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逐梦40年,致敬20人 |“大炮”任志强的双面人生路,下一站在公益
摘要

从企业家蜕变为公益人士,67岁的“任大炮”少了一些尖锐,多了一些恬淡平和。如今,他早已卸下华远地产董事长的戎装,转身投入到公益事业中,成为“任小米”的最佳推销员。

编者按:40年,人生于不惑,国家见繁盛。改革开放40年,回望来路正当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世界工厂到中国智造;从经济特区到“一带一路”;从“赶上时代”到“引领时代”!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论起对中国经济贡献,是哪些领军企业家,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又是谁“敢立潮头唱大风”?蓝鲸财经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诚挚推出《逐梦40年,致敬20人》大型专题策划,记录和纪念那些对中国经济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企业家们。以下是关于原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的报道:

争强好胜、无惧真言的原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被称为是房地产商中最为真性情的一位企业家。作为改革开放大时代中典型的代表人物,无论是年轻时期的他或是迈入花甲之年的他,都始终坚持着我行我素的行事态度,一针见血的讲话风格。虽然这曾令他背负骂名,却也为他博得了满堂喝彩。有人说,是充满冲突和典型特征的经历成就了他。

伴随着改革号角一路走来的任志强,是改革开放40年的观察者,也是亲历者。他拥有红色家庭背景,经历过“文革”,以兔皮生意起家,加盟华远,经历过拘押坐牢又平反的时代风浪,几经磨难后,创立华远地产。从创办华远地产到与万科结下梁子、从与华润分手到重新建立华远地产,他的人生轨迹,都深深地刻印着属于那个时代的印记。但真正让任志强这三个字刻入历史的,其实源于他个人IP“任大炮”形象的诞生。

近年来,任志强频繁发布劲爆言论圈粉无数,江湖赐名“任大炮”。但言辞凶猛的“大炮”语录,也为他招来了大麻烦。2016年2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责令关停任志强微博,随后任志强被留党察看一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任大炮”消失在公众视野。再露面时,不再染发的他,以一头白发现身,少了一些严肃,多了一丝慈祥。

如今,67岁的任志强,早已卸下华远地产董事长的戎装,转身投入到公益事业中,成为“任小米”的最佳推销员。

时至今日,只要有他出席的场合,总是一票难求。即便他总说,“别让我谈房价,你们老是曲解我”。但一次次,他仍是拧不过媒体的软磨硬泡,偶尔谈上几句对房地产市场的看法。还好,他虽然离开了商界,但从未远离地产“江湖”。

任志强的华远之殇

任志强出生于1951年的一个红色高干家庭,从小生长在部队大院的他,似乎天然就带着一股“革命”的倔劲儿。1969年,刚满18岁的任志强参军入伍,一待就是12年,历任排长、参谋等职。1980年,任志强回到北京,不想以“红二代”、“官二代”的身份等待就业的他,申请退伍转业进入中国农科院旗下的北京怡达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负责解决北京市青年就业工作。在任职这份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任志强建立了十多个企业,为农科院提供了上百个就业岗位。他曾在自己的个人回忆录《野心优雅》中回忆到这段时光,并特别强调说,自己在这份工作中,以出口兔皮生意,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农科院小试牛刀之后,一生从政的老父亲曾劝诫他回到部队,甚至暗示可以帮助他走上光明的“仕途”。但铁了心要做“商人”的任志强,还是坚持走上了另一条路。

1984年,北京市华远经济建设开发公司(简称“华远”)总经理戴小明给他打了一通电话,邀请他加入华远。彼时的华远还未明确主营业务方向,有的只是一个国企下属单位的名头和一张集体所有制企业性质的营业执照。而彼时的任志强,也还只是一个敢闯、敢拼、敢干的年轻人。但任志强还是凭借一腔孤勇,闯出了一片天地。在任志强的带领下,华远接手了第一个北京市西单老商业区的重建项目,并通过这个项目的开发经验,陆续取得多个北京的旧改项目。

事业蒸蒸日上的任志强本该是意气风发的,但在1985年9月夏末时分,他因一笔高达16000元的年底分红奖励,而被冠以“贪污罪”抓进监狱。与其处于同一时期的万科创始人王石曾说,“当时的社会是一个不患寡、患不均的年代,一个人可以有钱,但如果你很有钱,社会就不认可你。”因此,王石在名和利之间,选择了前者,放弃了万科私有化的机会。

也正是这笔高达“万元”的巨款,让任志强陷入了一场长达一年有余的牢狱之灾。在案件得以平反后,任志强回忆说,“妈妈也有打错孩子的时候,我会继续跟党走。”对此,有人说,这只是任志强美化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人说,任志强当时的这种心态,经历过“文革”的人才能理解。

这段经历过后,他选择继续带着华远向前冲。1993年,华远成功改组为北京市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并在1996年引入华润集团为大股东。华润入股后,华远以华润置地(HK:01109)名义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了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的股份制一级综合开发企业,也创造了房企利用外资高速发展的奇迹。2000年,华远总资产达80亿元,净资产达30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

在那个英雄群起的时代,“北华远、南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改革之后,第一批占据“第一梯队”两名霸主。

但在2000年10月,万科引入华润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之后,原本万科与华远南北称霸的平衡局面被打破。用任志强自己的话来说,“自此华远与万科结下了梁子”。2001年,由于华润在收购万科时做出的承诺条款严重损害了华远的利益,任志强决定与华润分手,将华远公司拥有的所有资产和数千亩土地资源转给华润,他仅带着“华远”这个品牌离开了。

同年,任志强从零开始,重新创立北京市华远新时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SH:600743,简称“华远地产”)。但这一次,任志强的倔强没能帮助他重回巅峰,直至他退休之时,华远地产的业绩一直表现平平。在亿翰智库最新发布的《2018年1-11月中国典型房企销售业绩TOP200》中,华远地产仅以112.5亿元位列第122名。

华远地产发展现状,固然与华润分家时他选择净身出户不无关系,但同时,与他的国企战略打法也有莫大关联。在华远地产创立之初,由于他放弃了私有化改制,坚持北京市西城区政府用减税、退税的方式注资,这虽然使华远地产成为了真正的国企,但也导致华远地产在后续的发展中,受制于体制的束缚。

对于这个决定,任志强应该“后悔过”。为此,他多次对华远地产进行体制改革,先是对京西旅游公司发起重组,但因京西旅游的债务问题导致重组失败;后寄希望于甬成功借壳上市,又受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国资委的阻挠。最终,直到2008年,华远地产通过借壳湖南幸福实业实现港股上市。疲于奔波体制改革的华远地产,生生错过了2002年-2008年,中国“房改”之后的第一轮楼市“高温”行情。

如今,华远地产已经悄然脱离中国房企第一、二梯队,但与华远地产的“羸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任志强个人IP崛起的时代到来了。

“任大炮”的真性情

SOHO中国(HK:00410)董事长潘石屹曾这样评价任志强,“他是红二代,他跟一般企业家不一样,他们红二代心里底气足。”

许是靠着这份底气,任志强可以畅所欲言、无所畏惧,也正是因此,他才成了中国地产圈无人不知的“任大炮”。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任志强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爱的是,听任志强房价上涨论者,大都赚的盆满钵满。恨的是,任志强言辞犀利,有些观点实在不中听。

自2004年国家对房地产进行宏观调控以来,任志强就不断在公开场合发表自己的言论,从地荒论到为富人建房论,从土地供应到福利住房,从房产税到物业权,任志强都直言不讳,丝毫不留情面。

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我坚持一个观点,不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买房子,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大的生产量。在供应量很少的情况下,一定是先满足最富的人。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如果考虑穷人,我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投资者是让我拿这个钱去赚钱,而不是去救济穷人。”他的为富人建房论一出,招致各界骂声一片。

任志强认为,自己在地产界的发声,是责任使然。“我不是爱抬杠,我是爱表明意见,尤其对错误意见进行批评。我觉得一个人做人要正直和公正。我理解错了,你可以批评,但我不能有意见不说,我已经过了为挣钱而活着的年龄。”

除了公开场合的演讲之外,他还在微博平台公开“放炮”。据不完全统计,任志强开通微博的5年时间里,平均每天保持50条的更新频率,共计约9万多条微博。

任志强曾因央视一篇“45家知名房地产公司欠缴土地增值税总额超过3.8万亿元”报道中涉及华远地产,而在微博上列举了八大理由反驳,怒怼央视“愚蠢无知”,并声称要公开起诉央视。

他的大胆言论为其吸引了大批粉丝,微博粉丝数一度多达3700万。但过激的言论,也为他招来了大麻烦,2016年2月,其因言论过激而被查封微博账号,同时,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对于“红二代”任志强而言,党籍处分对他的打击多么巨大可想而知。这之后,任志强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再次露面时,顶着一头白发现身的任志强,成了“任小米”的公益代言人。

坚守公益事业的任志强

此前,有媒体采访任志强,让其在开发商、专家学者和公益人士三个角色中选一个。任志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公益人士。他曾表示,“当你没有钱、没经历过这些商业竞争的时候,你可能认识不到公益这么重要。人是经历了相当一段复杂的过程,才逐步认识到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之间的关系。这让我懂得了如何用公益的方式来推动社会进步的关系。”

(图为任志强当志愿者清理垃圾)

提起做公益的任志强,就一定绕不开曾与他相伴多年的老友——原北京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虽然如今他已故去,但任志强仍在坚持着二人曾经坚守的这份公益事业。

对于任志强为何与刘晓光走向公益事业的起端,老媒体人大多有所耳闻。2001年,刘晓光第一次看到内蒙古阿拉善的一片荒寂时,便被眼前漫天遍野的黄沙所震撼,他决定要阻止眼前的场景继续恶化,随即,号召、呼吁、“胁迫”身边的朋友一起承担起社会责任,改善和恢复阿拉善地区的生态环境。任志强就是首批受“胁迫”的企业家之一。

虽然加入阿拉善SEE公益项目是纯属巧合,但是在之后的每一次活动中,任志强都积极参与,大到阿拉善SEE协会制度的设立,小到跪在地上亲自种下一颗梭梭树。

在与阿拉善SEE相伴的17年里,他一直是一个为公益事业奔走呼号的人。据阿拉善SEE内部统计,任志强曾竞选为阿拉善监事长、章程委员会主席、会长,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把阿拉善SEE治理团队三个重要职务都担当过一遍的人。在他担任阿拉善SEE第五任会长的460天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为阿拉善SEE奔走。

潘石屹曾说,过了60岁的任志强,把大量的时间放在公益事业和环保上,劲头十足,似乎真正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任志强在公益事业上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任志强挂职的多个实体企业中,他无一例外均对阿拉善SEE进行“推销”。他担任主席的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一半以上的会员被他拉入阿拉善SEE;他创办的金融博物馆读书会,理事里有一半以上是阿拉善SEE会员;他作为全联房地产商会会长,呼吁了很多人加入到阿拉善SEE。

在阿拉善SEE内部有这样一种说法,“到了任志强这一届,阿拉善SEE总部不仅是宣传队,还是播种机”。在任志强任期内,阿拉善SEE发展了近300名新会员,超过前10年的会员总数。

除了对外传播拓展新会员加入,对内,任志强还亲自创办了“任小米”沙漠小米公益计划,并亲自为其代言。

从企业家蜕变为公益人士,67岁的“任大炮”少了一些尖锐,多了一些恬淡平和。如今,越来越少谈房价,全身心投入到公益新旅程的任志强,正如他在自传《野心优雅》中写道:“我只想保持自己的原汁原味,我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爱这片土地,我希望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成为国人的骄傲。”庆幸的是,至情至性如任志强,所求之事都做到了。伴随着公益事业进入新的阶段,他能否再实现人生的新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热门文章
1
苏州一周内两度迎政策“重拳”,旭辉、中海等房企激战“哑火”?
2
复星联合健康拟增资1.6亿减负,借力股东布局高端市场落地存关卡
3
蓝鲸财富访谈|中欧基金许欣:基金业需要一场自我变革
4
小米电视价格战引发质量危机,多方围堵之下能否突围?
5
贝因美回购案被恒天然代表否决,后悔合作的双方还将博弈多久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