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开股份净利润“膝盖斩”,少数股东权益过半严重侵蚀利润

首开股份想尽办法也仅将“三道红线”从去年的“红档”降为“橙档”,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可见其债务压力极大。

文|氢财经 天一

近日,首开股份发布了2021年业绩报,据财报显示,其业绩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且净利润直接“膝盖斩”,下降幅度创近十年来新低。

由于近年来首开偏向合作拿地,导致少数股东权益占比超过一半,和少数股东损益占比差了13.36%,过高的少数股东损益严重侵蚀了其净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首开股份想尽办法也仅将“三道红线”从去年的“红档”降为“橙档”,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可见其债务压力极大。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在去年,公司频频质押股权,且其担保额已经超过了归母净资产,存在极大地担保风险。

增收不增利,净利润“膝盖斩”

4月15日,北京首开股份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据年报显示,2021年首开股份实现营业收入为678.02亿元,同比增长53.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2亿元,同比下降77.9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4.03亿元,同比增长32.45%。

首开股份2021年销售面积393万平方米,销售金额1149亿元,销售回款1194亿元,分别完成计划的98%、104%、113%。

整体来看,首开股份完成了其定下的2021年销售目标,但和大多数房地产企业一样,其也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而其净利润的骤降更是突破了其近十年的最低点。

而对于2022年的销售目标,首开股份趋近于保守且低于2021年业绩,为计划全部项目销售签约金额1080亿元。

对于首开股份骤降的净利润,或许和其各种费用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年报显示,截止2021年末首开股份的销售费用为17.41亿元,同比2020年末的13.87亿元上涨了25.52%;管理费用为11.53亿元,同比2020年末的10.27亿元,上涨了12.27%;财务费用为27.88亿元,同比2020年末上涨了9.55%。

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的上涨必然会吞噬利润空间。

同时,首开股份的毛利率为24.49%,较2020年末下滑了3%。其主要销售地区北京地区的毛利率为28.31%,同比下滑14.59%,下滑程度较大。

少数股东权益占比超一半,侵蚀利润

如今大环境下行,营业能力降低是大部分房企要面临的问题。而很多房企为了分散风险,会选择合作拿地模式,其中首开股份就偏向联合拿地共同开发扩大规模的模式,但同时其项目股权占比的大小也将影响公司利润结转规模。

随着合作拿地项目的攀升,首开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也水涨船高。

据数据显示,2018到2021年,首开股份各期末少数股东权益占所有者权益的比重分别为42.45%、49.06%、50.77%及53.62%;同时少数股东损益占各期归母净利润的20.51%、51.06%、24.98%、66.98%。

可以看出近几年首开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一直在攀升,且在2020年其少数股东权益占比就已经过半,少数股东损益的占比分别在2019和2021年超过净利润总额的一半,而这也进一步蚕食了首开的归母净利润空间。

根据年报显示,2021年首开股份少数股东损益为14.04亿元,占净利润总额的66.98%,而归母净利润仅为6.92亿元,不到少数股东损益的一半。

同期,首开股份少数股东权益为359.43亿元,同比2020年末上涨了10.32%,占2021年总权益额的53.62%。

从数据可以看出,过半的少数股东权益占比已经严重侵蚀其利润空间,少数股东损益更是归母净利润的两倍多,两个占比之间也足足差了13.36%。

债务承压,频频质押股权、高额担保

融资方面,截至2021年末,首开股份资产负债率为78.68%,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3.60%,净负债率为147.45%,现金短债比为1.22倍。目前仅踩两道红线。相比去年的“红档”之列,已经转为了“橙档”。

在去年,首开股份则是“三道红线”全踩,重压下首开使尽浑身解数包括提升少数股东权益等办法救“红线”,但如今依旧脚踩两道红线,情况仍不容乐观,可见其负债压力巨大。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首开在去年频频质押股权。

据悉,今年2月15日,首开股份拟通过成都首开宜泰置业有限公司增资项目融资不低于680万元,募集资金对应持股比例或股份数为40%。而在此前的去年10月,成都首开宜泰置业的40%股权就已经以400万元出质。

另外,首开股份在去年还先后向同行公司质押了公司项目股权累计6次,共出质股权数达8.78亿元;向中信银行、中国对外经贸信托累计出质股权数24.19亿元。

也就是说,首开股份去年出质股权数达32.97亿元。

除此之外,首开股份还频频担保融资。

截止2021年末,公司担保总额为376.11亿元,同期归母净资产为310.84亿元,也就是说,其2021年担保总额占其归母净资产的121%。

也就是说其担保额远超其归母净资产额度,存在较大担保风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被“掏空”的美盛文化再收关注函,控股股东累计违规占资超23亿元,会计师出具保留意仍被质疑
豆神教育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出售立思辰新技术全部股权化解债务危机
2021年巨亏净利同比大降640%,洲际油气终带帽
华夏视听教育2021财年收入5.78亿元,拟出售水木源全部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