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亏损42亿元,哪吒汽车“烧不动了”?

造车太烧钱,“红衣教主”都不投了?

文|东文财经

造车太烧钱,“红衣教主”都不投了?

6月26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拟转让持有的3.53%哪吒汽车股权,对应的增资额为10亿元。

放弃3.53%股权后,360集团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股权。

两年亏损42亿元,哪吒汽车“烧不动了”?

哪吒汽车的知名度虽无法与比亚迪、特斯拉、蔚小理相比,但近年其销量不断走高,顺利杀入新势力第一阵营。

2021年,哪吒汽车牵手华为,在汽车智能化领域展开合作;又获得360、宁德时代等企业投资。

销量持续走高,又集齐华为、宁王两大巨头加持的哪吒汽车,360却放弃继续投资,是新能源车太烧钱,还是另有隐情?

01

哪吒创立于2014年,起初和北汽一样主攻B端,近几年才转型C端面向消费者。

360投资哪吒汽车,目的是试水智能网联汽车安全市场,打开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5月,360宣布投资哪吒汽车“为人民造车”,赶上跨界造车大潮。当时周鸿祎明确说明,360不会造车,而是用互联网的理念来帮助车企造车。

360公司此前也表示,投资哪吒汽车有更深远战略目的:

以智能网联汽车安全作为基石,将自身在网络安全、智能硬件安全、车联网安全等领域积累的经验赋能哪吒汽车,并依托双方合作,深入研究智能网联汽车安全问题,更好地为车企及产业链伙伴提供安全服务。

为摸索智能汽车安全市场,去年10月360投资了哪吒29亿元,以增资方式分两步进行,此前已实缴投资19亿元。

剩下的10亿元,360一直没支付,直至6月26日宣布放弃增资,转让股权。

去年还是“更深远战略合作”,今年便放弃增资,360的转变或许与新能源车泡沫周期有关。

近几年,哪吒汽车的销量正在向好。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5月哪吒V车系销量达7884辆,连续8个月问鼎新势力纯电SUV销冠。

5月,哪吒汽车整体销量为1.1万辆,同比增长144%,环比增长24.9%。1月—5月哪吒汽车累计销量4.99辆,同比增长213%。

相比之下,1—5月小鹏汽车、理想汽车、零跑汽车、蔚来汽车销量分别为5.3万辆、4.7万辆、4万辆、3.7万辆。

仅就销量而言,哪吒汽车已成为新势力亚军。但哪吒和其他新势力车企一样,卖的多亏的也多。

2020年,哪吒汽车营收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2021年,营收约57.35亿元,净亏损29.08亿元,两年累计亏了42亿元。

2020年,哪吒汽车共交付1.5万辆,相当于每卖1辆车亏损8.8万元;2021年,共交付6.97万辆,每卖1辆亏损4.17万元。

随着销量走高,哪吒汽车单车亏损正在放缓,但两年亏42亿元的结果实在难言乐观。

知名投资人阎焱曾表示,造车新势力倒闭潮不会太远,绝大部分会“死”掉,最后能活下来的就那么几家寡头。

因为造车需要大量投资,没有几百亿的投资,车造不出来,现在已经看到很多已经奄奄一息了。

何小鹏在去年底央视《对话》节目中也提到,新能源汽车行业下一个“洗牌时间”可能在2023年底到2025年之间。

新能源车市场正进入红海混战,除了比亚迪、特斯拉、新势力等车企,上汽、大众、宝马等传统车企也渐入佳境;小米、百度等跨界巨头也在赶来。

未来整个行业必将激烈竞争,资金实力较弱的二线新势力车企面临巨大风险。叠加宏观环境有俄乌冲突、全球高通胀、美国经济衰退预期等负面因素。

360此时选择谨慎增资,不难理解。

02

对于转让股权,360和哪吒汽车则有另一种说法。

周鸿祎回应称,哪吒汽车还是一个创业公司,需要让创始人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而不是完全资本主导,但是现在创始人团队股权太少。360的定位还是支持和辅助团队。

哪吒汽车则表示,此接受股权转让的基金,与管理团队形成一致行动人,有利于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经营团队的控制权,对哪吒汽车各项业务的长期可持续经营更为有利。目前,哪吒汽车正在推进本轮融资的工商变更工作,并将迅速启动公司股份制改制工作。

而股份制改制目的一般是要建立清晰的企业制度,为企业上市融资做准备。

哪吒上市此前就有消息传出,去年11月12日,彭博称合众新能源(哪吒汽车)正考虑赴港IPO,可能筹资约10亿美元。

360此次转让股权后仍有哪吒汽车11.42%股权,是其重要股东;周鸿祎又说是为了支持创始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这就让焦点回到了哪吒上市和长期发展上。

长期而言,哪吒汽车的问题在于市场定位和产品力。

哪吒CEO张勇曾在北汽新能源供职10年,负责品牌推广、市场销售,带领北汽实现辉煌的销量7连冠。

北汽当时能蝉联销冠,主要因为面向B端网约车、出租车以及政府用车。张勇到了哪吒后,开始是模仿北汽的B端路线。

2020年后,政府补贴退潮、疫情下B端出行公司需求大跌,北汽的B端路线彻底失败,错失此轮新能源车大潮。

哪吒汽车虽已转型C端,但B端的影子还在。

面向B端的车型往往售价便宜、缺乏产品力,这点在哪吒汽车早期的哪吒N01身上可以看出。

2020—2021年,哪吒连续发布了哪吒U、哪吒V、哪吒UPro等新车型,提高配置、售价继续控制在20万以内,通过加量不加价的策略,才打开中低端新能源车市场。

未来中国新能源车市场最终将和智能手机市场一样,从百花齐放走向华米OV寡头割据。

目前来看,三电技术全面自研、供应链垂直一体化、性价比较高的比亚迪更有可能行稳致远,主打中低端的哪吒汽车与比亚迪相比,缺乏产品优势。

造车比造手机更难,一旦洗牌到来,脆弱新势力车企的烧钱游戏,或将难以持续。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