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起底B站泛教育生态:今天你上B站学习了么?
摘要

我们采访了三位泛教育类内容UP主,深度了解B站上的泛教育类内容生态如何形成。

4月,央视新闻一篇《知道吗?这届年轻人爱上B站搞学习》的报道让更多人了解到,B站不仅仅是二次元文化的聚集地,同时也成了年轻人学习知识的一个重要平台。

8月末,B站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业绩公告。按业务区分来看,第二季度B站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6%至9.2亿元,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3.3亿元,同比增长175%;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5%至1.7亿元,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1.2亿,同比增长489%;非游戏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达40%。

公开资料显示,B站每月平均有85万活跃的UP主上传240万个视频,平台日均视频观看量超过5.86亿次。B站的弹幕互动达18亿次,同比增长180%。

与其他平台不同的是,B站不存在头部内容赢家通吃的情况。其核心流量是由广大的内容创作者共同贡献,活跃的UP主们是B站生命力的核心。也就是说,B站依赖头部作者的可能性更低;这使得B站现有的UP主们粘性普遍较强。

而且,不同于其他内容平台的是,B站的PUGV(UP主生产内容)模式会随着用户样本的增多,内容输出类型也随之增多。B站起到学习平台的效用,似乎也越来越强。

在这样一个较高用户粘性的平台,当一个即是用户又是内容生产者的UP主,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随着UP主越来越多,B站的教育业务又会有哪些新动作?

做泛教育类UP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从个人爱好到理想,在B站做UP主的动机往往很单纯。

“在B站上看学习内容,尤其是看弹幕内容时,会感受到有很多人和自己做同样的事情,会有找到同类的归属感、强烈的参与感”,好未来的一位产品经理如此介绍他在B站学习时的感受,“最早接触B站是为了看动漫,但随着使用的日益深入,我发现B站不仅是娱乐的主要平台,在学习一些计算机相关技术、软件使用技巧,以及搜集兴趣领域资讯方面,B站也起到越来越重的作用”。

不仅如此,在学习内容的同时,其根据工作经验,整理录制了“高考志愿填报指导”等内容,供高考学子填报志愿时观看学习,以内容输出反哺B站这一平台。

作为B站老用户、bilibili新兴UP主——“芳斯塔芙”决定做内容时,也优先选择了B站作为主要平台。其所上传的视频内容以科普类为主,2019年初发布的古生物科普视频——《棘皮动物:六亲不认的演化步伐》,播放量超200万。目前,芳斯塔芙拥有粉丝达78.2万人,视频总播放量为2756.5万次。

据介绍,“芳斯塔芙”这个账号是芳斯塔芙和鬼谷藏龙两个人在运营。芳斯塔芙从事科学传播工作;鬼谷藏龙则从事科研工作,目前是某著名科研机构博士研究生。

至于为什么要做B站的UP主,芳斯塔芙和鬼谷藏龙对我们表示:随着科技的爆发,科研一线正在与普通民众日益脱节,在两者之间,需要有人架起“梯子”。所以在他们看来,做这件事更多是基于一种理想主义。

而另一位UP主,摄影师顾俊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制作摄影教程并上传分享,获得了近30万粉丝,视频播放总数达到1452万次。2018年末,顾俊还获得了bilibili 2018年度新人奖UP主。用顾俊自己的话说,这对他而言是极大的鼓励和肯定。

顾俊表示,其实自己在B站上传视频之前,就已经制作相关教程有近一年的时间。因为粉丝的强烈推荐,才在B站注册账号并上传视频。随着视频上传,目前拥有的粉丝数量已经成倍增长。当越来越多的粉丝讨论自己制作的视频时,顾俊也感到非常开心。

随着频道越来越大,会有厂商找到顾俊,为他带来一些B站体系外的收入。顾俊介绍,因为自己有主业,所以做B站UP主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所以对收入一事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计算过。目前这笔收入,完全属于无心插柳。

但这一份“无心插柳”的收入,也并非唾手可得。

据统计,顾俊制作的每一个视频短的花费3-5个小时,长的要花费3-5天时间,有时候为拍摄素材还要去不同的地方,所耗费的精力也就更多。其目前在B站上传的视频达到177个,假若平均每个视频的制作周期为2天,顾俊在视频制作方面付出的时间已有近万小时。

另据鬼谷藏龙介绍,其视频的制作从前期准备到素材整理、撰写脚本、录音、后期剪辑,每个视频的平均制作周期都在1-2个月。这方面的工作已占据了两个人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

对于时间的付出,bilibili知名英语口语教学UP主“口语老炮儿”马思瑞表示,其目前80%以上的时间精力,都已耗费在视频制作上面。根据发布内容的不同,其所制作的视频周期也在两天到一个星期之间。

另一方面,马思瑞还要和粉丝互动、和运营沟通,并根据沟通反馈及时调整自己的内容输出。同时还要钻研平台的推荐算法,使内容能够在平台、用户和自己之间达成平衡。

相对应的,付出总会有回报。芳斯塔芙和鬼谷藏龙把做B站UP主的收入当做是一种保障,使其在专心做内容的同时,至少在生活上没有过多的后顾之忧。

顾俊则指出,目前做UP主的收入基本上和一线城市的中等白领持平。但随着频道的不断扩大,收入也在增长。马思瑞则认为,做UP主的收入也要看其所提供的内容产品的价格而定。UP主选择走低价大众策略,还是高价小众策略,对自身的收入会造成较大影响。

B站对教育业务有何规划

作为以二次元内容起家的平台,B站聚集了大量热爱ACG文化的用户。而在平台上形成学习的风潮,对B站官方来讲,似乎显得始料未及。

B站官方对蓝鲸教育表示,发展十年至今,B站的内容日益丰富,尤其是知识相关领域。截至今年4月的一年时间里,有超1800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8年高考人数的2倍。官方认为,用户之所以聚集在B站学习,一方面是因为用户的求知欲、有学习的需求;另一方面,B站营造的社区氛围,让这些学习类用户得以留存。

弹幕和评论的互动,让原本孤独、枯燥的学习,变得有趣、愉悦,同时进一步促进了学习UP主的分享表达欲。总体而言,B站与它的用户一起,共同催生了这一新式社交型学习平台的诞生。

公开数据显示,B站约有7000多个垂直兴趣圈层。涉及学习类的内容包含教育领域的方方面面。而对泛教育类UP主的具体数量,即使是B站官方也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或者说难以统计。

B站官方指出,B站知识领域的内容覆盖面非常广泛,涉及考学课程、学习经验、人文科普、才艺教程、视频教程、职场经验、学习日常等多种类,尤其是人文科普、学习经验、考学课程等内容颇受用户欢迎。

比如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发布的《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视频,播放量近1500万;浙江大学学霸情侣UP主“蜡笔和小勋”,分享的学习技能视频,总播放量破3100万。

简而言之,UP主创作内容,内容吸引用户,用户成为粉丝,粉丝激励UP主再创作——这样的循环在泛教育类内容供应上同样适用。

目前,学习直播#studywithme#已成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2018年直播学习时长达146万小时,103万次的学习类直播在B站开播。所以,泛教育类内容是B站内容生态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B站指出,其始终关注站内的学习动向,并会引导社区内学习氛围。比如上线学习相关专题;最近“bilibili大学”还开放了招新计划,为知识领域原创UP主提供高曝光、专项资金和运营支持。

热门文章
1
*ST华业难逃退市命运,百亿债务悬而未决
2
格力“价格战”真相:被指假惠民实为清理淘汰品,或致两败俱伤
3
广东华立大学三战港股终成功,创办人曾因欠钱不还被拘留半个月
4
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5
雪佛兰疯狂推新背后:新旧更替甩掉“性价比”标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