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西藏旅游扭亏“摘帽”,王玉锁加码“旅游梦”
摘要

西藏旅游在连续亏损后,终于实现扭亏为盈,保壳成功。从年报来看,新奥控股收购后的西藏旅游,收减了部分管理费用,新业务注入不多,至于能否完成新奥集团主席王玉锁对旅游板块的期待,我们将持续关注。

西藏旅游终于在“燃气大王”王玉锁接手后扭亏为盈,即将“摘帽”。

近日,西藏旅游(*ST藏旅,600749.SH)发布2018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9亿元,增幅为26.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增长超过120%至2126.5万元,与上年同期亏损7917.34万元相较,实现扭亏。

不过,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在西藏旅游市场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上市公司扭亏为盈,但仍存惊险,该公司多年来依靠变卖资产、股东输血得以保壳,这与其拥有的独特旅游资源地位并不相符。

模糊的盈利方向

作为西藏唯一一家旅游板块上市企业,西藏旅游旗下景区坐拥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苯日神山(尼洋河风光带)景区、巴松措景区等优质资源,但其业绩表现一直不佳。

西藏旅游近年来业绩表现  数据来源:雪球

连续两年亏损后,西藏旅游发布了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称,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条第(一)款相关规定,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在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起始日为2018年5月2日。2016年,西藏旅游营收1.26亿元,同比减少16.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512.41万元。2017年业绩继续亏损,营收1.42亿元,同比增长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917万元。

2018年5月,“戴帽”后的西藏旅游遇到了新奥集团主席王玉锁,这个一直对旅游板块颇有兴趣的人通过股权收购整体接盘上市公司,并成为西藏旅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王玉锁看中的是西藏旅游的壳资源,但从后续发展来看,新奥集团并未将旗下燃气业务装到上市公司体系。

对此,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主任林伯强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新奥集团主要业务燃气市场确实压力不小,但旅游板块与主营业务并无关系,且业绩表现一般。如此操作,更像是王玉锁的个人喜好。

在全盘收购西藏旅游的节点,“新奥系”公司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将西藏旅游出售的5家四星级酒店购回,为其回款6.49亿元。

而出售5家持续亏损的酒店后,西藏旅游2018年上半年业绩有所好转,但仍处于亏损状态。保壳心切的西藏旅游在2018年底连续出手融资,先是股东新奥控股补充质押46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0.34%,使其股东获得6.5亿元贷款;不久后,西藏旅游股东西藏国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风文化”)直接拿出1.65亿元财务资助,补充该公司流动资金。

西藏旅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上述1.65亿元财务资助,能够缓解西藏旅游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满足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有利于经营业务的发展。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公司财报发现,西藏旅游在2018年第一季度、半年度以及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值,其中,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828.25万元,较2017年同期减少139.88%。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多次变卖资产、贷款保壳不利于上市公司健康发展。目前,西藏旅游虽然保壳成功,但其未来经营方向却未看到过多新意。

多次徘徊“生死线”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摘帽”已不是西藏旅游第一次保壳。2002年,在连续两年合计净亏3900万元后,该公司被证监会预警。

与新奥集团接盘相似的是,当时主业为广告、传媒的国风集团先后以4543万元的总价收购当时西藏旅游26.42%的股权。

被国风集团接手后,2014年西藏旅游亏损3335万元。2015年通过出售子公司等“财技”,成功扭亏避免了被ST,但从其扣非后的净利润表现(-6251万元)来看,西藏旅游主营业务依然处于亏损之中。

此外,西藏旅游还曾试图通过发展酒店业务扭转颓势,投资2.5亿元设立5家酒店子公司,在自有景区内规划建造了四星标准品牌酒店——喜玛拉雅酒店系列。但在建成后第二年,酒店经营严重拖累业绩。对此,西藏旅游方面称,这一战略“时机尚不十分成熟”。

然而,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对蓝鲸产经记者分析指出,酒店的黄金收获期是开业后的6-20年,开业后6年甚至更多时间财务亏损都属正常。“在开业后不久就将酒店资产打包出售,可见其业绩亏损严重。”

目前,5家酒店均已出售给“新奥系”公司,为西藏旅游保壳回流资金。

王玉锁的“旅游梦”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无论是全盘接手西藏旅游的新奥控股,还是买下其5家酒店的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都表明新奥集团在举全公司之力输血西藏旅游。从王玉锁此前对旅游板块的布局来看,市场仍然集中于新奥集团起家的河北地区,“至于为何大力布局西藏旅游,可能是王玉锁买下西藏旅游的价格比较合适。”

但对于未来西藏旅游在新奥集团内定位如何,未来是否有不一样的发展计划等问题,新奥集团相关负责人并未明确回复蓝鲸产经记者的采访。

旅游行业专家张金山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在燃气市场发展多年的新奥集团,拥有较强的融资能力,主营业务比较稳定,资金充足,对于投资回报期较长的旅游标的资金压力较小。“但其收购的西藏5家酒店也好,其他城市旅游项目也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达到成熟运营期,这些都还不能确定,且不可控因素较多,考验运营能力。”

其实,在收购西藏旅游之前,新奥集团大部分旅游资源在上市公司北部湾旅内,但业绩表现一般。根据其更名前最后一份财报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北部湾旅营业收入为4.6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12.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17.81万元。其中,行业认知解决方案归母净利润2179.53万元,同比增长55.41%,旅游业务归母净利润则亏损2392.33万元。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新奥控股完成收购西藏旅游后,上交所曾对其下发问询函,质疑其是否存在同业竞争。随后,新奥集团将北部湾旅更名为“新智认知”,主营业务聚焦于以智慧安全为核心的行业认知解决方案业务。与此同时,新智认知将广西红水河旅游发展、秦皇岛新绎旅游、烟台新绎崆峒岛旅游开发、烟台新绎游船、烟台新绎飞扬客船公司的股权,以1.23亿元的总价进行了转让。彼时,有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新智认知大规模削砍旅游业务是在为转型铺路。

张金山告诉蓝鲸产经记者,新奥集团在收购西藏旅游后,并未与其集团内原有的旅游业务进行结合,也未提出具体的发展方向。“虽然,为北部湾旅更名避免了集团内同业竞争,但从长远来看,西藏旅游坐拥如此好的资源,在景区管理上仍有不足,长此以往,亏损还会出现。”(蓝鲸产经李丹昱lidan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蓝鲸调查|默认勾选、强制销售保险产品,借贷平台“套路”借款人
2
教师资格证考培火爆背后,能盘活编制教师岗位供需差吗
3
广汽与蔚来造“合创”,传统车企不做代工如何下新势力的棋?
4
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集体涨价赶追茅台,白酒再现价格拉锯战
5
三大电商一季报比拼:阿里、京东、拼多多谁更牛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