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华联合财险2年迎4次股权变更,市占下滑屡收罚单
摘要

业内人士介绍称,目前中华联合财险发展主基调为合规稳健,并非以业务规模为先,尽管保费收入保持整体上涨趋势,但市占率自2015年开始逐年下滑,近年发展步伐趋缓,略显乏力。

10月8日,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财险”)披露公告称,阿拉尔统众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阿拉尔统众”)拟将所持有的1350万股股份转让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兵团投资公司”),退出股东行列。

这也是2018年7月以来,中华联合财险披露的第四则股权变更公告,整体来看,股权交易集中在地方国资背景的经营型企业向国资系投资平台转移。业内人士指出,这也是顺应国资改革的需要,以提高国资运营效率,由于股权变动比例较小,不会对经营管理产生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一家老牌财险公司,中华联合财险近年的发展步伐显得略慢,市占率自2015年开始逐年下滑,2018年末为3.6%,行业地位受到挑战。此外,其管理层变动略显频繁,更因业务合规问题屡次被监管“点名”,重重叠加,中华联合财险如何在业务发展和稳健经营中寻求平衡点。

股权转让、无偿划拨,中华联合财险2年迎4次股权变更

股权交易完成后,兵团投资公司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股份从23700万股增加至25050万股,持股比例从1.62%上升至1.71%。

这也是继2019年1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兵团国资委”)将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8700万股股份(约占总股本0.59%)无偿转给兵团投资公司后,兵团投资公司的又一次增持行为。

据了解,兵团投资公司为兵团国资委独资企业,承载兵团国有经济布局、结构战略性调整,以及完善兵团投融资体制改革等目标。

最近两年,中华联合财险陆续披露数则股权变更公告。2018年7月,新疆昆仑神农股份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205万股股份出清,转让给兵团第三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2019年1月,兵团国资委进行股权无偿划拨;2019年9月,新疆锦棉棉业股份有限公司将500万股(约占总股本0.03%)股份,转让给兵团第七师供销合作总公司。

整体来看,2018年7月至今,除兵团国资委外,共有3家企业拟退出中华联合财险的股东行列。蓝鲸保险查询发现,上述3家企业为带有国资背景的地方企业,而接盘方,均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资体系内的投资管理平台。

“这类股权调整,可能是出于国资企业改革的需要”,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蓝鲸保险分析称。

“实际上是兵团国资委对于下辖企业进行相应的国资混改,也是加强国有资本金融管控的落实”,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持有相似观点,透析股权关系不难发现,收盘方实控主体围绕新疆国资委。

“将金融保险企业股权从地方经营型企业,转移至国资系投资平台,可促使平台型公司更好开展资本运作,提高国资配置效率”,一位金融业内人士指出。

从披露的四次股权变更事项来看,中华联合财险拟变动的股比均在1%以下,并且第一大股东中华联合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高达87.93%,具有绝对控股优势。

“由于股权变动比例较小,可能并不会对经营带来较大的影响”,宋清辉补充道。

市占率下滑、屡收罚单,中华联合财险行业地位受挑战

事实上,作为一家老牌财险公司,近年来,中华联合财险也经受着业绩增长乏力的窘境,国寿财险后来者居上,与大地财险的规模保费“竞争赛”保持焦灼态势,行业地位受到挑战。

从经营数据来看,尽管近年中华联合财险原保费收入仍保持整体上涨趋势,但市占率的表现,却并不乐观。自2015年开始,中华联合财险市占率即逐年下滑,从2015年的4.68%缩减至2018年末的3.6%,区间降幅超过1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中华联合财险原保费收入259.91亿元,市占率略回升至3.88%。

此外,2015年,中华联合财险净利润一度达到24.41亿元,次年大幅下滑至8.81亿元;2017年回升至12.93亿元,2018年净利润11.23亿元,但纵观来看,这一利润水平,却与5年前相差不远;2019年上半年,中华联合财险净利润1.67亿,同比下滑35.2%。

不可忽略的是,中华联合财险向来在农险市场占有传统优势与特色,其前身即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牧业生产保险公司”,亦是全国首批经营财政补贴型农业保险的公司之一,多年来农险市占率居于行业前列。若剥离具有扶持性质的政策性农险,更能凸显出中华联合财险在商业险业务方面的乏力。

业绩不佳的同时,近年来中华联合财险管理层亦有多次调整,三年三换董事长两换总经理,略显频繁。

2017年下半年,中华联合财险董事长一职先后由罗海平、梅孝峰担任;2018年8月,原中华联合财险副总经理兼新疆分公司总经理梁英辉出任董事及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此后徐斌出任总经理;2019年3月,徐斌被提名为董事长,7月正式获批。

“早期,中华联合保险发生了一些震荡,后由保险保障基金接管,引入东方资产进行注资,同步进行调整。经验教训在前,目前中华联合财险的基调以合规、稳健为主,并非以业务发展为前提,所以近几年发展的步子越来越慢”,王立刚介绍称。

王立刚指出,中华联合财险不少管理层都来自东方资产,真正从保险业引入的管理人员并不多,“资管行业与保险行业在经营方面存有差异,需要磨合。此外,职业经理人的经营理念或与股东方不一致,未能获得足够话语权,也给人才留存和实际经营推进带来压力”。

由此带来的影响,也反映在合规性上。蓝鲸保险粗略统计,2019年至今,中华联合财险收到至少14张监管罚单,累计罚金近500万。

从处罚金额来看,2019年2月,中华联合财险成都支公司因拒不依法履行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义务等三项违规行为,被罚155万元,成为上半年金额最高的一张罚单。7月23日,银保监会通报财险公司产品问题,中华联合财险亦在其列。

“合规问题不能割裂来看,保险业务合规不仅是合规部门的工作,经营管理层的变更、理念更迭,都会带来合规真空,需要改进”,一位金融业内人士指出,其建议称,中华联合财险还需要加强法务、风控的合规性,加强人才队伍建立健全以及销售队伍的日常教育工作,更需要肃清经营理念,在业务发展和稳健经营中寻求平衡点。(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腾讯阿里争相布局药房:“医药分离”推动整合,大戏刚上演
2
缺钱、缺人、缺技术,5G时代中国广电网络如何分羹?
3
人保财险员工涉诈骗大病保险金299万,风控藏疏漏监管要求行业自查
4
前有吴晓波、后有罗振宇:知识付费能否跑通资本市场
5
远洋集团销售任务艰巨启动"百日抢收"计划,进击规模难振低迷股价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