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实控人突击半价转股,应收帐款8成逾期,油烟机供应商冲击北交所

“着急分钱”的保丽洁能在北交所顺利上市吗?

文|野马财经 于婞

编辑|武丽娟

美食的香味让人欲罢不能,刺鼻的油烟对人体健康的威胁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利用静电吸附集尘的创新科技,可以使油烟瞬间转换成清净的空气,很多餐饮店都安装了这样的设备。

保丽洁就是一家专注油烟废气治理的公司,还是麦当劳、庆丰包子铺等餐饮企业的油烟净化设备供应商。2021年末,历经四轮问询回复,保丽洁撤回深交所上市申请。停滞半年后,6月23日,保丽洁在北交所递交《招股书》,计划募资2.13亿元,发行价格不低于16元/股。

然而大额应收账款压顶,实控人还在上市之初就开始给弟弟妹妹分股权。“着急分钱”的保丽洁能在北交所顺利上市吗?

服务麦当劳、巴奴火锅,市占率不到3%

保丽洁的上市征程始于2017年2月。彼时,保丽洁与广发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向深市创业板发起冲击。

保丽洁主营业务为静电式油烟废气治理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静电式商用油烟净化设备、静电式工业油烟净化设备。

其中,保丽洁的静电式商用油烟净化设备客户主要为商业综合体、连锁及社会餐饮、酒店、学校、企事业单位食堂等餐饮用户,如麦当劳、汉堡王、太二酸菜鱼等;商业综合体等知名终端用户还有银泰广场、腾讯滨海大厦、京东大厦、南京南站等。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静电式工业油烟净化设备客户主要为纺织印染、化纤、PVC、橡塑材料制造等工业用户。纺织印染、化纤行业知名用户包括恒力集团、东方盛虹(000301.SZ)、真爱集团、骏马化纤等等。

据《招股书》显示,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类在生产和生活中所排放的油烟量不断增加。2020 年我国食用油年消费量已达4071万吨,其中约6万吨会在烹饪过程中受热挥发进入空气。工业方面,2020年我国的化纤产量达到了6025万吨,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印染、化纤生产国,在生产过程中会使用并挥发超过百万吨的有机油剂。

然而,在如此大的行业空间下,保丽洁的市场占有率并不高。2020年,其商业油烟净化设备和工业油烟净化设备的市占率分别是2.83%和2.7%,且都较2019年有小幅度下降。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2020年11月16日,经过三年多的上市辅导,保丽洁第一次在深市创业板递交了《招股书》。排队一年多,历经四轮的问询与回复,2021年12月15日,保丽洁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终止半年后,保丽洁如今转向北交所,还有哪些未解的顽疾?

应收账款八成逾期,净利润持续下滑

保丽洁的知名客户不少,大客户也并不集中。然而,货交出去了,钱却迟迟收不回来。

2019-2021年各期末,保丽洁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922.95万元、2838.64万元和 3544.18万元,占各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05%、8.48%和9.98%。

而上述三年保丽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9亿元、1.82亿元和1.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5854.39万元、4657.73万元和 3761.17万元。

可以发现,过往三年保丽洁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逐渐上升,分别是12.74%、15.6%、18.18%。其净利润却在逐年下滑,2021年的应收账款几乎与净利润持平。

“如果公司客户经营情况、财务状况或资信情况出现恶化,而推迟支付或无力支付款项,公司将面临应收账款不能按期回收或无法收回从而发生坏账损失的风险,将对公司营运资金周转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保丽洁在《招股书》中表示。

在此前的问询与回复中,保丽洁还披露了2018年末-2021年6月30日的逾期应收账款情况,合计占应收账款的比例均超过80%。最新《招股书》中则未对其进行详细表述。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指出:“公司应收账款过多往往说明产品竞争力不足、议价能力弱而只能采取赊销、放长账期等方式实现销售,不仅影响公司现金流,更是公司综合经营水平低下的反应。”

一方面竞争力不足,另一方面,从其研发投入也并不能看出保丽洁提高竞争力的决心。

2019年-2021年,保丽洁的研发费用分别是911万元、877万元、1139万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38%、4.82%、5.84%。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与同行业可比其他公司相比,2019年、2020年,保丽洁的研发费用率要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21年有所上升,略超行业平均数。

保丽洁能否在未来拿到销售的话语权,还要看公司后续的发展。

实控人半价转让股份,律师:或涉嫌变相利益输送

开启上市辅导后的2017-2019年间,保丽杰内部实行多次股权转让,也因此被深交所问询。

钱振清、冯亚东夫妇为保丽洁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从最新的《招股书》来看,二人分别直接持有保丽洁47.28%、27.65%股权,钱振清还通过保丽洁投资拥有公司7.4%的表决权;冯亚东通过保丽洁企服拥有公司1.24%的表决权。夫妇二人合计拥有保丽洁83.57%的表决权。

据此前《招股书》披露,2017年7月,钱振清将260万股股份转让给外部引入的管理人才迟玉斌;2019年9月和 2020年4月,迟玉斌将全部持股分两次转回钱振清。

2017年7月,冯亚东将100万股股份转让给弟弟冯贤,又将80万股股份转让给妹妹冯亚芳。

从转让价格来看,在相同的时间内,前高管迟玉斌的受让价格为8.3元/股,而实控人弟弟妹妹的受让价格为4.15元/股。深交所也在问询中指出,报告期内历次股份转让价格差异较大。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不但半价受让了股份,冯贤、冯亚芳支付股票的一半资金也都来自姐姐——保丽洁的实控人之一冯亚东。

据悉,冯亚东向冯贤、冯亚芳转让股份的总对价分别为415万元、332万元。二人受让冯亚东股份的资金中,分别有215 万元和172万元为冯亚东提供的借款。而从保丽洁最后一次回复问询来看,截至 2021年9月30日,冯贤还有125万元未还,冯亚芳还有80万元未还。

一边低价受让股份给弟弟妹妹,一边还把买股的钱提前准备好了,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指出:“上述行为可能涉嫌变相利益输送。”

保丽洁则认为,本次股份转让系家族成员内部间股权调整,因此给予一定折扣,价格确定方式符合市场惯例,定价具有合理性。

此前在深交所递表,保丽洁拟募资4.16亿元,发行不超过1736.6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5%。以此计算,公司在不考虑超额配售的情况下达到拟募资额的估值为16.64亿元。冯贤和冯亚芳手中股份的估值分别为2396万元和1914万元。

如今创业板上市失败,转向北交所,保丽洁计划募资2.13亿元,考虑超额配售选择权的情况下发行不超过955.07万股,比之前创业板缩水近半。

来源:保丽洁《招股书》

从最新《招股书》的股权结构来看,冯贤、冯亚芳分别持有保丽洁1.92%和1.54%的股份,若北交所上市成功,即便估值低于此前,二人把姐姐的钱还了还是绰绰有余的。

IPO前大幅低价转让股份给亲属,经营存在隐患,做油烟净化的保丽洁能成功登录资本市场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