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兔狂奔,一地鸡毛

不可能三角。

文|斑马消费  徐霁

站点欠薪停运事件,将快递业“当红炸子鸡”极兔速递,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件背后,是快递公司-加盟站点-基层快递员之间,因“低价模式、公司业绩与服务质量”这个不可能三角而导致的根本矛盾。这是早年“四通一达”大多经历过的业务危机,为何会发生在新生代极兔速度身上?

跻身主流快递公司行列、收购百世快递,并不能让极兔速递高枕无忧。行业增长空间压缩,竞争对手们放弃价格战进入业务修复周期,动如脱兔者,尚能饭否?

 

品牌危机

6月12日,有媒体爆料,极兔速递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快递点,拖欠快递员工资30多万元,有快递员抱着自己11个月大的孩子来要工资等到半夜,联系不上站点负责人。

另外,极兔速递在该片区的快递业务停滞,大量快递积压在站点,客户预定的生鲜已发臭。

次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外回应称,极兔代理区已经介入,会妥善解决欠薪问题和快件积压。

实际上,近期,极兔速递引发的舆论争议,几乎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中旬,“极兔速递寄丢毕业证学位证只赔1760元”的消息引发热议。随便到黑猫投诉等平台上搜一下,关于极兔速递的用户投诉,几乎层出不穷。

国家邮政局关于邮政业用户申诉的情况通告,目前已经更新到2022年2月。数据显示,仅今年2月,极兔速递的百万件快递有效申诉率为0.05,其控制的百世快递达到2.62,排名第二,略优于EMS。

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申通快递(002468.SZ)0.02、顺丰速运0.04、圆通速递0.09、韵达快递0.01、中通快递0.003。

极兔速递以价格战在快递行业迅速崛起。但是,低价模式、公司业绩与服务质量,本就是“不可能三角”。公司选择了以低价策略来拉动业务增长,便很难去保证优质的服务。

快递行业一般以准时率、物流时限及综合指标服务满意度来衡量企业的竞争力。从近年的评价指标来看,无论是哪个维度,极兔速递都在主流快递公司中垫底。

最新披露的2022年一季度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顺丰速运、京东物流(02618.HK)、邮政EMS得分80以上,76-80分的选手包括中通快递(02057.HK)、韵达速递、圆通速递(600233.SH)、申通快递,德邦快递和极兔速递排名末尾,得分74-76。

内忧外患

品牌危机之外,极兔速递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在长期白热化竞争的快递市场中,这只兔子,能否持续跳动。

2015年8月,J&T Express成立于东南亚。“J&T”象征着Jet(喷气式飞机)、Timely(及时)、Technology(科技)。

2019年,J&T Express收购上海老牌快递公司龙邦速递,拿下经营资质,2020年3月正式起网,进军中国市场。

当年618大促,公司日均业务量突破500万单,双11便达到1600万单;2021年Q1日均业务量超过2000万单,二季度达到2300万,跻身主流快递公司行列。之后便是在10月底,宣布以68亿元的代价,收购百世快递。

但是,在三通一达+顺丰京东长期铁板一块的中国快递行业,极兔速递+百世快递的业务量增速,很难重现2020年-2021年的辉煌。

一方面,快递行业规模增速呈现出下滑的趋势,正在从增量市场切换到存量市场。马太效应之下,强者恒强——业务量老大中通,2021年市场份额增长至20.6%,2022年Q1进一步提升至21.6%。

另一方面,前几年因为价格战而苦不堪言的顺丰圆通们,正在从内卷氛围中逐渐恢复,稳价格挽救短期业绩,搞基建深挖长远护城河。

2021年,除了申通快递深陷亏损之外,中通快递、韵达股份(002120.SZ)、圆通速递均实现了业绩增长,顺丰控股(002352.SZ)也在下半年恢复盈利,部分抵消了年初的亏损。

今年一季度,就连去年的“后进生”申通快递和顺丰控股也都实现了扭亏为盈、业绩修复,重新支棱起来。

三通一达和顺丰京东们活得越好,极兔速递的辗转腾挪空间就越小。原本以为极兔收购百世快递能在业务量上压制圆通、申通、顺丰,与韵达比肩,剑指老大中通;现在看来,整合到位,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创新何在?

J&TExpress创始人李杰早年在步步高、OPPO等“段永平系”公司担任关键职务,2013年带队开辟印尼市场,后依托OPPO在印尼的销售渠道投身快递行业。

李杰拿着段永平的投资,沿用四通一达的崛起路径,在东南亚市场迅速称雄。这是段永平典型“后手策略”的延伸。

OPPO、vivo作为手机市场的后来者,最终却共同跻身头部;电商行业被阿里巴巴、京东平分秋色多年,还是被拼多多改变了格局。

如今,极兔速递重点布局中国市场,但其商业模式,谈不上什么创新,几乎是早年四通一达的翻版。

不同点在于,无论是桐庐系快递公司的老板,还是顺丰的王卫,都是白手起家创业,摸爬滚打坐大;而极兔速递,拿着段永平、博裕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给的投资,高举高打。

这些年,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争夺,让大家对烧钱模式习以为常。但是,快递行业相对较重,它的流畅运行依赖于转运中心、运输线路和基层站点等基础设施,并随着以服务为基础的品牌价值而流动。

极兔2020年3月在中国市场起网,算是以一己之力挑战四通一达以及顺丰京东二三十年的积累。所以,才有早前极兔速递因蹭网而被通达系快递公司封杀的事件。

顺丰有自己的机场,中通、圆通、京东有自己的航空公司,极兔速递在硬件上,早就远远落后了。至于品牌等软实力,服务满意度等指标,早就说明了一切。

到这个阶段,人们越来越频繁地提到一个问题,如果将来中国快递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除了单量优势的中通,业务价值优势的顺丰,供应链优势的京东,作为国家战略存在的EMS,还有谁?有没有可能是极兔速递?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