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蓝鲸315|直击途歌诉讼现场:经销商欠款与用户押金去哪儿了?
摘要

“途歌老板名下资产都转移了,公司资产都冻结了,听他们经理说,老板还想着融资,所以一直没有宣布破产。”某知情人士对蓝鲸TMT记者说起途歌的近况。

  蓝鲸TMT记者 白桦

最近几个月,途歌的日子可谓是愈发艰难。

3月5日,记者随同某汽车租赁公司一同前往北京大兴人民法院,参加该公司与途歌经济纠纷的第一次开庭。

“我们租给途歌70台车,都是奔驰smart,加上每辆车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产生的维修费用,以及停车费,损失近百万。”该公司负责人宋超(化名)对记者说。

法院传票显示10点开庭,但截至开庭前,途歌方面仍没有人现身现场。据法官助理称,途歌当天有好几起官司同时开庭,途歌法务因“撞庭”抽不开身,本次开庭失败,之后会继续协商下次开庭时间。

这仅是众多状告途歌的汽车经销商中的一家,据宋超所知,跟他们处境相同的汽车经销商并不在少数,仅北京地区就有9家。

据蓝鲸TMT记者了解,接下来,途歌或将相继遭到来自用户、汽车经销商、自身员工的层层围攻与追讨。

全国多地汽车经销商上诉维权

“途歌老板名下资产都转移了,公司资产都冻结了,听他们经理说,老板还想着融资,所以一直没有宣布破产。”某知情人士对蓝鲸TMT记者说起途歌的近况。

据天眼查显示,途歌有多起与汽车租赁公司的经济纠纷案件。其中深圳市万车汇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黄建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初与途歌签订合作合同的时候,是按照途歌提供的车型买车上牌的,属于定制型车。当初签的是三年合同,每辆车每月4500元租金,现在只合作了一年就拖欠租金。

黄建都表示,因为都是定制型车,无法再进行租赁,如果以二手车转卖,将会给他带来数目庞大的损失,所以目前只能上诉维权。

但是,据其代理律师王律师称,开庭调解时,途歌方面不同意赔偿包括车损等经济损失,只同意补齐未支付租金。法官给了一个星期调解时间,但是途歌法务一直没有再联系过他。不过黄先生担心的是,途歌即便同意支付相关费用,以目前它自己的经济状况,怕是也很难立马到账。

据天眼查显示,多家汽车租赁公司上诉要求查封或冻结途歌名下财产。

其中,万车汇的负责人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目前其仍未能拿回钱款,途歌方面也处于失联状态。

据社科院法学博士林华称,如果起诉后,途歌方面仍未退回钱款,判决生效后可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但如果途歌方面确实没钱,无力偿还的话,也许会申请破产,但很可能剩余资产不够支付欠款,经销商仍然会损失惨重。

用户追讨押金只能上诉

据公开资料显示,途歌全国注册用户数量达到300万人,按每位用户押金1500元计算,途歌的押金规模高达45亿,按活跃程度50%来算,也有22.5亿元,并不比ofo的19亿元押金少。

2018年12月18日,途歌用户曾在途歌北京总部嘉泰国际大厦围堵讨要押金。截至当月20日,按照途歌工作人员给出的每天退15个用户的承诺,退押金的队伍已然排到了2019年的3月。

如今,用户想要顺利拿回押金,只能通过上诉这一条途径。

据第一批上诉的用户林时光(化名)称,当时20多人去上诉,大约有15人选择调解,调解的结果是途歌在2月28日前赔偿用户1525元(1500+25元诉讼费),其余5人则坚持起诉。

林时光对记者称,坚持上诉的5个人主要是为大家出一口气,如果起诉成功,能够要回误工费和车费。不过,起诉可能需要到法院三到五次才结束,很多人为了不耽误工作就选择调解。而在此期间,途歌从来没有联系他们。

2月28日,共12人退回押金,其中三人因为银行卡问题没能退押成功,但在积极协商中,仍有望正常退押。

趁途歌破产前,赶紧把押金要回来是众多用户积极上诉的原因。记者先后加过若干个维权群,每个群都有几百人,分散在北京、深圳、成都、西安等地。预计未来讨押队伍将会越来越壮大。

海淀法院近期就迎来了第一波途歌用户退押小高潮,狭小的受理处被途歌用户的长队挤满。

“据我了解,第二批调解是只退1500元,不退25元诉讼费。”随着起诉的人越来越多,资金紧张的途歌或许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记者随后拨打了途歌法人兼CEO王利峰的电话,但其电话不能接通,提示已开通来电提醒业务。

随后,记者拨通途歌客服电话询问何时能够拿回押金,对方表示,“确切的时间由于财务问题目前没办法确定,只知道会按照用户提交的时间,依次去审核退款。目前,途歌正在做退款排序系统,以后会在APP上看到还有多少人没有退款,就像ofo一样。”

据悉,押金属于普通债券,在破产清算中,其偿还顺序排在税收、员工工资、破产清算费用、优先债券等之后,破产清算公司在上述项目偿还完毕后,再按照比例偿还押金。如果真到了破产清算的那一天,用户的押金只怕是有去无回了。

员工离职无人受理,途歌公司或已名存实亡

用户林时光对记者称,途歌存在欺骗诱导行为,“明明现在道路上已经没有什么途歌车辆,仅剩的几台不是故障就是需要支付巨额停车费,但途歌APP仍然显示一切正常。而且公司资金链断裂被四处催债,但仍可以正常收取用户押金。不向外界说明公司目前的实际情况,这跟欺诈有什么区别。”

记者联系了一位曾在途歌工作的员工肖宇(化名),他表示自己虽然离开了途歌,但并未办理离职手续,因为公司已经没有专人给员工办理离职手续。

 “我在的时候办公室几乎没人了,只有一个财务总监在做仲裁处理。之前有一部分人被他们辞退了,是通过邮件通知的。有一部分没离职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也没有补偿,因为离职都不知道找谁办理手续。”

据肖宇回忆称,“差不多从去年11月份途歌就没再发过工资了,王利峰也不回信息。之后所有的群包括钉钉群都解散了,领导群也都解散了。”

目前肖宇正在重新找工作,“不打算追讨之前的工资了,之前产品研发的同事打官司,就是为了出口气,钱要不要得回来很难说,现在的结果只有等。当时出庭的是途歌的财务总监,王利峰根本不敢露面。”

据其透露,目前途歌的员工基本都在重新找工作,能维权的维权,能打官司的打官司,但大部分员工都像肖宇这样选择息事宁人了,因为实在耗不起。

当记者问到APP端仍然正常运转,是否说明途歌还有望融资时,肖宇丝毫不犹豫地说,“怎么可能融资啊,现在公司都没人上班,车辆都被经销商收回了,还有一大堆欠款,上哪融资?”

“现在途歌顶多有5个人在办公,技术总监维持着App的运营,财务总监和法务在处理各种上诉,客服方面可能还有两个人在进行日常维护。”肖宇称。

或许,途歌离破产,仅一步之遥了。

热门文章
1
中汇集团昨日在港上市,已获“亚视之父”家族基石投资
2
泛海控股金融转型路:版图初成型,地基待夯实
3
子偿母债计划搁浅,百威亚太板块赴港上市未果
4
79亿夺北京丰台“地王”,中海地产从抓利润向追规模“变速”
5
三星电子利润持续暴跌,折叠屏手机“难产”困境待解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