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股份:华为加持,难改低端基因

依托华为,小康股份打造独立汽车品牌,实现高端化,这无疑是最现实的选择。 

文|蓝莓财经

余承东说:“华为一定能帮助那些和他们紧密合作的车厂,先做成中国第一,再做成世界第一。”各大车厂无不闻风丧胆,各小车厂却貌似看到一线生机。 

华为加持,对小康股价的影响,远大于市场对小康自身的认可。自2021年4月起步,小康股价一路从23.64元飙升至2021年6月的85.83元,但随后一路跌落,实现价值回归。 

独立汽车厂商小康股份,因此被称为“华为概念股”。小康股份背靠大树好乘凉,自然也要考虑万一大树不让靠。 

华为不造车,官方给出的依据是:华为目前不具备造车实力,以及对华为ICT业务在德商业利益考量。 

然而,华为屡屡在造车边缘试探,在自动驾驶、三电技术、智能座舱方面掌握了较为关键的技术。目前,华为的客户包括北汽蓝谷子品牌、长安汽车子品牌阿维塔和广汽集团子品牌埃安。 

与以上三者不同的是,华为与小康股份的合作模式是华为智选模式,华为提供销售渠道,在产品开发中也有着更高的话语权。 

是推广鸿蒙系统,打造自己的生态圈,成为“新能源车领域的高通”,还是亲自下场,对华为可能只是左右手的选择问题。 

01 小康的选择

小康股份在公告中指出,虽然2021年赛力斯新能源汽车销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但销售尚处于爬坡阶段,固定资产、无形资产摊销增大,研发投入、人工成本、营销渠道建设费用的持续增加,导致该业务板块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14亿元。 

从2020年开始,转型新能源,打造赛力斯品牌的小康股份开始由盈转亏,亏损超17亿元。新能源的前景与烧钱能力成正比,小康股份的新能源汽车业务近三年分别亏损了9.4亿元、12亿元、14亿元,亏损累计高达35.4亿元。 

新能源汽车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和全新的使用体验,这给缺少差异化的汽车存量市场带来了新的机遇。

与此同时,传统燃油车消费均呈现快速下滑趋势,尤其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和缺“芯”之困,令主机厂优先供给更具前景的新能源车型,进一步加大了传统燃油车市场压力。 

小康股份立志转型新能源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财报数据显示,  2021全年,小康股份实现营收167.18亿元,同比增长16.89%,而营业成本为160.88亿元,同比增长17.86%,营业成本增速高于营收增速。 

具体来看,汽车产品的营业收入为144.2亿元,同比增长18.13%,营业成本为141.1亿元,同比增长18.19%。汽车零部件产品的营业收入为9.07亿元,同比增长128.36%,营业成本为8.1亿元,同比增长168.08%,营收增速均不及营业成本的增速。 

2021年,小康股份的销售毛利率为3.77%,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79个百分点。其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为3.02%,同比减少0.71个百分点。 

在小康股份定增交流会上,小康股份方表示,如果月销量完成爬坡,成功破万以后,单车毛利率应该能够达到“蔚小理”的水平,大概在15%以上。 

靠打造新能源爆款车型,实现生产上的规模效应,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毛利率,这是小康股份的选择。靠新能源上的收益,补贴燃油车的损失,最终实现在新能源赛道上的成功。 

02 摆脱低端基因

2022年1月7日,已卸任集团董事长、退居幕后的张兴海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强调:“小康不是代工厂,也不做代工厂”。但若没有华为,赛力斯很难摆脱母公司低端形象的“基因”,越入主流汽车市场视野。 

对小康股份而言,华为背书的重要意义不言自明。 

根据小康股份1月7日投资者关系活动上发布的内容,小康股份负责研发、制造、交付、服务以及创造全生命周期的用户体验;华为深度参与产品定义、品控和渠道销售。 

华创证券研报曾指出, 传统车企更偏向于ToB制造业,ToC服务依赖经销商落地,在用户运营思维上与新势力、互联网企业差异大。当特斯拉、新势力通过直营模式构建壁垒时,传统车企却需要权衡直营与经销体系的利弊。

通过与华为的合作,借用华为在主流商圈核心地段的门店,进入华为的渠道销售,这大大减少了小康股份在销售费用上的投入。更重要的是,华为所提供的品牌背书,使得问界车型的高端化成为可能。 

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大都瞄准高端市场,以图通过差异化竞争谋求更高利润,更背负着上一代人的豪车品牌梦想。 

在研发投入上,在2019年的时候,马斯克公开称,过去10年,特斯拉在研发上的支出约为200亿美元,这几乎是其它传统车企所没有的投入。新势力蔚小理:蔚来2021年研发支出45.9亿元;2021年的理想汽车的研发费用为32.9亿元;小鹏41.1亿元。 

庞大的研发投入,是支撑新势力们在希望藉此能有姓名,电动化削弱了旧势力的优势,智能化增强了新势力的优势。 小康股份作为生产传统微型车和经济型用车的车商,改变用户心智,受益与华为的研发至支持,借助华为是必然选择。 

03 传统车企围攻新势力

2022年4月13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在企业伙伴大会上称,中国市场有85个燃油汽车品牌,其中9个品牌年销量在1000台以下,一批品牌已经消亡。 

数据显示,2022年4月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04.2万辆,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4.0%,4月零售同比与环比增速均处于当月历史最低值。 

与此同时, 新能源车销量一路飙升,增速远超存量市场的燃油车。传统汽车转型,迫在眉睫。

后起之秀如埃安、小康等都想要踩着新势力上位,转型的传统车企都把新势力们当做第一个目标。 

疫情之下,叠加芯片短缺,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蔚小理”4月交付量环比大跌40%—60%。 

4月新能源汽车交付数据显示,小鹏汽车交付9002辆汽车,今年前四个月的总交付量达到43563辆;蔚来4月交付量为5074辆;2022年至今交付量为30842辆。理想汽车2022年4月交付4167辆理想ONE,今年前四个月的总交付量达到35883辆。 

4月29日晚,小康股份发布2021年度业绩报告。去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67.18亿元,同比增长16.89%,年度研发投入达19.49亿元,占营收11.66%,这是小康股份去年4月以来宣布跟华为合作之后的首份年度成绩单。2022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达1.42万辆,同比增长207.43%。 

4月,长安汽车自主新能源车型批售量达10623辆,同比增长129.9%。今年1—4月销量达52967辆,同比增196.6%。 

传统汽车产生厂商研发能力的不足,在同新势力的竞争中并不被看好,与巨头合作成为一种选择。吉利极氪引入了英特尔、宁德时代等战略。4月15日,岚图汽车也宣布与百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汽车智能化展开合作。 

然而,将核心技术交与他人,汽车厂商也就成为代工厂,这对企业无疑是灭顶之灾。 

与华为的深度绑定,对小康股份自然有利有弊。 

华为可以是一棵可以背靠的大树,尽管好乘凉,但也不能一直赖着不走。依托华为,小康股份打造独立汽车品牌,实现高端化,这无疑是最现实的选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