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对话吴晨光:知善知恶是良知,媒体人抗压需先修心
摘要

本期蓝鲸媒体人图鉴,对话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吴晨光。

“大约在10年前,智能手机开始进入中国时,我们的APP基本是靠C2C模式——Copy to China,比如微博其实克隆了推特的模式。而在今天,中国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发达的国家,大量APP出生之后,开始走向CFC——Copy from China。一点资讯的国际化,输出的主要是技术和产品;抖音、快手等APP的国际化,也是将算法模型和产品模式进行输出,并‘因地制宜’地进行运营。”

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文化互鉴”论坛上,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吴晨光发表了题为《网络文化传播中算法的跨国应用》的演讲,这是从2013年到2018年,吴晨光连续五次参加乌镇峰会。

1998年进入新闻行业,至今已有20年。从传统媒体到门户网站再到内容分发平台,吴晨光几乎横跨了所有媒体形态,在国内这样媒体人已是少之又少。作为一点资讯的内容掌舵者,吴晨光对当下传媒行业的生态会有怎样的见解?

本期蓝鲸媒体人图鉴,对话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吴晨光。

吴晨光,1975年出生,1996年本科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分院),工学学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媒体班(第六期)学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在读。

曾任首钢总公司技术员、《中国劳动报》记者、中央电视台记者、《南方周末》资深记者/编辑,《中国新闻周刊》副主编/新媒体副总编辑、搜狐网总编辑等职,现任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

2015年出版《超越门户·搜狐新媒体操作手册》一书,今年7月,由吴晨光主编的《自媒体之道》也正式出版。一位资深媒体人表示,如果说《超越门户》传递了移动互联时代的内容生产理念,《自媒体之道》则开创出内容生产与内容分发关系的全新格局。

什么是优质内容?

吴晨光曾在许多场合强调水源生态的概念,在这里水源指生产、创作的内容。所有媒体人,也包括自媒体人,工作的重点都是它。一个媒体人和自媒体人的初心,就是生产优质内容,并把它传播得更广泛。

对于内容的质量吴晨光一直有很高的要求,在《自媒体之道》一书中吴晨光提到,优质内容的标准可以从四个维度来评判:

一是选题。这取决于时效性、贴近性、趣味性、地点的显著性、矛盾与冲突的激烈程度等要素,特别是选题的角度非常重要,如果你能发现“黑天鹅”或者“灰犀牛”,那真的是高手了。

二是采访与写作。要能够从权威人士那里拿到核心素材,或者独家的观点,并以严密的逻辑、优美的文字表达出来。

三是标题的制作。标题是用户产生点击行为的关键,算法会根据文章的投放效果来评判它是不是会被进一步分发。视频作者主要侧重于封面图的制作。所以,在处于冷启动状态时,文章的选题、角度、封面图都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都会影响分发。

他特别强调,好的报道要善于抓住情绪,但绝不能忽视真相。缺了前者,就没了传播;缺了后者,就是无本之木。真实,是新闻的生命。

有多少鱼,放多少水

近年来,各大平台都意识到内容质量的重要性,对此也是大力扶持。头条启动了“千人万元计划”,企鹅有“芒种计划”,UC也祭出了“量子计划”,希望通过扶持的方式提高平台内容的质量。

吴晨光表示,虽然BAT等大平台的实力远远高于中小平台,平台的补贴也是日渐增高,但很多做法是尚带检验。比如,如果把大量的流量和补贴都给了“做号党”生产的内容,就是南辕北辙。所以,一切“计划”的先决条件,都是对优质内容的定义。原创的、垂直的、深度的、主题凝练的、文字优美的……这些才是流量和补助应该真正倾斜的。另外,平台运营的成功,在于内容生产和内容分发之间的平衡,如果把内容比作水,用户(读者)比作鱼,最佳的平衡应该“有多少鱼,放多少水”。而非一味追求大量的内容涌入,特别是不被用户认可的内容。

在一点资讯平台上,95%的内容主要来源于机构媒体的版权合作和自媒体人的生产。

一点资讯已经逐步改变了靠抓取获得内容的模式,建立了“一点号”的发文系统,邀请自媒体人入驻。同时建立了拓展团队,邀约优质自媒体入驻平台发文。目前,一点资讯的自媒体达到70万个,涉及30多个一级领域、220多个二级领域,上千种分类,自媒体每天发文超过20万篇。

在吴晨光看来,一点资讯主要关注的对象是微信公众平台和头条号。从自媒体的角度来看,其余的平台尚不能对一点资讯构成特别大的威胁。

官媒揭批乱象,自媒体整治正当时

如今的自媒体日趋产业化,背后的商业力量显著,滋生了不少乱象。从业门槛的降低与略显野蛮的快速发展,使得绝大多数自媒体始终在客观性、专业性、精准性上与真正的媒体相去甚远。优质内容日益缺失,也导致很大一部分用户选择取关“垃圾账号”。

昨日晚间,央视《焦点访谈》对自媒体乱象进行了痛批,揭示了当前存在的六大乱象,分别为:

乱象一:低俗色情

乱象二:标题党

乱象三:谣言

乱象四:黑公关

乱象五:花钱购买阅读量

乱象六:伪原创

节目中,中央网信办移动网络管理局副局长苏仁先表示:“下一步,中央网信办将统筹协调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创新管理思路,探索用新方法,管理新业态,解决新问题。对自媒体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属地管理和全流程管理;二是开展自媒体专项整治活动,依法依规从严惩处违法违规账号,坚决遏制自媒体乱象,坚决维护网络正常的传播秩序,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积极向上、健康有序的网络空间。”

《焦点访谈》节目播出后,腾讯旗下公众号微信派发布声明:对于违反《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等规定,存在发布色情低俗、标题党、恶意重复侵权、传播谣言,阅读量造假等违规行为的帐号,微信将根据违规情况实施相应处罚措施。

今年10月,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也对自媒体乱象进行了集中揭批,抄袭洗稿、传谣牟利、敲诈勒索(黑公关)、标题党、贩假售假等自媒体乱象被公示于众。不少媒体行业从业者感叹道:“再不规范,这个行业的社会信誉就彻底垮塌了。”

吴晨光对此表示,人民网、新华社刊文所说的自媒体乱象绝对不是个别。如今,自媒体平台上很多账号的内容都在捕风捉影,存在多种乱象:

1.发布有害政治信息;

2.在重大事件中发布谣言,严重影响社会情绪;

3.篡改、歪曲历史;

4.发布内容涉黄涉低俗;

5.黑公关,对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和上市过程中的企业,进行敲诈勒索;

6.侮辱、攻击他人,侵犯公民的名誉权、隐私权、肖像权;

7.标题党;

8.大量错别字、病句,对汉语语言文化构成了冲击。

吴晨光称:“现在相当一部分自媒体在写文章时,要么是摘抄照搬,要么是在事实没有弄清楚的时候大量发布不负责任的观点,对当事人基本不去采访。他们在发文时是否能保证一个重要的信息点,是经过三个互不相干的信源交叉印证核实过的?”

整治自媒体是为了更好的发声

“不可否认的是,自媒体中仍有相当一部分报道是比较优秀的,此类报道可能来自于专业人士或者是一些有良知的媒体从业者。国家进行整治和管理,并不是要去压制自由发声的权利,而是要把空间腾出来给更多的自媒体,让其更好的发声。清理是一方面扶植也是一方面,而不是简单的把自媒体清除出去。”吴晨光说道。

在传统媒体里发文的流程非常严谨,需要经过记者采访、编辑一审、主编二审、总编三审这几道关卡,三审之外还需要两次校对,这是当年《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等机构媒体的规则。如今,几乎所有的自媒体都很难遵循采编校分离的原则,基本都是运营者一波人在干。

吴晨光表示自媒体乱象整治正当时,需要严厉和持续的打击。对此,一点资讯近期会推出“清朗计划”,在行业里选择约一百多家优质的自媒体,将其信用等级评为S级并公示于众。一点资讯还会去建立一个信用等级体系,在体系中信用可以升可以降,一旦发现违规便可将自媒体剔除。

“对于违规的自媒体,我们会将其账号报备到相关部门,相关部门会进行处罚。这个计划得到了上级的高度认可,因为网络清朗是大家共同的一个愿望。”吴晨光说道。

内容消费升级or降级?

日前,一点资讯发表了“有趣更有用”的宣言。对此吴晨光表示,有趣的东西往往只能逗人一笑,有用的东西却常常呆板无趣。此次“有趣更有用”的宣言,比当年的价值阅读更深一个层次,一点资讯希望用户借助有趣的内容吸引用户,然后再通过有价值的内容留住用户,成为既有趣又有用的优质内容供应平台。这也是应对“内容消费升级”趋势下,用户对内容需求转变所采取的措施。

在当下关于有关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的讨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内容方面也是如此,与“内容消费升级”相对应的是,趣头条的上市被很多人认为是“内容消费降级”的典型案例。趣头条上线时间并不长,从2016年6月至今只有两年多的时间,但是在这两年间,趣头条的发展却十分迅速。

今年9月,趣头条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QTT”,成为移动内容聚合第一股。招股书显示,趣头条APP的累计装机量达1.81亿次,月活用户6220万,日活用户2110万。另一方面,公开数据显示,一点资讯平台总用户量达到6.4亿,月活跃用户2.7亿,日活跃用户6400万。

“风物长宜放眼量”。吴晨光用毛泽东的一句诗表达了对趣头条的看法。他说:互联网确实极大提升了信息传播效率,但如果不能把内容生产和内容分发做扎实,而是靠奇技淫巧吸引用户,即使取得了面上的成功,恐怕也难以持久。不管是一点资讯还是其他媒体,都会遵循这一基本定律。

总编辑压力比记者大,媒体人抗压需先修心

与很多忙碌的媒体人不同的是,吴晨光热爱运动,擅长高尔夫、马术、传统弓、中式台球,并酷爱格斗。这让他能时刻保持充沛的精力,缓解工作压力。

在媒体行业里,常有记者表示压力大,因为熬夜赶稿积劳成疾,甚至因病去世。2018年9月25日22时25分,《钱江晚报》副总编辑、钱江报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根辉因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在杭州逝世,享年47岁。

徐根辉夫人所撰写的两人故事文章中曾这样写道:

“老公在报社工作,晚上要审稿,经常凌晨一二点从城中骑个摩托车回到城西家中,有时因为稿子有问题,一个电话又把他叫到单位。他不想打扰我们休息,有时就睡办公室,儿子经常见不到爸爸的面……”

“爸妈说我不爱惜身体,其实我是身不由己。”熬夜写稿、三餐不定、肩颈酸痛、失眠焦虑……这些几乎是每一位媒体人的日常,近年来,也时常有媒体人去世的消息传出。

面对焦虑的媒体人,吴晨光提到一句话:“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他表示,记者压力大,编辑压力大,但是总编辑压力更大。能调节压力的一种方式,便是让内心安静下来,让心变得越来越通透、坚定。

“我心即宇宙,宇宙在我胸。儒家文化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每个有理想的人追求的目标。但是在这几个层次之前,是修心。”吴晨光如此说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