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他一手捧红了冯小刚和范冰冰,如今却靠卖画自救
摘要

今昔对比,王中军和华谊这大起大落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投稿来源:创业最前线

今年是华谊兄弟上市10周年,应该也是这家公司最近10年来过的最惨淡的一年。

年初的春节档,华谊是5大民营电影公司里唯一一个没有作品上映的公司,今年暑期他们投资的《八佰》和《小小的愿望》又接连遭遇撤档,作为国内影视行业曾经的龙头公司、创业版影视第一股,华谊在2019年竟然连一部代表作都没有上映,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再看华谊公司的市值,巅峰时期曾经接近900亿元大关,但如今仅剩121亿元,市值蒸发高达700多亿。

虽然现在华谊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创始人王中军也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为了盘活资金流,华谊兄弟今年6月6日到8月14日里共发布了7次股份质押的公告,并将旗下3家子公司拥有的4家影院的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与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了4000万元。

8月17日,王中军在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论坛时,在演讲中直言“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他透露自己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开始卖画了: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过来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我卖掉了我觉得很开心。

如果单纯是一名画家说出这样的话,也并不稀奇,有人买自己的作品确实值得开心。但王中军卖的是自己收藏来的藏品,如果不是特别缺钱,有哪个藏家愿意拍卖自己的宝贝呢?

王中军自己也是个画家

2015年,王中军曾对媒体畅想未来,他说10年后华谊应该是世界第一流的娱乐公司了。

不过时间仅仅过去4年多,王中军再次谈到10年后的梦想时,他却说自己想的更多的是当下华谊能不能有足够的现金流、好好活下去,把自己的公司扛过去,未来能拍更好的电影。

今昔对比,王中军和华谊这大起大落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01

电影行业面临寒冬

华谊之衰跟外部环境的变化是分不开的。

2018年6月18日,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的首席合伙人阎焱就曾在上海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预测,电影行业当下不再火热,但这只是开始,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当时光线传媒的创始人王长田也做出了一个更令人震惊的预测:在未来一两年,国内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面临倒闭。

结果到2019年初国内13家影视上市公司中有近半数(6家)都处于亏损的状态,王长田称国内影视行业已经处于真正的低谷期。

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总票房同比缩水近9个亿,如果不是《哪吒》的票房异常凶猛,今年暑期档的票房也会想当难看。

去年参加上影节的时候,华谊的CEO王中磊就曾表示“华谊这两年面对投资者、面临业绩的压力都非常大,自己甚至羡慕已退市的博纳”。

弟弟王中磊与哥哥王中军

那华谊有退市的可能吗?从目前王中军不惜一切都要挽救公司的劲头来看,这种可能性还不大,不过创业板企业连续亏损3年就会被退市,而华谊出现亏损已经1年半了。

2018年华谊上市10年以来首次年度亏损,就出现了10.93亿元的亏损额,今年上半年华谊预亏3.3亿元左右,更是雪上加霜。

如果今年下半年华谊押注的《八佰》不能上映或者上映后卖座不好,那这家公司也很可能会连续2年亏损,届时就会是半只脚踩在了退市的边缘上。

02

中国最懒CEO的买买买节奏

华谊走下坡路的另一个原因应该是创始人王中军的“懒惰”。

2009年10月,华谊兄弟成功登陆创业板,是当年首批28家创业板公司之一,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华谊上市当天股价就大涨超过147%,让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冯小刚、马云、虞锋等大股东的账面回报破亿元,甚至是几十亿。

王中军后来回忆过上市带来的巨大变化,其中一个是感觉更安全了,上市之前华谊拍电影《集结号》时王中军还曾抵押过自己的个人资产来募资。上市后他再也不用为电影的资金问题担心了。

另一个变化是华谊的目标也越来越大了。

2014年之前,华谊曾经经历过一波知名导演、监制、艺人流失问题,也曾被外界质疑影视行业高投入、高风险的问题会不会影响华谊的未来发展,随后王中军在2014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战略布局——让华谊“去电影单一化”,将业务氛围三块: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

王中军为华谊定了一个宏愿: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在他之前,盛大的陈天桥、万达的王健林都曾分别从线上和线下对标过迪士尼,均未达到预期。

王中军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5年后来看也不算特别成功,尤其是王中军在最近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演讲时曾复盘说:

我觉得不是说谁都可以开主题公园,我开始也是带着一种很热情、很浪漫的想法,在中国,我说华谊可以开10个,消费没有问题。但走过来几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开了3家,3家也都在磨合、学习怎样管理。

中国不是说到处都可以开小镇,小镇盖起来很容易,内容怎么进得去?怎么把它管理到位?现金流怎么能回得来?怎么能够做一个主题公园靠门票、吃、住把它收回,这是一个企业家该想的事。

这是他做实景娱乐业务并被现实教育之后得到的深刻反思。

另一方面,王中军在公司的管理上也比较放权,他在2014年拍板定下战略之后,就将电影主业交给了弟弟王中磊负责,自己则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实景娱乐版块和个人艺术品收藏上。

来看看他买买买的节奏:

2014年底,王中军在国外以约3.77亿元拍下了梵高的油画《雏菊与罂粟花》;

2015年又以1.85亿元拍下了毕加索的名画《盘发髻女子坐像》;

2016年再以2.07亿元的高价买下北宋文学家曾巩的《局事帖》。

知名主持人窦文涛曾在《锵锵三人行》节目中聊起过王中军出手买名画这件事,当时的嘉宾香港作家马家辉则感叹说“他们的钱根本花不完”。

除了买画,王中军还曾花3000万元在北京建造马会、收藏全球只有3000辆的限量宝马车、就连他家7亩院子里的上百颗树都是他亲自挑选,其中不乏价值超过10万元的百年老树。

王中军一方面在忙于大手笔的收藏,另一方面他却被马云评价为:中国最懒的CEO。

因为有一次他跟马云聊天的时候,曾向马云透露了自己在公司的日常:

每天11天起床,起床后喝个茶,再吃个饭。去公司转悠一圈,回来睡个午觉,睡醒后找人聊聊天。聊天之后准备晚饭,晚饭后再搞一个Party。

这种日子任谁听了都会心生羡慕。但对于一个公司的一把手来说,多少有点太放飞自我了。

2015年央视《遇见大咖》栏目专访了王中军,他带着主持人走访了当时华谊在海口郊区做的实景电影小镇,他当时说这个小镇的租金是很高的,以至于之前来考察的其他商业地产公司知道租金的价格后都觉得很惊讶。

但当主持人问到租金究竟有多高时,王中军则说“这个我完全对这方面不了解”。

更任性的是,据说华谊兄弟公司的很多重大决策都是王中军在喝红酒、抽雪茄的间隙拍板的。

他说自己是非常感情用事的一个人,很多电影也是因为感情用事才拍成功的,但经营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感情用事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万达地产的王健林跟高管们开会,把细节问到高管都满头大汗,但在王中军这里,他竟然连自己公司开发的电影小镇的店面租金水平都不了解,这就是差距。

华谊如今的被动境地,王中军本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说他现在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日常作息,开始为缓解华谊的危机而奔波了。

03

为捡芝麻丢西瓜,才是华谊最大的败笔

华谊之衰始于2014年王中军的三大版块布局,试图让一家电影公司“去电影化”,初心是为了更好的抵御风险,但节奏和重心都没有把握好。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邵奇曾这样评价:

“去电影化”有一定道理,但华谊应该做的是关联型业务,比如学习迪士尼的产业链开发。可在游戏、房地产等领域赚到快钱后,华谊兄弟大量投资各类业务,但又缺乏专业性和联动。失去前几年电影高速发展的机会,影响了主业。

华谊崛起的根本是什么?绝对是电影。但王中军的去电影化战略不仅没有让华谊的多元化业务风生水起,反而让华谊在电影行业里丢了领头羊的位置。

2014年,华谊首次将票房冠军的宝座让给光线传媒。在电影市场份额方面,华谊也从2013年占据12.5%下跌到了2014年只占2%,从行业前三掉到了行业第八。

而被王中军寄予厚望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版块的收入,也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2017年王中磊曾经预测实景娱乐板块的收入在未来至少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1/3。

但2018年华谊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版块仅带来1.49亿元营收,占比不到4%,而且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42.15%。

与产出相比,华谊在实景娱乐版块的投入那才真是巨坑,据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华谊兄弟实景娱乐项目总投资已超过500亿元。

现在看来实景娱乐版块简直比电影行业投资更重、回报周期更长,王中军这一次真的失算了。

好在华谊在互联网业务上有过几笔不错的投资,投资掌趣游戏一笔就用不到1.5亿元的投资,先后换来了25亿元的回报。另外投资银汉游戏也曾有100%的回报率。

回看2014年王中军为华谊找的“三驾马车”的业务布局,电影主业下滑不少、实景娱乐重金投入却回报率较低、互联网业务里投资游戏公司曾赚了不少,但再赚钱的投资项目也有卖完的一天,所以并不是一件可持续的事情。

2019年1月30日,王中军当着众多行业分析师和投资机构的面,深刻的反思了“华谊兄弟错在了哪里?”,他表示将在2019年将把工作重心放到主营优势的重建,聚焦“电影+实景”,在保证轻资产、重品牌、强运营的业务逻辑下,继续探索文旅业务。

王中军说:

2019年,我的主要任务之一还是对跟主营业务略微偏离的资产做一些处置,使公司回一部分的现金,把公司现金流做好,坚持拍好电影。

这也表示在经历了5年的兜兜转转后,华谊又站在了电影的主航道上,只是这一次,王中军的华谊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行业老大哥,而是逆水行舟的后进者。

王中军曾一手捧红冯小刚、范冰冰等知名导演明星,2014年华谊创办20周年的时候,曾经星光璀璨,王中军如众星捧月。

至今,华谊的前10大股东中也有马云个人、马化腾的腾讯两大巨头的加持,但王中军曾经的懒散,公司战略布局的失误以及电影行业的不景气,最终导致了华谊今日的惨状。

至于王中军何时才能带领华谊走出泥潭?待时间给出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5G手机密集问世,低价策略背后有哪些考量
2
房企融资趋势微变:泰禾、龙湖拿钱成本下降,金茂、保利低息补仓
3
东风悦达起亚换人换刀能否除顽疾?李峰回归欲突破旧瓶颈
4
中石化和OYO入局,瑞幸咖啡的新对手既有钱又有“地”
5
填空白扫盲区险企关联交易新规落地,从严穿透切断利益输送管道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