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喝不下”澜沧古茶?

A股撤退一年,澜沧古茶转战港股,3000亿茶叶市场养不出上市企业?

文|摩根频道

近期,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向证监会递交了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的审批材料,如果审核能够及时通过,澜沧古茶或许将在5月份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击茶叶第一股的名号。

只不过对这个称呼感兴趣的并非澜沧古茶一家茶企,而且虽然中国茶叶历史悠久,但是至今为止,却仍然没有一家传统意义上的茶企成功上市。

曾经在A股尝试过冲击IPO的澜沧古茶,能否一雪前耻,顺带着打破茶企难上市的魔咒?

一、经销商干涉澜沧古茶独立性,“异常”毛利率远超行业平均值?

结合此前谋求上市的经历,澜沧古茶想要在港交所有所收获,或许要比想象中更困难。

此前,澜沧古茶于2020年6月份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到了2021年6月2日,即将在第二天接受上市审议的澜沧古茶,却突然宣布申请撤回申报材料。

对此,澜沧古茶回应称,之所以选择撤回申请,是因为疫情原因导致了负责上会审核的员工被封闭管理,无法参加6月3日召开的发审委会议。但是这样的解释并不能完全打消各方面的疑惑,毕竟深交所曾要求澜沧古茶对经营活动中存在的部分问题进行回应,但直到撤回上市申请,澜沧古茶对于一些问题仍没有给出准确的说明。

这也导致了澜沧古茶从A股匆匆撤退后,留下了不少的历史遗留问题。其中质疑声相对较高的,大概主要是以下两个方面——

1、经销商对公司经营活动的参与过多。

对于拟IPO的企业而言,能否保持足够的经营独立性,向来都是监管部门在审核过程中较为重视的环节。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经销商和企业本身,应该都是彼此独立的公司个体,二者之间更多是合作关系而不是隶属关系。

但是在澜沧古茶申请A股上市之前,与其产生合作的部分经销商,却大都对外宣称是澜沧古茶的办事处,或者是某区域营销中心。导致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或许是由于公司成立的早期阶段中,在缺乏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澜沧古茶采用了授权经销商开设专营店的策略。

考虑到澜沧古茶实际控制人之一的王娟,也曾经是澜沧古茶的经销商,倒是也能够理解澜沧古茶在特殊时期所采用的经营模式。

只是澜沧古茶还参股了由经销商发起的普洱茶小镇项目,为此也在上市审核阶段被深交所问询。但是直到撤回申报材料,澜沧古茶都没有对这一问题有所解释。

2、采购成本与市场价格有差异,毛利率高于行业。

根据澜沧古茶在2020年递交的招股书,从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主要的原材料毛茶,每公斤采购价格分别为108.06元、137.58元、157.58元、144.96元,基本维持在200元以下。

然而根据记者对澜沧古茶供应商的调查,古树毛茶的采购价格区间在600元至1000元左右。对此澜沧古茶解释为,由于各产地的茶叶价格并不相同,价位不同的各档次茶叶统计到一起,进而导致了平均值有所下降。

或许是受到采购成本的影响,澜沧古茶的毛利率普遍高于同类企业。根据招股书信息,2020年1-6月,澜沧古茶的毛利率高达73.89%,远超行业平均值62.05%。而且从2017年开始,澜沧古茶的毛利率普遍超出行业平均值10%以上。

除了这两个疑问外,公司增资入股、管理层与证券机构有所关联、官司缠身等问题,在从A股撤退后都还没有得到彻底地解决。而且根据天眼查可以发现,在2022年3月8日,澜沧古茶变更了经营范围,在茶类相关业务的基础上,增添了食品、医疗、化妆品等品类的生产经营活动,也不知下一阶段是否会考虑转型。

如今时隔一年重启上市,仍然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澜沧古茶,很可能要落后于众多竞争对手。

二、茶叶市场格局混乱,年轻消费群体或成破局关键

和澜沧古茶同一时期开启IPO的茶企,还有中国茶叶和八马茶业。

中国茶叶有央企间接参股的先天优势,虽然始终保持稳健,但目前仍在接受证监会的问询。而经历较为复杂的八马茶业,2018年4月终止新三板挂牌之后就转战深交所创业板,只是于2021年10月完成首轮问询后中止上市,直到2022年4月份前后才恢复上市审核并更新了招股书。

除了这两家同样有希望成为“茶叶第一股”的企业之外,杭州龙井茶业、福建安溪铁观音、四川竹叶青茶业、信阳毛尖集团等知名茶企都有过A股IPO受挫的经历。未必没有像澜沧古茶一样,绕道港股寻求上市的打算。

而之所以在行业宽度超过3000亿市场规模的茶叶市场中,至今都没能走出一家上市企业,或许还是基于以下两个层面的因素,导致茶企很难摆脱行业大环境的限制。

1、国内茶叶市场,饱受“小、乱、散”的困扰。

所谓的小、乱、散,大概可以理解为规模小、秩序乱、品牌散。

作为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可以同时生产六大茶类的产地,我国有着全球最大的茶叶生产和消费市场。但是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由于品类、产地、配方等历史差异,国内茶企广阔分散于全国各地,并且以中小企业和私企为主,很难进行大范围的资源统一整合。

这也导致了茶叶生产链规模很难进行扩展。同时,由于没有统一的茶叶种植、生产、加工链条,各地区的生茶收购都较为混乱。

直到如今,部分茶叶生产地,还保留着等待茶贩子到茶田、村镇等区域收茶,再出售给茶厂的供应关系。如此一来也就很难保证价格稳定,监管部门对收购价的涨跌也很难起到积极作用。

而众多小茶厂的零散部分,也造就了大量的同类型茶叶品牌。不仅在销售过程中很难维持品控质量,消费者面对大体量的同类型零散品牌,也很难形成有效的黏性。

2、传统茶叶产品很难收获年轻消费群体。

现如今,基于健康、养生的诉求,年轻消费群体对茶饮消费的兴趣正在与日俱增。但是年轻人喝茶,更多会选择奶茶、果茶、冷泡茶等新式茶饮产品,对于传统的茶叶饮用方式缺乏足够的兴趣。

从根本上而言,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Z世代年轻人,对茶文化和茶生活的看法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进而推动着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等新式茶饮品牌持续涌现。各大茶企虽然也有参与到新式茶饮的供应链之中,但大都缺少针对年轻群体的茶饮产品。

尽管从文化传承角度,传统饮茶方式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为了寻求上市,想要获得投资者的信任,如何把握正在成为主流消费群体的年轻人,将会是各大茶企所无法忽视的环节所在。

综合来看,澜沧古茶以及众多同类型茶企,想要打破茶企难上市的魔咒,需要做的或许还有很多吧。

参考资料:

《澜沧古茶拟港股IPO 品牌茶企借资本运作加快全国扩张》——证券日报

《澜沧古茶转谋港股IPO!中国茶品牌僵局能否打破?》——易昇证券

《年轻人花式喝茶,将如何影响茶行业?》——NBS新品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老板电器:坏账与乌龙齐飞,主业难保新增长
通达创智业绩新高背后隐忧:大客户集中,过度依赖海外市场
中芯国际2022年Q1营收118.5亿元同比增62.6%,净利润28.4亿元同比增175.5%
慧智微资产激增六倍冲击科创板,三年亏损近5亿毛利率远低于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