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望京上班族不相信风水
摘要

但他们黑着眼眶熬着夜。

曾有在望京工作的人说,9点下班打车,司机问他:“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快不行了”?

去年年底,在望京地区工作了两年的阿忠从公司离职,最近即将离开北京,和另一半回老家一起工作。如果不是不喜欢当时公司的氛围,他很喜欢望京SOHO,他说,这个建筑深得他的心。

这里汇聚了无数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曾有创业者说,“看着SOHO彻夜通明的灯光,总会让人油然而生一种骄傲和使命感”。

灯火通明的望京,无数深夜依旧在工作的员工在各个写字楼里加班。9点离开公司,对他们来说,都是提前下班。

01 

“11点下班,叫车软件显示300人排队”

“9点就下班,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快不行了”?

在望京工作的上班族们,经常会和朋友抱怨下班很难打到车。在这边的公司上班,加班是经常事。如果提前下班,有的司机就会觉得,这个人所在的公司效益不如往日。

阿忠在望京工作了两年,刚来北京时,他就特别喜欢望京SOHO这个建筑,没想到投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简历后,刚毕业就可以在望京SOHO里面上班。

但自此以后,加班成为他的家常便饭。每周5天工作日,他至少有3天都在加班。倘若遇到项目上线,看到凌晨3、4点的北京也是常事。

他回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冬天的深夜,他准备11点下班,打开叫车软件,页面上显示前面有三百多人在排队中…

“我心想,这周围是有多少人都在加班啊,大冬天的,心更凉了,都已经做好睡在公司的准备了”。

在增加了一大笔调度费用后,凌晨1点,他终于坐上了回家的车。

阿忠说,望京的工作节奏就像是北京整座城市的缩影——早上电梯永远都要等,中午吃饭永远都要等,晚上打车永远都要等。

“有6个电梯,每天上班等电梯的时候,排队都要排到门闸外面,要等10多分钟,所以只能提前到公司,不然肯定迟到。中午吃饭也要提前偷偷溜下去买,不然也要等很久”。

但阿忠还是很喜欢望京SOHO,他说,这栋建筑深得他的心。

2014年,望京的地标性建筑——望京SOHO建成,由世界著名建筑师扎哈 · 哈迪德(Zaha Hadid)担纲总设计师。

占地面积115,392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521265平方米,望京SOHO办公面积总计为364169平方米,项目由3栋集办公和商业一体的高层建筑和三栋低层独栋商业楼组成,最高一栋高度达200米。

2014年建成后,望京SOHO将是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高层地标建筑,成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

前不久,熊猫直播倒闭,“望京SOHO滑铁卢”被许多人转发,刚离职不久的阿忠也看到了,不过他觉得,遭遇滑铁卢的公司有很多,不局限于望京,网上的说法太片面了。

去年年底,阿忠从公司离职,在家的三个月里,他基本上每天去健身,现在已拥有了标准的身材,也没了过去工作时的焦虑,整个人变得开心很多。

前阵子,他的另一半也从公司离职,打算回老家厦门发展,阿忠也打算离开北京,跟随同去。

和阿忠一样,圆圆也在望京工作了两年。她很喜欢望京,她觉得望京的工作氛围让人感到舒服:“相对中关村,望京更稳重,张口A轮融资闭口下沉的人会少一些”。

正宗的韩餐也是让圆圆喜欢在望京工作的原因之一。她说在望京,玩可以去麒麟社,吃就去附近的各家餐厅,可以喝参鸡汤、吃韩国烤肉,还有炸鸡啤酒酒吧咖啡店,应有尽有。

不过,在望京上班,她也感受到了附近公司的“拼命努力”的程度。圆圆说,九点之后打车,排队一到两个小时是经常事,她还见过北京的黎明,加班一个通宵,第二天早上十点才回到家洗漱。

但不管加班到多晚,她还是总能看见周围公司的办公楼,还有工位亮着灯。

但圆圆所在的公司不在望京SOHO里面,她的老板曾说过:“办公不考虑望京SOHO,风水不好,好多公司进去都倒了。”所以圆圆所在的公司在望京搬过三次也没考虑过SOHO。

在这一点上,圆圆和老板的看法并不一致。她认为,公司倒闭和公司所在地没有关系,只是市场的自然淘汰洗牌而已。

02 

“风水之说,更像‘幸存者偏差’”

2017年11月,毕导将自己的公司成立在望京麒麟社。

他之前听说望京附近的文化传媒类公司比较多,新媒体同行也非常多。

麒麟社和望京SOHO只隔了一条几百米长的街道,这里的“地推扫码一条街”曾一度成为北京的特别“景点”。“扫码送礼品!”每天中午白领们的午休时间,是这条街最热闹的时候。

高峰时,几十家O2O公司在这里摆摊设点。他们很多是望京SOHO的租户。望京SOHO的官方统计称,其塔3的租户,互联网公司比例曾一度达到了90%。

毕导很喜欢望京,他说望京的一大特色是,道路是沿45度角方向建的,完全没有东南西北的概念。并且,他还觉得望京算是朝阳区北部的小中心,各种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在麒麟社里办公也觉得很温馨。

“望京地区的创业氛围也非常好,感觉到处都是我们这样的小公司。麒麟社、SOHO、悠乐汇里都是年轻人居多的互联网企业”。

毕导望京的时候更温馨一点,因为是商住两用的房子,有厨房和卫生间,公司就像在家里一样温馨。

毕导住得离公司比较近,所以即使下班比较晚也不需要打车,但他发现同事们加班,10点以后打车排队一个小时以上是经常事,于是他用叫车软件的钻石会员帮同事们插队才有尽快叫到车的可能:“所以很多同事都学会了打车要打提前量的技巧”。

后来由于望京人太多太拥挤,今年1月,毕导把公司搬到了曾有“百慕大”之称的酒仙桥。

之所以搬到酒仙桥,毕导坦言,一是因为很多人住在原来公司附近,不想搬太远。望京SOHO对于初创公司来讲,租不起。UBP和UCP附近没地铁,他之前也看了百子湾、四惠、大望路,但他总觉得,那些地方离生活商业区很远,员工们只能吃外卖,酒仙桥附近好歹还有方恒和颐提港。

不过,和望京的办公室相比,毕导说,酒仙桥更像是一个办公场所。麒麟社的屋子里的翠花变成了酒仙桥办公楼里的Amanda,他表示,自己还有员工们在心态上还是有变化的。

“房子这种事,就是你挑的时候会对比各种优缺点,真住进去了就发现,你真正在乎的也就是房租和交通”。

毕导最近看到了一篇文章,系统对比了望京SOHO、酒仙桥,以及被大家“神化”的华清嘉园等地,专门统计了它们的注册企业数以及企业死亡率。

统计结果是,望京SOHO的企业死亡率反而并不高。

“我觉得所谓的滑铁卢、风水之说,更像‘幸存者偏差’吧,大家把个例放大成了规律。风水这种事,信之则有,心诚则灵,看个人喜好”。

03 

“加班时,望京SOHO像一座灯塔”

和上面这些人不同,大树认为望京SOHO风水不好,但她非常热爱望京。

她曾在望京工作了一年,当初看到自媒体“神棍局”的文章时,她甚至以为作者是她的同事,要么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因为我总和现在公司的同事调侃,望京SOHO风水不好,几个月就要换一批公司”。

她说,大家都知道望京互联网公司多,创业公司多,其实互联网创业公司本来就很容易倒闭,大家都是有共识的,这也不能怪风水,现在互联网创业公司倒闭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但互联网创业公司依旧喜欢把公司“安家”在望京。

这几年,国贸CBD的发展饱和,占据地理和资源优势的望京顺势而起。

2005年3月,摩托罗拉公司与朝阳区政府、中关村电子城合作建设了10万平方米的“摩托罗拉中国创新中心”。在其影响下,很多世界500强企业随之而来,逐渐形成了望京高新技术产业区,集居住、文化、教育、科研、高新技术产业为一体。

随着摩托罗拉、西门子、三星、索尼爱立信、松下、微软、奔驰、宝马、LG等众多知名跨国企业的陆续进驻,使得望京开放式、多元化、国际化的区域氛围也在迅速形成。

望京地区办公楼的租金相对来说便宜一些。大树说,自己现在在建国门上班,公司写字楼每天的租金是每平方米10元,而当时在望京工作的公司的写字楼,每天租金是每平方米6到8元。

创业公司喜欢“安家”在望京,还因为望京的工作氛围很好。

“我现在不在望京工作后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在望京上班的年轻人更多,更热情,更愿意吃苦。通常我加班到12点下班时,打车排队有近100人。8点、9点外面的办公楼灯火通明。但我现在在建国门这边工作,8点以后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上班族了”。

大树说,自己现在所在公司的地方,如果加班到8点,附近的办公楼基本没有亮着灯的公司了:“但以前在望京工作,即使加班到9点,我一抬头,外面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加班,都很拼,我就不会再抱怨了”。

不过在望京工作的那一段时间,大树变成了“酒鬼”。望京有很多酒吧,大家经常下班后去酒吧喝酒,酒吧人也很多。大树猜,也许大家因为在望京工作压力太大,为了减压。

但大树依旧喜欢望京。

她觉得望京很热闹,年轻人很适合到望京工作,它会给很多年轻人机会和激情。

“望京SOHO在望京很多办公楼的中间,当你加班到很晚的时候,抬头看到灯火通明的望京SOHO就像一座灯塔一样,告诉你很多人都在像你一样努力拼搏着”。

04 

“望京SOHO滑铁卢?”

在望京工作的人觉得望京SOHO是灯塔,但当一家又一家创业公司在这里倒闭之后,有人开始说望京SOHO风水有问题。

前不久,王思聪的熊猫直播突然倒闭,“望京SOHO滑铁卢”又被人拿出来当“风水案例”。

网上开始频频转发自媒体“神棍局”曾写过的一篇题为《北京望京SOHO风水大局,互联网“滑铁卢”?》的文章,该文章称北京望京地区所在的风水大忌,并指望京SOHO所在位置“煞气严重”布局“冲八字”。

“神棍局”的文章中还提到,望京SOHO有个非常邪门的头衔——互联网滑铁卢,还说,纵观望京SOHO的企业,他们基本遵循一个趋势:初期发展很猛,然而中后期后继乏力,迅速衰落。

不少人信以为真,毕竟,望京SOHO曾出现过很多“倒下”的互联网公司——熊猫直播、小蓝单车、A站、黄太吉…

针对此文,SOHO中国已正式起诉自媒体“神棍局”侵权。此案已于3月18日正式开庭。

3月18日晚间,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其个人新浪微博上针对SOHO中国起诉自媒体“神棍局”的侵权诉讼案一事发表评论称:“相信公正的法律会战胜‘神棍搅局’,相信科学理性会战胜封建迷信。”并转载SOHO官方声明《望京SOHO起诉自媒体“神棍局”的侵权诉讼案已正式开庭》。

SOHO中国的声明称,一些行业被淘汰,一些企业被淘汰,这都是很正常的。只有将那些不再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行业和企业尽快淘汰掉,我们的社会和市场才能为更多优秀的企业、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腾出发展的空间。

20分钟后,潘石屹再发微博:“我问同事为什么不写‘神棍局’编排望京SOHO风水不好呢?我的同事回答:怕望京SOHO里上班的几万朋友们的心理和情感受到再次伤害。”

05 

“见证者”望京

2012年,孙一来北京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望京。后来大学毕业,她来北京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也在望京,她对望京这个地区充满了感情。

虽然平时忙于上班,都没有好好逛过望京,但她觉得,这里突然发展得这么好,和2012年自己第一次来望京相比,变化很大。

那时候,望京还没有现在如丛林般密集的写字楼,也没有这么多的上班族,那个时候,穿梭于望京的地铁14号线也尚未开通。

如今,望京高楼耸立,人们见证着望京的崛起。望京地区,随便就能说出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阿里、美团、陌陌、58同城、携程…

望京也见证着一个又一个创业公司的生生死死。

创业者们带着梦想来到这里,求职的年轻人带着期待来到这里,公司虽在不断更迭,但工作习惯却被留了下来。

上班族们对望京又爱又恨。爱它的便利,爱它的工作氛围和创业氛围,但同时又对它的拥挤和快节奏感到窒息。

灯火通明的望京,繁华背后,还有每一座写字楼里努力工作到深夜的加班族们。

但这些场景,不只出现在望京。

(以上内容出现的部分人物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