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估值接近腰斩,侯毅难以带领盒马扛起新零售大旗?

“新零售”在当下究竟是不是伪命题?

文|氢财经 王元石

被阿里“抛弃”自负盈亏的盒马,开始急着找钱保命。

近日流出的消息称,盒马鲜生正寻求从外部投资者处筹集4-5亿美元,投前估值仅60亿美元,大大低于今年1月募资时媒体报道的100亿美元。

融资进展缓慢,预期估值削减40%,这一切的背后,是盒马身处的众多漩涡——今年3月,盒马接连关闭5家盒马鲜生门店;5月,创始人侯毅卸任董事长和多家盒马关联公司职务;6月,被曝出大裁员和内部动荡;到了7月10日,又被消费者曝出在螃蟹菜品中吃出蛆虫。

外界不断发出这样的疑问:作为新零售标杆企业,盒马所代表的模式真的能跑通吗?

盈利遥遥无期

盒马的诞生,是阿里为掀起新零售改革大潮,而打出的一张大牌。

2016年的阿里云栖大会上,马云新零售将取代电商的论调,让当时的人们目瞪口呆。他说,“新零售是线上购物的延伸,包括前置仓、闪购跑腿、到家到店等模式,未来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商,只有新零售。”

如何定义盒马呢?拿盒马鲜生来说,它是阿里对线下超市完全重构的新零售业态,是超市,是餐饮店,也是菜市场。但这样的描述,似乎又都不太准确。

除了盒马鲜生,盒马先后推出过盒马小站、盒马mini、盒马邻里、盒马X会员店、生鲜奥莱等多种创新模式。

不断烧钱试错,盒马几乎尝遍了新零售的各种玩法,直到目前不少业态都被优化淘汰出市场,但仍未找到能够规模盈利的好模式。

这几年,盒马最大的问题是,与自我造血能力相比,烧钱的速度实在快太多了。由于盒马并未公布数据,据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测算的数据显示,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盒马亏损便达到了约30亿元。

盒马CEO侯毅在2019年对外表示:“我们从来不用亏损这两个字,我们认为这是投资,对创新要有投入,没有投入怎么行。”

然而,业态多次迭代之后,也没能形成稳定的规模化盈利的局面,盒马似乎成了鲸吞资金的黑洞。

即便财大气粗如阿里,也很难在看不到盈利前景的情况下,再继续为这样的高成本投入买单填坑。去年年底,阿里开始推行“经营责任制”,盒马从一个事业群转型为一个脱离阿里组织架构独立发展的公司,此后需要自负盈亏。

侯毅的态度也随之大变脸,他当时表示,盒马要独立发展,必须具备盈利能力,做企业不赚钱总归觉得是一种耻辱。

战略转折收缩

作为阿里的“1号工程”,直到被阿里“抛弃”,盒马还是没能从亏损泥潭中挣扎走出。这个“扶不起的阿斗”,没有阿里的资金支持,独立面对市场,养活自己便成了当务之急。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年初,盒马的战略发生大转折。

侯毅在新年开工首日的内部信中表示,盒马鲜生已明确从原先的“线上发展为主,线下发展为辅”,转为“多业态线上线下协同发展”,并且提出要遵循零售经营管理本质,回到实体零售业本身来开店。

这意味着,曾经为自己贴上互联网企业标签,极力与传统生鲜零售商划清界限的盒马,正在朝传统零售靠拢回归。

此后的一段时间,盒马开始压缩开支,裁员、关店、缩减新开门店硬件投入。勒紧裤腰带,盒马朝降本增效和全面盈利的方向奔去。

然而,这与盒马此前的互联网打法背道而驰,从规模扩张转向求稳,无疑意味着发展的降速。

要知道,在2021年竞争对手们开始收缩的时候,盒马的做法是,明显加快开店步伐,且主动走出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向下沉市场进军,抢占市场。

光是去年下半年,盒马鲜生就先后在郑州、合肥、济南、南昌四座城市开出首店。根据盒马官方数据,去年12月连续开出了14家门店,平均两天就有一家新店开业。

开店计划的高潮,延续到2021年的最后一刻,直至阿里宣布盒马剥离自负盈亏。

与之对应的是,近几年怼天怼地的大嘴巴侯毅,开始安静了下来。

此前,他曾狂妄地放话,“不会有比盒马mini更完美的商业模式”,向同行叮咚买菜开炮,“好惨烈,上百亿资金困在里面”“老梁(指叮咚买菜CEO梁昌霖)真是急了,他的投资方也是急了,估计马上要爆仓”,甚至diss行业之外的社区团购,“不和社区团购的玩家竞争,让它们三年又何妨?”

只不过,今年5月,侯毅已经卸任董事长和多家盒马关联公司职务。而一向高调的他,近期也变得鲜少露面。

新零售“渡劫”

“新零售”究竟是不是伪命题?越来越多这样的声音在当下出现。  

盒马的困境,无疑是整个新零售行业危机的缩影。如今,新零售行业已进入了退潮的寒冬期,相关投资事件同往年相比大大减少。

新零售降温的原因有很多:成本过高、回本周期太长、线上流量给线下门店带来的实质性帮助有限等等。

如今,资本和市场失去耐心和信心,行业内玩家的日子均不好过。

头顶着“生鲜电商第一股”光环、被腾讯连续领投的每日优鲜,市值跌至谷底,股价长期徘徊在纳斯达克的退市警戒线边缘。今年6月初的短短几天内,每日优鲜集中关停了苏州、南京、杭州、青岛、深圳、广州、济南、石家庄等城市的业务。

叮咚买菜去年净亏损总计达64.29亿元,也在不断撤城收缩,断臂求生,从今年5月底起,叮咚买菜已陆续撤出中山、珠海、唐山、天津、滁州等二三线下沉市场。截至目前,较其较鼎盛时期经营城市数量减少了10个左右。

此外,赛道内的玩家还有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京东七鲜、美团的小象生鲜等。只不过现如今,小象生鲜、京东七鲜、超级物种均已进入战略调整期,或关店或休眠。

而作为赛道的绝对头部,盒马目前不止有盈利焦虑,还深深为流量下滑所困扰。

今年3月,盒马的日活跃用户人数为500万,到了6月,日活跃用户人数仅为343万,下滑到甚至不及疫情前水准。

从大环境来看,经济增速趋缓,疫情的持续搅扰,以及整体形势的变化,导致人们风险和储蓄意识觉醒,消费端的行为变化,对新零售行业未来增长的影响不容小觑。

“盒马摸着石头过河,中国零售摸着盒马过河”,这句话在业内流传甚广。侯毅也曾自豪地说过,“盒马成功了,新零售就成功了。”

但目前来看,盒马和新零售的现实是,在无法盈利的泥潭中挣扎,以及或难上岸的失败前景。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