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光线博纳成暑期档大赢家,大格局激烈巨变中为什么赢?
摘要

如今正在上映的《哪吒》和《烈火英雄》恰好是光线和博纳各自进行差异化布局的代表作。

投稿来源:麻辣娱投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两天电影票房大盘合计共5.2亿,其中由光线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2.1亿,在总票房成绩中占比为40%,博纳出品的《烈火英雄》在总票房成绩中的占比为17%,而这已经是两部影片上映的第三周。在《烈火英雄》上映的第一周,《烈火英雄》和《哪吒》两部电影的票房,甚至一度占据了全国总票房85%以上的份额。

暑期档几乎被博纳和光线两大巨头垄断,并且这种垄断地位连上新片都难以撼动。

万达、华谊、博纳、光线、乐视影业,曾经电影市场五大民营巨头的格局正在被打破,并且在这个暑期档表现的极为明显。华谊奄奄一息,乐视彻底成为过去时。光线和博纳则通过差异化布局,在格局重塑时代,快速的抢占着市场份额。

而如今正在上映的《哪吒》和《烈火英雄》则恰好是光线和博纳各自进行差异化布局的代表作。一个通过40亿票房战绩的《哪吒》在动漫市场插上了自己的大旗,而另一个则已经在主旋律电影市场游刃有余。

01

曾经的五巨头,如今都在何方

在北京文化没有崛起之前,中国电影市场一度形成了万达、华谊、博纳、光线、乐视影业割据的局面。而回看2018~2019年,这一年的电影市场,可以说是风云变幻。

华谊兄弟,不仅是曾经民营电影公司的五巨头,甚至一度是民营电影公司的一哥。其对于电影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甚至让华谊在2014年,喊出了“去电影化”的口号。原因是华谊高层认为,电影业务在公司整体业绩中占比过大,容易造成整体业绩不稳定。

或许很多人已经不记得华谊曾经“去电影化”战略决策了。但在2014年后,华谊确实开始大幅控制电影业务。根据2014年半年报,当年华谊的电影业务就下滑近七成。同时,“去电影化”之后还连累了经纪业务,导致了华谊经纪大咖明星的陆续出走。

对于当时处于上市公司的华谊来说,稳定业绩的方法有很多,但华谊采取了下下策,即放弃多年努力占据了优势地位的成果。尽管之后,华谊兄弟对于去“电影化”的官方解释是“不是不拍电影,而是不只拍电影”。但依旧有很多媒体和业界人士认为,华谊“去电影化”会使其失去核心竞争力,是自毁长城的做法。

而如今,这些看法也得到了应验。

看似今日华谊的局面是因2018年阴阳合同风波所致,但早在阴阳合同前,公司的承压能力就已经严重不足,阴阳合同,只是让华谊经营策略的问题提早暴露了。

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出品的三部电影全部亏损,引进片《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票房175万,《周恩来回延安》票房2528万,《云南虫谷》票房1.5亿元,而三部电影票房总共可归属于制片方的收入预计仅在5000万左右。

比华谊还惨的则是乐视影业。华谊属于奄奄一息,垂死挣扎型,而乐视影业则属于死亡定性,乐视的出局是民营五巨头格局震动的开始。

尽管在“乐视”倒塌后。乐视影业在张昭的带领下,改名为乐创文娱,高调加入融创, 而孙宏斌在2017年7月的发布会上,也曾对张昭说“不用考虑钱,你不用担心钱”,但两年后,张昭的出走,已经意味着乐视影业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时。

2019年,乐创文娱仅上映一部电影《秦明·生死语者》,导演是李海蜀、黄彦威,主演阵容为严屹宽、代斯、耿乐、郝劭文等。从主创阵容上,就已经看出了烂片的痕迹。果然,上映后仅仅获得3000万的票房,而能归属于制片方乐创文娱的收入可能只有不到1000万,显然,这部电影是亏损的。

当然,尽管张昭出走,但如今有了融创撑腰的乐视融创,或许有机会翻身成为下一个北京文化。

而财大气粗的万达,则属于总体业绩相对稳定,单片业绩摇摆不定型。2019年,万达担任出品方的电影近10部,其中有3.53亿票房的小黑马《老师·好》,也有霍建起执导,陈晓、杜鹃、马苏等主演,票房只有2000多万的《如影随心》。

其联合出品的电影票房成绩则要远远好于其担任主出品的电影。在万达的联合电影出品名单中,囊括了17亿票房的《飞驰人生》,正在热映的14亿票房的《烈火英雄》,7.95亿票房的《反贪风暴4》等等。

由于在2017年,万达曾以3亿元入股博纳,如今在博纳出品的电影中,也都能看到万达的身影,并且万达作为博纳股东,也都有机会分一杯羹。

虽然2019年万达担任主出品方的电影,票房成绩总体来说差强人意。但在民营电影公司的市场竞争中,万达却也有着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财力,发行和院线。

02

北京文化入局,民营公司新格局正在形成

北京文化在向影视娱乐公司转型的过程中,其实也做过非常多的尝试。

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在《跑男》鼎盛时期,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出走后的下家曾备受关注,而最终夏陈安选择的就是北京文化。之后,北京文化参与了《跨界歌王》《高能少年团》等多档热播节目的制作。

而北京文化在《战狼2》之前也已经曾与过了多部电影的投资制作。《同桌的你》《铁道飞虎》《心花路放》等电影都有北京文化的参与,虽然这些电影票房成绩也都不错,但未给北京文化带来实际的品牌知名度和口碑的提升。 而最终北京文化通过影史票房成绩第一的电影《战狼2》一战成名,成为了当时民营五巨头共同的,最大的竞争者。从2017年至今陆续为市场贡献出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等多部口碑和票房双佳的作品。

在现在的国内影史榜票房榜单前十中,北京文化占据有三位,《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三部电影总共收获的票房高达133亿。

尽管在2019年的撤档潮下,北京文化出品的《刀背藏锋》也不幸中招了,但整体来看,北京文化未来存货很足,拥有较强的竞争力。

在2019年上半年,北京文化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我们可以看到,除去北京文化已经宣传了多年的鸿篇巨制《封神三部曲》外,北京文化今年还有9部电影待上映,其中包括陆川执导,王俊凯、苗苗等主演的《749局》,彭于晏、张艾嘉主演,宁浩监制的《热带往事》,陈坤、周迅、宋佳等主演,徐浩峰执导的《诗眼倦天涯》以及百亿影帝黄渤和王珞丹主演的《被光抓走的人》。

在乐视出局后,空缺的位置非北京文化莫属。

而未来民营电影公司的格局是否会由五巨头变成四巨头,则要看华谊今年的市场表现。

在2018年的华谊年度财报中,我们看到,除去已经上映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还有邓超,林允,吴亦凡,艾伦等主演的《美人鱼2》,冯小刚执导,黄轩,杨采钰主演的《只有芸知道》以及国际作品《天际浩劫2》等多部作品待上映,并且这些作品多数制作完成。

但本来征战暑期档的作品《八佰》《伟大的愿望》在撤档之后,迟迟没有传来换档消息。《天际浩劫2》虽然有国际力量加持,但在2011年,该系列第一部在国内上映时,票房仅有5000多万。在北美的总票房成绩为2095万美元,属于当年北美电影市场百名之外的电影,也并不算理想。

在这个暑期档,华谊和北京文化虽然并未缺席,但影片成绩实在太差,差到被观众和媒体无视了。

在暑期档7月23日,华谊出品,王大治、高峰等主演的喜剧电影《灰猴》上映,总票房300多万。

7月26日,北京文化出品艾伦,金春花,彭杨等主演的《跳舞吧!大象》上映,总票房3905万。此外,北京文化参与出品的另一部电影《妈阁是座城》虽然集结了白百何、吴刚、黄觉、刘嘉玲、耿乐、于小彤、胡先煦等各个年龄层知名大咖,但总票房也仅有5043万。

03

专注差异化布局,博纳、光线乱世下稳扎稳打

相比较北京文化靠着头部作品抢占市场的策略,博纳和光线走出了自己的差异化道路,稳扎稳打。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哪吒》和《烈火英雄》分列全国票房榜榜单第一和第二,周五新上映的影帝大咖云集的《沉默的证人》,已经累计了书粉、漫画粉、动漫粉、剧粉的顶级IP《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以及《愤怒的小鸟2》等新片的电影票房成绩都位列《哪吒》和《烈火英雄》之后。

早前,曾有媒体评价,博纳和光线的发展策略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光线和博纳都选择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方向,并且在差异化道路上大肆圈地。

2009年,光线参与发行的日本动漫电影《阿童木》在国内市场取得了5000多万的票房成绩。彼时年度票房冠军《2012世纪末日》也只有4.4亿的总票房,《复仇者联盟4》热映时一天的票房也曾有4亿。这是光线第一次参与发行动漫电影。

2016年,光线再次发行日本动漫电影《你的名字》取得5.64亿的票房收入。据悉,当时该片的版权引进费为28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1900多万。如果光线与日本版权方签订的发行合约属于买断模式的话,那么其投资回报率则近乎高达500%。

其实,光线在动漫领域的摸索也走了很多的弯路,诸如出品了票房只有几百万的《大世界》,其之后发行的日本电影《烟花》成绩也并不理想。

2018年,光线出品及发行了《大世界》《昨日青空》《熊出没.变形记》三部动画电影。这是三部风格、受众目标范围、内容差异很大的动漫电影。特别是《大世界》,尽管同属光线“大”系列下的作品,但这部作品与《大鱼海棠》《大护法》的风格却很不一样,这是一部带有黑色幽默、讽刺意义的现实主义题材动漫。而《昨日青空》从风格上虽然类似《你的名字》《烟花》,但这部动漫电影却是光线自己担任出品方,由其投资的动画电影公司青空绘彩公司制作完成的。

在烧钱的过程中,光线也在不断地进行动漫电影盈利模式的尝试,其出品的《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采取了网络电影发行模式。同时,在为动漫电影寻找盈利新渠道外,光线还在不断地挖掘动漫衍生品的市场潜能。

据悉,2016年《大鱼海棠》上映后,光线就在努力地开发相关衍生品,并最终在阿里鱼的助力下与几十个品牌达成合作,其销售额超5000万元,刷新了国产电影衍生品的销售记录。

尽管光线最初靠“囧”系列喜剧在电影市场站稳脚跟,但却十分有远见的在一片混乱中,摸索着自己的道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也是光线差异化道路布局的成功。

而如今靠着《烈火英雄》在暑期档收割了13亿的博纳,其在整个电影道路上走的弯路比光线还要多,但如今也总算在主旋律商业电影领域摸索出了自己的道路。

博纳和光线,一个成立于1999年,一个成立于1998年,只是当时两家公司经营的业务方向不同,还不存在竞争关系。作为专业电影人出生,靠发行起家的博纳一路走来实属艰辛,博纳在困境中挣扎的次数太多了,对比光线,博纳甚至一度在生死边缘挣扎。

2010年,博纳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对于一个影视公司来说,上市有种种“官方”解释,但其中必然有一个是为了能够拥有更充足的现金流。诸如阿里巴巴、字节跳动之所以在公司盘子很大的时候,依然没有选择上市,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自身资金能够支撑庞大帝国的运营。但很遗憾,五年纳斯达克之路几乎让博纳丧失了资本运作的能力。退市,一定程度上是博纳存活的无奈之举。

而除了上市、退市之外,博纳之前参与出品的电影,业绩也十分不稳定。有很多人说,博纳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博纳旗下有众多香港电影人的支持,徐克、吴宇森、刘伟强、麦兆辉等导演一直与博纳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但同样是香港电影人参与和主导,博纳也出品过1900万票房的《深海寻人》(导演:徐克),出品过3461万的《导火线》(导演:叶伟信),以及8000多万票房的《窃听风云》《花木兰》等电影也只能勉强维持收益与成本持平。

但于冬可能自己也没想到,在影视寒冬下,博纳却越走越稳,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尽管在《智取威虎山》之前,博纳已经拍摄了《十月围城》这种带有一定主旋律色彩的商业电影,但当时博纳针对《十月围城》的定位更多的是一部动作商业电影。博纳真正意识到主旋律商业电影的能量,还是从《智取威虎山》开始。

可能无法想象,创业20年,2016年《湄公河行动》的11.8亿票房,是博纳创立以来第一次出品的电影获得10亿+的票房成绩。2018年,其出品的《红海行动》获得了36.5亿的票房,成为了年度票房冠军。

7月23日,国家电影局发布了关于开展庆祝建国70周年优秀电影展映展播活动通知,在7部重点推荐影片中,博纳占据了三席,分别是《烈火英雄》《决胜时刻》和《中国机长》。

很巧的是,光线今年也有三部曲,即国产动画“神话三部曲”《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和《凤凰》。

2019年的下半年,恐怕光线和博纳,联合屠榜的情况,还会再次上演。

结语

犹记得某大学教授曾经面对迷茫的、急于求成的毕业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在中国现行的经济环境下,只要你将你专业的事情做到极致,就一定能赚钱。现在把这句话,送给电影行业的大佬们。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5G手机密集问世,低价策略背后有哪些考量
2
房企融资趋势微变:泰禾、龙湖拿钱成本下降,金茂、保利低息补仓
3
东风悦达起亚换人换刀能否除顽疾?李峰回归欲突破旧瓶颈
4
中石化和OYO入局,瑞幸咖啡的新对手既有钱又有“地”
5
填空白扫盲区险企关联交易新规落地,从严穿透切断利益输送管道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