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操作系统救不了酷派

酷派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很难。

文|龚进辉

这个4月,手机圈格外疯狂,新品发布会一场接一场,小米、华为、荣耀、OPPO、vivo、realme、一加、iQOO、红魔等玩家争相秀肌肉,唯独少了酷派的身影。当然,酷派也没闲着,联合腾讯云搞了件大事情。

原来,4月18日,酷派宣布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成立下一代操作系统联合实验室,共同推进底层技术研发,探索下一代操作系统,持续助力数字经济发展。明眼人都看得出,在手机硬件同质化的大背景下,酷派联手腾讯云探索下一代操作系统,意在把软件创新打造成自身优势或卖点,与荣米OV形成差异化竞争。

在我看来,酷派提前布局未来的出发点是好的,值得肯定,但有一点需要正视:姑且不讨论酷派探索下一代操作系统能否成功,即便能成功,也并非朝夕之功。这意味着,酷派此举充其量只能算是个长期的期待,短期内注定无法成气候,对其整体竞争力的提升帮助并不大。

但现实很残酷,手机行业不进则退,不会等到酷派壮大后才开始竞争,相反竞争一直存在,且愈演愈烈。对于酷派这种小厂来说,在手机市场进入存量时代后,随着时间推移,它的生存环境将日益恶化。说白了,酷派苦日子仍将继续,完全看不到半点好转的迹象。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酷派不仅推出的新品较少,远低于荣米OV,而且每款新品销量都十分惨淡,大卖成为一种奢侈。去年,酷派仅推出COOL 20、COOL 20 Pro两款产品,与荣米OV动辄发布十余款新品相差甚远。同时,酷派两款新品销量都十分低迷,去年仅卖出12.63万台,甚至比不上荣米OV单款新品的首销成绩。

前者上市半年多,在京东平台只斩获1万多个评价;后者市场表现更加一言难尽,发布近5个月,在京东平台只斩获少得可怜的500多个评价。考虑到COOL 20 Pro是在去年12月初才发布,且上市后基本不受用户待见,因此,去年酷派主要靠COOL 20这一款产品打天下,而其同样“卖不动”,整体业绩自然乏善可陈。

财报显示,2021年酷派营收为6.654亿港元,同比下降18.03%,亏损5.72亿港元,同比扩大45.34%。不难看出,酷派要销量没销量,要利润没利润,日子非常不好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作为手机圈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小米去年营收高达3283亿元,同比增长33.5%,是酷派的585倍,净利润为220亿元,同比增长69.5%,同样远超酷派。

显然,酷派与身处手机市场第一梯队的小米存在巨大差距,差距大到几乎追不上,即便花再多时间恐怕也无济于事。不过,酷派仍十分渴望跻身第一梯队,去年10月,酷派董事长陈家俊放出豪言,“现在市场机会很大,我们的目标是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

不得不说,别看酷派存在感低,但挡不住它野心勃勃,而外界普遍持悲观态度。要知道,所谓的第一梯队,指的是排名靠前的五个玩家,即荣米OV+苹果,酷派想要重返第一梯队,最起码得做到销量与荣米OV+苹果相当,或者稍微落后于它们,但差距不是很大。因此,摆在酷派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销量迎来高速增长,不断迎头赶上,要么指望荣米OV+苹果犯错,销量一落千丈。

事实上,无论哪条路都不好走,实现难度极高。陈家俊立Flag已有半年,过去半年,酷派仅发布COOL 20 Pro一款产品,销量上不去是不争的事实,实现高速增长不太现实。而指望行业巨头犯错,导致销量急剧下滑,那更加不可能,因为它们都是成熟、老道的企业,或许不可避免犯小错,但犯大错的概率微乎其微。

因此,别说酷派3年内无法兑现陈家俊的Flag,即便给其6年甚至更长时间,也几乎不可能重返第一梯队。当然,如果陈家俊有意强行重新定义“第一梯队”,给自己找台阶下,那就另当别论。换言之,正常情况下,酷派在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基本没戏、难如登天。

或许你会问,为何我如此笃定?根本原因是酷派综合实力决定的,实力支撑不起它的野心。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占据一席之地,酷派在新团队、新资本、新战略三个方面做足准备,具体来看:

新团队方面,酷派从小米一口气挖来秦涛、胡行、李宇靖和司马云瑞四人,秦涛担任高级副总裁,其余三人担任副总裁,他们拥有丰富的手机行业操盘和产品打造经验,对行业趋势和用户需求保持深刻洞察。

新资本方面,从2020年底开始,酷派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超过21亿港元,包括2021年10月签署8.33亿港元股份认购协议,由国际知名投资机构SIG领投,陈家俊旗下宏晖投资等跟投。

新战略方面,酷派将从渠道、供应链和系统创新三方面着手。渠道从业内常见的分销渠道模式改为数字化渠道管理模式;供应链优先采用国产元器件,目前已实现80-90%元器件国产化;系统创新则是打造引领下一代操作系统,“过去大概六个月,我们的Linux kernel核心分支代码贡献已跻身中国手机品牌TOP2。”秦涛曾表示。

由此可见,陈家俊治下的酷派有钱有人,发力方向也已明确,与过去过苦日子的自己相比,确实有较大进步,但放在手机行业来看,酷派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优势”并不明显,根本不足以助力其攻城略地。

所谓的新团队,秦涛、胡行、李宇靖和司马云瑞都是小米中层,到了酷派当高管,从侧面说明酷派不如小米,而小米高管仍活跃在一线,他们将与曾经的领导较量,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同时,OV、荣耀也已建立完善的人才梯队,高层、中层人才一应俱全。

所谓的新资本,手握超过21亿港元的酷派的确比过去资金实力更为雄厚,但放在手机行业并不起眼,荣米OV都不差钱。以小米为例,小米光造车就投入100亿元,而手机作为它的主业,自然能享受到更多资金加持。其实,对于手机这门高投入的生意来说,21亿港元真心并不算多,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

所谓的新战略,在渠道建设上,酷派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先从乡镇市场发力再逐步覆盖到城市,截至2021年底,酷派已在全国建立超过3200家授权服务站。酷派以为布局乡镇市场就能避开OV的锋芒?实在是天真,它们在全国各级市场均建立约20万个网点,小米线下门店超过1万家,荣耀也正加速向乡镇市场渗透。

供应链方面,讲真,用户并不关心元器件是国产的还是外国货,只关心元器件带来的产品卖点和由此衍生的性价比。遗憾的是,COOL 20、COOL 20 Pro的产品卖点对用户吸引力并不大,且不具备性价比优势。当然,有一说一,酷派坚持采用国产元器件,有助于推动手机产业链的发展和稳定,是行业所关心的,却不是用户真正在意的,无法让用户满意,堆砌再多国产元器件也是白搭。

至于系统创新,在众多第三方定制操作系统中,酷派自家的CoolOS鲜少被外界提起,知名度欠佳,用户口碑也并未建立起来。我很好奇,酷派连这一代操作系统都做不好,CoolOS没有达到行业一流水准,凭什么做好下一代操作系统?难不成与腾讯云合作就万事大吉?

在我看来,基于安卓进行二次开发的操作系统,哪怕加入万物互联元素,也算不上是下一代操作系统,只有华为鸿蒙这种完全另起炉灶的操作系统,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下一代操作系统。目前,我暂不清楚酷派如何定义下一代操作系统,但恕我直言,相比酷派,我更看好华为引领下一代操作系统。

种种迹象表明,酷派只做到强于过去的自己,但与无比强大的荣米OV相比,几乎没有优势和胜算可言。远的不说,就拿眼前来说,今年即将过去1/3,酷派一款新机都没发布,荣米OV已发布N款新机,打造不少爆款,单这一点,酷派拿什么与荣米OV来拼?

事实上,不光我,就连陈家俊的朋友也不看好酷派的前景。要知道,手机行业投入高、竞争激烈、供应链复杂,且早已是存量市场,每一项对酷派这样的新玩家都是噩梦。很多身边朋友都对陈家俊说“就等着投入的钱打水漂吧”,“没有一个人觉得能做成”。确实,酷派重回一线困难重重,希望极其渺茫。

我认为,与腾讯云合作救不了落寞的酷派,与其着眼于长远的下一代操作系统,不如活在当下,先打造一个爆款来证明自己,一步步稳扎稳打。做机不易,酷派且行且珍惜!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酷派想改命
酷派归来,已非王者
酷派想要在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有些困难
意欲杀回手机市场,酷派不是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