了839亿。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宁德时代近期第一次股价大跌了。据统计,自从去年的12月3日创出了692元的历史最高点后,宁德时代便开始持续回调;截至4月13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报收466元/股,相较于高点已经跌去了32.66%,市值更是蒸发了5268亿。

作为锂电池龙头企业,近两年在新能源汽车风口的加持下,宁德时代的表现可谓相当亮眼,股价从2019年的75元上下一路上涨到了2021年最高的692元,市值更是达到了巅峰的1.6万亿;不过,随着近期新能源汽车逐渐退潮,宁德时代也开始了大幅回调。

而对于宁德时代近期股价的大幅回落,投资者的观点也并不相同。有人认为这是新能源汽车的泡沫被刺穿了,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宁王”长期上涨过程中的一次大幅度回调而已。

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宁王”股价的持续回落?在股价回调超过30%之后,“宁王”到位了吗?

“宁王”股价大跌的背后

对于近期宁德时代股价的大幅回落,市场上的看法很多。

从消息面上来看,国内疫情反复、车企停产无疑是导致宁德时代近期股价大跌的直接原因。

据媒体报道,近期福建宁德疫情的反复,可能会对宁德时代的产能造成一定的影响;而市场上也出现了“政府要求各服务企业根据现有物料安排生产,不再进原料”的相关新闻。

虽然宁德时代在不久后就作出了澄清,表明“为最大限度保障市场供应,宁德时代严格采取网格化管理措施,确保宁德基地有序开展生产,宁德时代目前没有停产,”但宁德时代股价却依旧在4月11日大幅下挫,很显然,投资者对于宁德时代的产能仍有不小的顾虑。

不过,即便是产能正常,但由于不少的新能源车企受疫情影响决定减产、停产,对宁德时代同样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像宁德时代2021年的第一大客户特斯拉,在3月28日起就停产了其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生产活动;而第二大客户蔚来汽车,则在4月9日宣布了停产。

一边是自身可能出现的减产情况,一边则是车企停产导致的下游需求减少,在这样的双重夹击之下,也难免近期宁德时代股价会持续大幅度地下挫了。

当然,除了疫情这个直接原因之外,宁德时代估值过高、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变化等因素,也是宁德时代股价下挫的原因之一。

在经历了近两年的持续大涨之后,宁德时代从2019年的75元上下一路上涨到了2021年最高的692元,股价翻了9倍,市值最高达到了1.6万亿,估值显然被快速拉高;而从目前来看,在近期已经回调了超过30%的大前提下,宁德时代的市盈率仍然超过了100倍,虽然宁德时代在去年的业绩增速超过了100%,但这样的市盈率显然并不低。

再看新能源汽车行业方面,自进入2022年以来,整个新能源汽车便在不断地变化,首先是在原料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下,各大车企对旗下车型不断提价;然后,在疫情的影响下,各大车企不得不停产、减产,这对处于上游的宁德时代而言,同样也有着不小的影响。

有客户开始另觅渠道

除了上面提到的种种原因之外,核心客户“反水”,也是宁德时代股价重挫的原因。

作为动力电池领域的绝对龙头,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的装机量长期都位于第一的位置。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在4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的1-3月,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排名前五名分别为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蜂巢能源;其中,宁德时代位列第一位,一季度累计装车量25.51Gwh,占比49.75%。

从数据不难看出,虽然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不少,但宁德时代依旧还是“一家独大”的地位。

不过,“一家独大”对于宁德时代而言自然是好事,但对于处于下游的新能源车企来说却并不友好,因为这意味着新能源车企不得不在宁德时代面前做出妥协。

据媒体报道,宁德时代有着十分强势的保证金制度,在车企与宁德时代签订的协议中, 车企需要对未来 5 年乃至 10 年的电池需求作出预期,并向宁德时代提前支付保证金,用于“产线建设、人力扩招、物料储备等”,如果电池的需求量大,保证金甚至有可能超过20亿。

在宁德时代越来越强势的压制下,不少车企开始另觅渠道。

例如广汽集团,此前在和宁德时代合作的情况下,也在着手扶持电池供应商“中航锂电”,到了2020年的时候,宁德时代已经不再是广汽埃安配套份额最高的供应商;还有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企特斯拉,此前也被传出了正在与另一家电池供应商亿纬锂能谈判。

而在今年的2月24日,动力电池企业欣旺达还被多家车企联合增资。

据媒体报道,共有19家企业以24.3亿元人民币对其子公司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增资,认购12.37亿元人民币的新增注册资本,其中理想汽车关联公司江苏车和家、蔚来汽车关联公司蔚瑞投资分别增资4亿、2.5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3.218%和2.011%股。

从种种迹象来看,在面对强势的宁德时代,新能源车企已经有重新选择渠道的迹象。当然,由于技术的原因,目前新能源车企还不得不依赖宁德时代,但这种现象能一直保持吗?

押注“储能”

作为动力电池的龙头,面对当下的环境,宁德时代自然也有所行动。

早在去年的8月,宁德时代就发布了一个金额高达582亿的定增方案,募集资金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推动项目“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四期)”的开展,项目投资金额高达116.5亿。很显然,宁德时代的下一步,瞄准的就是“储能”。

不可否认,在面对车企重新选择、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快速变化的情况下,发展新的技术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毕竟只要不断保持技术领先,自然就不需要担心没有车企合作,宁德时代也能继续保持“一家独大”的地位。

另一边,“储能”的前景也十分乐观,早在2021年7月,国家发改委便出台了《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新型储能装机规模30GW以上。而在2020年,中国的电化学储能累计装机规模仅为3.27GW,这意味着“储能”的发展空间很大,未来5年储能行业复合增长空间可能达到50%以上。

不过,作为新技术,“储能”对宁德时代也并非没有挑战。除了投入资金多、研发时间长之外,“储能”一般使用的都是性价比更高的磷酸铁锂电池,而非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这对于宁德时代来说恐怕是最为棘手的问题。

在“储能”项目没有完工之前,宁德时代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虽然如今已经是动力电池领域的龙头,但能否也能称霸“储能”,显然还是未知,而宁德时代目前面临的问题却并未解决,由此来看,宁德时代股价虽然已经大幅调整,但恐怕还难言“见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年赚159亿,宁德时代“零”分红
宁德时代的守擂赛
宁德时代拟自筹135亿元建生产基地:锂电大军纷纷布局背后,行业扩产时代来临?
高瓴资本巨额套现,宁德时代是虚火还是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