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老师好我叫何同学:做视频让我感觉和别人不一样 | 浑水独家
摘要

何同学火了,他的微博一天涨了4万粉。“来去之间”、“flying”、“魏布斯”、”朱海舟“、”老七“等微博粉丝近百万的KOL都转发了他做的科技测评视频。

作者:蓝鲸浑水  采访 撰文:张凯璐  内容总策划:郭楠

何同学火了,他的微博一天涨了4万粉。“来去之间”、“flying”、“魏布斯”、”朱海舟“、”老七“等微博粉丝近百万的KOL都转发了他做的科技测评视频。

“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是谁?1999年出生的B站数码区up主,北京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与管理专业大二学生。

他的测评视频兼具人文视角、浪漫主义与精致的制作。镜头运动丰富、转场行云流水,配乐舒适自然,剪辑创意精彩。

他如何看待突如其来的关注和肯定,又有着怎样的视频制作经历,蓝鲸浑水对话”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B站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01

一天之内微博涨了4万粉

科技测评也可以是人文的、浪漫的

4月16日一早,何同学起床刷微博发现昨晚上传的AirPods测评视频火了,转发1.8万,评论将近1万。

“来去之间”、“flying”、“魏布斯”、”朱海舟“、”老七“等微博粉丝近百万的KOL纷纷转发,何同学的微博一天涨了4万粉丝。

▲微博大V转发、淘宝首页展示

视频中,何同学将AirPods与森海塞尔Momentum true wireless进行对比,亲自试验两款产品在通话、听歌、乘车等场景下的使用体验,从而得出AirPods连接更便捷、配对更智能,续航强、入耳舒适,带久了甚至会忘记摘掉。

“展示AirPods的隔音性能何同学用了一个在高铁上的镜头,我觉得他做到了在环境里面去感受AirPods,感受一款产品跟人之间的关系和互动,从而更深的理解产品,观众也更容易理解、感受到。”一名观众说。

视频最后,何同学说”如果你感受不到AirPods的存在,那恰好说明它在完美工作着。只是一款剪掉线的EarPods,其实是对AirPods最高评价。”

何同学的测评不走黑科技炫酷风,选用人文视角来解读产品的使用感受,多了几分浪漫情怀。

如果你也是科技产品的爱好者,应该也能从视频中看到几分爱否科技(国内独立科技测评机构)创始人彭林的感觉。

“彭总是行业大佬很了不起,大家是看他视频、受他影响长大的。没有彭总,很多人都不会做数码测评。

“我受彭总的影响非常大,我人生观里10%都是从彭总视频里学来的,包括对各种数码品牌的基本认知,对事情的基本看法。”何同学说。

据何同学讲,他今年2月份制作的一期视频《我心中的2018最佳国产手机,你绝对猜不到是哪部》最初的灵感来源于彭林的一期视频。

”那期视频是有一天晚上我看了彭总魅族15的视频有点感动,就买了这个手机用了用,觉得真的挺好做了这期。如果彭总没有做魅族15的视频,我肯定不会做我那期视频。

我记得彭总有一期教怎样听耳机音质的视频。那个视频最后彭总说他觉得音乐是一个情感最好的载体。当你听到一首歌,就能回到歌曲传达的情境里去。

比如听哪首歌会想起少年时的无忧无虑,听到哪首歌会想到初恋。讲一些话,也讲自己开始对自己的选择有一些怀疑。

这是一期科技评测,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这是彭总对我影响很大的点,他的评测不是冰冷的,是有人文关怀、浪漫主义的。这对于一个十三、四刚开始看测评视频的同学来首确实感觉相当好。”

2018年11月,何同学在B站发布了一期ipad Pro的测评视频,爱否团队在微博上看到并私信他“要不要来我们办公室参观一下?”

“我说好,特别激动,就和见到最喜欢的偶像、歌手的感觉一样。他们走了一条特别难的路,我特别尊敬他们。

我本来以为我走过很多办公室才能看见彭总,去了发现彭总就在一个小电脑面前坐着,我吓坏了。

当时比较激动,彭总说了啥都听不太清。”何同学说。彭林叮嘱后辈做事要看到未来,要有长期预期和长远规划。不要只在一个短短的时间里看事情,要把它放到一个更大的格局里去看。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和肯定,何同学说”真的我自己都吓坏了,因为我小时候看过魏布斯老师的作品,拍得相当好。

“小时候看他们的视频,现在能认识他们,还加到了他们微信。你跟他们发微信他们还会回你,特别激动。”何同学说。

"我本来注册B站给自己取名为老师好我叫何同学,就是想着来和各位大佬学习的,这种感觉确实特别好。"

02

每两周回太原的家里拍视频

“当UP主最想实现的是标题自由”

AirPods测评视频火之前,何同学在B站传了21支视频,距离他发布第一支视频过去一年零六个月。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何同学共制作了21支数码测评视频,产品包括iPad、iphone5C、锤子T1、90块的智能手表等,B站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视频《每天只看半小时手机,坚持一周后我有哪些变化?》播放量达113万。

刚开始做视频的时候,何同学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毕业之前拥有20万的播放量。

时间才过去一年半,他在B站已经有了20万粉丝,最近四期视频的播放量稳定在20万左右。

内容之外,他的视频制作精致。镜头运动丰富、虚实结合,转场行云流水,配乐舒适自然,剪辑创意精彩。

在AirPods测评视频的开头,AirPods与iPhone手机交互出场。AirPods不停地滚动,手机里的音量键、logo声不停的蹦出来,这20秒何同学想了好几天。

“这个开头怎么呈现,最终呈现出来的只是很多方案里面的一个。这种开头其实我写了很多,各种机位都有,这只是其中一个。“何同学说。

每期视频从选题、写稿、想分镜、拍摄、剪辑需要两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耗时最长的一期节目做了半年。视频的镜头语言、视觉元素、转场设计、剪辑节奏都由何同学一人设计完成。

每隔一周的周五下午三点他从学校坐高铁回家,路上用去7个小时,晚上10点回到太原,利用周末时间在家里完成视频拍摄部分。

“我在上大学前的暑假,买了300多张卡,一张一张把卧室墙壁贴成了全黑。在淘宝买了一些灯。”后来这里成为大部分视频的拍摄地。

何同学说具体拍摄过程中他比较在意镜头的运动,会用很多滑轨的三脚架。产品展示时会用到从淘宝买来的产品转台。

有观众评价”这哥们视频的细节处理真的是,文案和逻辑也是严谨的可怕。讲辉煌:画面给了一个仰视角度,右上角打灯。讲耳机一秒延迟:视频真的声话延迟了一秒。讲尴尬使用场景:用了一个自己的分身画面。“

周末完成拍摄之后,他会利用上课之余时间完成剪辑。在完成繁重的课业和作业的同时准备下一期视频的稿子。

据何同学讲,除去专业学习和拍视频,他基本没有时间干其他的事情。

剪辑完成之后,还有一项对何同学来说有点困难的事情——起标题。对他来说,每期视频起标题至少要花费两天时间来起标题。

"在每期发布之前,我起差不多15、16个标题,写成一张表,发到我的何同学标题调研群里去问。

你觉得哪个好、哪个好,一个个问,最后画正字,最后一般就用投票最多的那个标题,我自己根本不知道标题怎么写。我之前发过一个动态说当up主最想实现的标题自由。"

除去想标题、拍封面、发布时间也有讲究。选择发布时间,最好不要和大号撞。

”比如这个爱否,你知道它是下周四晚上要发,你就不能在这些时间发视频。你就得拿个日历,今天差不多那就今天发赶快发。

我发新视频的后一天爱否就要搞直播,而且它搞直播还是晚上八点,和我发视频时间是一样,我就很绝望。只能通宵把它剪出来,然后赶快发了。

也不知道是我杞人忧天还是说这种东西客观存在,当你在一个视频里面倾注了这么多的心血和时间之后,你很难不在乎这些细节。

会担心因为这些小的细节导致了整个视频传播效果上的失败,那样会很难受。”何同学说。

03

一场不需要交流的自我表达

“最重要的是有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

和视频里呈现出的自信、笃定、极客感不同,生活中的何同学害羞、腼腆。他评价自己的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

当被问到“从视频里看不出来”时,他的回答是“那说明我成功了。”

支撑他表达欲的是录视频是一场不需要和别人交流的自我表达。

“平常你跟别人不太喜欢说话,可能在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在你的卧室里面,你会有一些表达,传达自己的观点说一些看法。

▲剪视频中

这个交流是单向的。你可以选择把这个话说出去,然后不接受观众任何反馈,其实是一个表达的过程。”

据何同学讲,最初的几支视频只在开头露一下脸,中间就是所有能用别的画面覆盖掉的他都会用别的画面把覆盖掉,不想露脸。

“你们看到的流畅是我写稿了,看提词器录了好几遍剪在一起的,只是这样。”

每次录视频之前,他要收拾房间、收拾自己,把稿子读五遍喝下一瓶红牛,并且把父母支开。

▲何同学的百宝箱

“每次拍片,我都让我爸妈出去看个电影,不要在家待着,好尴尬。”

每次视频录完之后,他都想着,这事儿终于完了。“拍完之后特别高兴,我其实挺不自信的每次后期的时候还会处理很多。”

据何同学讲,他开始做视频并没有规划要做产品视频,要叙述观点,要有多少粉丝。

“我当时我想的其实就是学习一下相机基本使用信息,然后军训的时候可以给人家拍一个片,就不用站队列了。学习一个技能说不定之后会从事相关的工作。“

刚注册B站账号的时候他给自己取名为“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意为自己来B站是向各位大佬学习视频拍摄、剪辑。

在何同学看来,自己学习不是很好,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长得也不是很高,一直以来没有做过什么让自己骄傲、让大家认可的事情。

“我们学校学习好又努力的人太多了。一个普通的星期六我十一点去自习室,全是人都没地坐。两点走的时候还有人在学习,就是这种这么爱学习。

有一次寝室断电我去六楼的一个自习室剪片子,还有人在那个自习室学习我俩就在那儿写直到四点钟。

坦诚地来说我现在专业上的确学习不是特别好。我们专业有320名学生,我估计我排150名左右,中等水平。”

“我对专业没有太大兴趣,做视频这件事情能让我获得一些自我认同感,获得别人的认可。

过程比较开心,还能有粉丝,那就继续做。最重要是给人一种你和别人不一样的这种感觉。”

04

妈妈看了545遍视频

“希望大家都喜欢看,能笑一笑”

“第一个反馈比较好的视频是2018年的2月份,我做了一期苹果全家桶的使用体验。那是第一期10万加,从那之后才开始把这个事情当做比较正经的一件事来做,以前就是觉得是一个爱好。“何同学说。

做视频之后他结识了一些朋友。“都是网友,很少见面。网上的朋友都挺好,因为人家都很真诚地给你意见和建议,大家一起每天在网上挺乐呵的,可以说在B站认识的朋友比学校认识的还多。“

谈起这段在数码测评圈的走红,何同学说自己作为大二学生的生活没有发生改变。“我们学校学业压力比较大,同学学习都特别认真。大家把自己的作业写完了,项目搞完了,成绩搞上去了,已经很不容易了哪有时间整这个。“

唯一一次是他去搬书,书有点多不好拿。刚好碰到学弟说看过他的视频很喜欢他的视频风格,可以帮他搬。”开心,感觉视频没白做。“

目前,妈妈是她最忠实的观众。从2018年B站出的up主年报看,何同学妈妈将他制作出的17支视频看了545遍。

“我每次发完视频她会看,她看完会跟我说,最近视频做得很棒,发很多话挺感动的。”

何同学第一次接触电子产品是11岁时爸爸买回来的ipad。“特别老,那么厚,那时候有10G的硬盘,现在看是很老的产品。

从此何同学开始接触电子产品。"小时候刷机、越狱,这些东西就会研究得特别清楚,修手机、换屏幕。”

目前何同学还没有接过任何商业推广,他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B站的“创作者激励”和“充电计划”,每月2000元左右。产品测评成本大部分需要家里支持。

“我特别感谢我父母,我都没想到相当支持花这么多钱。我自己每次买那么多东西,我都手抖,这个钱能花吗?

家里人说你用,你就花就行了,你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我觉得那种时刻你感觉自己很幸运,感觉自己被世界善待的那种感觉。”

何同学说目前自己的压力主要源自平衡学业与做视频的压力。

“一方面各种作业、实验、小项目多,现在视频粉丝也比较多,觉得不做很可惜,但是做视频的时候,又会想着我万一下次考试挂了怎么办?我万一下次上不到80分怎么办?

结果是两边哪个都做不好,处在一种很难受的状态。

我最好的状态也就是保持现在这个节奏,我很难再做更多的视频或者学习更好,能保持住现在这个节奏已经需要很多的精力。“

未来,他想制作尝试制作一些Vlog视频,一个视频讲一个故事,有一个道理。

何同学说“严格意义上我现在发布的也不能叫测评视频。我也比较少谈参数,更多是谈论我的主观使用体验和感受。”

客观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大多数人看了视频,并不是咨询购买意见,而是看你的观点、画面、剪辑和对产品的看法,在何同学看来。

”因为大多数人看这个视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买这个产品,可能是为了高兴或者是为了在网上度过快乐的20分钟。

其实这个东西就跟看综艺节目或者看一个搞笑视频一样,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它的娱乐意义远远大于它的指导意义。

大家都喜欢看,能笑一笑。这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视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涉足鲜奶、布局高端奶粉,“单飞”君乐宝加速为IPO铺路
2
2020年开门红行至酣时,业内:险企转型加强产品创新,预计体量上行
3
中电信交叉套餐规则复杂遭诟病,作家六六维权十日未果
4
一路并购激进的宇华教育,上市两年融资已超55亿港元
5
京东方净利持续下滑,聚焦IoT能否助其“过冬”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