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向腾讯“宣战”

为什么网易选择在这个时候让争端升级?

文|斑马消费 任建新

近期,网易密集向腾讯出招,先是指责《王者荣耀》宣传物料抄袭,后来网易云音乐实名举报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并称已提起诉讼。

舆论组合拳背后,是积忿已久的网易,携商业道德和监管政策,向正处于业绩低迷期的腾讯,发起宣战。

网易的各大业务条线能否追赶腾讯系?“千年老二”能否突破自我?

明争

平淡许久的互联网行业,爆出了新“瓜”。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起诉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的声明》,开篇便写下:国内在线音乐因不正当竞争而寸草不生。

其实,这个说法,一点也不夸张。

艾媒咨询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中国在线音乐APP月活用户前八名分别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咪咕音乐、小米音乐、音悦台、虾米音乐。

其中,虾米已经关停,音悦台疑似倒闭;小米音乐和咪咕音乐分别背靠小米和中国移动;行业前三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同属腾讯音乐娱乐(TME)旗下。

网易控股的云音乐(09899.HK),背后还站立着百度和阿里巴巴两大战略股东,所以,它也被看作是对抗腾讯音乐的最后堡垒。

网易云音乐曾是现象级产品,标志性的黑胶唱片播放页,“网抑云”出圈,社交功能突出,以“云村”来吸纳大批年轻用户。

但是,产品做得再好,作为一款播放器,没有音乐版权,“在这里听不了周杰伦”,还是让大部分用户爱不起来。

2016年,首倡“独家版权模式”的中国音乐集团和QQ音乐合并组成腾讯音乐娱乐,该公司在接下来的几年,把这种模式发挥到极致,借此大规模抢占市场份额。

监管的介入,让这种局面开始破冰。2021年7月,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控股(00700.HK)收购中国音乐集团作出行政处罚,要求解除与上游版权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

但是在实操层面,版权的割裂局势,改观并没有太明显。比如说,现在的网易云音乐,周杰伦的很多专辑,还是听不了。

网易云音乐在声明中指出了腾讯音乐的各种问题,包括“恶意侵犯著作权,并涉嫌对抗整改”、抄袭等。

当日下午,腾讯音乐娱乐品牌公关负责人陈默在朋友圈表示,不会加入打嘴仗的行列,相关证据早已留存,诉讼也已陆续发起。

该事件并非网易云音乐的单一行动。就在一周前的4月21日,网易-S(09999.HK)旗下手游《时空中的绘旅人》在官方微博发文,称《王者荣耀》的宣传物料涉嫌抄袭自己在2021年6月发布的一张海报。腾讯给出的回应,也如出一辙。

暗斗

腾讯、网易作为互联网巨头,全球游戏行业的老大和老二,此前虽然在各个层面竞争不断,偶尔也打打嘴仗,但基本都处于你争我抢的“暗斗”,从未真正大动干戈。

1997年,丁磊创立网易,以门户和邮箱为业务核心,2000年到纳斯达克敲钟。

随即,互联网泡沫破灭,急需新故事的网易2001年初进军网游,当年12月推出MMORPG大作《大话西游》。首作一炮打响,公司陆续推出《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Online》等。

那时候,差不多同一时间创立的QQ,用户量飙升,正在寻找变现模式的腾讯,发现了游戏这一财富密码,于2003年上线腾讯游戏大厅,以休闲小游戏破局。

早期,腾讯网易的崛起秘诀差不多,将游戏作为流量的变现出口。不过,因为QQ流量更大,且网易的邮箱和门户转化不够直接,腾讯游戏后来居上,差距逐渐拉大。

如果说腾讯网易的游戏竞争,第一阶段的主体是流量,那么,当手游时代到来,第二阶段的竞争主体则变成了产品。

网易游戏的产品力一直是优势,《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系列至今都是公司的摇钱树。但是,网易在中重度游戏上的优势,被腾讯在移动端的布局抵消,《王者荣耀》来了。

网易游戏追赶腾讯游戏的第三次窗口期,出现在最近几年。版号限制、用户增量下滑等原因,让中国游戏厂商们走上了出海之路。网易布局较早,《阴阳师》等作品在海外市场大获成功。这时,腾讯举起了资本大棒,在海外市场连续开启超级大并购,将Supercell、Sumo等知名游戏公司收入麾下,产品层面的领先被瞬间抹平。

2021年,网易游戏在海外市场取得455亿收入,相当于0.7个网易游戏。

第三阶段,腾讯游戏赢在了资本上,以降维打击的形式,将网易游戏远远甩在身后。

2009年,腾讯控股首次披露游戏业务规模,当年收入53.85亿元,而网易游戏为34亿元,对比不到1.6倍。

不过,双方的差距快速拉大。2014年腾讯登顶全球游戏老大这一年,比率变成了4.6。

之后虽然网易游戏努力追赶,也终究未能改变大局。2021年,腾讯游戏收入1743亿元,而网易游戏为628亿元,对比为2.8。

更为关键的是,网易游戏业务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1.69%,可以说只有游戏,而腾讯游戏的占比仅为31.12%,除了游戏,还有社交、金融、内容、云等等。

反抗

为什么网易选择在这个时候让争端升级?常年被压制,亟待破局,网易终于看到了机会。

游戏业务上,网易不仅要应对腾讯在产品、用户和生态上的全方位压制,还要应对其他游戏小巨头们的追赶。这其中,Bilibili(09626.HK)、世纪华通、祖龙娱乐(09990.HK)、掌趣科技等多位实力选手,正是腾讯系一员。

中国游戏市场的大致构成为,腾讯独占50%的市场份额,网易20%。另外,还有合作伙伴通过腾讯发行的游戏,也占据了大约20%。

2021年腾讯游戏在年度发布会上公布了41款新品游戏,其中21款为旗下工作室自研,另外20款来自合作伙伴;而网易游戏公布了31款新品,很能说明上述行业格局。

在腾讯音乐娱乐的压制下,2021年网易云音乐的月活为1.826亿,较上年的1.805亿,仅增加了210万,已经进入增长瓶颈期。

网易的第三大业务,做教育硬件的网易有道,竞争对手中的猎豹和搜狗,也都是腾讯系。

前几年丁磊本想在电商业务上发力,倾全集团之力扶持严选和考拉,1年烧掉过百亿,本想打造新的增长点,打破这种处处被针对的局面。最后的结果却是剥离考拉、改革严选止损。

既生腾讯,何生网易?

追赶进入第三阶段的尾声,网易如果还不能有所突破,到下一个以5G、AI、元宇宙为主导的技术竞争时代,已经处处占据优势地位的腾讯,或将进一步拉开与网易的距离。

当下,网易发力的时间窗口到来了。一方面,腾讯正在经历少有的业绩低迷阶段,连续两个季度净利润下滑,去年的实际业绩增速(剔除出售京东股权的影响)为十年来最低;另一方面,互联网监管对超级巨头腾讯控股施加了更多的压力。

于是,网易以“相对弱者”的身份,携商业道德和监管政策,首先在舆论上向腾讯挥出重拳。

但是,从腾讯恰到好处的回应来看,网易的组合拳,似乎是打到了棉花上。

接下来的好戏,应该是丁磊带领网易在各大业务层面的全面反击。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腾讯网易业绩全面PK,万亿巨头集火4个赛道,整套打法变了?
网易游戏:全球老二的野心与不甘
游戏拯救腾讯和网易,谁来拯救游戏?
网易三季报解读:游戏基本盘受阻,新业务无法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