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甄妙:来这里你将收获干货、交流、合作| 第一届中国新媒体广交会
摘要

3月14-15日,广州白云区五龙休闲山庄。

前两周,小二发现有很多微信好友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甄妙:我的创业十二年》的文章,圈子文化CEO、南宁圈创始人甄妙在文中,历数了自己创业十二年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他的反思与经验总结,给大家带来启发。以下为文章全文:

前几天看了知乎里的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有一种叫NLP的理论,把人的理解层次分成了六个等级。

通俗讲,就是对一件事情的理解,我们可以分成6个不同的层次,而这个层次有高低之分。如果你用低维度的视角去看问题,可能感觉无法解决,但当你站在更高的一个维度去看待它时,也许就变成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甚至连问题本身也消失了。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刷屏的一篇文章也用了他人生中五层“楼”经历说明了类似的观点。

回顾这些年,自己不也正是这样一步步的向上求索么?

从一开始做名片设计,到后面成立广告制作公司,再之进入媒体行业,从广西到全国,从南宁圈到美至简,现在通盘看下来,也是一个认知不断升级的过程,我姑且把自己的经历分成8个阶段,代表着一个愣头青到“觉醒者”的蜕变,也许大家都或多或少能看到类似的经历和影子。

01

第一阶段:混沌期

这是我创业经历的第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对创业的概念几乎只停留在电视剧中,迷茫且抽象,对商业模式的认知,甚至对做生意本身都是一片空白。

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想法很简单,干呗!

觉得什么可以赚钱就做什么,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闯。

记得我的第一笔业务是给一家粉店设计名片,仅仅是为了做成,一口气给客户设计了三个版本挑选,差点没把客户吓到,虽然最后仅仅只赚了三元钱。

但是那种获得客户认可的感觉足以让自己开心好几天,这个阶段我把它归结为“混沌期”,主要是练胆、把想法变成现实,虽然事情初级又简单,但却为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02

第二阶段:野蛮生长

到了这个阶段,基本每天最主要的事,就是不断的接业务、执行,然后再接更多的业务,继续执行。

公司开始渐渐有了规模,一两个人已经完全不能适应业务的发展,我开始想方设法的招人、带人。由于公司太小,根本谈不上人才,这个时候招人,基本上是有人愿意过来面试,就会毫不犹豫的收下。

我成了公司最大的一个业务员。每天早出晚归跑业务、接单,然后拿回公司制作、生产。

那个时候,我对商业的理解,就是要不断的做加法,找到更多的客户。可是招来的团队大多是拼凑起来的,这种状态很快演变成接业务不是赚钱,而是为了养活一个所谓的团队。

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内部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以前一个人不需要考虑的人工、财税、租金成本变成让我越来越头痛的事。

那个时候没想明白一件事:为什么业务越接越多,公司现金流却越来越紧张?每个月收到的钱,经常还不够支付基本工资,很快公司变得入不敷出。

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发现,原来公司不是单纯接到业务那么简单,内部的管理成为头等大事,我开始梳理、求教,进入到了第三阶段。

03

第三阶段:管理陷阱

在第三阶段,相信很多人都会经历和我一样的烦恼和期盼,那就是公司可以招到一个管理大牛做我的合伙人或副总,内部管理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因为很多朋友都会劝你:你当老板干嘛把自己搞得那么累,你可以招点有能力的人来帮你呀。我承认,这种思想在很长一段时间主导着我的思考,并且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但事实是,这样的人很难找到,或者说,大多水土不服。

一个有很强管理能力的人,要不在大企业供职,要不自己就已经在创业了,就算真的找到这样愿意屈尊的良将,空降到一家没有经历过一起成长并且完全没有制度可言的公司来说,不是水土不服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表面上,你是在找合伙人、找高管,其实更深层来说,是自己潜意识在公司管理上的胆怯和甩锅思维做崇,经历了后面的很多事情我才发现,这个过程几乎是没办法靠找人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解决的,最终还是需要自己沉下心来,一点点的梳理,不论制度、财税、薪酬、福利,都需要自己摸过一遍。

这个阶段其实是最痛苦的。外边的业务高速发展,每天累得精疲力尽,回到公司还要处理很多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回款、现金流、发工资、被供应商催款几乎成了每天都要面对的梦魇。

创始人的心智要经历巨大的起伏,从核心员工的离职、跳槽、对手的挖角、新员工把事情搞砸,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孤独和委屈,觉得自己是在为员工打工,里外不是人,这个阶段最为漫长,几乎是每个创业者都会经历的至暗时刻,很多人都在这个阶段折戟、退出。

很庆幸,我当时咬着牙挺过了,后面再回想这个阶段,其实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撑过来的,只记得每天都是在绝望和希望中爬行,默默告诉自己”再坚持一天就好了“。

04

第四阶段:初遇瓶颈

不记得有谁说过:苦难才会让人想起破局。

这也许就是穷则思变吧。

有一天我猛然醒悟,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扰仅仅是管理和业务跟不上么?或者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看过很多公司,管理也很烂,但是依然运作良好,甚至于接触到的某些老板,什么都不懂,却有一群能人把公司运营的井井有条。

回到自己公司,如果单纯的去做广告业务的叠加,似乎并不能让公司一直扩张下去,如果业务结构不变,一直做广告制作,就不可能逾越行业里”垫付款“这条行规,那么业务越多,现金流就越吃紧,每年的负债也会变的越多,我除了接更多业务弥补之外并无他法,这是一个死循环。

是不是我的商业模式出了问题?

根本问题就出在了公司的业务结构上。我对比了整个广告产业链,如果把广告行业分为上、中、下游,广告制作属于整个产业链的最底层,破局的方法,是往上游走。而媒体,于我当时的认知,就是广告行业的上游:无需垫款、可规模化产生收益、产品标准化。在这种思考的驱动下,我四处筹措,终于借来了几百万买下了当时一家效益不好的户外媒体。

其实后面回想起来,当时我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在媒体的选择上,我出现了一些战略性的失误:

比如因为条件有限,我选择了一个并不具备强势地位的过气媒体资源;比如在整个运营过程中,也没有考虑到就算是媒体,每年也会产生不菲的管理和维护成本,这些因素都直接导致了自己遭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不但没把借的钱赚到,还倒欠了几百万。

命运把人逼到绝境,就可能真的发生奇迹。受媒体业务拖累,传统广告制作业务也受到了影响,最困难的时候为了给员工发工资,自己不得不四处为企业兼职做策划来养公司。

阴差阳错的,一次利用微博话题做的低成本营销让当时几家濒临倒闭的夜场起死回生,这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新媒体的力量,那么我自己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媒体呢?

就这样,南宁圈诞生了。

短短一年里,我印了几万张二维码,用最老土的方式,不分白天黑夜的到南宁各大厕所贴小广告,但正是这种谁也看不上的地推,粉丝获得了几何倍数的增加,微信公众号意外的做成了当时行业内的网红帐号。当我人生第一次看到账户里躺着30万现金时,自己泪流满面,这更笃定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媒体模式较之前的制作业务最好的区别在于,相比传统媒体,维护成本几乎为零,而纯广告的变现模式,效率也比之前动则十天半个月才结束的线下制作周期提升很多,瓶颈,在业务重构后似乎悄然解决了。

05

第五阶段:发现“机会成本”

随着公司开始盈利,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到底是ALL IN微信、放弃现有业务,还是同步进行?

最终我选择了比较保守的方式:现有业务不变,另外在公司内部把微信业务拿出来独立孵化。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意外加入到了一个行业组织:微联同城。

这其实是我人生中一次比较大的转折,在微联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原来在全国各地还有这么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通过微信自媒体改变着自己的命运,有那么多的想法、理念和模式。

但是最重要的,眼界的开拓让我重新对自己的现状有了新的思考,那就是“机会成本”。

广西本土曾有一家非常知名的网站,在南宁垄断了很多年后,开始了全省扩张,但最终却日渐式微,那是因为广西便是它的天花板。

对于我来说,若如法炮制该网站的路径,做的最好也不过如此,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广西省内的柳州、桂林,不如选择市场规模和机会更多的北上广,去做全国市场。

事实证明我的决策是正确的,当我只身去了深圳、去了北京、去了上海,犹如鱼入大海,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在那之后,我穿梭于全国各地,如饥似渴的和各地同行交流玩法,现在回想起来,若没有进入微联,没有认识那么多全国的自媒体创业者,我不会选择这条路,一个人的格局和世界观,有时候真的和物理上的距离和空间有直接关系。

06

第六阶段:1-1000,做加法

人在每个阶段,除了获得一定的成长,也可能会跳进另外一个更大的陷阱里。

视野的扩大,让我接触到各式各样优秀的人,那些曾经膜拜的行业大牛,似乎给自己感觉再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人的欲望和虚荣心也在这个阶段极速膨胀。

充裕的现金流加上为数不少的融资,自己开始疯狂的做着加法,从投资网红、开经纪公司,再到四处并购团队,一副春风得意的姿态,那个时候虽然很忙很累,但是心里感到特别充实。

聚光灯和包裹在身边的鲜花和掌声,甚至一度让我产生了所谓的“明星”幻象。

今天想起来,才发现是多么的幼稚和浮躁。

危机总是伴随着泡沫一起到来,因为投资和参与了太多项目,公司的战线拉得很长,营收虽然获得了爆发性增长,但是由于贪图求快,在股权设计和成本控制上犯了很多致命的错误,这种蒙眼狂奔似的盲目扩张,也为日后新的公司危机埋下了伏笔。

这个阶段是个什么状态呢?

你很累很拼,但是你会发现你一个人的精力根本无法同时兼顾那么多项目,一旦项目接连出现问题,整个人都濒临崩溃。

07

第七阶段:1000-1,做减法

17年的整整一年,就是在各种慌乱中度过的,年底的时候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开始做减法。

其实当时对减法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很浅的层次,因为我曾经一度认为自己是有能力建立一个商业生态的,后面看这种想法真的过于自信了。

做减法是为了能够聚焦,这意味着你要舍弃很多看似有价值却不能创造利润的东西,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进行调整,砍掉了很多早期的项目,并且重新把注意力聚焦到一两个点上。

我开始反思,我到底需要怎样的生活?

有个朋友叫纪卫宁,是我很佩服的一个创业老兵,之前在很多场合对我说过他的创业观,叫“以终为始,从未来看现在”,一开始我不明白,当我真正想清楚很多事情后,我突然顿悟了:你要先定好目标,为着目标去奋斗,而当你为此目标去奋斗的时候,凡是符合这个目标的,要想办法加强或聚焦,不符合这个目标的,就算诱惑再大也要放弃。

以前觉得1到1000很难,但是到了这个阶段才发现,更难的其实是1000到1,因为减法意味着对之前踌躇满志的否定。

在经历了这个痛苦的阶段之后,突然有一天猛的发现,聚焦和减法给我带来的是更多的收益和沉淀,在这个过程中,我明显感到整个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08

第八阶段:找到真正的“商业模式”

如果说创业过程中前面的七个阶段是历练和量变,那么第八阶段算得上一次质变了,是自己对整个商业逻辑真正意义上的深刻理解,虽然学费不菲,但依然值得。

认知的提升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第一便是认识到现金流的重要性。而注重现金流就在于整个公司的系统管控,一是业务的管控,一是成本的管控,再一个就是合作的管控,不再做太多无效的合作,不去见太多的人,创始人应该把所有的力道集中在主营业务上,而主营业务做好了,成为行业头部,自然会形成强大的势能。在KPI的设计上,不再唯业绩论,而是更多的考核各部门和业务线的净利润和回款率,充裕的现金流好比血液,是企业健康发展的保障和基石。

另外一个认知改变就是对商业模式的理解。

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我要把业务从几千万级别做到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我需要做的是什么?

仅仅是做人员和业务的叠加么?

显然这是无法实现的,因为传统的广告业务天花板虽较之前的广告制作业务高出不少,但依然是非标的叠加,业务的增长太依赖人力,而人力有时候又是最不确定的。

以前我们在谈所谓的商业模式时,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商业模式。拿微信来说,因为公众号有粉丝,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接广告、接电商、做CPS分成来做变现,但细细想来,它只能算是一种伪商业模式,或者说比较初级的商业模式。

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模式的成败与否,取决于整个平台的兴衰,当整个平台生态利好的时候,我们就能推进的很好,而一但平台生态利空的时候,自然也会跟着平台一起走下坡路。

所以我开始把目光放到了微信之外,去思考真正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什么是商业模式,其实商业模式就在身边,甚至无处不在,我们能解决用户痛点、可以规模化复制,并且足够简单的,它就是一个最好的商业模式。你可以脱离于任何一个平台存在,或者说,任何平台都可以成为你的工具和通道。

有了这层认知,我开始在现有的客户当中寻找答案,到底我们的服务体系是怎样的?是否可以帮客户解决问题,到底现在的粉丝为什么要看我们的账号?潜在的底层逻辑又是什么?一旦抛出这些疑问,就会发现原来事情并没有之前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我开始去求索用户、粉丝、客户之间最底层的需求和连接模型是什么,并挑出1到2个点进行精准突破。

举个例子,我之前做线上的话题营销,本能的都会优先用到公司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资源,但是后面我发现最根本的是要解决客户的传播效果问题。既然是效果问题,就意味着只要能满足客户的需求,那是否使用微信公众平台并不是最核心的诉求,所以我在尝试一些新案子的时候,大胆地启用了很多全新的渠道,并且经过灵活的组合、串联以及解决方案的产品化后,取得了比单纯微信渠道传播更好的效果,所以当行业对微信流量下滑都倍感焦虑的时候,我反倒觉得最好的年代才刚刚开始。

以前觉得很难突破的问题,似乎一夜间柳暗花明,当你抛弃固有观念对事物的形态进行重构时,会有另一扇窗户向你打开。公布一下去年的成绩单,公司从几千万做到了几个亿,今年,希望可以是十几个亿,甚至更多。

时间回到2019,在创业的十几年里,我仍然不敢说自己是成功的,但经历了这八个阶段,却有着拨云见雾的期待。

在创业这条路上,我也算不上及格,未来可能还有更多问题和瓶颈需要突破,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我笃定的信心。

王兴说2019年将会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但我认为,好的商业模式、好的人,恰恰是可以在这逆境中脱颖而出的。

如果说之前的十年是一个吹大的泡沫,那么接下来的十年,才是金子真正发光的时代。

回头看12年的创业经历,每一个阶段遇到的问题,在下一个阶段都不再成为问题,或者说变成了非常简单的问题,而一旦度过了这些阶段,看到的风景和视野是以前看不到的。

人生就像打怪,困难总是和成长相伴而行,难度越大,但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就越大、认知也就越高。

以前看西游记,一直没搞懂孙悟空本事那么高,去西天一个筋斗云就可以搞定,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的陪着赢弱的唐僧走那么远去斩妖除魔,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吴承恩想告诉大家的其实是,人生本就是一场取经之路,我们每通过一个关卡都是一场历练,人生没有捷径,但每一步都算数,每一次瓶颈的突破,就是一次心智上的提升,去成长,去磨练,才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过去的2018年,我无论在收益还是历练上,都高于过去的十年的总和。

2019,也注定将是我人生的第二次启程。

在这段行程中,一定能收获更优秀的自己,就像电影《疯狂外星人》和《汉武大帝》里面都出现过的同一句话:“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吗”?只要能去做就一定能成功,认知提升很重要。

这里顺道插入一个很感慨的事。前段时间回家经过创业初期经常打交道的一家广告制作街边店,店铺的老板娘苍老了许多,唯独不变的是帮手的伙计依然还是两个人,和十年前我初识的情形一模一样。

因为是临街店铺,小店从来不缺客流,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稳当的生意,把小店老板永远的局限在了这条不到百米的路上,有时候我们现在的优势,在另一个维度也许就是桎梏我们的枷锁。感谢当时租不起店铺的自己,因为只有把人逼到绝境,才会激励着去寻找更好的出路。

十年前我是她眼里的一个小弟弟,十年后我的公司业务遍布了大半个中国,格局和眼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洋洋洒洒写了那么一大篇文字,我想大部分创业者都或多或少有经历我上面的八个阶段,希望这些分享能给同行的人一点启发和收获。

文章写完了,最后插入一条公益广告吧。文中提过的微联同城,是微信领域一个独特的“神秘组织”,也是自己这些年成长的加速器,在微联里,很多当初的“屌丝”“小白”,现在都已经成长为响当当的新媒体大咖,大部分人也都实现了财务自由。

▲摄于2015年

2019年的新年,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找个机会,把这些曾经的战友再请回来,找个地方聚一聚,让他们给后来的入行者一些点拨、分享。

所以我和几个合伙人商量了下,决定在今年的3月中,在广州举办一次微联同城的峰会,或者说是一次全新的新媒体交易会,和其他的大会不同,它不再仅仅是分享、交流,而是从一个全新维度去重构。

大会会把人才交流作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个成功的人,都有他成功的理由,也有属于他独特的个人魅力,我们希望这是一次超越以往任何一次大会的聚会。

如果你是互联网或者新媒体从业者、创业者,我诚邀你过来参加这场新媒体盛宴。干货、交流、拜师、合作,一个都不能少。

另外,这次“新媒体交易会”与以往任何行业大会不太一样的是,我们有一个特色的交易会,主要有以下交易板块:

特别要提到的是“新媒体人才市场板块”,这个互联网新媒体生态圈看似流量主和广告主是这个舞台的主角,实际上互联网新媒体人才才是这个生态圈的主角。

此次活动吸引过来的参会人员除了自媒体的创业人群以外还有大量的互联网新媒体从业者,这批人才是所有互联网新媒体企业的中坚力量!欢迎各新媒体公司过来我们现场招聘人才,也欢迎各种互联网新媒体人才过来认识各种新媒体的大咖、老板,应聘各种新媒体岗位。

以下是会议流程简介:

3月14-15日,让我们一起相聚羊城广州

探讨新媒体行业最新趋势

对接业务合作,拓展精准人脉~

预报名入口

?

长按识别二维码

添加小微的微信预报名哦!

— END —

【蓝鲸浑水】独家深访

只报道最有料的新媒体人

姜思达胡辛束深夜发媸西门大嫂

六神磊磊顾爷王左中右

吴晓波李岩范卫锋

秦朔迟宇宙黄章晋

英国报姐鬼脚七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咪蒙三表黎贝卡杜绍斐

如果你也是有故事的自媒体人

浑水备酒,与君共话自媒体江湖

联系微信 浑水小二:hunwater5

为方便各位新媒体总监们交流、合作、吐槽、约酒,蓝鲸浑水建立了“新媒体总监群”。

入群方式:扫码添加浑水小贰为好友,备注所在公司+职位。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浑水江湖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