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专业的“押宝”游戏

学冷门专业是什么体验?

文 | 创业最前线 李小反

编辑 | 蛋总

学冷门专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最近正逢高考报志愿的时期,在社交平台上经常能看到博主们分享“报考专业三大建议”“选专业什么最重要?”“大学十大好专业”……不过,在一千多万高考生中,总有一部分人无法如愿被录取到自己心仪的专业,最后只能进入一些冷门专业就读。

有学殡葬专业的女生,每天与死亡打交道,从而看淡生死,在生活中追求及时享乐;有学电子竞技相关专业的学生,因为喜欢游戏而报考,却在入学之后天天看游戏比赛而反感游戏;有学文物保护技术专业的学生,总被亲戚误以为毕业后要去盗墓或挖宝……

这些冷门专业一般就业方向较为局限,在社会上的就业岗位并不多,这就给学生们带来不少困扰,比如就业时没有贵人和前辈相助,就读被大众避讳的专业而转行难等。但也有人毕业后能成为“抢手人才”——因为人数稀缺而抢手,甚至可以“待价而沽”。

选择冷门专业如同一场押宝游戏,有人幸运选到喜欢且前景不错的专业,也有人在工作几年后因为收入、工作环境等原因决定转行。

当高考生报志愿时,是该顺应潮流选择热门专业,还是特立独行选择冷门专业?这些“过来人”的经验和故事,或许可以给大家提供参考。

1、一场押宝游戏

“要不你去给死人化妆吧,听说赚得多。”2016年夏天,何欢欢的舅舅随口说道。

那时,何欢欢高考结束后在纠结要选什么专业。她的分数过了二本线,但没有太多可供选择的专业,于是想去读专科学化妆。没想到,舅舅随口的一句玩笑话,将何欢欢指向了另一条路。

何欢欢对死亡、遗体这些事情并不恐惧,专业就这么定了下来——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以下简称“殡仪”)。“当时想着,反正都是化妆,死人和活人没什么区别。”当时她并不了解这个专业具体要学什么,毕业后有哪些就业选择。

与何欢欢一样,秦钰在报志愿时也没有明确的方向,考虑到热门专业可能就业竞争激烈,理工类的工作又较为辛苦,她便听从老师的建议报了文物保护技术专业。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全国只有6所高校开设了这个本科专业,属于名副其实的小众冷门专业。

亲戚朋友听说秦钰要去学这个专业,第一反应是问她是不是要去盗墓或者挖宝。“一开始我还会反驳,说学这个专业不是为了盗墓,是保护文物,后来发现解释不过来,就无所谓了。”秦钰说道。

林天和陈雅报考冷门的小众专业则是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

林天去年毕业于北京一所专科院校的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以下简称“电子竞技”)专业,报考理由就是喜欢游戏。

他没有参加统一高考,参加的是专科学校的提前招生考试。选择专业时,他拿着招生报纸,一个专业一个专业地看。直到在报纸的角落里看到这个专业,他当时便下定决心——别的学校都不去,必须得上这个学校,学这个专业。

“我跟父母说电竞行业的前景多么广阔,发展多么好,好说歹说终于说服了他们,实际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林天表示,那一年他才17岁,自然也没有考虑之后的就业问题。

陈雅是在报志愿时就有明确目标的那部分人,报考上海这所学校也是冲着这个专业来的——化妆品技术与工程,在报考书上看到它的第一眼,她就产生了兴趣。

关于这个专业的学习内容和就业情况,她都提前做足了功课,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我爸爸说,女孩子爱美,去搞化妆品还是很不错的。”

为了减少毕业后就业竞争压力,或者为了冲刺名校,也或许是没有清晰的目标,很多准大学生选择报考冷门专业。

事实上,学冷门专业无异于一场“押宝”游戏,押对了可以成为“抢手”人才,押错了则可能面临艰苦的工作环境和屡屡碰壁的转行难题。

2、冷门专业的体验

当跨过报考专业这一关之后,进入冷门专业学习的学生们还有不少的难关要面对。

林天入学后,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他和同学是学校开设电子竞技这个专业后招收的第一届学生,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这螃蟹“吃得不香”。

林天记得,学校的招生简章写着,“要打造国内一流的公立学校电子竞技专业,为电子竞技行业输送人才”,但实际上教学内容却不是这些。

“我们那个专业,说是搞电竞,实际上就是搞一些策划和会场设计等,老师都是从别的专业临时借调过来的。”林天表示,学校承诺的机房直到他们大三时才建好,电脑也不全是最初承诺的Mac-Apple。

对于学校的“画饼”行为,林天最初还很气愤,后来想开了。“哪行不会画大饼,什么专业、什么工作都会被画大饼。”

秦钰和陈雅是在求职时感受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看完《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后,秦钰很激动,认为自己毕业后也可以去做这样的工作,但随着她的深入了解,才知道能去修复文物的人是少数。大部分人是进入民营企业工作,或者考编进入博物馆和纪念馆。

近几年,国产化妆品市场崛起,意味着这一行业需要更多的人才,从这一角度来说,陈雅确实押对了宝。

不过,她求职时发现,头部企业的技术配方师岗位都是固定的,对外招聘的岗位并不多,即便招聘也是要985或者硕博学历的毕业生。陈雅的学校是双非大学,与名校相比并不吃香,再加上春季上海疫情影响,导致她找工作并不容易。

她曾经面试过一家彩妆加工企业,本科生入职的话要以助理的角色在实验室待5年,这意味着没有机会研发自己的配方,只能给别人打下手。“我们目前的知识储量和工作经验,不足以独立完成新配方的研发。”

与他们相比,何欢欢所在的殡仪专业的毕业生确实抢手。殡仪专业在我国不算新开设的专业,其教学培养模式都挺成熟了,只不过是面临的社会争议或偏见较多,很多家长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这个行业,从而导致这个专业一直很冷门。

何欢欢学校的殡仪专业培养的是全面型人才,学习的内容包括殡葬的全流程,从接走遗体到化妆修复,再到告别仪式,最后火化、墓地下葬。“除了火化机我不会修,其他全都会。”何欢欢说。

她这一届整个系只有280人,校招时180个单位来招聘,平均每家单位招不够2人。作为稀缺人才,她的一些同学变得心高气傲。“月薪五六千的工作直接拒绝,很多人都想着月薪过万,过两年直接提车。”何欢欢表示。

等到工作后,何欢欢他们发现这行的收入也不过如此,底薪普遍是2000多元至4000多元,此外还有每次工作的提成。比如遗体整容师这个职业,有时候一单能拿几千元的提成(根据修复工作量而定),这样算下来何欢欢的月收入有时能达到一万多元,但这份工作也很辛苦,都是体力活,“做这行的人腰都不好”。

受传统鬼神观念影响和对死亡的避讳,很少有人敢学习殡仪专业。在这个专业,何欢欢看到了就读原因千奇百怪,甚至行为有些怪异的同学。

“一个女同学是逃婚来的,上到一半‘被抓回去’了。”何欢欢说道,还有同学背着家里来读,更多的人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听说这个专业毕业后赚钱才来读。

还有一些同学的行为也有点神神叨叨。“有人夏天捂得严严实实,不说话不交流;有人喜欢算命;还有人在寝室的上铺搭了一个帐篷住。”何欢欢说。

受这个特殊职业的影响,24岁的何欢欢已经形成了一种淡然的生死观。“我们不太会为难自己,有些事情当下过不去,但第二天一睁眼就想通了。”

在工作之余,何欢欢和同事们都奉行及时享乐的信条。“比如手里有1000块钱,正常人会觉得花500块吃顿饭是不是有点贵,我们会说,没事,花吧,总有办法活下去。”

3、对口就业或转行?

学冷门专业或许真的可以减少就业压力,甚至可以作为“抢手”人才,赢在起跑线。不过,这也意味着,毕业后可能没有前辈和亲朋好友的指点和帮助,一切需要自己摸索。

据「创业最前线」了解,电子竞技专业的毕业生可以从事电竞解说、行业分析师或者教练等工作。林天从小嘴皮子利落,本来打算去做解说,却苦于没有“贵人相助”。

“我本身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任何前辈可以指导我,我们这种普通家庭也没有什么门路。”林天说道。

曾经有一个不错的机会摆在林天面前,他的老师可以推荐他去英雄联盟总部工作,但他觉得自己的能力无法胜任,并且作为北京人,他不想去其他城市工作。

于是,多方考虑过后,林天和一些同学转行了。班里30人,有人做了电竞撰稿人,有人去了专门的赛事组织,有人做了游戏主播,但大部分人都没有从事本专业对口的工作,林天自己则是做了剧本杀主持人。

何欢欢百分之七八十的同学也都转行了,一个原因是工作辛苦且收入不如预期,另一个原因是工作环境过于压抑。

殡葬行业的工作需要有异于常人的强大心理。何欢欢见到的第一具遗体是车祸后去世的,有些变形。“我们上学很难看到这种特殊的案例,看到后大家还挺兴奋。”何欢欢表示,但也有几个女同学被吓哭或者不敢看,还有的同学去买驱邪的桃树枝或者木头压在枕头底下。

即便是再胆大,见到血淋淋的真实场景后,都会有生理反应。何欢欢虽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之后的几天里接连做噩梦。

作为一项严肃的工作,何欢欢在工作中不能带有个人情绪,他们有一门课程就是去仪仗队里学习控制情绪,不能笑,也不能悲伤。这份工作做久了之后,何欢欢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得有点麻木了。

2021年年初,何欢欢跟相恋5年的男友分手,加上职业性质,过多压抑和负面情绪憋在心里无法发泄,何欢欢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有段时间莫名其妙地哭,经常半夜哭得喘不过气,治疗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有好转。

多重因素之下,何欢欢和几个朋友决定转行。“很多女生转行是因为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先不管是不是被男友家里介意,重要的是整天不着家,工作这么累,环境也不卫生。”何欢欢称。

毕业后,她一直在殡葬行业工作,专科学历已经是天花板,等跳出来准备换行业时,却发现学历和这个让大家避讳的专业让她处处碰壁。

有朋友帮她内推到一家汽车企业做策划,在朋友劝说下,她把专业名从简历上删掉,重点写策划过的活动,但最后还是被老板查到专业,从而被拒绝。

有些公司拒绝的理由是专业不符,或者经验跟工作方向不一致,何欢欢觉得除此之外,多少有些歧视的成分。和她一同辞职的朋友,也具有相同的遭遇。

无奈之下,何欢欢的一位学姐转行去做了化妆师助理,一位学姐去做了客服,“我们转行只能去做这样没有学历、专业要求的工作。”何欢欢无奈道。

事实上,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在没有足够了解专业的情况下,就匆忙地做了选择,在入学后才发现所学内容与自己想象的有差距。

秦钰刚入学时,她所在的文物保护技术专业班里共有43人,后来有5人转去其他专业,1人退学重新高考,还有小部分同学从始至终都想着毕业后就换行业。

秦钰却找到了文物保护这个行业的意义:因为有他们这些专业的文物保护者,那些留存千年的珍贵文物才得以被发掘、被保护,并且得以流传下去。

前段时间,何欢欢去了一家脱口秀俱乐部做策划,对于所学专业和那段工作经历,她并不后悔之前的决定。“那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我的人生也很精彩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