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300元进“厂”体验纺织工?这届年轻人太会玩

现在的年轻人,都开始流行花钱当“纺织工”了?

文|互联网那些事

进入提前3天才约上的Tufting店,女孩子们忙碌认真的身影,让我一瞬间以为自己进了纺织厂,直到店员给我带上围裙的那一刻,感受更真实了。

“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Tufting的吧?”类似的帖子在小红书上满天飞。Instagram上,与之相关的话题就已有超20w+的讨论,众多明星、潮牌、博主都体验过,就连超模刘雯都紧跟潮流。

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开始流行花钱当“纺织工”了?

01 闲来“搞个毛线”?

在门店里,有一整面墙用来摆放各色的毛线,整体装修温馨明亮,在“工位”上是一个巨大的簇绒架,将簇绒布固定上后,店员会将你想制作的图案用投影仪投在布上,把图案描出来后,然后就可以直接端起“枪”,开始“突突突”。

此“枪”非彼“枪”,专业一点叫tufting gun,只要用穿针器将毛线穿进枪前端的小孔里,右手握住枪柄,左手握住平衡杆,顺着布向上扎扎扎即可。

而我诚然像个刚上岗的小妹,听着前辈给我指点迷津,看着隔壁“工位”的女生织出一幅虎年生肖图来,天生要强的我端起“突突枪”横竖忙活了大半天,尽管腰酸背痛,但在看到自己作品的一刹那,心里的成就感不言而喻。

Tufting又叫“簇绒”,是一种制作地毯、保暖服装的传统工艺,不仅美观大气,还柔软喜人。Tufting能够转型要归功于DIY艺术家Tim Eads,2018年,他在网上建立了Tufting社区,除了分享教程,还提供器材售卖。

“突突突”的“枪”声和成品的惊艳,提起了人们对做“艺术家”的畅想。对于整天对着电脑手机消耗脑力视力的年轻人来说,似乎急需一项“体力活儿”来释放压力,而回归现实反倒是件新鲜事。

据广东第一家Tufting的店主描述,Tufting从去年9月刮进国内,在杭州、温州等新一线、二线城市走红,广州现有30多家tufting门店,其中20多家都在年初涌现。

在大众点评搜索“tufting”,不止广州,北京、上海等城市都能找到几百个条目。

而来店里的基本上是年龄20-30岁的女性,多大学生、公司白领,也有男性顾客,通常是和女朋友一起前来,一般门店最多可以容纳10-15人,一般在2-6个小时左右,对于空降的客人一般都要等上1.2个小时。

Tufting能够走出工厂,也得益于国外一些艺术家的媒体影响力,能将普通传统工艺用新潮的方式表达出来,在某种程度上带动了DIY的产业经济。

而我们对于DIY的追求从未停止,Tufting不亚于如今的数字油画,前几年的《秘密花园》。

一位为时尚、消费品牌提供咨询业务的人士分析称,“绘画本身就可以解压,而很多人不知道画什么怎么画,而秘密花园是直接给你黑白的底稿,你只要涂色就可以,保证美观的同时还给了你发挥想象的空间。”

而Tufting新鲜的操作同理,这会迫使你沉浸其中,自然地形成与外界隔离的屏障,一样达到解压放松的效果。

还有些把Tufting玩明白的,直接花费上千元购买了设备在家实现了“突突突”自由,还有的直接留在店里当起了店员。

拉长维度,小学时期的皮筋手链仍历历在目,而后越玩越花,十字绣,羊毛毡,陶土......一切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经过自己的双手成了“无价之宝”。

但Tufting有个bug,人均200元的价格让一众大学生望而却步,冲动消费后的他们亦不会再当回头客,因为“太累了”。且单次制作时间长,每天接待的客人有限,这极大地限制了客流,也很难挖掘到新客。

先入局的店家们坐不住了,眼看自己孤注一掷的店面正被后来者各种花式打击,本就少有的客源很快便被抢了去,自己只能留在原地无助的等待......

02 毛线团也“忧虑”

除了顾客复购率不高以外,成本高是一类“网红门店”的痛点。

据广东第一家Tufting店主介绍:门店通常开在核心商圈附近的开放式小区、商住两用大楼或者是创意园区里,通常需要承担较高租金。且为了给予客户体验感,店铺还需招聘培养员工,人力成本开支不少。

但好在Tufting店铺的整体投入成本和美甲店、餐饮店相比还算小的,像毛线、gun、投影等均价不过百,也不需要考验店家自身的技术含量。

我粗略以人均300的价格来算,每天最多接待两轮客人也就是12人,再按照工作日无休计算,一个月的收入在6-8万元左右,减去房租以及一系列耗材、人工成本,每月净利润在3万元左右,这给所有Tufting店家能否快速回本打上了问号。

北京“玩个毛线”的宋老板说:“我们在全北京的销量榜单上,一般都是第四、第五的水平,但都还没回本,可见别的店是什么水平,”宋老板属于最早入局的那一批,因此口碑较好,收费也较高。

“老顾客10%都没到,我觉得大家还是图个新鲜感,像这类绒绒毯也不适合摆太多,做那么多干吗用?”

Tufting利用的是人们的好奇心及炫耀的心理引流,但网红店“一次性消费”始终是个难题,对于消费者来说,Tufting是一项“重体验,低实用”的活动,当好奇心被满足时,也意味着这群客户的流失。

因此不少门店正在寻求差异化,譬如除了可以做地毯,还能做手拿包、手机壳和镜框等,并且引入时下流行的时尚元素,间店面做成“打卡”风格,便于客户出片的同时起到宣传作用。

中国人喜欢做手工深受中国传统工艺和民族民间工艺的熏陶,不仅仅是中国,斯里兰卡、摩洛哥、印度、日本等国家都有着不可小视的工艺品市场,而DIY 已由传统民间手工逐步扩大化,我国手工艺品的市场背景下仍未发展成熟。

根据上海、北京等主要DIY市场调研显示,消费人群正在扩大,但受局限较大,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DIY商品同质化较高。Tufting之所以能在市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它刚被挖掘,发展潜力巨大,早入局的商家们避免了DIY 市场同质化的问题,但成功的案例必会有跟随者,很快Tufting也要面临僵局。

第二,缺乏品牌体系化经营。与众多DIY店面一样,Tufting商家多为广泛经营,对手工没有任何专业的了解,也没有专业的生产体系,无论是经营还是供货,都混乱不堪。

第三,受众购买力低。根据去年长沙互动手工艺管大学生消费报告,有50%的用户更倾向于低廉价位的手工DIY商品,而能购买150元以上的手工DIY商品的用户只有5%左右。

对于Tufting的发展前景,宋老板认为:“这东西肯定有过气的时候,但一年内至少没问题,若是不火了就再搞新项目,永远跟着年轻人的市场做。”

再者Tufting能大火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社交性比较强,很多店家反应是情侣或闺蜜来打卡,它是一种共同的情感体验,是新型的社交模式,加上很多女生会把自己的Tufting作品拿到社交媒体上去晒,很符合现在的“晒文化”。

而Tufting起源于19世纪的美国佐治亚州,是地毯机械化的一大发展,而如今已有近300余年的历史,被艺术家挖掘出价值的它印证了一句话:时尚是个轮回。

不停轮回着的那些经典时尚元素,比如格纹,正是因为符合人们的审美而且不易过时,才得以一次又一次重获新生,而我们能看到的,都是经过时代的检验留下来的,这是“幸存者偏差”。

撇除幸存者偏差,《通用设计法则》中提到一个心理学原理是:感官记忆比文字记忆更深刻。如果一样新东西可以让我们联想到一些以前的东西的话,我们会更加愿意接受新的事物。

如此一想,似乎自己那一段“在厂”经历也是一场新潮与复古结合的精神旅行,柔软的毛线团与强劲的Tufting gun冲击的突突声,似乎将全身心的压力都释放在了这一块簇绒布上。

参考:

手工DIY市场调研报告——第一文档网

tufting是什么,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界面新闻

“玩”毛线成新时尚 年轻人为“亲手体验”买单——光明网

连刘雯都爱上的“Tufting”,真的有这么火吗?——设计癖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显卡危机500天:只有NVIDIA和AMD赢麻了
英伟达、AMD显卡纷纷告急,PC DIY市场的落日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