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报喜鸟联合创始人离世奏悲歌,跨界投资折戟互联网金融

联合创始人吴真生的离世,再次将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报喜鸟”,002154.SZ)这家传统服装企业推到大众面前。吴真生在创立报喜鸟之后不久,便退出了报喜鸟的日常经营管理,随后便开始进军家居行业,开始了“二次创业”,业内认为,他的离开对报喜鸟本身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

然而,报喜鸟自身的问题也不可忽视。该公司多元化转型过程中投资了众多互联网金融业务,仁仁分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温州贷、口袋理财等,但都表现不佳。直到2019年2月份,该公司转让小凌鱼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鱼金服”)股份,被认为是宣告了其向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军的失败。

事实上,此前波司登、雅戈尔、探路者等不少企业都吃了多元化的“亏”,而近年来回归服装主业也成为这些企业的重点工作。业内人士也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近期传统服装企业正在恢复过程,逐渐回归主业,而报喜鸟的表现仍是差强人意,也尚未有加强主业的举动。

联合创始人离世,关联公司28家

4月10日晚间,报喜鸟创始人之一吴真生于4月9日在上海遭遇交通事故,后经抢救无效,于当晚不幸去世,享年54岁。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公开资料获悉,吴真生是温州永嘉人。1990年,他创办浙江省永嘉县报喜鸟制衣公司,开始在杭州四季青开店卖服装,并注册了“报喜鸟”的商标。1996年3月,浙江报喜鸟制衣有限公司、浙江奥斯特制衣有限公司和浙江纳士制衣有限公司合并,组建成立报喜鸟集团。

2007年,报喜鸟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根据最新的财报,2018年报喜鸟实现营业收入31.15亿元,同比增长19.76%;净利润为0.52亿元,同比增长102.30%。此外,报喜鸟预计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为0.70亿元-0.88亿元,同比增长100%-150%。

据了解,报喜鸟成立后不久,也就是从2004年开始,吴真生等创始人便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此后对公司运营的日常事务涉足不多。启信宝信息显示,目前报喜鸟法人为吴志泽,持股2.86%,吴志泽之女吴婷婷为大股东,持股10.14%,吴真生持股3.45%。

资料显示,报喜鸟共5位创始人,目前只有吴真生和现任董事长吴志泽仍位于十大股东之列。2018年7月,由于吴婷婷的增持,吴志泽及一致行动人吴婷婷、上海金纱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报喜鸟20%的股份,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也结束了自上市以来长达11年的无主状态。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吴真生的离世对报喜鸟的经营不会有太大影响,其退出报喜鸟的经营管理后,该公司的职业化经营已有延续性。

据了解,逐渐退出报喜鸟经营管理的吴真生开始了“二次创业”。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吴真生从意大利引进罗卡芙品牌,进军家纺行业。启信宝信息显示,浙江罗卡芙家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卡芙”)位于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嘉兴工业园区,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纺织品及服装的生产、销售;化妆品、地毯、灯具、家具、餐具、蜡烛、工艺品、日用百货的销售等。

罗卡芙前三大股东为吴真生、报喜鸟集团有限公司、吴真波,三者分别持股占股64.30%、21.50%和10.20%。吴真生担任公司董事长。

此外,根据启信宝提供的信息,目前为止,吴真生关联企业有28家,其中先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13家,包括浙江新中楠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浙江罗卡芙家纺有限公司、嘉兴市温州商会置业有限公司、浙江新中楠投资有限公司、浙江报喜鸟制衣有限公司、深圳市报喜鸟服饰实业有限公司、永嘉县报喜鸟集团县服饰营销有限公司等,不过三家与报喜鸟名称相关的公司均已被注销。

多元化“报忧”,断臂疗伤

吴真生的离世虽然不会对报喜鸟的日常经营产生大的影响,却将该公司推到大众的视线当中,而报喜鸟面临的问题也不只一个,首先要解决的便是其向互联网金融跨界留下的后遗症。

早在2015年5月,报喜鸟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浙江报喜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报喜鸟创投”)投资设立小鱼金服,主要运营温州贷平台业务和口袋理财平台业务。报喜鸟创投投资5500万元,持有小鱼金服10%股权。

当时,报喜鸟表示,小鱼金服未来将形成一个集温州贷、口袋理财、众筹服务、互联网征信、大数据服务商、第三方支付为一体的闭环系统。同时,小鱼金服计划在2年内(2018年之前)启动下一轮融资引入风投资本,并尽快实现上市。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3年后,报喜鸟创投持有的小鱼金服10%股权则估价为4635.8万元,亏损接近1000万元,相对减值15.71%。小鱼金服提供的财务报表(未经审计)显示,该公司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49.62%,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65.24%。

在此情况下,报喜鸟选择了尽快抽身。2019年2月,报喜鸟发布公告称,报喜鸟创投拟以人民币1000.00万元向关联自然人周信忠转让小鱼金服10%的股权,而后者为报喜鸟创投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说,相比投资之初,报喜鸟以亏损4500万为代价转让了小鱼金服。

报喜鸟表示,鉴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形势变化,行业监管政策尚未明朗,行业面临监管的极大不确定性,公司董事会决定将P2P业务进行剥离,集中优势资源继续实施“一主一副”的发展战略,提升公司可持续盈利能力。

对此,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此举是上市公司急于止损的一种方式,将不良资产尽快剥离出去。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上半年,报喜鸟先后投资仁仁分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温州贷、口袋理财等互联网金融领域,相关投资超过2亿元。2015年2月,报喜鸟创投4500万元入股小鬼网络,搭建电商平台;3月,报喜鸟创投对仁仁科技增资2500万元,进军大学生信用消费市场;4月,报喜鸟以2750万元收购报喜鸟集团所持有的浙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10%股权,进军金融领域。

(报喜鸟多元化布局情况表)

然而报喜鸟的多元化战略却是“一地鸡毛”。该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报喜鸟投资的上述5家公司除小鬼网络有226.4万元净利润外,余下4家公司均呈亏损状态。同时,2016年该公司录得上市后的第一个亏损年,营业收入为20.1亿元,同比下降10.4%,净亏损达到3.9亿元,同比下降486.93%。

事实上,此前波司登、雅戈尔、探路者等不少企业都吃了多元化的“亏”,而近年来回归服装主业也成为这些企业的重点工作。

对此,程伟雄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多元化遇挫是不少上市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多元化让这些传统企业伤了元气,回归主业也是无可奈何。“从近期男装上市公司报表上也可以看到七匹狼为代表的传统男装在恢复过程,而报喜鸟表现尚是缺欠,在主品牌投入上看起来比较安静。”(蓝鲸产经 鲁佳乐lujiale@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小米52亿买房背后:股价暴跌市值腰斩,投资者买房梦破碎
2
宋卫平等多位高管“调岗”,绿城中国为加速规模再对架构“动刀”
3
当“不务正业”成为正业,一套电竞教材能否燃起“星星之火”
4
负债300亿的华泰汽车联手负债3000亿的富力地产,能否靠新能源翻身?
5
信托代持股权惹纠纷,爱建信托5年“拉锯战”仍未落幕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