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川发展旗下基金接盘*ST 富控,四川国资资产证券化衔枚疾进
摘要

抄底中小创公司之后,四川国资又有新的动作。

【财联社】(记者 崔文官)抄底中小创公司之后,四川国资又有新的动作。日前,“中技系”旗下的*ST 富控(600634.SH)在上交所披露,四川聚信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聚信”)已与公司控股股东富控文化、中技集团签署《合作意向协议》。

工商信息显示,四川聚信由四川国资平台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发展”)与中信聚信(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聚信”)联合成立,此次拟接盘“问题缠身”的*ST 富控,也是四川国资首次异地涉足主板上市公司。

实际上,去年至今四川国资一直动作频频,他们先后异地吞下了碧水源(300070.SZ)、盛运环保(300090.SZ)等中小创企业,旗下的泸州银行(1983.HK)、成都高速(1785.HK)、四川能投发展(1713.HK)则相继登陆香港联交所。

川发展旗下基金接盘*ST 富控

1月21日晚间,中技系旗下的*ST富控公告收到控股股东富控文化的通知,富控文化及其控股股东中技集团与四川聚信签订了《合作意向协议》,四川聚信方面拟发起设立私募投资基金,通过收购中技集团所持有的富控文化公司的股权,或对中技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进行债权债务重组,或风险处置管理等各种合法合规的方式,纾解处理上市公司的困难,实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控制权转让。

本次合作的具体方案和细节有待四川聚信委派中介机构开展尽职调查完毕后另行协商确定。协议设定了180日的排他期,在此期间,双方承诺将不得与其他潜在意向购买方协商或谈判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控制权转让等事项。

由于富控文化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经被轮候冻结,其中7000万股将被司法拍卖。*ST 富控表示,本次筹划控制权变动可能会受到股份冻结或被司法拍卖的影响而无法实施。

中技集团、富控文化的这一协议一经发布即遭上交所问询,上交所要求对方明确披露本次控制权变更中收购方的基本情况,以及收购资金来源、收购方式等。

上交所还要求各方说明前述司法冻结、立案调查等对公司控制权转让事项的影响,指出目前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同时公司也涉嫌存在为前述关联方等提供担保的情况,负债以及或有负债情况,汇总后对外披露,并充分提示风险。

尽管如此,*ST富控1月22日复牌股价仍然涨停,这或许是接盘资金背景有关。工商信息显示,四川聚信由中信聚信、川发展全资控股的四川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发展股权基金”)、成都聚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成都聚智”)发起设立,三方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9%、49%、2%。

中信聚信的第一大股东是中信信托,川发展则成立于2009年1月,注册资本高达800亿元,是四川省政府为充分发挥政府性资金的引导作用的实体性投融资机构。

四川国资资产“证券化”提速

近年来,四川发展及其控股平台资本市场“异军提起”。1月12日,环保龙头碧水源便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拟将上市公司10.70%股权转让给川发展旗下的四川省投资集团。

而在此之前,四川省国资已经先后通过资本市场参股、控股了硅宝科技(300019、SZ)、新筑股份(002480.SZ)、盛运环保等6家上市公司。

四川省内的市级国资,同样是动作频频。

2018年11月12日晚,鸿利智汇(300219.SZ)公告,金舵投资自2018年7月19日至11月9日增持公司5%股权,目前金舵投资持有公司26.38%股权;当月23日晚,汉鼎宇佑(300300.SZ)公告,四川璞信通过协议转让获得公司5%股权。(详见财联社2018年11月38日《四川国资抄底创业板 异地扫货绩优股》的报道。

其中,金舵投资、四川璞信均为泸州老窖集团旗下公司,即泸州国资。与此同时,成都市国资之一的成都兴城集团则赴北京、天津两地,先是以7.81亿元取得中化岩土(002542.SZ)9.90%股权,后又成为红日药业(300026.SZ)第一大股东。

除了A股的“大跃进”之外,四川境内国资平台港股上市之路也大幅提速。1月15日,成都高速港股上市,此前不久泸州银行、四川能投发展也刚刚在港上市。

而在此前的2017年全年四川省内国资上市,仅有兴泸水务(2281.HK)一家上市,四川国资2018年以来扩张骤然提速与其背后的“证券化”目标关系密切。

四川有接近国资的相关人士向财联社记者称,“四川省国资、成都市分别提出‘到2020年,证券化率达到30%’的目标,泸州国资也曾给出‘到2020年,全市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8家’的规划。”

早在2016年11月,四川省提出了打造川版“淡马锡”金控平台,5年目标破万亿的目标。其中,金融板块在四川发展原有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川财证券、产权交易所的基础上,重新组建了资产管理公司、信用再担保公司,公司还入股了凉山商业银行、组建国宝人寿。

实际上,此前四川发展明确提出要在金融、矿业、基础设施建设与地产、酒业、国际业务五个领域,培育形成在国内A股或香港H股、或其他资本市场上市的五家龙头企业。此前也有消息称,自安邦退出成都农商行后,四川发展“意欲入主”。

而翻看近两年四川发展、四川省金融监管局、成都市金融监管局以及其他省市平台的人士变动不难发现,来自证监会、交易所和地方监管局背景的高管逐渐增多。

另据记者了解,截至2018年底,川发展合并报表资产总额1.026万亿元,较2009年成立之初增长7.22倍,提前两年实现资产过万亿目标。川发展相关人士称,“按计划,四川发展将再用10年时间,使资产规模达到2万亿元,新增10家上市公司,资产证券化率达到50%。”

尽管川发展规模突破万亿且日趋庞大,不过其资产回报率仍有待提高,截止2018年三季度,川发展并报表上的营业收入为1229.8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仅为30.89亿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