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会业绩承压不及预期,一季度营收利润双双同比下滑

随着电商领域的马太效应日趋显著,垂直电商受到头部综合电商平台的挤压也越来越严重。

文|氢财经 王元石

近日,唯品会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

虽然已经连续38个季度实现盈利,但此次唯品会却遭遇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同比下滑,其他不少业绩指标表现也难尽人意。

截至5月20日美股收盘,唯品会二级市场股价仅为8.64美元/股。要知道,唯品会在初上市时期,股价一度逾百美元。而近一年时间,唯品会股价从去年3月的46美元/股一路震荡下跌,股价缩水八成,市值蒸发超1600亿元。

不难看出,在几大综合电上巨头的笼罩下,唯品会眼下面临的形势正越来越严峻。

业绩不及预期

5月19日晚间,唯品会公布了今年一季度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唯品会一季度总净营收为252.45亿元人民币,低于分析师预测的258.1亿元,同比下滑11.13%;归属于唯品会股东的净利润10.96亿元,较去年的15.48亿元下滑29.06%;一季度GMV总额为426亿元,同比也下滑了7.6%。

新冠疫情和消费疲软是业绩下滑的主要外部原因,正如唯品会财报中所提及,“第一季度消费者对非必需消费品的需求疲软,疫情也对仓储和物流网络等供应链体系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唯品会活跃用户数、总订单量也出现同比下滑。2022年第一季度,唯品会的活跃用户数量为4220万,2021年同期为4580万;2022年第一季度的总订单量1.66亿,而2021年第一季度为1.76亿。

这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活跃用户数和成交量的降低,和唯品会受大环境影响适度收缩以及经营策略变得谨慎有关。

数据显示,唯品会一季度整体运营开支为39亿元,同比下滑11%。其中,主要缩减的是营销费用,同比减少41.3%。营销费用占净营收的比例,也从去年一季度的4.6%,降至今年同期的3.0%。

唯品会在财报中称,这主要是因为“更加谨慎的营销策略”,采取了更严格的成本和费用管理措施。唯品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亚也在电话会议上表示,“疫情期间我们控制了一些没必要的投放”。

未来业绩展望上,唯品会预估,2022年第二季度总净营收将在222亿元至237亿元之间,同比下滑约25%至20%。

“疫情影响了供应链以及订单的履约问题,也影响了消费者的信心,5、6月份以及今年下半年整体的形势不会特别乐观。”沈亚说。

流量和资本扶持

稳定支撑唯品会业绩的,是一个忠诚度很高的高粘性、高价值用户群体。

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唯品会超V活跃用户数同比增37%,对一季度线上净GMV贡献占比达38%。

唯品会称,超V用户具有高复购率、高购买力、高留存率等特点,因此唯品会特别注重这部分用户的拉新和留存,一直在努力提升核心用户保有度。

据悉,超级VIP可以享受诸多会员权益与增值服务,如精选品牌最高折上9.5折、购买自营商品无限次免邮等。今年以来,为拉动高价值用户规模增长,唯品会还针对超级VIP提供更多限时优惠权益。

众所周知,用户和流量是电商平台的根本。唯品会当前还能维持相对稳定的活跃用户和超V用户,背后离不开股东腾讯给予的支持。

常年占据微信的“九宫格”流量入口,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唯品会的流量焦渴,但尽管如此,自去年一季度后,唯品会的季度活跃用户数的同比增幅已连续多月下滑,近两个季度,甚至还出现了负向走势。除了活跃用户数以外,订单数量和GMV的同比增幅,也都出现一定程度上的下降。

此外,唯品会背后的资本实力,也颇为雄厚,这使其在当下并未承担过多的现金压力。

据高瓴资本旗下专注于海外二级市场的基金管理公司HHLR Advisors公布的最新持仓数据,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高瓴HHLR对唯品会的持仓市值接近2亿美元,较上一个季度已增长了165%。按持仓市值计算,截至一季度末,唯品会跻身高瓴HHLR前十大重仓股。

根据财报,截至2021年3月31日,唯品会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143亿元,短期投资50亿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十二个月的自由现金流为26亿元。

继去年5亿美元回购计划之后,今年3月31日,唯品会再次宣布,将在未来24个月内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或A类普通股,预计使用现有现金余额为回购提供资金。

遭受综合电商挤压

唯品会的模式究竟能不能长久,是这些年外界争论的焦点话题。

作为一家垂直电商平台,特卖是它独特的标签。创立之初,唯品会将服装作为核心品类,凭借精选品牌+超低折扣+限时抢购的特卖模式,成功成为垂直电商赛道的佼佼者,仅用不到4年的时间就成功在美股上市。

然而,随着电商领域的马太效应日趋显著,垂直电商受到头部综合电商平台的挤压也越来越严重。

刘强东2013年在接受采访时判断,“以自主品牌为主的平台有大量机会,但是以零售平台为主的垂直电商注定是没有机会的。不管传统零售行业还是互联网细分行业,发展到最后也就三到五家,而现在是几千家,所以我觉得99%的电商会死掉,这句话我仍然还是保留。”

情况也大抵朝着这个方向在发展,曾冠绝垂直电商领域的几大平台,如今的境况都颇为惨淡,蘑菇街大大规模裁员、聚美优品早已退市、寺库启动私有化要约、云集股价下滑至近1美元。

去年,淘宝、京东和拼多多三个综合电商巨头的GMV,都是万亿级别以上,直播电商平台抖音和快手也后来居上,GMV在7000亿上下,而反观唯品会的GMV,只有1915亿元。

在看到其他电商平台强势涉足特卖生意时,唯品会也尝试了向综合电商平台转型。2013年,唯品会选择“all in”,拓展3C、母婴、家居等多品类,但始终难见太大成效,最终不得不于2018年重回特卖赛道。

当前,唯品会虽然也仍在拓展非服装品类供应,但经历了此前的挫败,其向综合电商平台转型的野心已所剩无几。在电话会上,当被问及品类拓展是战略变化还是短暂时,唯品会回应,“我们不需要太多SKU,要确保常用SKU具有特色。”

在国内消费相对疲软、线上零售市场承压的宏观环境下,唯品会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更加显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