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氏股份日亏3千万,“猪周期”尚在筑底

养猪企业何时能完成“触底反弹”?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养猪大户温氏股份,交出了一份巨亏“成绩单”。

4月15日,温氏股份发布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649.54亿元,同比下降13.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4.04亿元,上年同期为74.26亿元,同比下降280.51%。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这是自2007年以来,温氏股份首次全年业绩录得亏损。而深度亏损背后,主要是饲料成本的上涨加重了养猪成本与生猪价格的严重倒挂。根据财报,过去一年,温氏股份毛猪销售均价为17.39元/公斤,同比下降48.18%。

巨亏之后,公司延续了6年的分红记录也要中断。年报中,温氏股份表示公司计划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

此外,在去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90.95%的情况下,为了保证经营现金流的安全,公司暂缓了新建种猪场产能,拟拿出不超过70亿元的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

对于养猪主业何时能够走出困境,温氏股份判断,2021年1月之后生猪价格开始进入单边下行阶段,10月份生猪价格再创新低,至报告期末又重新开始下探,目前仍处于周期底部。

创纪录亏损背后

财报显示,温氏股份的主要业务是肉鸡和肉猪的养殖及其销售;兼营肉鸭、奶牛、蛋鸡、鸽子等的养殖及其产品的销售。

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为肉鸡和肉猪,其他产品为肉鸭、鸡蛋、原奶及其乳制品、生鲜肉食品及其加工品、农牧设备和兽药等。

其中养殖占绝对大头,2021年养殖行业营收625.45亿元,占比96.29%。包括销售肉猪1321.74万头(含毛猪和鲜品),约占全国生猪出栏量的2%;销售肉鸡11.01亿只,约占全国黄羽鸡和白羽鸡总出栏量的11%。

此外,乳品行业贡献销售收入10.62亿元,占比1.64%;兽药、肉制品和设备制造等其他行业营收金额均不足10亿元。

具体到占营收大头的养殖行业,肉鸡类产品和肉猪类产品对温氏股份的业绩驱动作用最为明显,2021年两者营收分别为303.28亿元和294.9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6.69%和45.41%。

尽管从销量来看,肉鸡和肉猪全年销量分别有4.76%和38.47%的同比增幅,但肉猪价格接近腰斩的下跌,导致公司全年营收下滑了13.31%,并造成净利润也迎来2015年上市后的首次亏损。

财报将这些影响因素,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是报告期内,公司毛猪销售均价为17.39元/公斤,同比下降48.18%。同时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公司外购部分猪苗育肥、持续推进种猪优化等因素推高养猪成本,公司肉猪养殖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肉猪养殖业务出现深度亏损。

二是肉鸡行情有所好转,公司禽业生产成绩较好,实现整体盈利报告期内,公司毛鸡销售均价为13.20元/公斤,同比增长13.50%。虽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拉高养殖成本,但公司养鸡业生产成绩连续多月维持公司历史较高水平,整体实现盈利。但公司养鸡业务的盈利仅弥补养猪业务部分亏损。

尽管公司为降低饲料原料采购成本,推进实施玉米、豆粕减量替代方案,剔除营养水平和原料价格变化,报告期内猪、鸡、鸭配方成本降低超过120元/吨。但去年猪肉类业务的毛利率仅为-30.39%、鸡肉类为9.00%,两者相比上一年的变化幅度为减少60.97%和增加8.62%。

三是报告期内,公司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有关规定和要求,摊销股权激励费用4.95亿元;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约20亿元,其中种猪减值19.07亿元。

主要是由于前期外购种猪成本高、受疫病侵袭影响种猪利用率低等因素,导致账面价值偏高,而经测算的可回收金额少,从而需要计提较大额的生物资产减值准备。同时公司为应对行业低迷期而增加融资,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加。

温氏股份称,去年绝大部分同行业上市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超50%以上或出现较大亏损,公司净利润下降280.51%符合行业发展状况。

资产负债率创历史新高

行业人士认为,严重亏损之下,养猪猪企需要警惕现金流压力。

雷达财经注意到,行业亏损之王正邦科技,已经拉响了现金流“警报”。

4月14日晚间,正邦科技对深交所的关注函进行了回复,称若此时将闲置募集资金合计35.42亿元一次性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期间资金归集将产生较多的财务费用,在此寒冬情况下,也将对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

此前公司业绩预告显示,2021年亏损金额将在182亿元–19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6.84%-442.96%。

公司指出,报告期内销售生猪1492.67万头,同比增长56.14%。由于国内生猪市场价格下滑,公司单头销售均价为16.60元/公斤,同比下降16.10元/公斤,单头收入下降1653元,销量的上升叠加销售价格的下降影响利润88.73亿元。

从2021年三季报来看,正邦科技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60.70亿元。同期公司的流动负债却高达304.74亿元,其中包括短期借款139.93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0.6亿元。

资金面吃紧,正邦科技除了超期占用前期项目的募投资金,还欲将数家饲料企业出售给大北农,有望回收现金20-25亿元。公司控股股东正邦集团的现金流也受到考验,4月15日晚间公告显示,正邦集团所持的1175万股已被司法冻结。

温氏股份年报显示,2021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6亿元,2020年为84.65亿元,同比下降90.95%。主要是生猪价格出现大幅下跌,肉猪存栏量增加以及饲料原料采购价格上升所导致。

相反,公司增加了债务融资,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增加257.76%。这也导致温氏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大幅飙升,从2020年的40.88%上升至2021年的64.1%,而2019年时这一指标仅为28.9%,历史上也从未突破50%。

流动性方面,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76.33亿元,短期借款17.57亿元,但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67.72亿元,其中账龄在1年期内的应付货款为31.61亿元。

财报称,2021年1月起,生猪价格从36元/公斤左右快速下行,最低跌破10元/公斤,为保证公司经营现金流安全,公司果断暂缓新建种猪场产能,做到量入为出。同时,积极拓宽融资渠道,准备好“过冬”资金。

此外,鉴于公司2021年度实现的可供分配利润为负值,综合考虑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需求,公司决定2021年度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未分配利润结转至下一年度。根据同花顺iFinD,公司上市以来延续6年的分红记录,也将终止。

不过从行业来看,猪肉价格下跌的背景下,仍有猪企逆势“豪赌”产能。4月11日,唐人神公告称,拟定增不超过12.2亿元分别用作生猪养殖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据统计,包括牧原、傲农生物、新希望在内的9家A股上市养猪企业,今年目标出栏量合计9882.9万头,较2021年出栏量增长30%。

不过,一位农林牧渔板块的分析师提醒,产能扩张背后更加考验生猪企业的现金流实力。对于养殖场,现金流的稳定运转才是保障其平稳运营的关键。

业绩反转何时来?

温氏股份、正邦科技的亏损不是个例。

根据业绩预告,新希望预计2021年亏损86亿元至9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9.44亿元;天邦股份预计亏损35亿元至40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32.4亿元。

行业大面积转亏之下,“猪周期”何时见底?温氏股份表示,2020年生猪价格在高位震荡,2021年1月之后生猪价格开始进入单边下行阶段,10月份生猪价格再创新低,至本报告期末又重新开始下探,目前仍处于周期底部。

统计数据,佐证了这一判断。据农业农村部监测,2022年4月4日-10日,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生猪平均收购价格为13.82元/公斤,环比上涨0.6%,同比下降42.7%。白条肉平均出厂价格为18.52元/公斤,环比上涨0.3%,同比下降40.9%。

而猪企处出于资金压力或看空未来行情的考量,纷纷增加了出栏量。从已披露的3月份数据看,金新农生猪销量环比增长192.77%,温氏股份销量环比增长35.49%,新希望销量环比增长46%,天邦股份销量环比增长17.20%,正邦科技销量环比增长93.36%。

天风期货近日在报告中称,3月份生猪出栏增加的同时,3月末的存栏数据依然保持偏高;目前仔猪的产量数据或暗示四、五月份生猪出栏量的总和大概率会和二、三月份相当;今年三季度的出栏压力依然不可小觑。

除了供需因素外,猪企还不得不面临成本压力,2022年以来,饲料价格不断上涨,导致养殖成本进一步增加,养殖户陷入双面挤压的情况。

据了解,饲料成本占养殖成本的75%,而饲料的60%至70%都是玉米。我国进口的玉米主要用于饲料加工,由于我国的玉米较为缺乏,所以对原料进口的依赖性大。

2021年我国从美国进口玉米1983万吨,占进口总量的70%;从乌克兰境况824万吨,占比29.07%。有分析认为,俄乌局势升级已经开始对国际农产品贸易格局产生影响,或将推高国际粮价。

太平洋证券此前指出,粗算估算,目前养猪单位成本较春节前上升1元/公斤,涨幅约7%。太平洋证券认为,在成本上升和猪价低迷的双重影响下,行业持续大幅亏损,资金链进一步紧张。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受累“猪周期”业绩巨亏,温氏股份升级农户合作模式谋过冬
温氏股份老马失猪蹄
巨亏134亿,股价半年却涨超70%,温氏股份凭什么?
唐人神12亿扩产能,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