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狐友,60岁大叔的95后社交梦
摘要

被微信、QQ、微博等社交产品统治多年,沉寂已久的社交战场,在2019年开始热闹起来。

投稿来源:紫金财经

被微信、QQ、微博等社交产品统治多年,沉寂已久的社交战场,在2019年开始热闹起来,2019年年初,多闪、飞聊等产品引发了一波兴奋之后逐渐归于沉寂,正当人们觉得社交或会在一片寂寥中度过2019的时候,老牌门户巨头搜狐经历了漫长的产品打磨后,宣布加入社交大战。

正值端午节假期,搜狐在6月9日举行了狐友APP开放日,热烈与兴奋,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氛围中,搜狐CEO张朝阳宣布搜狐正式推出社交产品——狐友。这意味着,搜狐重新杀入SNS领域,老张的想法,是由狐友协同搜狐的其他业务线,带来用户的爆发式增长。

张朝阳的社交梦想从未破灭过,从Chinaren就已经开始!

狐友也早早就开始酝酿了,最早出现于搜狐新闻客户端“我的”版块,从2018年开始独立开发,现在是正式从中独立出来作为搜狐的社交产品而发布,直面社交产品的竞争。

搜狐处心积虑的铺垫,做为老牌的媒体平台和社交网络,搜狐具备的媒体属性和发达的社交网络,不断巩固“狐友”的社交地位,可谓不遗余力。自2018年测试版APP推出至今,狐友APP已经进行更新迭代。

张朝阳表示,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才是搜狐的未来。其认为搜狐的商业模式已经非常清晰,要达到更大的用户量,社交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狐友基于过去社交产品的失败经验,将不会在App当中做内容的推荐,狐友也不会做大V认证,用户在狐友的生存主要靠自己的活跃程度。

这是一场60岁大叔做95后产品的战争,一经问世就引发业内关注。不过也有网友调侃,狐友一直没有引发好奇,也没有丝毫的推动行为。这是要彻彻底底“冷启动”么?

狐友的新“狐”度

为何此时再进入社交的战局?张朝阳表示,媒体业务只会线性增长,社交网络是指数增长的业务,从2000年9月收购校友录ChinaRen开始,张朝阳就一直在做年轻人所使用的社交平台。

搜狐发布过包括搜狐博客和搜狐微博等广义社交平台,也在2009年推出了SNS(社交网络)形态的“白社会”产品。

狐友在搜狐内部也是极为重视,张朝阳不仅自己在软件里保持着日更数十条的活跃度,还要求员工必须一同运营。一位不愿具名的搜狐员工表示,部门发通知让大家都下载狐友APP,以后可能会考核活跃度、每周发文数量等运营情况。这类似新浪微博最初的情况,在冷启动初期,全员行动,发文、拉人。

不过从产品来看,狐友的定位尚不明确,更像是缺乏创新的简易版微博,暂时还看不到其爆发的潜能。

不过这不能影响张朝阳的热情,其在狐友十分活跃,日更50+动态。然而APP峰值排名仅为社交榜26,在狐友APP里,张朝阳是最重要的大V。几乎所有用户注册即关注张朝阳,目前其已经有254万粉丝。

如果你新下载狐友APP,在你注册完成后,进入产品当中,可以看到首页由动态、互关、我的三部分组成。在狐友中查看关注好友所发内容;“互关”类似于通讯录,又有我的群聊入口;“我”则主要是基础功能设置。

在狐友中,用户通过关注其他用户可以接触到更多其他用户,张朝阳将互关设计成了拓展社交脉络的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张朝阳是狐友的“中心”。所有用户在注册狐友后都会自动关注张朝阳,目前其粉丝数达到249.9万,预计也可能是狐友当前的用户数。既然是95后产品,难道要以老张为中心,布局这样的社交产品吗?

用户平等和注重隐私是狐友的两大差异化卖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狐友”不做人为的加V,不构建人为的等级差异;其次平台认可用户的多样性,每个狐友都可以享受到统一完整的狐友服务,不搞“特殊待遇”;最后,平台的推荐逻辑不掺杂用户身份等级逻辑,因此每一个用户都能找到与自己互相欣赏、平等相待狐友。

狐友更多面向90、95后,为了体现这一定位,在正式推出之前,狐友连续冠名了两届搜狐校草大赛,粉丝投票必须在狐友APP里进行,这在一定程度上积累了一部分年轻用户。

张朝阳表示,“未来,狐友有可能更大范围地引爆年轻人的社交,更多人将在这里找到同道中人,一起构建出一个属于独特兴趣领域自由发言的兴趣圈。”

60岁大叔,做95后社交

在社交领域,从来不乏入局者。今年一月入局的多闪、聊天宝、马桶MT三款社交产品集中发布,现在已经偃旗息鼓。字节跳动的飞聊也正式运营,目前装的人数相对来看并不多,很明显,这几款软件都没有逃脱“死于留存”的魔咒。

在社交领域不断错过风口的搜狐,真的准备就绪了吗?

张朝阳相信,微博和微信之间仍能挤出新的产品。如果说微博是一个言论广场,微信是一个私密沙龙的话,那么张朝阳想要做的就是一个酒吧。

张朝阳说了很多,他表示,从历史上看,我们做了很多社交产品,早期主要是跟风,后来也有一些创新,但我们是从功能考虑,而不是打造社区,这里面就有很多陷阱。在3.0版本将产品正式化,张朝阳给出的原因是时机,但对于时机是什么,张朝阳将之概括为在设计、功能、理念以及性能上的准备就绪。

面对“狐友如何定位”的提问,张朝阳回答的很干脆:熟人社交。但他随后表示,希望用户通过互动,从陌生人变为熟人。他还说,自己很早就知道互联网应该是多对多的关系,其被逼无奈才做门户这种一对多的关系(紫金评:您在门户网站上是赚了便宜的,这么说有点对不住门户业务,不过为了推狐友也是拼了)。

张朝阳强调了狐友不支持用户下载照片,并且上传者本人也不得下载。他说,“这是为了用户想要看到内容时就会上狐友”。除了称狐友介于微信和微博外,在安全方面,张朝阳认为狐友介于微信熟人和陌陌陌生人之间,因为其给予了用户隐私保护的能力,比如不互相关注的话,每个月只能发10条私信。

虽然志向远大,但狐友的社交发展比较佛系,几乎仅靠用户的自觉。此前,聊天宝、马桶MT(现更名为“好记”)、多闪在春节期间上线后通过红包雨拉新,并对优质内容给予红包奖励,这种砸钱的突围手段已被证伪。

张朝阳自认为聪明的跳过了聚合用户这一步,称花钱买内容和铺渠道都不能走向盈利,狐友要省钱,用户之间通过“关注”建立联系并延伸关系链。

多对多的社交网络一直是张朝阳的梦想,但眼下来看,狐友更加符合张朝阳对搜狐集团整体节省成本战略的延续。他表示,搜狐在广告、游戏等各个方面的商业模式都很清晰,现在需要能够有黏性的平台,把用户聚集到这里。但重金投入内容或者从渠道获取都不能走向盈利,而最省钱的模式就是“创造一种重要的需求,人们每天都到这儿来”。

不只是狐友,搜狐还将整合视频内容。张朝阳表示,下个月将发布搜狐视频的版本更新,将引入直播技术的同时,为搜狐视频提供UGC(用户贡献内容)打下基础。在这之前,搜狐通过自制剧取代采购,期望降低成本,扭转亏损。

张朝阳,1964年10月31日出生在陕西省西安市, 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并于同年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199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在麻省理工学院继续博士后研究。1996年8月手持风险资金,回国创建了爱特信公司,公司于1998年正式推出其品牌网站搜狐网,同时更名为搜狐公司。

算下来,张朝阳已经55岁了,奔六的年纪,还在拼命想着给95后做社交产品,精神可嘉,不过这种好几代代差的产品,搜狐能够真正读懂95后吗?

搜狐错失了很多风口,社交是一根稻草

搜狐曾走上过巅峰,当年它的门户网站与新浪不相上下,可以说是PC时代国内互联网领域的领头羊。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搜狐错过了很多发展的机遇,现在的处境可谓尴尬。回顾搜狐这几年的发展来看,近几年的风口:社交、视频、信息流、直播,搜狐都尝试了一遍,却“起了大早,赶了晚集”,难逃掉队的命运。

在视频领域,2011年搜狐视频一度成为领头羊,凭借《迷失》、《越狱》、《纸牌屋》等经典剧目,打造出了“看美剧上搜狐”的标签,“限外令”出台后,又趟出了自制剧这条路,推出《屌丝男士》《匆匆那年》等剧目,引发了互联网一波收拾狂潮。

英雄也有气短的时候,因为成本原因,2015年搜狐视频大幅削减版权投入,在优爱腾大举进攻中逐渐败下阵来,张朝阳将此归因为无法跟巨头拼财力。

2016年搜狐视频恢复版权购买,曾喊出2019年盈利的目标,想走出一条强化自制剧的“小而美”路线,不过如今只能凭借《奈何BOSS要娶我》等自制网剧勉强维持市场份额。

今年5月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爱腾优霸占第一梯队,渗透率为80.2%。芒果TV、B站位居第二梯队,渗透率为9.2%;搜狐视频与PP视频、咪咕视频则位于第三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为6.7%。不过几年的时间,搜狐视频便从第一梯队骤降至并列第三。

在信息流领域,2012年张朝阳曾因为搜狐新闻业务重合错过了投资今日头条,但搜狐仍是所有门户中最早布局信息流业务的。

搜狐很早就对新闻客户端和PC端进行了信息流化的改版,引入千人千面算法技术实现个性化内容推荐,上线“搜狐号”扩充内容生产者资源。但由于团队管理不力等原因,在算法技术、活跃用户数、创作者数量、营收能力等方面都与其他平台有差距,搜狐新闻已逐渐跌出前五的阵营,甚至比不上成立三年的趣头条。

这个过程中,搜狐门户网站的内容运营人员反而不断流失,甚至已经损失殆尽,而依靠信息流业务的产品并不在第一梯队,这种丢掉老本行,孤注一掷做信息流的做法,也引发了不少非议。

直播方面, 2014年10月搜狐视频收购了视频分享网站56网,但却未包括56网最赚钱的直播业务“我秀”,只因搜狐视频没有相关的业务。没想到一年后直播随即成为“新风口”,搜狐视频又赶了个晚集,搜狐于2016年4月发布了移动直播平台“千帆直播”。尽管张朝阳每天早上8点,风雨无阻地在千帆上直播英文读报,也难以扭转掉队的事实。

据搜狐新一季度的财报数据,搜狐Q1总收入为4.31亿美元,同比减亏50%,其中视频同比减亏超40%。另外净亏损5700万美元,同比减亏50%,整体亏损进一步收窄。品牌广告收入为4,3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24%,较上一季度下降25%。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34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6%,较上一季度下降15%。

对于搜狐来说,核心业务视频、网站、游戏等发展面临很大的阻力,这也意味着它在未来难有更大的突破。如果继续以现有业务去发展,搜狐确实很难提升它的股价表现,发展新的业务既是当务之急也是迫不得已,这次张朝阳为搜狐推出的狐友站台高调宣传,这也说明搜狐可能将新业务的希望押在了社交领域。

对于张朝阳而言,作为搜狐的灵魂人物,为了挽救搜狐再次回归到一线,不止搜狐其实外界对他的期待值并不低。曾经他一手将搜狐推上PC新闻端的巅峰,现在再次加入外界也很期待他能否再次逆转这样的局面。只是社交这条道路异常拥挤,搜狐跟张朝阳做的决定会有希望让狐友在社交领域分的一杯羹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教培界的“海底捞”今日上市,思考乐将正面迎击卓越教育
2
"洋名字"不可取、"怪名字"当取缔,规范地名应审慎实行|蓝鲸热评
3
太兴集团上市扩张,港式茶餐厅跻身内地餐饮市场难突围
4
长虹投19亿元转向智能制造,赛道拥挤或难有突破
5
IPO之后,丸美仍难在外资占据高端、本土品牌转型期中“弯道超车”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