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酒、半个世纪,揭开高奢威士忌的神秘面纱

每一滴高年份波摩威士忌都是“时间的杰作”,也终将被打上传奇的标记。

文|蓝洞商业 戚玥

编辑|焦丽莎

电影《007: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的开头,意大利小城的盘山公路上,邦德开着那辆经典的阿斯顿·马丁DB5出尽了风头;最终的一幕,导演为所有角色斟上一杯威士忌,向第六任「邦德」作最后致意。

阿斯顿·马丁和威士忌,都是邦德的「老伙计」。

威士忌多年霸屏007系列电影,苏格兰威士忌是邦德的最爱,而非大家以为的马天尼。或许是因为邦德有一半的苏格兰血统,小时候在苏格兰的天幕庄园长大。在原著小说里,邦德喝苏格兰威士忌的次数多达21次。

在特工电影里,威士忌是飞檐走壁、掩盖身份的标配。美酒和荷尔蒙的碰撞总能擦出意外的剧情;不同角色晃动威士忌酒杯,传递的「潜台词」更是耐人寻味。

在跑车、007和威士忌的刺激下,20世纪60年代也被打上了一个传奇的标记。

披头士作为摇滚乐与嬉皮士的代表,引发全球年轻人的舞动;纽约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通过色彩明亮的波普艺术,将日常所见的可口可乐、梦露画像摇身变为艺术品;年轻人抛弃Coco Chanel和巴黎世家的古板设计,简洁、舒适的中性风蔓延开来,YSL开启无性别设计的风潮。

当时,也是苏格兰威士忌的繁荣时期,源于美国和日本对威士忌的海量需求。艾雷岛的波摩威士忌ARC-52就在那时开始发酵、装入橡木桶,等待时间的沉淀。

时间沉淀下来的,不仅有波摩威士忌的美味,还有老钱新贵对威士忌的持续热情。在Rare Whisky 101报告中,2019年威士忌成交数量较上年上涨33.37%,其中收藏级的单一麦芽成交总金额首次超过5,770.7万英镑,涨幅高达41.54%。

走过半个世纪,阿斯顿·马丁和苏格兰威士忌再次相遇,这次不再是007和邦德。而是同时拥有阿斯顿·马丁的瓶身设计,以及波摩沉淀近60年的威士忌酒液,融合而成的收藏级佳酿「波摩ARC-52」。它在今年夏季吸引的注意力,不输当年的007。

当苏格兰威士忌的古老品牌波摩遇上阿斯顿·马丁,他们酿造出了怎样的收藏级佳酿?如何在收藏品和艺术品之间找到平衡,如何准确定义高奢威士忌,他们用了足足50多年。

收藏热和掘金潮

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低迷,但市场对高端艺术品和收藏级佳酿的需求,却持续在逆势上涨,「威士忌收藏热」更是首当其冲。

2021年4月18日,香港苏富比三日的名酒春季拍卖收槌,总成交额高达1.2亿港币,1153项拍品几近全数成交。其中黑波摩典藏陈列柜拿下不俗的成绩,这是亚洲烈酒现场拍卖最高成交价拍品之一,由一位私人亚洲藏家以437.5万港币成交,刷新了波摩威士忌的拍卖成交纪录。

苏富比洋酒亚洲区主管贝安霖(Adam Bilbey)介绍说,「黑波摩典藏陈列柜无疑是本季的明星,这件融合威士忌名酿及设计于一身的工艺品在预展中备受注目。」

「黑波摩典藏陈列柜的亮丽成绩反映其概念及细节之巧夺天工,同时也反映黑波摩在藏家心中的重要地位。」苏富比的烈酒专家称自己曾品尝过数瓶黑波摩系列酒品,深感名不虚传,「当中五瓶威士忌在酒窖中蛰伏数十载,其细致口感与匠心品质自首次推出至今受到藏家钟爱,至今已达致传奇地位。」

回望整个名酒行业,威士忌的收藏价值也在水涨船高。

2021年,名酒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发布《2020年度市场报告》分析,以威士忌为主的烈酒,近5年增长迅猛,从2016年仅占1%的份额,到2020年占比19%,将近全年交易额的五分之一。但曾经强势的波尔多葡萄酒一路下滑,2013年占据交易额的60%,2020年已经缩减至26%。

更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至今,亚洲买家的交易额每一年都占据一半以上,近五年来呈现上升趋势,现在的份额基本稳定在65%左右。苏富比在2019和2020年的烈酒交易中,80%及以上是来自亚洲。

而越来越多的年轻藏家,正在成为主力。贝安霖在2021年观察到,「纵观本季拍卖,不论洋酒还是烈酒,皆见年轻藏家加入市场,为了顶级佳酿与资深藏家争相竞标。」2022年,苏富比香港统计,春拍的年轻藏家比例创新高,千禧世代(40岁以下)占竞投人数34%。

藏家越来越年轻,但威士忌当然是高年份更具收藏价值。1957年份波摩54年单一麦芽威士忌曾以1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7.8万)成交。

波摩ARC-52,作为全新系列的第一款,将于2022年夏末在全球主要市场发售,包括英国、德国、荷兰、美国、加拿大、中国、新加坡,及全球免税渠道。波摩ARC-52年的推出,给收藏级佳酿市场,留下了新的悬念。

在收藏市场,当然是物以稀为贵。超过50年的波摩威士忌并不多见,这是目前酒厂所发布的最古老的威士忌之一。另外一款是2018年,波摩酒厂曾发布一款蒸馏于1965年的波摩52年,一瓶难求。

跨越半个世纪的酒,其稀少程度无需赘述,收藏价值亦是如此。

再加上,威士忌在中国年轻消费群体中日益火爆,无论是阿斯顿·马丁的经典奢华,还是波摩ARC-52高年份威士忌的味蕾刺激,都是年轻新贵无法错过的身份象征。

「平衡」的艺术

「全球顶级的汽车之一。」

后人这样评价阿斯顿·马丁DB5。作为一款运动型的豪华GT跑车,凭借内部4.0L双顶置凸轮轴直列六缸发动机,其动力澎湃、性能稳定,极具诱惑力。

若只追求动力,自然无法让DB5成为经典。动力之外,是阿斯顿·马丁对汽车设计美感的追求,这两者互不妥协。

「对美的珍爱是一种品味,而对美的创作则是一门艺术。」 爱默生的这句话,被打在了阿斯顿·马丁的官网上。

一次演讲中,阿斯顿·马丁首席创意官马雷克·赖克曼(Marek Reichman)提到,很多客户都很注重汽车的外观,而忽略了汽车的内饰,可实际上内饰才是与车主共度最多时光的部分。

坚持手工制作的内饰,不光融入了英国手工匠人的点滴心血,更重要的是,经过双手反复体会拿捏的过程,能让内饰带给客户坐在车内所需要的灵感和温度。

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内饰拿捏,阿斯顿·马丁始终在寻找平衡。

阿斯顿·马丁精益求精的理念,激发了波摩的无限想象,两者一同打造出波摩ARC-52这款传承与创新的集大成之作,就是对彼此持之以恒追求进步和独创性,以不断激发创作灵感和热情的一种致敬。

波摩ARC-52的设计,同样遵循了阿斯顿·马丁一贯的设计准则。从3D打印、手工黏土捏造模型、手工吹制玻璃瓶身,到精心设计的定制磁力钥匙,背后无不是阿斯顿·马丁的尖端工程技术和波摩艺术品味的融合。

以开创性视角来看,ARC-52具有未来感的瓶身造型设计将自然和人造的轮廓巧妙地融合在引人注目的外型之中,平衡的视觉效果使其看上去轻盈灵动。

「我们的初衷是结合阿斯顿·马丁坚守的设计准则和波摩威士忌的博大精深,共同打造出一款凝世之作,我相信最终我们打造出了一款真正的艺术杰作。」阿斯顿·马丁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马雷克·赖克曼(Marek Reichman)说,「正如同设计阿斯顿·马丁车款时,平衡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一样,我们完美地平衡了传承与创新。」

ARC-52瓶身外观独具创意,让人同时徜徉在波摩与阿斯顿·马丁两个世界中,探索平衡的理想境界,以精准张力体现稳定性,而「平衡」正是ARC-52从内到外所欲传递的理念。

波摩沉淀52年的酒液,也在时间里达成了一种和谐与平衡。

这款单一麦芽威士忌由在两种不同风格的酒桶中陈酿了52年的酒液组合而成——50%来自美国橡木波本猪头桶,50%来自欧洲橡木雪莉桶。两种风格等量齐观,达成了恰好的平衡。

ARC-52被赋予了经典波摩的特点,微妙的烟熏泥煤风味,带着特有的海洋气息,深沉而轻盈。草本植物气息与异国风情的果味相结合,余味则是坚果糖与奶油糖风味。

因此,其风味和谐、层次丰富、口感平衡,ARC-52用艾雷岛的烟熏成就了陈酿的匠心品质。

波摩调配大师罗恩·威尔什(Ron Welsh)评价:「这款精致且复杂的52年波摩威士忌,证明了波摩酒厂团队在优化酒液在桶中陈酿的耗时,以创造出一款不同凡响的威士忌时所具备的高端技术与不懈努力。ARC-52这款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复杂性不言而喻,「平衡」不仅在其外观得以实现,更很好地融入于这款杰出威士忌的每一滴酒液中。」

回到威士忌「圣地」

想要探寻这款高年份高奢威士忌背后的秘密,就要回到它出生的地方。

苏格兰西南端的内赫布里底群岛,有一座面积仅500平方公里的艾雷岛,岛上只有3500多居民。但就是这个弹丸之地,诞生了特色鲜明的泥煤风味威士忌,俘获了无数威士忌老餮的味蕾。

作为苏格兰威士忌的起源,艾雷岛被称为威士忌的「圣地」,每年都有众多威士忌粉丝到此膜拜。每年 5 月,在岛上举行的「艾雷岛威士忌嘉年华」,同样会吸引全世界的威士忌爱好者前往。

波摩Bowmore是艾雷岛上第一家获得许可的威士忌酒厂,创立于1779年,是当地甚至苏格兰最古老的酒厂之一,有着深厚的酒与文化的历史。

波摩酒厂坐落在英达尔湖畔,拥有岛上美不胜收的景色和狂野的气息,评论家称,波摩酿造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带有一股温软的泥煤香味,浓烈、悠远的烟熏海洋气息。

是什么造就了波摩独特的味道?

在老餮们看来,波摩对传统工艺的坚持,是保持独特风味的关键。时至今日,波摩仍坚持使用地板发麦的方式,在近一周的发芽期,工人不舍昼夜,每隔四个小时,一遍一遍地翻动大麦,直至发芽工序完成。

除了对传统的尊重,还有对于革新的追求,一如去年波摩于中国市场推陈出了波摩12年雪莉桶版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将经典的泥煤风味与雪莉桶的丰富深邃相融合,更贴合中国消费者的喜好,满足他们的感官之享。

独特的工艺,加上独特的酒窖,成就了波摩独有的味道。波摩酒厂举世闻名的一号酒窖,是一座世上少有的在海平面以下的酒窖,拥有了恒定的低温潮湿环境与合适的储存条件,大部分波摩威士忌都陈酿于此。

悠久的传统,传统的工艺,稀少的数量,让波摩的高年份威士忌在市场上向来是「一瓶难求」,毫无疑问更是威士忌收藏界的宠儿。

2018年5月,WHISKY AUCTIONEER拍卖一瓶1966年蒸馏、1984年灌瓶的苏格兰波摩酒厂单一麦芽威士忌,限量720瓶,预估价格为25000—30000英镑,折合人民币21—25万。

2021年12月,波摩单樽稀世珍酿Bowmore® Onyx 51年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在苏富比慈善拍卖会上以40万英镑的历史高价落槌成交,透露出波摩在威士忌收藏市场上的热度不减。

而今夏即将面世的波摩ARC-52,同样收获了威士忌收藏界的期待。原因很简单,这是波摩少有的超过50年份的威士忌,也是目前波摩酒厂所发布的最古老的威士忌之一。

正如马雷克·赖克曼(Marek Reichman)所说,「于我而言,这款威士忌有太多值得探索的地方,因为它蕴含了许多深藏不露的学问,就连色泽也仿佛经由时光淬炼而成。」

大西洋彼岸的艾雷岛上,酿酒工人年复一年的搅动麦芽,高年份波摩威士忌依然在等待时间的淬炼,每一滴都是「时间的杰作」,也终将在收藏市场上被打上传奇的标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