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量子学派罗金海:在多重世界中穿越“区块链十年”
摘要

“ 这正是罗金海身上有趣的地方:对于商业利益,他不擅长设计,但也乐于接受;在另一方面,他骨子里的犀利和冷峻依然存在,商业之外总有一些理想主义在作祟。”

这是蓝鲸媒体人图鉴系列第七季,本期人物——量子学派创始人罗金海。

“这正是罗金海身上有趣的地方:对于商业利益,他不擅长设计,但也乐于接受;在另一方面,他骨子里的犀利和冷峻依然存在,商业之外总有一些理想主义在作祟。”

采访之前,从他的朋友那儿了解到:罗金海有社交恐惧症,经常找不到人。

他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这大概是科幻小说家的通病。

…………

其实他又不仅仅是一个科幻作家,他的身份很多:

早期区块链布道者,他写的《人人都懂区块链》被认为是区块链著作中的硬派典范;

国内最早期的比特币创业者,币须网、ColaPay都是加密货币世界的优秀产品;

量子学派创始人,创建中国数理哲爱好者的大本营;

科幻作家,著有《牛顿的新装》(又名“算”)等作品;

南都网评论主编,推出过《南都网封面》、《盗火者》等专栏。

这些身份经常是矛盾的,有的是偏理性的产品经理,有的是偏感性的评论作家。

当问及哪个才更接近真实的罗金海,他的回答让人意外:“25岁之前还是当一个诗人吧。”

他没有给出具体身份,属于一个开放式的回答。

他说前半生自己的IP都分散了,新闻理科生、十七进制、能写个把诗、量子君、比特币封面、德不罗意……都有自己的江湖地位,现在他要将这些IP都集中到罗金海身上。

这正是罗金海身上有趣的地方:对于商业利益,他不擅长设计,但也乐于接受;在另一方面,他骨子里的犀利和冷峻依然存在,商业之外总有一些理想主义在作祟。

对于他现在所做的“2140 加密社区”,他的回答是:商业利益仍然是第一性的,它将是区块链世界最有想象力的社区,如果短时间内有点问题,大不了卖几个比特币。

在罗金海的身上,我看到了极少数媒体人会走的一条路,从工程师到媒体人,同时还是一名科幻作家,离开媒体成功创业,如今又开始倒腾自己的2140 加密社区。

01

独行者罗金海:生活在多重世界

最开始,军工专业背景的罗金海在某国家级技术中心设计潜艇。

一开始还是挺感兴趣的,常常冒着风险研究9号图纸,但最后认为这样的工作仍然缺乏原创性,研究所的详细设计几十年都没有什么进步。

骨子里的他对文字的情怀一如继往,发生在南方的“孙志刚案”“SARS事件”给了罗金海不小触动,最终受到文字力量的感发,他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新闻理想,

拥有技术背景的他更喜欢互联网,任南都网评论主编期间,由他策划推出《南都网封面》、《南都课外书》、《画语权》、《旧评论》和《盗火者》等互联网栏目,都是传统媒体人转型的优秀作品。

2009年他拿下了南方报业年度记者的称号,《南方周末》主编江艺平称:南方报业试水新媒体,罗金海们成了先行者。在虚拟空间搭建公民社会的自由王国,就像西西弗斯把巨石推到山顶。不奢望结果,用行动改变,这条“罗氏定律”颇具普适性。

当罗金海触及到自己最理想的人生职业后,但他失望了:“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人民群众都在骂我管理的‘南都评论’微博由汉奸在主宰”“互联网20年,真正具有思考力的人反而越来越少了。”

最终他选择了离开,回归自然科学领域,2016年他做了量子学派,一个专注于自然科学领域的教育平台,平台旨在引领用户阅读数理哲作品,深化其理性思考能力。

“德先生”没有办法让国人自由思考,就试一下“赛先生”这条路。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平行空间,罗金海为人熟知的还有他的科幻作家身份。2007年,罗金海拿过全国科幻一等奖,同期出版长篇科幻小说《牛顿的新装》(又名《算》)。

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科幻圈的人,强大的人无须拉帮结派,仍然坚持他一贯独立独行的风格。

但科幻圈有一个人是他的挚友,他是巴比特创始人长铗。

长铗也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2011年,一个大三学生在知乎提问“手头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长铗当时回复他买比特币,五年后再看看。

罗金海与长铗相识于2002年,当时流行在红袖添香发表文章,还是学生的长铗以“眉间尺”的ID给罗金海留言说很喜欢他的文字。

2003年两人在武汉第一次见面,从早到晚聊了整整一天。回去后,长铗写了一个短篇叫《莱氏秘镜》,后来获得了银河奖。罗金海写了一本《牛顿的新装》,拿下全国科幻一等奖,而这本小说,也成为罗金海现在决心要做2140社区的渊源。

又过了10年,已经是巴比特创始人的长铗在网上看到一篇《比特币唤不醒“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的作品,初次读到这篇文章有拍案叫绝,搜索原文,发现作者竟然是多年挚友十七进制,长铗声称:“十年前我与他促膝长谈计算机与数学,回来后我写了《莱氏秘境》,他写了《牛顿的新装》……真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涯谁人不识君。”

十年前相识于科幻圈,十年后在比特币世界相遇,这样的际遇,人生并不多见。

2011年开始接触的比特币让罗金海感觉真正打开新世界大门,真正自由的大门。

02

信仰者罗金海:技术给予你真正的财富

最初的比特币信仰者多为充满自由理想主义色彩的极客等,或许科幻作家本就对未来充满想象,罗金海自2011年接触比特币以来就成了南方系中为数不多的比特币信仰者。

“技术本身的话我蛮欣赏比特币,当然因为骨子里面还有一种自由主义的理念,这个东西是比较强烈的,技术给予我们真正的财富,主宰自我命运的时候来临。”罗金海告诉蓝鲸记者。

“2017年底回南方都市报给老同事讲区块链时:5年前跟你们讲,叫你们持有10个比特币,你们说你们有几个人买了?有谁把这个币拿住了,下面鸦雀无声。”

在媒体圈,罗金海是第一个给比特币开专题页面的人。当时的专题叫比特币真相,还没有区块链的概念,而在当时,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炮轰比特币,包括身边的南方系报人。

“2013年我很愤怒的写过一个文章,《关于比特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我说你们天天谈自由、民主,当真正的自由、民主在你们眼前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认识它。”

看到趋势,相信区块链这门技术,罗金海将所有心思都花在这上面。

除了借助媒体人的身份布道,罗金海是国内最早一期的创业者,组建团队开发交易平台,组建币须网(国内第一个加密货币电子商务平台)、ColaPay(国内最早的加密货币第三方支付平台),2015年创建区块链版权项目“原创基地”,著有《人人都懂区块链》一书。

2018年3月,他以“量子君”笔名写下的《全国“币改”》第一次提到“币改”的概念,同时引发了业界对“币改”的思考。

在罗金海看来,币改将颠覆500年的公司制。在他看来,股改属于自上而下的改革,而币改则属于自下而上的改革,二者的共同点都是将传统企业“盘活”。

“以2018年为分界,此前公司体系作为一个核心的社会经济基础单位,未来不是这样子的,未来改革是以Token作为经济基本的一个单位。通过Token来连接各方面的生态和资源。币改走向社会的话,那相当于重建了一个协议。然后再这个协议上面,就像一块大陆一样,所以人都可以在上面建造自己的城堡,这是一个完全跟公司的体系是不一样的。”罗金海告诉蓝鲸记者。

此前罗金海也曾表示:对于传统互联网公司来讲,这次“币改”绝非只是产品延伸,而是对未来命运的最后赌注。历经20年的互联网厮杀,古典互联网时代格局已定,此生唯一希望,也就是在区块链上做最后一搏。对于二三流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不仅仅只是求富,更是求生。谁能够阻挡一个公司的求生欲望?

03

矛盾者罗金海:割韭菜才能赢得尊重吗?

罗金海早期做过一个媒体《比特币封面》,很多人以为是一个团队在干活,其实不过是他晚上回家打发时间的一个作品。

《比特币封面》在2014年之前的币圈影响力非常大,因为坚持媒体品质,这个新闻产品得罪了很多人,这也是罗金海很少对外提及的原在。

作为一个媒体人和作为一个朋友看待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但被批判的对象可能不会这么认为,而币圈的资深大咖基本上又都是朋友,这很矛盾,非常难以处理。

有币圈老朋友声称支持200个比特币把《比特币封面》重新做起来,罗金海仍然犹豫不定。

太熟悉了,怎么批评呢?

尽管已经离开媒体圈,罗金海当下更多的把精力放在研究区块链技术和趋势、产品等方面,但也毫不妨碍他以一个媒体人身份对当下区块链媒体发表看法。

或许是曾经的针砭时弊对改变社会、人们的看法不奏效,碰壁过后罗金海对当下区块链媒体的看法也相当悲观。

“区块链媒体怎么炒起来的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投资?”罗金海表示。

在他看来,区块链媒体的兴起有几个原因。第一是媒体人技术转型困难,第二缺乏项目基金,第三也不敢炒币。但是同时又觉得它属于一个风口,媒体项目相对较轻,所以很多人介入到这个行业。

在区块链媒体中,刨去一大批非媒体人出身的从业者,罗金海认为即便传统的媒体人,想要从事区块链媒体也比较吃力。因为区块链媒体本就是一个悖论——媒体是被赋予舆论监督的作用,但区块链媒体却必须作恶,因为离钱太近了。

“他吃力的原因不是在对这种技术能力的把握,主要是在于区块链这种媒体的话还是一个作恶的媒体,因为它的商业媒体是必须作恶的,你不做坏事的话,大家不尊重你,它是一个很坏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媒体必须作恶它才能生存。你一个不作恶的媒体,得不到尊重的,你会觉得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而传统的媒体是要建立自己的话语权,输入自己的价值观。”罗金海解释说。

对区块链媒体而言,熊市再加上强监管,整个行业正在慢慢去泡沫化。但是随着真正做事情的人多了起来,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受过传统新闻训练的媒体人关注。正如罗金海所言,尽管现在争议还很大,但好的项目会慢慢多起来,这个行业的媒体从业者也在慢慢变得专业,因为传统媒体的那种新闻主义慢慢会跟上。

其实不仅仅是区块链世界,传统互联网世界不也是这样吗?作恶者活,善良则死。罗金海他曾经写下《中国互联网史就是一部流氓史》一文,而在区块链世界,这一点体现得更明显,每个人都必须去割韭菜才能赢得尊重吗?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时代。

区块链世界知名的媒体即将出版丛书《区块链十年》,邀请罗金海写一个开篇,讲述这十年在比特币世界发生的事情,对于一个社交恐惧症者,也只能用笔写下这世界的风云变幻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