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路财险亏损加剧总经理缺位,地方国有股东撑腰却难见起色
摘要

业内人士分析,当前车险已逐渐步入存量时代,意外险、责任险、家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或是中小财险公司转型的主攻方向,由于并不具备规模优势,中小公司更需要在“小而美”的领域做深做透彻。

近日,地方法人保险公司中路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路财险”)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出炉。数据显示,中路财险亏损进一步放大,前三季度累计亏损2.39亿元。此外,中路财险高管层屡屡生变,总经理一职已空缺近3年,曾提出到2020实现盈利的目标或也存疑。

细究经营状况不佳背后,即是中路财险业务结构欠稳的现实问题,其车险与非车险业务“五五战略”未能如愿实现,尝试非车业务创新,却也因产品条款费率问题被监管点名。此外,背靠青岛地方国有股东“大树”,保费市占比却不尽如人意,面对种种问题,中路财险又该如何谋变?

压力未减中路财险3季度亏损扩大,总经理缺位近3年

具体来看,偿付能力报告显示,1季度中路财险亏损0.2亿元,2季度持续亏损并延续,前3季度,中路财险合计亏损2.39亿元,亏损程度进一步加深。伴随下降的还有中路财险的净资产数值,已从1季度末的6.86亿元缩减至3季度末的5.2亿元。

事实上,中路财险自2015年4月成立以来持续亏损,2015年亏损0.36亿元,2016年亏损0.17亿元,随后的两年亏损进一步扩大,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0.97亿元、1.46亿元,2019年前3季度亏损2.39亿元。

保费收入方面,中路财险保险由2015年的1351.9万元迅速增长至2018年的7.95亿元,但就全国范围来看,中路财险市占率较低,2015年市占率0.0016%,2018年也仅为0.0676%。

作为第一家总部设在青岛市的全国性法人保险机构,中路财险7大国有股东持有98%的股份,目前已实现山东主要城市全覆盖,2018年起正式迈向省外,设立河北分公司及下辖4家支公司,2019年将陆续在浙江、天津、河南等地设立分支机构。

事实上,管理结构的稳定性,或也一度令中路财险“头疼”,最为明显的,即是中路财险总经理职位空缺3年之久。

成立初始,中路财险拟任总经理宫英博未能如愿上任,出任副总经理,曾任永安财险总裁助理、副总裁的张建军空降成正式总经理,但不足2年即挥别中路财险。对此,有媒体报道称,张建军与中路财险首任董事长王建辉在经营理念、团队组建和人才引进等方面产生矛盾。目前,宫英博仍为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

2019年1月,原董事长王建辉离任,杨敏接棒,中路财险迎来新的“掌舵人”。观察二人履历,均来自于第一大股东青岛国信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与中路财险结缘之前,并无相关保险行业从业经验,而较为薄弱的保险行业经验或也为中路财险的经营发展带来不确定性。

“高管更换后,自身的经营思路会对保险公司的整体经营思路产生较大的影响”,一位保险公司管理人士向蓝鲸保险点出,尤其对于新成立的保险公司,若两者理念差异较大,或意味的经营思路“大换血”,长期来看或对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地方性国资险企董事长,多是政府出身,并不具有保险从业经历,多存在‘抓权’的固有思维,会在一定程度上向经营层面伸手,与来自于市场的职业经理人,在理念方面存在的差异也需要磨合”,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

换上“新帅”之后,中路财险或也开始调整步伐,整装出发,值得一提的是,中路财险此前曾制定公司战略发展规划,决心在2020年实现盈利,如今,2019年即将收尾,从近年的经营状况来看,是否能如期实现盈利目标尚存疑问。

中路财险瞄准差异化产品战略,拓展非车业务却遭罚

细究其业绩表现不佳背后,或是因中路财险业务结构欠稳,主营业务优势不明显。

追溯来看,早前中路财险便打着平衡好车险与非车险业务的“算盘”,提出车险与非车险业务“五五战略”。然而在实际推进过程中,实际业务数据呈现了另一番景象。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成立的首年,中路财险的第一大险种为建筑工程险,实现保费收入552.84万元,车险次之,彼时,非车业务占总保费收入比例高达七成。自2016年开始,车险与非车险业务占比局势翻转,车险跃居成为中路财险第一大险种。2016年至2017年,非车险业务保费占比持续下滑,分别为33.15%、23.04%,2018年非车业务占比有所提升,但占比不足四成。车险业务推动中路财险保费收入的快速增长的同时,承保利润却连年亏损,稍显“鸡肋”。

“对于中小财险公司来说,车险是最简单的业务”,上述保险公司管理人士对蓝鲸保险分析指出,基于展业的便利性、保费获取的快捷性,财险公司多通过车险业务打开市场,但从国际经验来看,非车险占比60%的业务结构或是最佳。但纵观来看,不但中小财险公司难以触及这一目标,大型财险公司也有压力,在其看来,中路财险保费结构与早前目标有所偏离,存在市场环境、经营压力的影响。

事实上,中路财险在非车业务上也在不断尝试创新。据蓝鲸保险了解,中路财险一度推出“劳务派遣责任保险”、“加油站加错油责任保险”、“托教机构责任保险”等多种保险产品,还成功中标2018-2020年“青岛市居民意外伤害医疗保险”项目、崂山区居民家庭民生综合保险项目等社会保障项目。

中路保险介绍称,“将深挖传统基础产品内在价值,积极研发地方特色产品。通过差异化产品,规避同质化竞争,专注开发一批服务运输行业、海洋经济、科技型企业、中小企业及民生事业的重点保险产品”。

面对车险竞争白热化的市场环境,显然,中路财险也希望通过产品创新走出一条差异化道路。然而,非车保险产品的创新过程并非一帆风顺,2019年3月银保监会对中路财险开出一封行政处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中路财险资产保全责任保险费率条款存在问题,包括违背保险原理、费率厘定不科学合理等。

基于上述不足,银保监会要求中路财险在接到行政处罚书的当日起,停止使用该产品,3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在业内人士看来,车险已逐渐步入存量时代,从费用费率驱动转向服务技术驱动,意外险、责任险、家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或是中小财险公司转型的主攻方向,但由于相较大公司并不具备规模优势,中小公司更需要在“小而美”的领域做深做透彻,同时确保产品在合规范围内循序渐进创新。

“也需要充分发挥地方性股东优势”,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基于股东关系,地方性险企往往具有先天的资源优势,在业务类型上,结合地方特点,着重发展具有地方性特色的业务,通过提高业务质量等方式谋求市场空间。但整体来看,这场战役也并不好打,对于中路财险而言,如何实现保费规模与利润增长的双重突破,仍待发展。(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雷赛兰 leisailan@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倾资源、投重金,屡战屡败的腾讯仍难改写短视频格局
2
融信中国拆分事业部回归二级架构,优化管理剑指利润突围?
3
许家印称恒大造车是“一穷二白”,却靠买买买围起产业朋友圈
4
年会报道∣投资退潮伴并购受阻,资本如何再入局教育?
5
快递业大战“双11”:发力智能化,难掩遭电商“绑架”尴尬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