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的嬗变之道

认清产业互联网的内在运行逻辑,特别是把握产业互联网时代即将发生的变化,我们才能真正了解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风口在哪。

文|辉常观察 孟永辉

无论是从各大互联网巨头们的财报,抑或是从战略布局的层面上来看,我们都可以非常明晰地看出,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摒弃互联网时代以构造平台和中心为主导的发展模式,转而去寻找与产业深度结合的最佳姿势。阿里做了犀牛智造,拼多多不断投资农业,腾讯则是开始了在「助力实体经济」上的一路狂奔。无论怎样,回归产业,已然成为互联网玩家们共同关注的焦点。

从本质上来看,互联网玩家们业已放弃了互联网时代屡试不爽的构建生态体系的做法,继而对用户进行收割的发展模式,转而做起了那些曾经他们瞧不起的「脏活」、「累活」。这既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又是新技术催生出来的新变种。总之,以产业为新的目标对象,通过改造和赋能产业来获得新的发展增长点和突破口,业已成为新的发展风口。

这或许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产业互联网。

尽管越来越多的玩家将目光聚焦于此,但是,仅仅只是发展方向的转移,却找不到赋能实体,改造产业的正确方式和方法,那么,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或许依然仅仅只是经典意义上的互联网模式的代名词而已。站在产业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间档口,我们需要更多地思考的是产业互联网的正确发展逻辑,特别是传统互联网模式之外的发展新模式。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玩家角色必然嬗变

我们都知道,在传统互联网时代,那些处于头部的互联网玩家,无一不是掌握了丰沛流量的玩家,无一不是建构了庞大生态体系的玩家,无一不是以撮合和中介为主导的玩家。在这个过程当中,玩家们扮演的是信息的沟通、交流和撮合的角色。它们仅仅只是用最快的效率,完成了产业上下游的信息对接而已,并未改变产业本身的运行逻辑。

因此,如果给这个阶段的互联网玩家们的角色做一个总结的话,信息的撮合和中介,无疑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当流量从线下向线上的迁移业已完成,仅仅只是借助以往的模式来进行信息的撮合和中介,业已无法发挥出有效的功能和作用。这是我们看到的诸多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开始失去魔力的关键原因所在。

欲要解决这一痛点和难题,互联网玩家们必然需要用新的角色来定义自己,以找到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新方向。同传统互联网时代仅仅只是扮演信息的撮合和中介的角色不同,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玩家们更多地需要承担起改造产业的重任。在这个过程当中,仅仅只是依靠去中间化的方式是无法实现的。它需要玩家们深度参与到行业的实际运作过程当中,成为行业的一份子,成为行业的「新型基础设施」,最终才能真正实现改造产业的目标。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玩家们需要将自身的角色,从撮合和中介的平台和中心的角色,转变成为促使产业更加高效运行,更加深度改变的「新型基础设施」的角色。我们看到的阿里、拼多多、腾讯在这一方面的布局,正是这一角色开始发生嬗变的主要表现。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底座必然嬗变

仅仅只是借助互联网技术,业已无法实现改造和赋能产业的目的,这是业已被证明了的。我们看到的诸多玩家之所以会将关注的焦点更多地聚焦在基础科学的研究,更多地聚焦在新技术的探索,正是这一现象的直接体现。透过这些迹象,我们可以非常明晰地看出,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必然需要一种新的技术类型来取代互联网式的技术底座,以达成深度影响和改造产业的目的。

回顾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出的是,借助互联网技术,人们实现了信息沟通的去中间化,商品的供求两端可以在互联网中心下顺利完成。然而,在互联网的早期,这样一种以平台和中心为主导的信息对接的方式是有效的。等到信息极大地丰富,流量极大地丰富,平台和中心上所产生的信息同样是冗余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改变以互联网技术为底座的方式,转而寻找一种全新的技术类型类取代互联网。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诸多新技术的诞生,这些新技术的诞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改变了传统的互联网模式。然而,我们同样要看到的是,真正导致信息沟通和对接效率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大型中心的出现。因此,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我们必然需要借助新的技术进行去平台化和去中心化。

在我看来,真正能够成为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底座的技术,必然需要具备的一个最为突出的特质,就是去中心化。改变传统互联网时代以平台和中心为主导的信息对接方式,转而形成一种点对点的,更加高效的信息对接的方式。无论如此,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以互联网技术为根本的技术底座,必然会发生一场深度的嬗变。

产业互联网时代经济形态必然嬗变

经历了互联网时代的洗礼之后,形成了以互联网玩家为代表的数字经济体和以制造业、农业等为代表的实体经济两种经济形态。在很多情况下,数字经济体承担的是信息对接的角色,实体经济承担的是生产、制造和展示的角色。另外,在资本的驱动下,我们看到的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两种经济形态的分野,并且出现了数字经济繁荣,实体经济衰退的情况。

尽管从短期来看,数字经济在信息沟通和对接上所表现出来的巨大的潜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实体经济体的销售和营销,但是,等到数字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实体经济开始没落。一方面,数字经济体没有实体经济产生的新的商品进行供给,进而开始失去魔力;另外一个方面,数字经济体本身的用户需求同样在发生着深刻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仅仅只是依靠互联网时代所形成的以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为主导的二元经济形态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

于是,当产业互联网时代来临,我们必然需要看到一场经济形态的嬗变开始产生。在这个大背景下,以数实融合为主导的新经济形态的产生开始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经历了数实融合的阶段之后,互联网时代所形态的二元分离的经济形态,必然会被一元一体的新经济形态所取代。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必然嬗变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时代,主要是以去中间化的,以规模和效率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必然会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在这样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之下,产业互联网才能称之为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时代。

如果我们将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看成是一个以横向上的边界拓展为主导的商业模式的话,那么,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应当是一个以纵向上的深度挖掘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玩家们的盈利不是依靠规模的拓展来实现的,而是通过对于产业的深度赋能和改造来实现的。另外,玩家们的盈利同样不是靠规模效益来实现的,而是靠深度赋能来实现的。

简单来讲,在产业的每一个流程和环节,我们都可以找到盈利点,在产业的每一个场景,我们都可以找到盈利点。每一个产业都可以成就一个类似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一样的企业,每一个片段都可以有一个类似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一样的企业。如果我们将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看成是一个以「面」为主导的商业模式的话,那么,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则是一个以「点」为主导的商业模式。

结语

认清产业互联网的内在运行逻辑,特别是把握产业互联网时代即将发生的变化,我们才能真正了解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风口在哪。通过加持这些变化,通过寻找这些变化当中投射出来的新机会,我们才能够在产业互联网的海洋里掘金。只有这样,产业互联网才不仅仅只是一个概念,而是真正能够给玩家们带来实惠的存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