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16亿寒武纪冲刺科创板,商业化落地难,客户结构待优化

业内人士表示,寒武纪未来可能还会继续亏损,虽然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但解决方案还没有很好地落地,未来商业化之路步履维艰;其销售额依赖大客户,客户结构亟待优化。

近日,上交所公告显示,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寒武纪”)申请科创板上市。招股书显示,寒武纪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1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8.01亿元。

近三年(2017-2019年)数据显示,寒武纪累计亏损约16亿,至今未呈现出盈利趋势。此外,持续在AI芯片领域布局的寒武纪坦承,其仍然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等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寒武纪未来可能还会继续亏损,虽然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但解决方案还没有很好地落地,未来商业化之路步履维艰;其销售额依赖大客户,客户结构亟待优化。

曾经的“资本宠儿”,三年累计巨亏16亿

寒武纪成立于2016年,取名“寒武纪”,是用生命大爆发时代来比喻人工智能的未来。自成立以来,寒武纪经历了6次增资和3次股权转让。

在IPO之前,寒武纪是资本的宠儿。其招股书显示,在寒武纪的6次历史增资中,增资方不乏阿里创投、科大讯飞、中科院转化、湖北联想等企业和资本方。经过多轮投资与股权融资,寒武纪估值近222亿元。

在业绩方面,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寒武纪年度营收翻倍增加,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然而,增量不增收,上演“多收了三五斗”的尴尬,三年来,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累计巨亏约16亿元。

寒武纪方对连年亏损解释称,一方面,研发支出较大,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另一方面,报告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

记者了解到,2017-2019年,寒武纪投入了巨额研发费用,远超营收。2017-2019年,寒武纪年度研发费用分别为2986.19万元、2.40亿元和5.43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和122.32%。截至2019年底,寒武纪拥有研发人员680人,占员工总人数的79.25%。

寒武纪坦言,其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上市后未盈利状态可能持续存在且累计未弥补亏损可能持续增大,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风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科创板的机制更灵活,更适合像寒武纪这种目前来讲没有盈利,但未来可能有一些成长空间的高科技公司;此外,科创板估值的活跃度要比其他版块要好。”

沈萌表示,寒武纪的业务所布局的细分市场相对来说比较超前,研发费用较多,这属于该类型公司的特征,“能否实现盈利要看寒武纪的技术成熟周期有多长,如果一直在研发,一直不能形成领先的优势,要不断投入研发的话,那不确定性就会很大。如果这种不确定性长期保持,在某一领域没有发展的优越性,那便从估值方面就会有所体现,就会越来越薄弱。”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沈萌的观点表示认同,许小恒表示:“寒武纪所布局的产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产业,无论是研发还是后期的生产,都要求极高的资金投入。如果产品没有办法规模化,将无法消化前期的高额开销,将企业拖入亏损的泥潭。”

AI芯片“黑马”,商业化却难落地

寒武纪由陈天石与哥哥陈云霁联合创立,陈天石与陈云霁均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中科院计算所曾成功研制了中国首枚通用中央处理器芯片“龙芯一号”,而寒武纪的前身便是中科院计算所于2008年组建的“探索处理器架构与人工智能的交叉领域”10人学术团队。

从业务层面来讲,寒武纪的主营业务是应用于各类云服务器、边缘计算设备、终端设备中人工智能核心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为客户提供丰富的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面向云、边、端三大场景分别研发了三种类型的芯片产品,分别为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并为上述三个产品线所有产品研发了统一的基础系统软件平台(包含应用开发平台)。

2017-2019年,寒武纪的主营业务收入均超过总营收的99%。其中,2019年,寒武纪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销售收入7888.24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17.77%;智能IP收入6877.2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15.49%;智能计算集群系统2019年实现销售收入2.96亿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66.72%。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市场中,阿里收购中天微,百度自研DuerOS智慧芯片、XPU,华为海思自研芯片,此外,越来越多的芯片设计公司进入市场瓜分AI芯片的蛋糕。寒武纪可谓AI芯片的“黑马”,

然而,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寒武纪短时间内还无法进入AI芯片第一梯队。据Compass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寒武纪在全球芯片企业排行榜中排名23。而寒武纪亦坦承,与英伟达、英特尔、AMD等国际大型集成电路企业相比,公司在整体规模、资金实力、研发储备、销售渠道等方面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据艾瑞咨询测算,芯片销售利润一般在每颗几美金,只有当产量达到千万量级时,芯片定价才能覆盖研发费用和芯片成本。

对此,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虽然寒武纪确确实实在AI芯片领域有深厚的技术积累,但仅有技术并不意味着产品能够在终端市场实现成功的商业落地,能规模化的在特定市场应用其实并不容易。寒武纪的解决方案还没有很好地进入一些场景进入“临床”,未来商业化之路还是步履维艰。尽管其市场拓展迅速,但市占率仍不高。”

与华为分道扬镳,客户集中度较高亟待开辟新客户

提到寒武纪,就不得不提另一个科技巨头华为。2017年与2018年,寒武纪IP产品最大的客户便是华为,其大部分营收均来自华为的销售额。据了解,华为麒麟970与麒麟980 AI处理器均采用的寒武纪的芯片IP方案。

但好景不长,2018年10月,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宣布,华为将采取自主研发的“达芬奇架构”,并发布了两款基于“达芬奇架构”的自研云端AI芯片昇腾310与昇腾910。随后,2019年华为麒麟810处理器便搭载了自研AI芯片。至此,华为与寒武纪“分道扬镳”,而华为海思也成为了寒武纪重要竞争对手。

对此,寒武纪方面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2019年寒武纪来自终端处理器IP业务的收入占比开始减少,新增了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与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并且新增业务营收明显超越了前者。但是,寒武纪亦坦承,其依然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2017-2019年,寒武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0.00%、99.95%和95.44%。寒武纪方面表示,若主要客户大幅降低对公司产品的采购量或者公司未能继续维持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关系,将给其业绩带来显著不利影响。此外,寒武纪面临着新客户拓展的业务开发压力,如果新客户拓展情况未达到预期,亦会对其盈利水平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寒武纪向前五名直接供应商合计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422.28万元、2.03亿元和3.63亿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2.64%、82.53%和66.49%,占比相对较高。

对此,寒武纪方面坦承,由于集成电路领域专业化分工程度及技术门槛较高,部分供应商的产品具有稀缺性和独占性,如不能与其保持合作关系,其短时间内难以低成本地切换至新供应商。此外,未来若供应商业务经营发生不利变化、产能受限或合作关系紧张,或由于其他不可抗力因素不能与寒武纪继续进行业务合作,将对其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沈萌表示,资本市场也担忧“对大客户依赖程度高”问题,对寒武纪来说,除了在技术上继续演进,要突破,还要开辟更多新客户,让其收益更平衡。

对大客户依赖程度高会带来风险,许小恒认为,对大客户依赖,会影响到企业独立性,而独立性是首发上市的重要门槛之一。建议寒武纪多开拓新客户,优化客户结构,提高信披质量,进行合理解释。