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智能云艰难追赶阿里、腾讯、华为

百度智能云落后很尴尬。

文|龚进辉

提起百度,很多人会首先想到它是一家主营搜索引擎的互联网公司。其实,百度不仅在2C的搜索领域建立领先优势,还在2B的云计算市场有所建树,百度智能云已成为不可或缺的排头兵。

我注意到,百度在2020年Q4和全年财报中首次披露百度智能云业务相关数据,2020年Q4营收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对此,百度掌门人李彦宏表示,百度智能云正在进入强劲增长的快车道。这话不假,2021年百度智能云营收进一步攀升至151亿元,同比增长64%。

插一句,130亿元、64%这两个数字相冲突。如果以130亿元为基数来算的话,2021年增速不是64%,如果以增速64%来计算的话,2020年营收不是130亿元,不知百度官方会作何解释。进入2022年,百度智能云营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长45%。

彼时,百度官方将百度智能云定义为“第二增长曲线”,这是个美好的愿望,但其短期内无法承载这一重任。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百度智能云的表现依然算不上强劲。

对内,过往百度智能云单季营收通常增长60%以上,今年Q1增速却跌至45%,且并未披露具体金额,明显是不自信的表现。鉴于目前百度智能云的体量并不算大,年营收才刚过百亿,就已出现增速明显放缓,未来可持续增长的前景着实堪忧。

对外,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百度智能云营收与云计算第一梯队的巨头存在较大差距,大到即便奋起直追,一时半会也追不上。20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阿里云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001.8亿元。尽管腾讯在2020年后便不再披露腾讯云收入和增速,但据海豚投研估测,腾讯云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210.6亿、307亿元。

今年3月,华为首次公布云业务收入,2021年营收达到201亿元。由此可见,百度智能云营收规模与华为云相近,差距只有50亿元,但与阿里云、腾讯云相差甚远,追赶并非易事。考虑到云计算市场已演变为寡头游戏,这对处于落后的百度智能云极为不利。

前不久,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今年Q1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数据显示,中国云市场整体保持高速增长,规模达到73亿美元,同比增长21%,由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组成的“中国四朵云”市场份额达到78.8%。其中,阿里云强势领跑,市场份额高达36.7%,腾讯云、华为云紧随其后,百度智能云市场份额为8.4%,位居第四。

不难看出,国内云计算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格局,今年Q1市场排名保持不变,百度智能云勉强具备与三巨头掰手腕的资格,但由于云服务商之间的服务能力差异正在缩小,各大玩家的竞争在持续升级。据我观察,百度智能云在部分细分市场占据领先优势,比如在AI云市场连续六次斩获第一,在金融云市场排名前三。

不过,整体来看,无论是营收体量还是市场份额,百度智能云都算不上强大,与三巨头存在较大差距。在我看来,国内云计算市场的最大看点,不是百度智能云能否跻身前三,而是腾讯云、华为云为了争夺第二把交椅而大打出手,前者不想输,后者只想赢,大战一触即发。

事实上,在云计算一役,百度落后并非偶然,而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一切都得从12年前BAT三巨头的那场风云对话说起。

2010年3月,马化腾和李彦宏在深圳IT领袖峰会上畅谈未来科技趋势,当谈及云计算时,马化腾认为那还是个超前的概念,要过几百年、一千年后才有可能实现。李彦宏则表示,这其实是新瓶装旧酒。坐在台下的马云则不以为然,直言自己对云计算充满信心,这是阿里找到的另一个新矿产,1年前已开始布局。

显然,BAT三位大佬对云计算的认知可谓千差万别,没有达成共识。某种程度来看,正是这种天然的认知差异,才导致各自在云计算领域的布局、发展不尽相同,看好未来且起步较早的阿里云一马当先,而马化腾、李彦宏均不看好云计算的前景,但各自发力时机却不同。

2013年9月,腾讯云全面开放,尽管追不上行业老大阿里云,但从整个市场来看,起步并不算晚。反观百度姗姗来迟,直到2016年7月真正开始发力云计算,彼时举行百度云计算战略发布会,3个月后百度开放云正式品牌升级为“百度云”。

2018年12月,百度云由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事业群组,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重视程度进一步被提升。2019年4月,百度云品牌全面升级为“百度智能云”,9月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进一步升级“云+AI”战略,提高百度智能云的战略地位。

此后,百度智能云步入发展快车道,尽管期间经历总经理尹世明、副总经理张志琦相继离职,但并未影响发展全局,表现依然可圈可点。不过,一个扎心的事实是,任凭百度智能云再怎么疯狂攻城略地,目前市场对其认可度并不高,距离真正突围、破局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与阿里、腾讯相比,百度在云计算生态上的积累不够强。要知道,阿里基于万网和电商积累大量中小卖家,并依托钉钉覆盖诸多中小企业,形成庞大的企业服务生态;腾讯则强于游戏生态的搭建,并借助小程序、公众号、视频号等工具聚拢一大波企业客户。

反观百度,最有希望形成生态的是视频,但自身短视频业务并未做起来,导致其在视频服务上的优势并不明显,反倒被字节跳动捷足先登,后者旗下火山引擎在去年底高调杀入,使云计算赛道再添重量级选手。由于缺少王牌行业作支撑,明显不利于百度智能云争夺各行各业的企业客户。

“十年前我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今天我认为百度智能云在做的事情,是‘新瓶装新酒’。”李彦宏在2021智能经济高峰论坛上说道,看来他似乎并不觉得当初对云计算的认知有所偏差。其实,在云计算一役上是否看走眼并不重要,就算当时看走眼也很正常,重要的是能否及时纠错和战略执行力。

当初马化腾看走眼,但在意识到自身错误后迅速行动起来,才使腾讯云得以抢占先机。反观李彦宏在战略误判后并无太大作为,反应慢半拍,导致百度智能云布局缓慢,落后第一梯队至少3年,错过最佳发展时机,任凭其后续再怎么奋力追赶,也会感到吃力和无奈,因为对手实在过于强大。

放眼未来,也许百度智能云会如愿成为百度的“第二增长曲线”,助力其在搜索之外打开更大的想象空间。但别忘了,与此同时,百度智能云的对手并未停止前进的脚步,它们规模更大、增速并不低,百度智能云唯有跑得更快更稳,才有突围的可能,才能不继续活在三巨头的阴影之下。

而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硬仗,不仅倒逼李彦宏和新帅沈抖全力以赴,还要避免战略短视,做好短期内不赚钱的心理准备,不因当前亏损而削弱投入力度,力争做时间的朋友。破局不易,百度智能云且行且珍惜!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