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净利同比下滑83%,核心产品海外发展迟缓,欢聚时代路在何方?
摘要

净利同比下滑83%,核心产品海外发展迟缓,欢聚时代路在何方?

投稿来源:节点财经

欢聚时代(YY.US)近日公布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欢聚时代第三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68.822亿元(约合9.629亿美元),同比增长67.8%;归属欢聚时代控股权益的净利润为1.099亿元(约合154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83.1%。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第三季度归属欢聚时代控股权益的净利润为5.741亿元(约合8030万美元),比2018年同期的7.870亿元下滑27.1%。

近几年,YY将业务逐渐扩张到海外,欢聚时代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学凌表示:“公司稳健的运营和财务表现,证明了我们的战略在产品全球化、内容创新和技术进步等方面的有效实施。在2019年第三季度,我们扩大Likee,imo,BIGO LIVE和HAGO的全球足迹。”

那么李学凌口中的这四款全球化产品是否发展的一帆风顺?我们做了进一步追踪。

海外产品数据喜中藏忧

先来看Likee,财报数据显示,Likee的平均移动月活跃访问用户达到1.002亿人,同比增长了413.4%。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通过近两个季度对于FACECUT热点玩法的试验,Likee已经在东南亚地区取得很大的进步,在整体下载榜上排名第九,数据较为喜人。

其次为imo,根据欢聚时代的财报,2019年Q1 imo 的MAU为2.1亿,Q2 的 MAU 2.119亿,Q3为2.120亿,整体增速出现下滑,Q3仅增长区区 100 万。

如果按照这个增长速率,那么 2019 年 imo 的 MAU 环比增长还不到 5%,如果按照李学凌之前所说,“imo 是公司整个社交链条里最核心的组成成员,为整个集团实现了用户流的闭环环节”,那么这样的增长率略显不足。

资料显示,imo确实是欢聚时代旗下最为重要的产品之一,他帮助将大量的活跃职场用户倒流到视频平台。最新财报显示,Likee的1.002亿用户中,就有5020万来自imo嵌入式的短视频服务,占比近一半。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海外APP指数

根据艾瑞咨询对于海外APP产品的统计数据显示,imo在印度和印尼两个核心市场表现均有所波动,以印尼为例,2019年10月imo日均打开次数为8.92次较前一个月下滑11%,活性也出现下滑。

其实通讯类APP在各国市场都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虽然imo有内容作为补充,但是未来能否持续高速发展仍然是未知数。

同样增长缓慢的还有BIGO LIVE。根据欢聚时代的财报数据显示,Bigo Live的Q3用户达到2190万人,Q2时这一数字为2080万,单季度也只增长了110万用户左右。

最后是HAGO。财报显示HAGO用户为3230万人,并预期HAGO早期进入区域的市场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不过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统计来看,HAGO核心数据有所下滑。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海外APP指数

以Q3来看,HAGO在印尼和越南的日均打开次数和活性出现“双降”,其中印尼的活性从7月份的5.74%下降到10月份的3.83%,跌了近三成。

面对行业深度洗牌,资源越发集中,产品矩阵、出海、市场下沉成为直播行业的新“三把斧”。

YY财报显示,全球平均移动MAU 达到4.701亿,其中约77.9%来自非中国市场。

海外用户近八成背后,是国内直播业务普遍遭遇增长放缓,毛利润日渐摊薄。对于视频平台而言,出海并非中国经验简单复制粘贴,市场营销、本地化管理、宗教文化差异和运营监管红线都是更大的挑战。

这一挑战在欢聚时代集团财报中也有所体现。从运营支出来看,欢聚时代集团第三季度运营支出为人民币21.615亿元(约合3.02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647亿元,主要由于销售及营销支出增加至人民币10.796亿元(约合1.510亿美元),以及研发支出增加至人民币6.731亿元(约合9420万美元)。

短视频出海路在何方?

目前国内短视频领域激战正酣,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日益减少,新的用户增长开始在全球市场被挖掘。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环境全揭秘报告》显示,中国内容类应用在近几年频频“出海”探索,目前已度过用户快速扩展阶段,增长速度放缓,泛娱乐内容App在海外开始快速发展。

2017年8月,抖音宣布将发布名为Tik Tok的海外版本App,主攻东亚市场,今日头条也投入上亿美元帮助其开拓市场。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今年1月,Tik Tok海外苹果应用商店和谷歌应用商店下载量将近7500万,相当于排名第二至第八的应用月度下载量的总和。目前,Tik Tok最大的市场仍为印度,贡献了近46%的下载量,其次为美国和印度尼西亚,分别占比10%和3%。

快手也不甘示弱,快手海外版Kwai率先在韩国“火”起来。资料显示,Kwai由海外独立团队运营,用户可以通过录制视频,功能类似于国内App小咖秀,加上秀智、IU、林允儿等韩国当红明星接连入驻,Kwai在韩国受到了大量关注,一度跃居下载量榜首。Kwai推出的MV等功能也引发了马来西亚当地年轻用户的大力追捧及主动分享。

Tik Tok和Kwai开始在多个国家或地区的下载榜登顶,让国内不少短视频应用也盯上了海外市场这块“蛋糕”,欢聚时代旗下Likee和BIGO LIVE都是以视频内容为主的APP。

缺乏推广流量、巨头竞争等外部因素,是国内短视频出海可预见的难题。但最大困难,还是短视频出海产品自身的因素,更决定市场竞争最终的成败。

首先是内容把关不严。

去年7月,Tik Tok在印度尼西亚被封禁,起因是其传播了对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的内容;今年4月,印度马德拉斯高等法院对Tik Tok实施了禁止下载的临时禁令,原因是Tik Tok中出现了色情、网络欺凌等内容;年初,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宣布要对Tik Tok罚款570万美元,原因为其未经家长同意,非法收集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的姓名、住址和邮箱,数量创下同类案件最高记录。

BIGO LIVE在进入泰国时,虽然没有主观纵容低俗内容传播,但是也没有严格管理。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到夜间主页上推荐的内容都很低俗。虽然泰国文化比较开放,但大部分用户对低端内容很排斥,这也导致当地很多广告渠道也不再愿意和BIGO LIVE合作。在印尼也发生了类似情况,BIGO LIVE也为此付出服务器被封的惨痛代价,后来李学凌亲赴印尼才得以解决。

其次,“烧钱”让短视频应用在海外的发展更加艰难。

据媒体报道,去年,字节跳动为Tik Tok的海外扩张投入重金,亏损达12亿美元,其中高推广成本与低回报是造成巨额损失的原因。例如Tik Tok在美国市场主要依靠Facebook、YouTube等老牌社交平台引流,仅在谷歌投放广告上就花费了3亿多美元。但这样的推广并没有获得太高的用户留存率。

YY财报中提到,今年Q3净利润为5.741亿元(约合8030万美元),比2018年同期的7.870亿元下滑27.1%,主要受整合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影响。可见海外这笔生意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最后,在海外,整体变现效率没有国内高。国内的语言、文化、群体特点高度统一,获客成本可以降下来,而海外各区域差异巨大,要投入多得多。

反应在财报上,YY2019年Q3研发费用支出增加了6.731亿元,大部分用于在各地的研发适配与落地。

另外,竞品的增加也对市场形成了分割,造成付费用户的流失,除了抖音、快手和YY,国内包括腾讯、映客、猎豹移动、花椒直播、UC等多家企业也瞄准了东南亚市场,均有不同程度的产品布局。

对比中国,移动支付在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并没有兴起,部分地区连互联网基础都很薄弱。换句话说,出海的视频内容平台,先要面对持续增长的运营成本,耐得住一个长久的市场培育期,才能踏入变现阶段。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理想汽车收购力帆汽车搭上官司:获得资质实现量产,债务力帆承担
2
白酒业迎政策利好:业外资本争相“饮酒”,整合难题依然待解
3
爱奇艺会员费蓄势涨价,能否靠用户解囊止亏?
4
职业教育机构崛起时间未到
5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