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新闻“圣徒”不死
摘要

行业兴衰,或是个人无奈的选择。调查记者现在只剩下175人,其中,传统媒体中仅有调查记者130人。

图片来源:蓝鲸传媒频道

作者:蓝鲸传媒频道

趋利避害是所有人的本能,而有的人却在危险、不公、黑暗面前,选择了挺身而出,这是英雄一样的人物,南都记者徐文阁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

他曾经拍下了城管一把火后留下的废墟;曾经在粤北雪灾中用相机“救”出了30个陷入困境的少年儿童;曾经曝光了一起毒狗案,帮警方抓获了狗贩子,但自己却倒下了……

媒体老兵命悬一线,同行发起爱心接力

2018年1月24日,采访过毒狗案后的第二天,徐文阁开始发烧、头晕、牙齿咬合困难,他怀疑这是因为自己前一天贴近地面拍摄被毒死的狗而产生的影响。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伴随持续高烧和感染,他很快陷入昏迷,多次被医院数次下发病危通知书。

2月,医院初步确诊病因为李斯特菌脑干炎,据说这是一种十分罕见而凶险的细菌感染脑炎,细菌侵袭了他的脑干,损害了脑神经,导致他丧失了部分呼吸功能,二氧化碳排不出去,随时会中毒死亡。

随后一条紧急求助在媒体圈传开了,病重的徐文阁在全国范围内紧急寻找李斯特菌治疗药物处方,及医院医生实例。正如他的口头禅“我们都是命硬的人!”连主治医生都感叹他能苏醒已是奇迹,但这只是这场马拉松的开始。

一年多过去了,在经历了两次气管切开手术后,正值壮年的他看起来已经像70岁,每月三四万的自费医疗账单早已将来深打拼十多年积蓄已经耗光,整个家庭不堪重负。

即便这样,他想拿起相机重返工作岗位,“那里有我的一切。”

有的人说新闻死了,但圣徒仍在。

在知名媒体人石扉客看来,徐文阁就是那个圣徒,“我的老东家南都,有太多像徐文阁这种只知道兢兢业业跑街,对升职发财没兴趣,也不懂包装炒作的屌丝记者了,他们把青春、健康乃至大半辈子都献给了曾经拥有新闻理想的南方报业,他们对得起南方报业这四个字。”

这是一场关于新闻理想的接力

了解到徐文阁一家的情况后,他的前同事们发起了一次有尊严的求助。

据南友圈联合创始人王子荣介绍,治疗费用保守估计为200万,徐文阁的妻子发起了轻松筹,但由于平台限额最多50万,而且徐文阁老师一直有出版一本个人影集的愿望,因此决定制作徐文阁摄影作品集众筹弥补缺口,所有购书款用于徐文阁的治疗,“徐老师是摄影记者,这个方式既体现了大家对他作品的肯定,又契合我们有尊严地求助这样的想法,”王子荣告诉蓝鲸记者。

这部摄影集取名为《尘世间——深圳街头一匹狗》,“(摄影集)是我想的名字,因为我以前也是摄影记者,对徐老师作品的风格是很有了解的。冷静记录尘世间的人来人往,浮浮沉沉,这就是他的风格,”王子荣对蓝鲸记者说。

现代社会记者被称作“看门狗”,徐文阁便总自嘲说自己就是“深圳街头一匹狗”。

伴随着《他用生命捍卫公共利益的时候,谁来挽救他的生命?》这篇文章的刷屏,越来越多地前南都人和媒体人都加入了这场爱心接力:杨锦麟、石扉客、王小山、陈朝华、李思磐……他们要救的是这个曾经的战友,更是被大家无比珍视的新闻理想之光。

因为行业兴衰,或是个人无奈的选择,那些甘当“社会看门狗”的理想主义记者越来越少,曾经有个数据说,调查记者现在只剩下175人,其中,传统媒体中仅有调查记者130人。

这甚至是一个人们羞于谈新闻理想的时代,更多的人愿意自称“新闻民工”,把它看做现实生活的基础,那份神圣感与责任感早已在“生存和流量”面前退居二线,但我们依然敬佩那些依然怀抱理想的人,媒体能坚持到今天,就是因为还有一些“疯子”,愿意为亏损埋单,愿意做新闻人。

这场爱心接力见证了媒体圈的凝聚力,34分钟内轻松筹上的50万善款瞬即到位,在摄影集上架后短短一个晚上,半个上午,便售出1万本,筹得治病资金200万元。据悉,《尘世间》现已从杨锦麟的微店下架。

“目前账上的钱是超出了200万的预计了,徐老师今天会发表声明,只留出自己治疗费用所需,剩下的众筹所得款项委托南友圈寻找一个公募基金捐出去,专门用于救助因病深陷困境的同行,”据王子荣介绍,目前媒体人大病专项救助计划已经开始了。

普利策曾说:“假如国家是一条船,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头上的瞭望者,”很庆幸,在我们的时代,即使再艰难,依旧有人热血坚韧,而且有更多人在保护着这些像钻石一样珍贵的“新闻理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