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太平财险净利三连降、保费增速逊行业,海外机构施援却仍僵局待解
摘要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太平财险净利润逐年下滑,2018年原保费增速更低于行业均值,市占率缩水。刨除投资端影响外,太平财险承保端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如何才能打破僵局?

蓝鲸保险注意到,近日,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财险”)与5家海外机构签订再保业务协议,预计2019年年度交易额1.76亿元,同比翻倍。事实上,增加再保业务量,一方面属企业自主经营安排,另一方面也可扩宽保险收入来源,对于2018年原保费增速7.74%,跑输行业增速11.52%的太平财险而言,或稍有助益。

除原保费增速低于行业外,自2015年开始,太平财险净利润便逐年下滑,已从6.59亿元缩减至2.84亿元,除投资端影响外,承保端压力不可忽视。数据显示,2018年,太平财险赔款净额、承保费用均有超过2成的涨幅,承保溢利缩水超5成。

对于后期发展,太平财险表示,将以车险为主战场,加大在责任险、健康险等非车险业务投入的精力。业内专家分析称,当前车险“一险独大”的局面并未打破,其余险种暂难形成规模效应,且现有承保情况也并不乐观,仍待打破僵局。

太平财险2019海外再保业务分入额翻倍,或欲开源谋保费

细化来看,太平财险与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集团”)旗下5家海外经营机构逐一签订关于开展再保险业务的协议。

太平香港等海外机构依据自身业务发展、风险管理和偿付能力管理需要,将特定业务分出给太平财险,分保范围为各协议方的非车险业务,包括但不限于财产险、工程险、水险、责任险、意外健康险等临分业务,协议有效期为一年,至2019年1月1日开始。各海外机构分出额度不等,太平财险预计2019年将合计分入1.76亿元的保费,而在2018年,这一数据为0.78亿元,同比倍增。

为何翻倍?太平财险在接受蓝鲸保险采访时表示,再保业务属于太平财险常规业务,调高关联交易额度是出于满足年度预算的考量,具体分入额度还要看实际情况。“此外,太平财险所具备的风险承担能力大一些,集团也有意向将海外机构做大做强,从而进行分保”。

“再保险是财险公司日常经营环节,随时都需要进行分入分出”,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金融保险所所长粟芳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从再保险角度而言,当前没有法定再保险制度,财险公司根据自身偿付能力、内部风险把控需要,办理商业再保险业务,“再保险额度是多少、交易对方是谁,都属于保险公司自主经营的决策环节,相关监管机构不会予以干涉”。划分来看,分出方会考虑自身偿付能力情况办理再保险业务,从而使保费规模下降,改善偿付能力,对分入方而言只要偿付能力充足,即可适度接受再保业务分入。

事实上,太平财险增加海外分保业务额度的背面,或也指向境内财险原保险增速低于行业平均的现状。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太平财险原保费收入243.91亿元,同比2017年的226.39亿元,上涨7.74%,而同期财险行业原保费增速为11.52%,对比来看存有不小差距。

“公司车险业务、传统险业务与市场增速基本持平,整体保费增速低于市场,主要受履约保证险业务开展较少影响”,太平财险回应称,近年来保证险市场快速发展,规模体量都较大,但各险企风险偏好不同,公司并未去切割这块“蛋糕”。

“若原保险受限,再保险也是拓宽保费收入来源的渠道,同样需要拓展市场”,粟芳指出,但整体来看,除去关联方之间的股权关联关系,太平财险在再保险业务方面并不具备独特优势。

“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持有较为谨慎的观点,其指出,前述几家海外公司体量相对较小,保费分入量相对有限,“关联交易也可能是将部分潜在风险较大的业务分给太平财险”。

投资、承保两端承压,太平财险净利润连连下滑

值得关注的是,在原保费增速跑输财险行业均值的同时,太平财险净利润持续下滑。从年报数据来看,2013年至2018年,太平财险保险业务收入持续上行,并于2015年达到近年利润峰值,实现6.59亿元的净利润。此后,太平财险净利润掉头向下,逐年缩减,2018年净利润仅2.84亿元,市占率从2017年度的2.1%下降至2.0%。

从太平集团内部来看,太平财险的表现也略显滞后。从经营业绩来看,2018年,太平财险对太平集团的经营净溢利贡献度从上年度的5.91%下滑至4.94%,经营溢利同比缩减6.2个百分点。

“净利润下滑主要受投资端影响,市场利率整体下行的背景下,公司投资收益下滑 ”,太平财险回应蓝鲸保险称,公司承保端实现持续盈利,但盈利空间较小。细化来看,太平集团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太平财险赔款净额、承保费用均有超过2成的涨幅,赔付率上涨1.7个百分点达到53.9%,承保溢利缩水超过5成,综合成本率从99.5%上涨至99.8%。

“利润空间很小”,郭振华指出,从综合成本率来看,太平财险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不难发现,刨除投资端影响外,太平财险承保端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净利润、市占率双双下滑,放弃保证险市场“蛋糕”,太平财险又能怎样改善现状呢?对此,太平财险回应称,公司后续仍以车险为主战场,但会在非车险,如责任险、健康险市场投入更多精力。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直言称,受市场整体环境影响,财险行业除头部险企有一定利润空间外,其余公司均存有不小压力,财险市场作为存量市场,近年保费增量主要在健康险和保证险市场上,但两者承保情况也并不乐观,不少险企陷入“车险亏损—发力非车险—继续亏损”的境况之中。

“车险一险独大的情况并没有改变,费率恶性竞争导致中小险企都有压力,但其余险种要做起来也并非易事”,粟芳说道,“除车险外,其余险种某种意义上均为小险种,受众少、需求小,保险公司风险管理的角度又多有选择,保费规模有限”。以企财险为例,险企更愿意给大型企业提供保障业务,但后者有自保保障,小型企业需要保障服务,但风险较高,险企也多有考量,“整个市场有一个培育的过程”。

“这也是行业现象,各家财险公司都在想着怎么去突破车险‘一险独大’的困境,但是很困难”,粟芳给出看法,在其看来,发力其余险种短期规模有限,而车险市场,尽管汽车保有量增加率下降,“但汽车保有量还在增加,保费收入也在增加,市场还是在不断做大的过程中”。在此背景下,财险公司有必要改变粗放式的经营方式,在增量市场不再扩大时精细化运营,“控制风险来提高利润率”。

“去寻找具有一定量的新业务”,郭振华建议称,规模与利润之间存有一定相关性,险企可在建立品牌优势后,适度提高价格,降低单位成本来实现承保利润。(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用友网络加码民太安公估,筹财险公司、拿经纪牌照保险野心浮现
2
三只松鼠终于上市,欲摆脱电商渠道束缚之路道阻且长
3
小鹏汽车抢跑升级新款G3,车主不满“高价买旧款”集体维权
4
中南置地现大规模人事调整,为二代接班"铺路"还是为振业绩谋变?
5
多起千万美元级融资相继落地,在线少儿美术教育能否成下个风口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