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告别”慈善午宴,最后一场会超过465万美元吗?

2022年,这场持续了23年的慈善活动将会画上一个句号,不管谁有幸拍下这顿慈善的午宴都将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文|侃见财经

我们总要在某个时间节点有一场告别,或是和你的同事、或是一座城市、或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有些时候,这些告别不会轰轰烈烈的仪式感,或是午后随意地挥手、或是清晨的一声问候、或是狂风暴雨夜里的一通电话……

巴菲特曾经说过,风险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所以明确的目标对人生的意义十分重要。

向外的追寻是好的工作,顺利地投资;向内追寻的是幸福的家庭,敬爱的另一半。

他也曾说过,金钱是人生的副产品,真正重要的是工作的实质,钱买不到快乐,而人的价值观才是最稳定的货币。

今年,是巴菲特午餐的最后一年。在这场即将而来的“告别”中,巴菲特正在缓缓地退出一些领域的舞台。

近期,慈善机构格莱德近期表示,2022年将会是巴菲特最后一次举办慈善午宴。

这场持续了23年,已经举办过20届的慈善活动,已经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筹集超过了3400万美元。随着巴菲特的年龄渐大,有些告别则成为了一种必然,而必然的背后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那些或褒或贬的评价里,是一个超级富豪押注国运的一生。这个在中国被妇孺皆知的名字,除了象征财富意义的符号之外,还有就是所在领域做出的贡献以及表率作用。

过去的五六年时间里,因为错过科技股的大潮,外界对于巴菲特的评价始终都是正负参半。好在2016年,巴菲特摒弃外部的声音,在苹果公司出现业绩拐点时义无反顾地买入了苹果的股票,直至买成苹果第一大股东,且成为伯克希尔第一大重仓股。

其后的几年里,苹果上涨股价的数次“救”巴菲特于水火之中,尤其是2018年以及2020年。后来有人问过巴菲特为什么坚定看好苹果,巴菲特的回答是:“我并不关心一个季度或者明年的收入。而是有千万用户离不开苹果,当苹果公司拥有数以亿计有购买力的用户的时候,苹果的产品就会成为他们的生活习惯。”

也就是说,巴菲特买入的逻辑是“大消费”的逻辑,而正是这种表里如一的投资逻辑,贯穿了巴菲特的一生,也成就了“股神”的美名。

有人说:巴菲特的午餐本身就是一场秀,一场消费行为,是巴菲特和吃饭对象互为消费对象。

如果说这真的是一场秀,那么每一次被推高的成本背后都有国人的身影,而他们的目的则千差万别。

国内第一个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人叫段永平,时间是2006年。

段永平这个名字的背后有着一串的企业名字,步步高、OPPO、vivo、网易、拼多多……

这些故事当中最为著名的是,2001年底段永平以1美元/股的价格买入了网易的股票,三年之后网易的价格涨到了70美元/股。网易三年70倍的投资让段永平感受到了投资的魅力,并获得了“中国巴菲特”的称号。

2006年,已经进入“退休”状态的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拍到巴菲特午餐,赴约的时候他还带上了正在求学的黄峥,直到拼多多大火之后,这段隐秘的历史才被发掘了出来。

段永平曾经问过巴菲特,在投资中不可以做的事情是什么?巴菲特的回答是:不做空,不借钱,最重要的是不要做不懂的东西。

此后,段永平也秉着“不懂不投”的原则,一路走到了今天。

时隔两年之后,一位叫赵丹阳的基金经理再度叩响了巴菲特午餐的大门,这次的代价是211.01万美元。

吃完那顿昂贵的牛排之后,赵丹阳“消失”了近6年时间,直到2014年牛市的前夕,他才重返A股,完整的参与完了一轮牛市。

或许直到今天,他仍在基金界很出名,但是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都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烟,消失在了风中。

不断推高的“餐价”,一方面是巴菲特名声的价值体现,另外一方面则是“追逐”的泡沫。

泡沫的背后,是各色的“心怀鬼胎”。

第三位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国人叫朱晔,这个不太出名的名字背后,操盘着当时“中国游戏第一股”——天神娱乐。

在携妻儿赴约饭局上,朱晔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炒股?

巴菲特的回答更是直接干脆,我也不会炒股。

尽管朱晔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天神娱乐因为巴菲特的名头,上涨幅度一度超过了90%。

也许是被巴菲特的名头唬住,我的一位朋友也买入了天神娱乐,但是他既没有足够的智慧,也没有朱晔的好运气(财力),直到亏损了50%之后才明白,原来价值投资不是这么回事。

好在天道总是公平,2019年朱晔带着“世态炎凉”的感受被踢出了局,据他自己所说,他从未在高位减持过公司的股票。

2019年,孙宇晨以456万美元的天价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在不断炒作与放鸽子的间隙里,孙宇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流量,而巴菲特也为慈善事业赚到了足够的善款。

尽管,孙宇晨可能并不关心巴菲特说了什么,而巴菲特也礼貌地表示了对币圈的“厌恶”。

2022年,这场持续了23年的慈善活动将会画上一个句号,不管谁有幸拍下这顿慈善的午宴都将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23年,四位国人几乎贡献了巴菲特慈善午宴近三分之一的善款,但是却没能诞生如巴菲特一样优秀的投资大师。

或许真如吴晓波说的那样,这只是一场互相的消费行为。可以预见的是,最后一场慈善午餐的代价大概率会超过465万美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92岁劳模,他刚开了六小时会议
上汽通用汽车“一杯水的约定”活动走进宁夏,圆山区孩子净水梦
由“恐惧”走向“贪婪”,巴菲特嗅到了什么?
直击2019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五十五个问题揭秘“股神”投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