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亿拿下神力股份,矿业大佬姚雄杰700亿“盛屯系”扩容

“风口上的猪”还能飞多久?

文 | 野马财经 梁春富

编辑丨蔡真

停牌5个交易日后,电机生产服务商神力股份(603819.SH)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6月7日,神力股份披露易主方案,四川昱铭耀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昱铭耀”)将成为公司的新控股股东,姚雄杰成为新实际控制人。

来源:神力股份公告

通过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盛屯集团”),姚雄杰还掌控着盛新锂能(002240.SZ)和盛屯矿业(600711.SH)两家上市公司。拿下神力股份,相当于“盛屯系”的A股版图再扩容。

从布局领域看,姚雄杰麾下的这两家上市公司业务都同新能源有关。神力股份内部人士表示,引进新实控人,是基于对方在新能源领域的资源和优势,希望最大程度加快自身绿色转型,同时也能够补充流动资金。

9.1亿拿下神力股份

神力股份此次控制权变更采取“协议转让+定增认购”两步走。

具体来看,神力股份实际控制人陈忠渭及其一致行动人庞琴英、遂川睿忠与四川昱铭耀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庞琴英、遂川睿忠拟将其持有公司合计1850.63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对应公司股份比例8.50%)以14.07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四川昱铭耀,交易对价约2.6亿元。

同时,四川昱铭耀拟认购神力股份非公开发行的不超过6531.91万股股票,认购总对价不超过6.5亿元。神力股份此次定增募资拟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无疑将极大缓解公司流动性。一季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末,神力股份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14亿元,而公司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6.61亿元。

协议转让及发行认购完成后,四川昱铭耀将合计持有公司8382.52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29.62%,将成为公司的新控股股东。而陈忠渭、遂川睿忠及庞琴英合计持股比例则降为28.39%。两方持股比例相差仅1.23%。

为了进一步巩固新控股股东地位,陈忠渭等还“主动放弃”了其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爱企查显示,四川昱铭耀仅成立4个月,主营业务为新材料技术研发、新材料技术推广服务等。该公司控股股东为盛屯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姚雄杰。

来源:爱企查

“盛屯系”新能源产业又落一子?

四川昱铭耀的控股股东盛屯集团于1993年在深圳市成立,是一个深耕于有色金属及稀有金属采选及新材料环保、金属产业链金融服务等跨行业多元化的控股集团,同时在海内外坐拥大量矿业资源。旗下盛屯矿业、盛新锂能两家上市公司均涉及新能源产业。

1996年,盛屯集团推动旗下企业盛屯矿业于上交所主板上市。盛屯矿业致力于有色金属资源的开发利用,尤其是新能源电池等所需有色金属资源,重点聚焦于钴、镍、锌金属品种,主要业务类型为金属冶炼及深加工业务、有色金属采选业务等。

从财报上看,近年来盛屯矿业的经营模式有极大转变,其正在大幅缩减毛利率极低的金属贸易、金属产业链增值业务,并不断增加铜钴镍产品在公司业务中的占比,逐渐从金属产业链增值服务商往新能源金属供应商转型。为此,盛屯矿业围绕能源金属镍、钴、铜,不断注入优质资产、扩张业务规模,相继投资建设了埃玛矿业的铅锌矿、华金矿业金矿、卡隆威铜钴矿山项目、大理三鑫铜钴矿、恒源鑫茂铅锌矿等矿业资产。

不过,姚雄杰的野心不止于此,为实现锂电新材料、新能源发展战略,盛屯集团于2016年投资控股了威华股份。

2019年,姚雄杰又将盛屯锂业以9.23亿元的价格注入威华股份,并将更名为盛新锂能,由此切入新能源赛道,主要业务变更为锂矿采选、基础锂盐、金属锂和稀土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另有少量林木业务。其中,盛新锂能的稀土业务和林木业务分别于2021年5月、2022年6月完成剥离,专注于锂电新能源材料业务。

在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下,锂、钴、镍这三种稀有金属作为制造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价格飞涨,而姚雄杰通过盛屯矿业和盛新锂能这两家公司,完成了对它们的覆盖。

行业高景气下,这两家上市公司2021年均实现业绩大增。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盛屯矿业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52.4亿元,同比增长15.29%;净利润约为10.31亿元,同比增长1645.62%。

相比之下,盛新锂能业绩涨幅更大。财务数据显示,同期盛新锂能实现营收约为29.34亿元,同比增长63.88%;净利润约为8.51亿元,同比增长3030.29%。

2021年9月13日,两家公司市值之和曾一度冲高至1068亿元。最近几个月,两家公司市值持续回落,截至2022年6月8日,“盛屯系”合计市值约为721亿元。

同时,盛屯集团作为拜腾汽车的老股东,于2020年9月投资参股了拜腾汽车新公司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盛腾汽车”),彼时盛屯集团及关联公司合计持有46.6667%股权。而盛腾汽车工商信息上的董事长周祎,是盛新锂能的董事长。

有市场分析认为,盛腾汽车成立相当于重组进程中的拜腾汽车完成优质资产剥离,并重新启动融资推进拜腾M-Byte的量产研发工作。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姚雄杰完成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游和下游布局。

而此次一旦拿下神力股份之后,姚雄杰的资本版图就又多了一家上市公司。

神力股份主要业务是电机(包括电动机和发电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风电电机领域。“盛屯系”处于新能源产业上游,神力股份则是风电产业上游企业,双方存在一定产业关联度。

另外,神力股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亦有所布局。全资子公司神力小微主要产品有步进电机、伺服电机等,可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发电机,具备成为新能源汽车配件制造商的潜力。

“盛屯系”此前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而神力股份鲜有资本运作,这也使得市场对于神力股份纳入姚雄杰麾下后的走向产生猜想。

对此,神力股份方面向《北京商报》表示,盛屯集团深耕新能源行业多年,与公司的发展方向相契合,此次通过协议转让+定增认购的方式,盛屯集团将会获取公司的控制权。相信在盛屯集团的带领下,神力股份将会打响绿色低碳产业新赛道。在后续发展中,公司也将深化与盛屯集团的合作,加快推动新能源产业转型升级。

至于后续盛屯集团是否有往神力股份注入资产的打算,神力股份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福建矿业大佬姚雄杰

神力股份的新实控人姚雄杰并不为资本市场所陌生,其一手打造了“盛屯系”,通过盛屯集团,手握盛屯矿业、盛新锂能两家A股上市公司。2021年,他还凭借185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380名。

潮汕闽南之地,盛产富豪。姚雄杰正是福建龙岩人,生于1972年,一家三兄妹都在商海沉浮。

上世纪80年代,福建青年姚彬捷(哥哥)、姚雄杰和姚娟英(姐姐)兄妹三人到深圳创业。初到深圳的姚雄杰曾在深圳国贸中心摄影器材公司任职,其后于1993年创立了深圳雄震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后来的盛屯集团。

1998年,姚雄杰通过雄震投资公司受让了中国宝安集团持有的龙舟股份(盛屯矿业前身)39.76%的股权,一举成为了龙舟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并改名为厦门雄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雄震集团”)。彼时,年仅26岁的姚雄杰就拥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但他的“第一桶金”至今是个谜。

最初,雄震集团的主营业务为电热水器、防盗门、彩票机等。“网易财经”曾报道,2004年,姚雄杰为销售雄震生产的彩票机,向福建体彩部门有关负责人行贿约200万元。当年年底时,此事被告发,姚本人及受贿人被拘。姚雄杰被拘后,其胞兄姚彬捷短暂接管过雄震集团。

姚雄杰再度出山后,立刻将公司业务方向调整为矿产开发,2008年更名为厦门雄震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7月再度更名为“盛屯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即如今的盛屯矿业。

在此期间,姚雄杰得到了福建龙岩另一家矿业巨头紫金矿业(601899.SH)的“帮助”,后者董事长陈景河与姚雄杰是同乡。工商资料显示,曾有多名“紫金系”高管在盛屯矿业任职:2011年,原紫金矿业集团地质勘查院院长苏建平加入盛屯矿业担任副总经理,与此同时,盛屯矿业宣布筹建公司地质矿产勘查院;紫金矿业控股子公司巴彦淖尔紫金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前总工金鑫,2017年起加入“盛屯系”公司,2020年8月至今任盛屯矿业副总裁;原紫金矿业证券部科员卢乐乐,2018年至今任盛屯矿业证券部事务代表、职工监事。

和紫金矿业近几年产业布局类似,“盛屯系”进军矿业领域靠的是不断并购。从2007年至2022年,从雄震集团到盛屯矿业,经历了不下30次并购事项,相继买下了三富矿业、鑫盛矿业、银鑫矿业、埃玛矿业、风驰矿业、四环锌锗、科力鑫新材料等国内矿业资源及矿业公司。海外布局上,盛屯目前还在刚果(金)开采卡隆威矿山,与“世界镍王”青山控股在印尼合资设立印尼友山镍业有限公司等。

“盛屯系”的另一家A股公司盛新锂能也是并购而来。2016年起,通过“受让股权+参与定增”,姚雄杰通过盛屯集团拿下了盛新锂能控股权。姚雄杰接手后,盛新锂能也开始了大肆并购,相继投资了惠绒矿业、Max Mind香港、奥伊诺矿业、智利锂业、致远锂业、万弘高新等多家公司。姚雄杰的女儿姚婧目前在盛新锂能担任董事、副总经理。

但买矿可是要花大钱的。Wind数据统计,2009年-2021年6月,盛屯矿业进行了10次增发,1次可转债融资,全部用于项目融资和资产收购,合计募资107.49亿元;2017年以来,盛新锂能进行了4次定增,募资22.68亿元,最近一次定增拟募资30亿元,暂未披露实际募集金额。

事实上,在进军矿业的前几年,“盛屯系”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难言乐观,曾多个年度发生亏损。但这一情况在去年得到扭转。2021年以来,受新能源汽车及储能行业高景气影响,锂、钴、镍这三种稀有金属价格飞涨,其中锂盐价格从2021年年初的5万元/吨左右暴涨至目前近50万元/吨。作为新能源金属上游企业的盛屯矿业和盛新锂能自然成为了“风口上的猪”。

业绩暴涨的同时,“盛屯系”上市公司信披违规问题也值得关注。6月8日晚间,因财务资助未及时信披等,深交所对盛新锂能下发监管函,严厉指出公司存在信披不及时、不规范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盛新锂能、盛屯矿业近年在信披问题上屡屡犯错受到监管处罚。2021年,因子公司四环锌锗5.3亿元关联交易未及时信披、科力鑫新材料会计处理不当导致公司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定期报告财务数据信息披露不准确,盛屯矿业时任财务总监翁雄、董事会秘书邹亚鹏被予以监管关注;2021年5月,盛新锂能因与关联方资金往来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及时被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这还没完,这两家上市公司还因大额关联交易、股东增持计划半途而废、约定回购临门反悔、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屡遭监管处罚以及市场质疑。

不可否认的是,“盛屯系”过去十年间不断并购的新能源上游项目,已经逐渐释放产能,在过去一年内又赶上了新能源风口而实现业绩大翻身,可一旦新能源金属价格回落,“盛屯系”公司还能保持业绩高增长吗?未来收购公司的整合和产业协同性也同样是一大挑战。

对于福建矿业大佬姚雄杰麾下的700亿“盛屯系”,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