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坚瑞沃能背负担保遗债,重要子公司业绩存疑
摘要

​坚瑞沃能对沃特玛担保金额的猛增,从侧面反映出了沃特玛对于资金的渴求,不过这也带来了新的疑问,为何沃特玛需要这么多资金,这些借来的资金都用于哪了?

投稿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坚瑞沃能对沃特玛担保金额的猛增,从侧面反映出了沃特玛对于资金的渴求,不过这也带来了新的疑问,为何沃特玛需要这么多资金,这些借来的资金都用于哪了?

曾被冠以A股“锂电巨头”的坚瑞沃能目前也走在退市边缘,其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而且大部分工厂已暂停生产,员工大面积离职,此外,公司还身处巨额债务危机之中,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10%,光短期借款就高达43.74亿元。

与此同时,坚瑞沃能还背负高额的对外担保,截至2019年上半年,担保余额为1.38亿元,关联担保余额为77.46亿元。在这些担保名单中,多数与其2016年收购的重要子公司沃特玛有很大关系,而目前沃特玛已出现严重经营危机,这意味着,一旦担保期限到期,坚瑞沃能可能为此付出更多代价。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沃特玛不仅在坚瑞沃能的担保名单中占据重要地位,翻看坚瑞沃能往年的经营情况,沃特玛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坚瑞沃能前身为坚瑞消防,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消防工程和消防灭火设备、火灾预警设备的生产和销售业务。2010年9月,坚瑞消防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后,自2010~2015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变化不大,净利润在1200万~3500万之间,表现平淡。不过,从2016年开始,坚瑞消防的业绩突然爆发,营收38.2亿元,暴增557%;净利润达到4.25亿元,暴增近11倍。这些数据变化都与上市公司2016年的一场并购有关,而并购的对象正是沃特玛。

2016年4月,坚瑞消防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沃特玛的全体股东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沃特玛100%股权,交易对价高达52亿,并因此产生了46.13亿的巨额商誉。随后,2016年10月,坚瑞消防更名为坚瑞沃能,从消防器材公司正式转型为“锂电巨头”,并一度受到市场看好。不过,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坚瑞沃能的业绩便一落千丈,据2017年年报显示,其当年营收96.6亿元,同比增长152.88%,但归母净利润却出现亏损36.84亿元,同比大幅下滑966%。

不过,与一泻千里的业绩相反的是,随着对沃特玛的收购,坚瑞沃能的担保额也急速猛增,《红周刊》记者查阅2016年至2018年年报,其对子公司的实际担保额分别为22.52亿元、60.87亿元、47.55亿元,这其中,大部分是对沃特玛的担保,而且2018年47.55亿元全部是对沃特玛的担保,但这时沃特玛已出现大量债务违约事项。

坚瑞沃能对沃特玛担保金额的猛增,从侧面反映出了沃特玛对于资金的渴求,不过这也带来了新的疑问,为何沃特玛需要这么多资金,这些借来的资金都用于哪了?沃特玛收购一年就业绩变脸,是否意味着此前就存在重重问题?坚瑞沃能是否察觉到这些危机征兆,若没有察觉,那实在是对自己的主力业务不够上心,若有所察觉,还继续对其提供担保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首先来看沃特玛当时的亏损原因,据坚瑞沃能称:“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应收账款回款较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公司对收购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时所形成的商誉计提了全额减值。”而沃特玛方面则表示,“低估了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调整带来的困难和复杂程度;公司采用短贷长用的方式,加剧了波动带来的影响。”不过,若仔细查看此前沃特玛的经营状况,可发现早已暗藏种种疑问,关联交易遍布其中,其业绩暴增的真实性也一度受到各方怀疑。

据其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一季报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名单来看(此后就不再披露具体名单),在2016年的名单中,有两家公司既是前五大供应商,又是前五大客户,分别为东莞沃泰通和江西佳沃。其中,东莞沃泰通位列第二大客户、第一大供应商,江西佳沃位列第五大客户、第二大供应商,而在2017年第一季报中,其再度跻身前五大供应商,位列第一和第五。有意思的是,在之后坚瑞沃能发布的2016年年报更新版本中,大客户名单和供应商名单做了调整,这两家公司已经不见了。

这项操作不禁令人产生诸多疑问,既是供应商又是大客户,岂不是左手卖右手,可随意操纵订单金额了?此外,江西佳沃成立于2015年9月,其创立之初的公司名称为“江西沃特玛新能源有限公司”,直到2016年4月才改名。而另一家公司东莞沃泰通,曾有媒体(网易)对其进行实地走访,当时东莞沃泰通的一位技术部工程师向该媒体表达了“沃特玛其实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沃泰通是沃特玛子公司”的说法。不过,后来坚瑞沃能都对这些说法表示否定,但从目前沃特玛的变脸情况来看,其当时是否涉及操纵营收也未可知。

除大供应商与大客户是同一家公司之外,坚瑞沃能2016年至2017年一季度的财报中,第一大客户都为东风特汽,其占了2016年坚瑞沃能营收的12.32%。根据坚瑞沃能财报中披露的重大已签订单及进展情况可知,自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0日,东风特汽向沃特玛及其子公司采购电池组金额总计41.77亿元。但是,就是这一重要客户的身份也被质疑。当时媒体向东风特汽核实称,该公司与沃特玛合作生产的全部新能源物流车,采购方全为新沃运力及其子公司,新沃运力向整车厂采购新能源物流车,指定整车厂必须采购沃特玛的电池,也就是说,沃特玛的很大一部分订单是通过“反向定制”。

对于此说法,坚瑞沃能曾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了反向定制的存在,但在其澄清公告中,令人矛盾的是,也变相承认了一部分反向定制的存在,其称2016年沃特玛总营收为87.94亿元,其中“反向定制”金额为22.03亿元,占比25.06%,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反向定制”金额占比为10.25%。

那么反向定制究竟存不存在?既是供应商又是大客户的两家公司对其营收到底有没有操纵?在众说纷纭中令人心存疑问,从其2017年业绩的迅速变脸情况来看,这一情况的存在不无可能。《红周刊》记者也专门对其2016年的营收数据做了一些核算,发现2016年有25.98亿元的营业收入没有相应数据支撑,即使当时公司还披露了存在18.07亿元的应收票据背书,仍有近8亿元的营收无法解释,显然这些数据异常是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释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在已经完成并购的情况下,坚瑞沃能的应收账款还同比大增80%,销售占比达到123%,2016年销售占比则为172.85%,这意味着2016年、2017年坚瑞沃能的营收几乎都是未形成“真金白银”的应收账款,结合其此前可能的关联交易来看,通过“关联方”走账冲击业绩,但并不用到实际资金,可谓两全其美的方法。

不过若这一假设成立的话,沃特玛业绩向好则更容易取得贷款,但是沃特玛是否真的需要这么多钱呢?坚瑞沃能为沃特玛提供担保借来的钱又究竟用到哪里去了呢?

目前所知的是,坚瑞沃能正在为收购沃特玛之后的情况担受很多责任,这是否是其早已预料的情况还是“背了黑锅”,则引人遐想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ST华业难逃退市命运,百亿债务悬而未决
2
格力“价格战”真相:被指假惠民实为清理淘汰品,或致两败俱伤
3
广东华立大学三战港股终成功,创办人曾因欠钱不还被拘留半个月
4
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5
雪佛兰疯狂推新背后:新旧更替甩掉“性价比”标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