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救不了爱奇艺

饮鸩止渴还是反攻前奏?

文|雪豹财经社 高旭洋

千年的铁树终于开了花。自成立以来连续亏损12年后,爱奇艺终于在2022年一季度交出了一份盈利的季度财报。

中金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首次覆盖爱奇艺并给予“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6.5美元。若按照6月10日收盘价4.25美元计算,爱奇艺股价还有约53%的上升空间。

不过,资本市场并未对爱奇艺这份来之不易的盈利表现出太大的热情。5月26日,财报发布当日,爱奇艺收涨9.22%,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涨2.68%。上一季度,龚宇首次提出“盈亏平衡”目标时,爱奇艺美股盘中一度涨超38%,最终收涨21.5%。

首度盈利对于股价的提振尚不如喊一句“盈亏平衡”的口号。爱奇艺依靠裁员、砍节目取得盈利的声音充斥行业。

爱奇艺CEO龚宇对此回应称:减少的20%人员,主要还是因为效率低的业务不做了。“减亏的核心是提高效率,爱奇艺不会做饮鸩止渴的事情。爱奇艺决策的核心还是要可持续发展,不能为减成本而减成本。”

拨开迷雾,爱奇艺首度盈利究竟是饮鸩止渴还是反攻的前奏?

守门人的胜利

要盈利,不外乎开源节流,公司往往尝试通过两手抓来实现这一目的,但爱奇艺盈利背后的倚仗显然更加单一。

Q1财报显示,在开源这一项上,爱奇艺并没有太多起色。

公司当季营收72.77亿元,同比降低8.68%,环比微降1.5%。其中,除会员服务收入同比增长4%外,在线广告、内容分发和其他收入均有所下跌,广告业务甚至同比下降30%。

若把观察的时间线拉得更长,最近四个季度,爱奇艺的营收逐季降低。

无力开源,爱奇艺的盈利之路只有一个选择,即缩减各项开支以实现节流。

一季度,爱奇艺各项开支均大幅减少,在运营成本中占比超60%的内容成本同比下降19%。爱奇艺在财报中称,内容成本的下降是由于公司改进了内容策略,减少了综艺节目的推出。

薪酬支出减少则是爱奇艺本季财报的高频词。自去年年底开始,爱奇艺进行了一次大刀阔斧的裁员。彼时,一位爱奇艺被裁中层告诉雪豹财经社,自己周围被裁员工的比例约占30%。

龚宇曾称,《未来世界》这部电影让他开始思考科技对世界及未来的影响。但扭亏目标当前,科技还需让出一个身位。去年Q4爱奇艺研发费用反常地同比增长15%,原因是由于组织结构优化而付给员工的遣散费。

到了今年Q1,裁员除带动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同比下降38%外,研发费用同比减少29%,也主要是与人事相关的薪酬支出减少。

各项支出的大幅缩减成为爱奇艺净利润从去年Q4的亏损17.65亿转为盈利1.74亿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爱奇艺十多年来的首次盈利,更多是靠省出来的。

或者说,爱奇艺在球场上关注的不是如何创造性地进攻,而是如何不丢球。这只队伍取得胜利,靠的不是进攻为主的大前锋,而是作为公司“守门人”的CFO。为了取得盈亏平衡的目标,在球场上奔跑了十二年的爱奇艺以守代攻。但若以爱奇艺中长期发展来看,需要的恐怕不是守门人式的企业风格,而是前锋式的进攻和价值创新。

或是由于看清了盈利背后的真相,市场反应并不如龚宇首提盈亏平衡时那般热切,尽管对于爱奇艺本身来说,已经超额完成了上季度定下的运营盈亏平衡目标。

亏了十二年的爱奇艺,为何选择在此时急刹车?

断腕的背后

从收入侧来看,2021年是爱奇艺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一年:内容成本高企,业绩连年亏损,短视频入侵腹地的压力并未减少分毫,爱奇艺的现金奶牛接连承压。

超前点播曾经为长视频行业带来过一丝盈利的希望,但生命力只延续到了去年10月。一位爱奇艺人士曾向媒体透露,超前点播至少能改善30%版权亏损。

2019年《陈情令》热播时,腾讯视频率先开启超前点播模式。彼时该剧付费点播人数达520万人次,超前付费总金额达1.56亿元。随后爱奇艺也在《庆余年》播出时采用了这一模式。

这一新型的变现方法很快在行业中流行开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20年1~8月“超前点播”作品扫描报告显示:2020年1~8月,近六成首播电视剧和近三成重点网络剧提供“超前点播”服务。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用户对“买了会员还要付费”的新模式多有不满。去年9月,超前点播因捆绑销售被上海市消保委和中消协接连点名。10月,爱奇艺宣布取消超前点播。龚宇在随后的爱奇艺悦享会上称,“主要是会员满意度,这是一个核心观点,我们自己壮士断腕,愿意为会员的满意度付出代价,在内容产品、商业模式、播出方式上找到更多契合。”

但爱奇艺未能找到更多盈利点,还失去了自己的另一重镇——选秀。

彼时,爱奇艺凭借《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等选秀节目吸金无数。据多家媒体报道,农夫山泉独家冠名《偶像练习生》的费用达到2亿元。《偶练》播出当季(2018年一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达到21亿,同比增长67%。龚宇在财报中称,爱奇艺的自制综艺对于公司的主要业务支柱——广告服务和会员服务的增长,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但在去年5月,《青春有你》因出现倒奶事件,被责令暂停录制和播出。龚宇随后表示,将取消偶像选秀类节目和场外网络投票环节。

作为热门广告投放标的的综艺被叫停,加之疫情对广告行业整体的影响,2021年Q3爱奇艺广告收入同比下滑10%。

外部环境也在悄然变化。

中概股暴跌,流量红利不再,疫情反复扰动之下,降本增效成为大厂流行语。资本市场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判断标准,从不计亏损只关注规模增长,到越来越看重增长的质量和底色。就在刚刚过去的5月,爱奇艺的榜样奈飞,被美国一位知名基金经理呼吁踢出FANNG的名单。

“其实不论愿不愿意,行业也已经到了开启新阶段的时刻,从只追求用户高增长变为更看重平台盈利能力。”龚宇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对爱奇艺来说,用一次盈利来证明自己,越发迫在眉睫。

开源才是长久之计

尽管行业对于爱奇艺本季度的盈利是否能够持续颇有担忧,但龚宇依然对外界表现出自信。

他表示,下一季度爱奇艺将复制Q1的打法,继续降本增效,将精力放在更能够带动增长的头部内容上。“如果内容分头部、腰部和尾部,我们现在最主要的策略是增加头部内容,减少扑街内容,腰部内容不刻意去做。”

从整个公司的发展来看,除砍掉或收缩没有发展前途的业务外,信奉一鱼多吃的爱奇艺也在不断尝试开源,不仅推出了爱奇艺极速版,更是在近期做起了数字藏品生意。

但即便如此,爱奇艺的财务可持续性依然存在隐患。

头部内容是长视频平台最为倚重的,爱奇艺的理想是不断增加头部内容,但现实永远比想象骨感。纵观长视频平台多年的发展,爆款剧的产出莫不是大浪淘沙的结果,谁也无法预测下一个风口。即使强如奈飞,也不能保证持续复制《鱿鱼游戏》的成功。

从营收结构来看,爱奇艺走的是传统流媒体的路数,主要依靠会员收入。财报显示,Q1会员服务在爱奇艺营收中占比超过60%。而在用户增长见顶的背景下,若要提高会员服务收入,仅有涨价一条路可选。

但如果没有爆款内容的支撑,涨价在带来短期营收上涨后,也会引起用户出逃。奈飞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付费用户数量出现了十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减少约20万人。奈飞还预计,下季度将继续减少200万用户。

长视频平台进退维谷之际,迪士尼的成功显然能为行业提供更多参考。迪士尼财报显示,公司营收结构分为:媒体网络;主题乐园、体验及消费品;影视娱乐;DTCI(消费者与国际业务,以流媒体业务为主)。这些业务形成商业闭环,并在互相促进中成为不断吸金的永动机。

但爱奇艺为了盈利目标,将战线逐渐收缩,长期来看,无异于杀鸡取卵,也放缓了探索破局之道的步履。

本命年喜提首季盈利后,爱奇艺能否保证它的可持续性?雪豹财经社将持续关注爱奇艺的后续策略、市场表现和阶段性成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