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最像乐视的暴风也完了!但与贾跃亭不同的是,冯鑫被抓了!
摘要

随着一个个资本故事的破产,原本绚丽的资本泡沫也随之破灭。这个曾经被认为最像乐视的公司,也开始步入了乐视的后尘。所不同的是,冯鑫被抓了。

投稿来源:滴石财经

暴风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日前被证实因涉嫌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这个长得有点像窦唯,曾经风光无限的创业者,从A股奇迹到现在身陷囹圄。而这个当初被认为最像乐视的公司也深陷资本泡沫之中。

随着一个个资本故事的破产,原本绚丽的资本泡沫也随之破灭。这个曾经被认为最像乐视的公司,也开始步入了乐视的后尘。所不同的是,冯鑫被抓了。

01

A股董事长成高危职业

冯鑫曾将微信名改为冯新,但名字的改过自新最终并没能改变他真实的命运。而随着冯鑫的进去,“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这一高危职业又增加了一个名额。

自今年7月以来,已经有博信股份、ST天宝、*ST鹏起、新城控股、ST昌鱼、暴风集团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先后被控制。几乎以每5天一家的速度,一众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连续“出事”。

7月28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而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虽然同为山西阳泉人,但与他的学霸老乡李彦宏相比,冯鑫就是一个坏学生的样板。1993年,冯鑫勉强从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工程专业毕业,却没有拿到学位证书。由于没有获得分配资格,冯鑫被发配回阳泉矿务局工作,此后便和几个同学开办公司倒卖煤炭。1996年,冯鑫与人打架眼睛受伤,半年多才出院,之后被派往北京开办馒头厂。蒸了两年馒头的冯鑫,为了不蒸馒头争口气,他去了金山,然后又去了雅虎中国。

这段时期让冯鑫对互联网创业有了新的认识,也让他有了两个大名鼎鼎的老板,一个叫雷军,一个叫周鸿祎。之后,冯鑫开始创业,一口气成立了两家公司,一家是做播放器的酷热影音,另一家公司则做插件类的业务。在不到3个月时间内,这两家公司就为他赚下100万元。

到了2007年,创业仅两年的冯鑫更是收购暴风影音,并组建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正是这时,冯鑫开始真正走入人们的视野。

2015年是冯鑫和暴风的高光时刻。2015年3月24日,暴风A股上市,一个多月时间内,这只股票连拉29个涨停。而那一年,也正是中国A股的高光时刻。中国股市从2014年三季度启动以来,短短8个月之内从2000多点攀升至2015年6月的5178点,涨幅之大令人为之惊叹。暴风的总市值也超过了300亿元。

但让冯鑫没想到的是,也正是这个高光时刻最终成为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02

泡沫破灭

就在短暂经历了上市及其之后狂飙的突进后,暴风科技迅速进入了低潮期。2015年,暴风科技上市时尚且盈利1.58亿元,但2016年至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亏损2.42亿元、1.75亿元,2018年亏损额进一步放大到近20亿元。

在2015年5月300多亿市值的高点时,暴风宣布了 “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为了快速将生态搭起来,冯鑫的策略就是快速收购。也是在这个阶段,暴风被认为是和乐视最像的企业。

在暴风宣布了新战略后,股价一度到了327.01元每股。但随着A股市场环境变化,暴风股价很快就呈现下跌趋势。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计划支付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2016年6月,暴风上市后的首次定增申请被证监会否决。

战略的转型和并购的失败使得暴风在资金方面捉襟见肘。2016年9月,暴风集团再次向证监会申请了18.42亿元的定增,但此时暴风股价已经跌去八成,定增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这些都给暴风的资金链危机和冯鑫本人的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2018年7月12日,暴风发布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到6月30日暴风亏损2.3至2.35亿。暴风的市值也从曾经的400亿降到现在的不到20亿。

上市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几乎一夜之间变为市值400亿的网络新贵。冯鑫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也导致了暴风的失控。上市前的暴风,是一家克制隐忍的公司,一分钱都能攥出汗来。而上市后的暴风,大肆烧钱扩张,在向生态公司转型中彻底失控了。

03

早有预兆

暴风的起高楼、暴风的楼塌了,实际上在之前就早有预兆,只是大家包括冯鑫在内都被资本市场几何级数式的来钱蒙蔽了眼睛,冲昏了头脑。

很多业内人士对暴风这类在A股市场中连续飙升的妖股表示不可理解,认为这些企业都在互联网行业中排不上号。当暴风科技的涨停板记录达到20个的时候,众多的人都在表示自己的疑惑和不理解,但当暴风科技的第35个涨停板出现后,这些质疑和不理解一下子都不见了。不知道是因为明白了,还是彻底糊涂了。

“上市”曾经像一座大山牢牢压在冯鑫身上,暴风2005年创立,其上市历程长达5年。一度,冯鑫差点把暴风影音卖给了阿里巴巴。冯鑫为此甚至曾几度崩溃,称自己被暴风绑架了。

而到了2015年,在中国的A股市场上,投资人纷纷寻找一家“互联网+”概念的公司,暴风和乐视得到了万千宠爱。冯鑫个人也坐上了财富的过山车,两个月内身价从3亿涨到近80亿。

饿了太久的人一下子遇到一大桌子山珍海味,冯鑫飘了。曾经稳扎稳打的他一下子开始急切追求成就感。他曾说过,觉得做没意义的事情就像傻子一样。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暴风魔镜、暴风TV,暴风体育,以及各种基金、投资等等接踵而来,大把的钱像咸盐一样撒了出去。

但这些最开始就不被业内看好的项目最终都陷入困境。一直被业界视为乐视学徒的暴风,依然没逃离出乐视的宿命。

冯鑫曾经的老板雷军曾告诉他,“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雷布斯一语中的。

未来的暴风将如何现在还不好说,但曾经的暴风也是引领过一波市场风向。2015年,在暴风A股上市后引发了一波回A潮。

这些公司包括分众传媒、巨人网络、世纪互联、人人网络、易居中国、陌陌、聚美优品、当当网……

04

暴雷声此起彼伏,市值蒸发近400亿或退市

不过,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发生巨大变化,暴风集团的局面开始变得不妙起来。更不幸的是,贾跃亭曾在高位套现过数十亿,而冯鑫不但没有在高位减持,还因担保陷入债务危机。

“现在回头来看,当时还是有膨胀的心态。比如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是另一个状态。”冯鑫坦言道。

随着资金链的断裂,所有人都找上门来向冯鑫要钱。天眼查显示,此前暴风集团被列为被执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为老赖6次,股权冻结1次。仅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暴风集团悄然增加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

更严重的是,网上出现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暴风集团旗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经终止关于暴风集团的2桩案件执行程序,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老赖”。

在这“悲惨”命运的背后,是暴风集团难以启齿的业绩。

2019年上半年,暴风集团预计亏损2.3亿元~2.35亿元。2018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0.24亿元,冯鑫引以为傲的股票早已跌到谷底至20.76亿元,市值蒸发近400亿元,并面临退市风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鑫苑、蓝光等多家房企旗下物管公司忙上市,规模之争下风险加剧
2
汉能“大败局”启示录:从“首富”到“首负”,误判大趋势酿苦果
3
外卖消费场景延伸至旅游,美团、饿了么上演新对决
4
电动车自燃事故频发后管理从严:上报、调查、召回快速处理
5
起底B站泛教育生态:今天你上B站学习了么?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