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椰岛:“躺平”的酱酒和难画饼的股东

刚刚摘帽仅仅一年的海南椰岛,面临着毛利率的挑战。

文|酒讯 念祎

快速布局酱酒,净利及毛利率却背道而驰。在白酒行业,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椰岛”)(600238)算是独特的存在。

4月26日,海南椰岛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营业收入微增3.16%,净利润骤降347.4%,现金流下降280.76%。曾经跨界酱酒是众多酒企提升业绩增加毛利的“快速通道”,但与之不同的是,海南椰岛手握财富密码却并没有搭上这艘利润快船。

当酱酒不断上升的热度,撞上背道而驰下降的利润,一升一降之间,海南椰岛在寻找新发力点的同时,还要不断安抚股东的负面“小情绪”。

01 逃跑的毛利率

一年前的4月,海南椰岛成功摘帽。一年后的4月,海南椰岛报告2021年业绩亏损。

刚刚摘帽仅仅一年的海南椰岛,面临着毛利率的挑战。

2021年,海南椰岛酒类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同比微增3.1%;毛利率达46.13%,同比减少10.26%。

针对毛利率下降,酒讯以邮件方式采访海南椰岛董秘办,但截至发稿前,未回复。但在公告中,海南椰岛曾指出,酒类毛利率下降主要是本年度酒类品系销售占比发生变化所致。

从新布局的白酒系列产品毛利率来看,初出茅庐的海南椰岛与同业仍存较大差距。根据公告显示,海南椰岛去年白酒系列产品毛利率达63.4%。对比相同体量酒企来看,同为掉队为的皇台酒业去年全年粮食白酒毛利率达66.73%。

酒类毛利率整体下跌,各渠道以及主营产品也难以躲避毛利率出逃的困境。

酒讯在梳理2021年海南椰岛各销售渠道发现,无论是传统批发代理渠道,还是直销(含团购)渠道毛利率均呈现下降趋势。根据公告显示,传统批发与直销(含团购)毛利率分别为65.9%、36.52%,同比下降6.08%、11.87%。

“毛利率下降很大程度说明目前海南椰岛盈利能力不足,这其中的症结仍在于海南椰岛多元化布局上。作为保健酒领域的头部企业,海南椰岛不断布局白酒行业,跨界打造酱酒产品,这就导致在完善产品结构的同时,市场运营成本陡然提升。当主营业务并未站稳脚跟,酱酒品类尚未凸显优势时,毛利下降成为必然结果。”对此,业内人士指出。

02 孤注一掷的酱酒

近年来,酱酒热潮以赤水河流域为核心,不断蔓延。在北上的同时,这股热潮也席卷了海南。对于海南椰岛而言,2021年是属于酱酒的。

为弥补酱酒缺失的遗憾,海南椰岛一面与茅台镇酒企达成合作,一面不断丰满“一树三花”产品结构。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海南椰岛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一方做渠道,一方做产能。在携手打造“海酱”概念之下,椰岛糊涂酒业形成了以“贵台”产品品牌为核心,组合“国运、椰岛、糊涂”三个品牌形成产品矩阵。在这样的产品矩阵之下,又设有共计12个子品牌。

不仅如此,海南椰岛还在2021年上半年成立了椰岛粮造(成都)酒业有限公司、椰岛粮造(衡水)酒业有限公司,分别布局浓香和清香两大香型,并于9月推出首款光瓶粮酱系列产品。

不断布局之下,海南椰岛白酒产品结构虽然不断丰满,但产品销量却不降反增。根据2021年财报显示以贵台年份酒、贵台酱酒系列、椰岛封坛酒、椰岛海酱、海口大曲、原浆酒为代表的白酒系列实现产量37.26千升,同比下降94.88%;实现销量471.84千升,同比下降62.65%。

“目前,中国酱酒品类在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已进入了洗牌期,此后酱酒热度不断下探,其中既有产业端原因,也有政策端收紧原因。虽然海南椰岛也布局了酱酒,但从行业情况来看,涉足酱酒品类对于企业综合实力,团队操盘能力要求还是非常高的。因此,布局酱酒并没有给椰岛带来太多效益。”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酒讯指出。

03 股东难画饼

当强弩着抓紧最后一根酱酒稻草,却未能拯救业绩时,刚刚摘帽一年的海南椰岛不得不在股东面前定下壮阔目标。

据酒讯了解,此前在成立椰岛糊涂酒业之初,海南椰岛曾定下“合资公司未来3年合计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的目标。且不谈海南椰岛巨额投资的口号真伪,但对于海南椰岛而言,30亿元意味着什么?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海南椰岛2018年至2021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25亿元、8.08亿元、8.33亿元7.06亿元,四年累计实现营收共计29.72亿元。也就是说,合资公司未来3年需要完成海南椰岛近四年总营收之和。

对此,北京君度卓越咨询公司董事长林枫对酒讯分析表示,厂商与经销商不管是合资成立公司、众筹股权,都是一种辅助性手段。如何真正地做好酒、做好用户教育系统方案,把酒动销掉才是核心问题。至于能否实现30亿元的销售目标,关键还是看其产品能否在需求端系统打通。

画饼充饥对于海南椰岛来说,或许能稳住军心,但对于格外清醒的大股东而言,无疑3年30亿元以目前情况而言,如同天方夜谭。

根据2021年财报显示,包括控股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二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海南椰岛前副总经理曲锋以及前监事会主席邓亚平在内的4为股东减持。与此同时,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海南红棉投资有限公司以及海南红舵实业有限公司分别减持4.38%、2.81%。

业内人士指出,25%的股东减持,存在对目前公司现状不看好的情况存在,同样说明对于未来发展前景缺乏信心。尤其是在此次减持的股东中不仅包括控股股东,同样还有二股东,因此主力资本减持对于企业未来而言,也存在一定不利影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摘帽一年,海南椰岛亏损逾6000万,前十大股东“变阵”
地产年报深读|招商蛇口连续两年增收不增利,永续债及少数股东损益成“吞金兽”
上海洗霸2021年上半年营利双降,毛利率持续下滑遭多名股东减持
海南椰岛业绩飘红,股东套现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